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 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

魔性小白兔 7篇点评

沙赫咖啡馆的前生今世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沙赫的大门就给人一种贵气逼人的感觉,很可惜窗边已经没有位置。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

十点半的沙赫,都是享受早午茶的人们,如果是下午茶时间估计要排队。

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

周边有两桌老夫妻,安静的吃着蛋糕偶尔在彼此耳朵轻声细语,专注美好。

还有一桌带着孩子的大家庭,气氛其乐融融,但是却没有半丝吵闹。

当然少不了两桌国人,拿着手机拍照然后刷微信,手机不离身。从什么时候开始,手机开始每日每夜的占据我们的生活。

我只是有一点怀念一笔一画给想念的朋友写信的日子,以及在传达室等待回信的日子。

从前的日子很慢,只够爱一个人。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沙赫区别于中央咖啡馆的那种文艺气息浓郁,有着它独有的贵气。

维也纳人有一个说法:“在多瑙河边,叫人换一个咖啡馆也许比换一个宗教还难”。所以“维也纳几大最出名咖啡馆”虽然已经被拿着相机的网红和游客包围,但那些老夫妻,老朋友绝不因此缺席。

他们穿戴的整齐优雅,或拿着一份报纸任时光匆匆,或两三好友细细絮语。

很多人不喜欢沙赫的蛋糕,觉得太甜,或者是配一杯清咖。

但是舐甜如命的我,确是觉得刚刚好。

一夜入冬的维也纳配上淅淅沥沥的小雨,让我根本不想从凳子上起来。

一本书,一杯咖啡,一块蛋糕,一生。

"帅气的服务员小哥把我引入空位,店面并不大,座无虚席。点了一杯红茶和经典的巧克力蛋糕_沙赫咖啡馆"的评论图片

关于沙赫咖啡那块有名的巧克力蛋糕Torte的故事:

咖啡馆的“维也纳化”有两个标志,除了在咖啡里加大量的糖和奶油以外,甜点也是一位必备的主角。过去,在维也纳喝咖啡,通常会配一款叫做“Kipfel”的小酥饼。“Kipfel”是德语“新月”的意思。这种新月形状的酥饼,据说也是当年那场围城的仗上留下的。因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旗帜上有新月的图案,所以一名糕点师就烘焙了这种新月形状的酥饼分发给士兵吃,“咬死土耳其”,增加士气。

1770年,奥地利公主玛丽·安托瓦内特嫁给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巴黎的面包师为向这位来自奥地利的新王后表达欢迎致意—当然,也许也是因为法国人在餐桌和烘焙炉前的骄傲,于是精心制作了她家乡的流行糕点“新月”。结果这种糕点居然在巴黎流行起来,几番精细改良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从巴黎传到全世界—是的,就是“羊角包(croissant)”。这个法语单词本身也是“新月”的意思,只是翻译成汉语的时候没取这个意思,倒是叫做了“羊角包”,按现在流行的叫法,干脆就叫可颂,土耳其和奥地利的恩怨,再也不是咖啡桌上的话题。现在的维也纳咖啡馆里倒是不流行吃“新月”。每一个第一次进入维也纳咖啡馆里的人,第一个—充其量第二个要点的甜品,绝对是“Torte”。这块几乎由茜茜公主代言的巧克力蛋糕有着非常纠结的身世。但正如没有人去查证波兰人的“蓝瓶下的咖啡馆”到底在哪里,以下这个“巧克力蛋糕身世之争”,也充满了野史的味道。传说—记住是传说,1832年,奥地利首相梅特涅在一次宴会上,交待厨房发明一款新甜点,要求务必震住当场所有舌头。

于是,主厨就“正好”生病了,学徒Franz Sacher顶上。可怜他才16岁,天才也罢,碰巧也罢,总之就做出了一款表面淋上苦巧克力霜,蛋糕之间又夹杂新鲜邢桃果酱的巧克力蛋糕来。在座宾客吃了大加赞赏,从此这个娃娃就当上了御厨 。但传说总是有人不买账的。譬如维也纳老牌的甜品店Demel,就非说他们才是“Torte”的发明者。因为当年的学徒Franz Sacher只是发明了这款蛋糕的雏形,后来他的儿子爱德华去了Demel 打工,在那边继续做这种蛋糕,并且把它最后的成品制作了出来,并一直在Demel销售。

可是,后来爱德华和妻子离开了Demel,创立了Sacher饭店,自然就把这款蛋糕带回了酒店的咖啡馆里。同时,他们把这款蛋糕注册了“original Sachertorte”的商标,二次大战后,提出他们拥有商标权,禁止Demel制作和贩卖这种蛋糕。这个官司一打竟然就是10年。

最后,裁决结果是,“original Sachertorte”的名号归Sacher饭店所有,但是Demel可以继续售卖这种巧克力蛋糕,只是,名字只能叫做Demel’s Scher Torte—而且Scher Torte中间必须有空格,不能写成Schertorte。当然,就从做法而言,它们二者也有区别。Sacher Café的做法是在两层蛋糕中间涂上薄的杏桃果酱,最外层也淋上果酱,再覆以巧克力霜。而Demel的做法,则是把整块蛋糕短暂地浸入果酱里,马上取出放在铁架上,等沥出多余果酱后再撒上巧克力霜。《from南都周刊》

用户头像
游客
您输入的文字有敏感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