...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

非常好,不虚此行,推荐!
乐饮流霞 1篇点评

翌日,4点钟就有人起床,乒乒乓乓的,我则安心躺到5点钟起身,洗漱餐饮后,顺便看了下小文公庙的日出,5点半出发,同屋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小文公庙开始,全是石头路,横亘半山腰细细长长的一带,但基本没有海拔爬升,走起来很轻松。半小时后,我先超过了那对老夫妻,又看到那两女子坐在路边休息,打声招呼叫她们走啊,没想到她们说太累了,走不动,要知道,这段完全是平路啊,还以为她们是高手,看走眼了。走了一个半小时,到了大文公庙。心里有点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路,昨天我应该走过来,起码可以节约点今天登顶的时间。

大文公庙也是在新修未竣工,这里的住宿果然不如前面,是工地上那种塑钢板房。抬头看看前路,好陡峭一个山坡,想想昨天的行程,腿有点软,包有点沉,但算算海拔,又有点信心,毕竟这里离顶峰只有200多米的海拔差了。于是打点精神继续走。这段路有上有下的,走得比较吃力,一个来小时后来到了距离顶峰最近的大爷海

大爷海是我国内陆海拔最高的高山湖泊,面积不大,湖水清净,旁边还有两座早已残破的小庙。一路的疲累到这里后,清水濯足当是最惬意的事,但大家都很自觉,没有人蹚入湖中,有用水的也是把水打到岸边来用。猜想以前能登到此地的信众,恐怕是把这里的水当作圣水取回去的。

看看顶峰就在前面,似乎也不甚高,本想存包的,也懒得取下来,背着重包上!谁知道绕了半天,发现没有可登顶的行人步道,只能在嶙峋的山石间攀爬,这时重包在身就比较狼狈了。又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登上了顶峰!

太白顶峰拔仙台,海拔3767米,在最高处的石碑旁,围了简陋的一圈木栏,挂满了各户外群体登顶炫耀的旗帜。放下大包,迎着猎猎山风舒展一下身体,神清气爽。来时路如草蛇灰线般蜿蜒山间清晰可见,一眼望不到头,之前只顾行色匆匆低头走路,没想到这段路竟是如此漫长,长得如同人生,蓦然回首,才发现竟已走了那么远……

拔仙台周围还算平坦,面积不比大爷海小,但全是砾石,其中有一座石块堆就的孤零零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和他聊了聊,他告诉我,拔仙台就是以前姜太公封神的封神台,香案上敬拜的那尊小小神像就是姜太公,今日是吉日,再过一个时辰后是吉时,所以他大老远地跑来(他来自西安八仙宫)准备做一场法事祈福。他还讲其实自己想来这里清修的,但是交通天气居住条件都过于恶劣,生活成本太高,只得作罢。道长甚是健谈,和他聊道家养生、宗教哲学等话题,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因为今天还得赶回西安,不敢再多耽搁,只能错过他的法事了,作揖而别。

本来还在奇怪,以太白山道教洞天的地位,一路到顶,居然只有这一小破庙,结果在峰顶认识从另外一个方向上来的驴友,他说庙宇都在营口镇那一线沿途呢,可惜他要从下板寺方向下山,而我又不认识路,咨询了一下,说那边路很长,还有几段比较难走的,我孤身一人搞不好会迷路,只得怅然作罢,原路返回。

回到大爷海时,发现昨天因高反停留在小文公庙的那位美女也已经过来了,向她竖了下大拇指表示佩服。在走回大文公庙途中,那对老夫妻也迎面走来,老人家身体确实够康健。

走着走着,居然起雾了,岚霭茫茫,目不能远视,一看前面,正好是大文公庙,这是韩文公显灵,要重现他那句诗“云横秦岭家何在”吗?^0^

下山的路上,和昨夜同宿一屋的少年们再度相遇,听着他们聊起刚结束的高考,想一想,自己的高考已然过去20余年,光阴似水啊,也就坦然接受他们称我为“叔”了。

3点来钟,回到下板寺乘车点,坐观光车回景区大门,再乘车返西安。回想这次登顶,也许是海拔高的缘故,比上次登翠华山还累。但登山和喝酒一样,是会上瘾的。每次喝醉后,头疼胃痛的时候,总是在发誓下次决不再喝,那么难受地作践身体,但过不了几天又开始怀念那微醺的美妙感觉。而每次登山,途中那累得要崩溃的感觉,也是会让人埋怨自己怎么那么傻,累死累活地来找罪受,但此时,又不由自主地在盘算着下一座山了。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

"...的小屋,门前有残破得不复原状的香炉,进去一张,里面有个身着杏袍的年轻道士在破败不堪的香案上摆弄_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评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