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头图加载中

攻略   >  第比利斯旅游攻略   >  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 出发日期/2013/06/16

  • 天数/9

  • 玩法/美食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离开格鲁吉亚前最后一天,在第比利斯约了一位网友吃饭,老原,一位大大咧咧的北京姑娘,我老乡,06年开始出来玩,已经在路上7年了。这半年是在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住了2个月,格鲁吉亚住了3个月,就在前几天,才刚离开。那生活真叫人羡慕,也不用做固定工作,隔三差五给国内旅行杂志写写稿子,卖几张照片,以外高加索的消费水平,够过日子的了。和老原这顿饭,其实是我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两个礼拜,最开心的事...

在格、亚,其实还遇到很多像老原这样的“老驴”,要是问他们,为何会来到外高加索,你很难得到一个确定的回答,不像埃及,游客们以金字塔为理由,或是约旦,有佩特拉,中国,有长城,外高这一片的背包客们往往会说,也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呀,只是中东、东欧大部分国家都去过了,只剩下高加索地区还没玩过,所以就来了。而且很多还是走长线的,从土耳其,或者伊朗、中亚陆地一路玩过来的,自己都数不清已经出门多少天了。这和我一周前在约旦还遇到很多背包菜鸟的感觉就很不一样

在LP等旅行社区,你会看到这样的评论,认为外高加索是世界上越来越少的旅行性价比高的地区之一,这些地区有个共同的特点:旅游市场开发刚刚起步,游客的消费和本地人消费差距不大,而自然、人文景观保存得仍然很完整,没有因过度旅游开发造成破坏,当然游客人数也相对较少,可以避免景点常有的拥挤。显然,这样的状态只是暂时的,既然旅游业已经起步,那游客人数只会越来越多,价格只会越来越贵,性价比只会越来越低,所以这样的地方,要赶早去。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确是这样的地方,就消费水平而言,这两国恐怕还不及北京的消费,比中东的大热门约旦、以色列、黎巴嫩,自然要便宜很多倍

来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也不全是出于经济的考虑,高加索这个名字,曾在我心中激发出两种情结,一是绝然世外的孤傲,二是历尽风雨的深沉,所以一直是我心心念念向往的地方。当我独自来到位于格鲁吉亚俄罗斯边境的Kazbegi山区,漫步于苍茫的高加索山巅之上的时候,才发现任何人类词汇在这气势磅礴的山水面前都太过渺小无力,也就是在这时,才逐渐找到高加索的感觉,对应起来这里旅行的最初目的

外高加索通常包括三个国家,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游客们往往忽略阿塞拜疆,一是因为签证不好办,二是因为相对格、亚,阿国的旅游资源少了一些,另外,听我的去过阿国的朋友讲,这个国家旅游业从业人员普遍不太靠谱...中国普通护照游客去格鲁吉亚可以在机场取得落地签,详见我这篇游记,亚美尼亚的签证十分简单,我在华盛顿DC办的,详情请见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0ecbc0101mz5x.html

注意:由于网络上传速度、流量等限制,游记中的照片都是高度压缩的,如果需要查阅更清晰照片,或者本人其它中东国家、世界其它地区游记功略,请到本人新浪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kukurany ;如需转载本帖任何文字、照片,请事先与本作者联系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第1天

前往第比利斯

到格鲁吉亚的路途就够折腾的。从约旦到格鲁吉亚,查不到便宜机票,最便宜的是FlyDubai“廉航”,400多美元,而且是连续两次红眼航班,中途在Dubai转机23小时。或许到亚美尼亚有便宜机票,但我担心陆地从亚美尼亚到格鲁吉亚,拿落地签有风险,所以还是决定飞到格鲁吉亚,在TBS机场获取visa on arrival。无奈之下只好用里程换票了,于是换出土航在伊斯坦布尔转机的航班,虽然也是后半夜的红眼航班,但不用在Istanbul等很久

从安曼出发飞伊斯坦布尔,2点多登机,上座率还是很高的,我用里程换的票,到机场才安排座位,就到机舱尾部了,也只有最后几排还有几个空座。2点40准时起飞,一路都在睡觉,期间发了一顿正餐,空乘推车到了身边才醒过来。这次两程土航的航班感觉不如去年北京飞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飞纽约的航班吃的好,不过夜里也不饿,吃完了继续睡,到IST落地的时候天才刚刚亮,还不到5点呢

登机通道出来,去年在土耳其旅游也是从IST进出,所以对机场很熟悉,沿着箭头指示来到转机区的安检口之前,这里空间狭小,就显得人潮拥挤,全世界的人都在这里转机呢。passport control那边也有不少人,正排长队呢。相隔一段其实有两个转机安检区,看第一个在排长队,就不惜多走了一段,到第二个,但也排了好长的队,好在一直有秩序地前移,没有阻塞住。大概等了10分钟轮到我,行李过安检扫描的时候被怀疑了,于是被开包检索了一下,但没有把东西翻出来,看看而已;我自己过安检通道也响alarm了,只好接受手动搜身。

前往第比利斯图片

过了安检,就循着警员的指示上了一层楼,又来到候机区,在电子信息牌上找到我要乘坐的TBS航班,还有不到1小时就起飞了,不需要等很长时间,但走到gate用了不短的时间,感觉上穿过了整个候机楼似的,来到一处没有登机通道的候机区。上了洗手间后,等了一下,很快就放人进gate了,土航的地勤也没有查我的格鲁吉亚签证,也没多问,直接放行了

前往第比利斯图片

在登机门旁边上了摆渡车,乘车来到飞机近前,登机后发现这航班也几乎满载,只有最后两排有整排空座,但动作慢了,起飞后发现早就有人占领了躺下睡觉。7点5分准时起飞,在座位上继续睡,期间又发了一顿简单的早餐,一块面包、一小盒水果,空乘推车到了身边才醒过来,吃完继续睡,醒来的时候快要落地了。隔着几个座位从舷窗往地面望去,一片葱绿,无论是平原、田野,还是山峰、峡谷,都被植被覆盖着,和在阿拉伯半岛上空飞行看到的一片黄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于是才真正缓过神来,已经离开阿拉伯世界,来到一处全新的地界了

格鲁吉亚历史背景

格鲁吉亚是亚洲西北部高加索地区国家,北邻俄罗斯,南部与土耳其、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接壤。中文译名方面,台湾以英语音译乔治亚,大陆官方则以俄语音译格鲁吉亚。国土面积将近7万平方公里(但其中南奥塞梯、阿布哈兹是争议领土),人口估计有470万,主要民族为格鲁吉亚族,占总人口约80%,另外的主要民族有阿塞拜疆族6.5%、亚美尼亚族5.7%、俄罗斯族1.5%以及奥塞梯族、阿布哈兹族、希腊族等。格鲁吉亚语为官方语言,居民多通晓俄语。多数信奉希腊正教,少数信奉伊斯兰教 

格鲁吉亚西部在黑海沿岸,临海一带为狭小平原,全境三分之二为山地,大部在海拔1000米以上,属高加索山区。冬季西部温和,东部山地寒冷,夏季全境较热。年降水量西部远高于东部。国内自然资源不少,主要矿产和水力资源十分丰富,还发现了储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农业主要包括茶业、柑桔、葡萄和果树栽培等。畜牧业和养蚕业也较发达。另外格鲁吉亚地处欧亚交界,自古就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到现代也是东西(黑海和里海)之间和南北(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之间交通干线的枢纽,每年过境运输的营业额超过20亿美元。格国总体而言还很贫穷,人均GDP约为3100美元,贫困人口比率54%

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格鲁吉亚很早就成为一个有特殊文化的区域,在青铜器时代,这里就有人定居了,到公元前4-6世纪,在现格鲁吉亚境内建立起多个王国,已为希腊的史籍所记载,到罗马帝国势力伸展入小亚细亚时,与罗马联盟共抗波斯,由此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公元4世纪早年,科尔基斯和伊比利亚两个主要的格鲁吉亚王国接受基督教为国教,之后长期与拜占庭帝国联盟,抵抗伊斯兰教的军事扩张。但在公元6—10世纪,格鲁吉亚各地沦陷于波斯萨珊王朝,随后又一度成为阿拉伯帝国的属地,也曾遭到亚美尼亚人的侵袭,到8-9世纪形成了多个封建制的公国。到12世纪,格鲁吉亚出现了David the Builder,一位了不起的国王,是他在驱逐了塞尔柱突厥军队后,第一次统一了格鲁吉亚东西各王国。从13世纪起,先后入侵格鲁吉亚的外族有蒙古人、突厥的帖木儿、波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这些外族侵入时期,格鲁吉亚人仍能保持相当程度的自治。到18世纪,格鲁吉亚人求助于新兴的强国俄罗斯,到19世纪格鲁吉亚各公国就先后并入俄罗斯帝国的版图。1917年俄国革命后格国即宣布独立,随后德国、奥斯曼土耳其和英国军队先后侵入格鲁吉亚,混乱的局面直到1921年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并在1936年正式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之后苏联时期许多党政领导人都出身于格鲁吉亚,包括斯大林、贝利亚等。1985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相继谋求脱离苏联,格鲁吉亚最高苏维埃也在1990年发表主权宣言,更改国名为格鲁吉亚共和国,随即脱离苏联独立。1991年8月,以俄罗斯为首的十一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独立国家联合体”,格鲁吉亚一开始并没有加入,至1993年12月才加入

2003年11月,因为选举舞弊发生动荡,当时的反对派,曾在西欧和美国接受教育的律师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趁势逼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因为当时很多参加运动的人手持玫瑰,故称“玫瑰革命”。尽管西方国家有人认为谢瓦尔德纳泽是“倾向民主”的,但最终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还是在金钱和组织上对萨卡什维利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因为这在地缘政治上有利于钳制俄罗斯。可惜,萨卡什维利上台之后就有了“威权主义者”倾向,经济政策没有弄好,在民主政治和法制建设方面也出现很多问题,民间批评人士经常被抓,就是政府内部的反对派也会被随意逮捕。欧盟的报告对格鲁吉亚的法制和民主方面充满担忧 

美国与欧洲推动“玫瑰革命”,在格鲁吉亚建立亲西方政府,俄国对此甚为不满,于是幕后支持格国的少数族裔分裂,如南奥塞梯及阿布哈兹。格国也在美国撑腰下,处处与俄为敌。在2008年,南奥塞梯全民投票,大部分人支持独立,于是冲突再起,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当日,格国悄然出兵进入南奥塞梯,当时的俄总理普京在北京奥运开幕现场与小布什总统同坐,仍谈笑风生,但其实早有部署,俄大军迅即攻入格国多处,包括对格鲁吉亚的空袭,倒是布什仍懵然不知,到战争爆发,布什被迫在奥运中也要发表声明,支持格鲁吉亚抗俄,但俄国已掌先机,格国无力顽抗,美国除了嘴上谴责外,也不会真正出力,于是格鲁吉亚只能吃亏。2008年8月28日,俄罗斯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格鲁吉亚于次日与俄罗斯断交。实际上,在前苏联解体以后,由于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等问题,格鲁吉亚经济一直十分脆弱,失业率极高,迫使数以十万计的格鲁吉亚人出国寻找工作机会,当中大部份选择移民俄罗斯。由于局势不稳,格国国民也都不愿生育,使出生率极低,全国的人口比苏联时期还要少很多

抵达格鲁吉亚

正在想着格鲁吉亚的种种情形,飞机平稳落地,舱内响起整齐的掌声,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还没有在前苏联国家飞过。下飞机走廊桥登机通道到机场内,沿着箭头指示,跟着人流走到passport control的大厅,TBS看来并不是个繁忙的机场,上午这时候竟没有别的航班,我又是坐在机尾后出来的,所以大厅里人不多。这里有一长排窗口,1-4号窗口写着visa的字样,我走近前去,递上护照,警官大叔查看了护照,查看了住宿预定,并没有问我邀请函的事,就确认我可以获得落地签,让我从柜台上一叠黄色的申请表中自己拿一张,到旁边去填写。大厅另一侧有桌椅,桌面上还放着如何填写申请表的样本,内容有姓名、生日、本国住址等个人信息,也要填写在格鲁吉亚的住址,也有问是否有邀请函的问题,空着不用填就ok了。警员说我虽然有有效美国签证,但有效期不够一年,如果是超过一年的美签、申根等,可以免交visa费,但我只能全额交款。于是到大厅角落里的Liberty bank的柜台,这里可以换汇,也有ATM提款。这家银行的ATM还是很好用的,我后来几天一直用它家的,有英文界面,唯一的问题是选择了"English"之后的一个页面没有英文,要点选右下角的按钮才能继续到输入密码的页面,后面的界面英文都很完备。我因为搞不定这个界面,等了好久,到机器取消交易,又重新插卡操作了一次,还是同样问题,把柜台里的人叫出来才解决。取了200 Lari,签证费也是在这里交,50 Lari,银行收取1 Lari手续费,正好把刚取的2张100破开了。带着缴费收据和填好的申请表再回到visa柜台,警员就决定给我10天停留期的签证(住宿预定其实只有3天),现场打印出一张visa stamp,贴在护照上盖章。这位大叔选护照页很霸气,直接贴在我护照备注页之后第一张签证页上,于是傲视所有其它签证了

抵达格鲁吉亚图片

下一层楼就到行李提取处,我没有托运行李,于是直接走出绿色通道,海关看门的MM也没有拦我。TBS机场十分现代,大厅里有租车公司、银行窗口、汉堡王等快餐店、纪念品店,还有名车展览和喷泉。大厅中央有个information的岗亭,值班的小伙子英文很不错,有几个欧洲游客正在询问,等了一会儿才轮到我。

抵达格鲁吉亚图片

。在这里先拿了免费的Tbilisi地图,也有免费的全国地图(包含主要景点介绍的小册子),接着就问如何从机场进城到我预定的青年旅舍。我给这小伙子看了google map上这家位于老城区中央位置的旅舍的地址,但他知道这家旅舍,就告诉我从机场门口坐公交车,到liberty square广场,步行就到我的旅舍了。谢谢了他的解答,又在访客留言簿上签了名,就走出大厅。天气30度以上了,真够热的,和印象里外高加索的气候不太一致

第比利斯历史

第比利斯是格鲁吉亚的首都和全国最大城市,人口占全国总数四分之一,大概一百五十万,面积有348平方公里,海拔500-650米。从空中看,Kura/Mtkvari河穿城而过,而城市三面环山,整个市区像是一座罗马剧场。第比利斯也有悠久的历史,考古显示在公元前4000年已经有人定居在这里,但城市传说是5世纪格鲁吉亚的伊比利亚王国国王Vakhtang I Gorgasali建立的,他在这一带打猎,猎鹰受伤后坠落在温泉被烫死了,国王惊异于此,就砍伐森林修建了城市。这位国王的遗愿使其继任者Dachi I Ujarmeli将首都从姆茨赫塔搬迁到新城,之后这里断断续续作为地方王国或统一的格鲁吉亚国的首都,时间加总超过1000年

因为地处东西方贸易路线的枢纽,第比利斯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在12世纪之前,第比利斯被很多外族统治过,如罗马、波斯、拜占庭、阿拉伯、塞尔柱突厥。在1122年,格鲁吉亚一代名王David the Builder英勇地驱逐了塞尔柱突厥侵略军,第一次统一了格鲁吉亚,他从库塔伊西迁都到第比利斯,开始了所谓“黄金时代”,第比利斯达到鼎盛时期,人口一度达到十万,成为东正教世界的文化中心之一

可惜在13世纪初期这个黄金时代就嘎然而至了,原因是蒙古的入侵,由此第比利斯再次见证了外族轮番入侵和统治,其中包括突厥的帖木儿、波斯、奥斯曼土耳其等。尽管第比利斯在宗教上和格鲁吉亚一样,以东正教为主,但历史上轮番的外族政权使得第比利斯形成了混杂的文化,特别体现在建筑风格上,今天可以看到中世纪、古典和苏联时代的遗迹 

到19世纪初期,格鲁吉亚的国王为了抵抗穆斯林,最终屈从于沙俄,承认其宗主权而受其保护。在沙俄治下的1801-1917年,整个高加索地区(包括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作为行政整体,第比利斯是整个地区的行政中心。但这期间,亚美尼亚人一度控制了第比利斯,神奇地占了第比利斯人口的四分之三!格鲁吉亚人被排挤到了城郊、农村。在沙俄时期,第比利斯的经济、贸易再次高速发展,铁路、公路的修建使第比利斯和沙俄境内其它城市的交通联系也增强了,文化上的发展则吸引了很多学者、文人前来访问、定居,例如俄国诗人普希金

1917年俄国革命后格鲁吉亚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均短暂独立,但很快被苏联红军逐次占领,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加入苏联。在1936年之前,高加索地区仍为整体的行政单位,第比利斯又作为整个地区的行政中心,直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的苏维埃政权各自独立。在苏联时期,第比利斯的工业发展迅速。从1956年,第比利斯就频繁爆发反苏联运动,有时和平示威,有时导致暴力冲突,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格鲁吉亚独立。但接踵而至的是全国政局不稳、政府内腐败盛行、经济衰退、失业率攀升、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作为内因,导致了2003年玫瑰革命的发生,而第比利斯在动荡中自然首当其冲。目前的第比利斯,正在逐渐走出政治动荡的阴影

前往老城

从TBS机场到城内其实也可以坐火车,但每天只有很少的几班(似乎只有早上和晚上有),而且火车路线也不经过游客集中的老城区,所以37路公交车就是不打车的话唯一的选择了,黄色的中巴,就在到达厅门口停着,因为机场就是终点站,所以很容易找见。我看到公交车的时候司机还不在,还要等一段时间才开车,于是候客的出租司机都围上来了,英文还都不错,到老城区的这一趟,出价最低的到10 Lari,而且还很热心地要帮我找便宜的旅舍,我说我已经预定好了,而且一定要乘坐公交车,公交的票价我忘记问infor的人了,但我知道一定不超过1 Lari

等了大概20分钟,我正在一旁的长椅上坐着摆弄手机,因为设置时间的功能里竟然找不到Tbilisi和格鲁吉亚任何城市的选项,只好调节成手动设置。抬头一看,黄色的公交车已经不见了,原来司机开出一段时间,停在不远处正等人上车呢。我赶紧拎着行李小跑过去。上车后发现,车上有自动售票机,机器上的说明和车内的其它文字说明都只有格鲁吉亚文,问司机,也一句英语不会。实际上格鲁吉亚普通民众英语普及率非常低,比约旦差远了,比邻国亚美尼亚都低很多,在第比利斯最热闹的街上打车去火车站,司机都听不懂train是什么意思,在亚美尼亚街头坐着,流浪汉都跑来和我用英语攀谈!我印象里游记攻略提到车票是0.5Gel/人,但我最小的零钱就是1Gel,就投了1Gel,司机和我说了半天我也没搞明白,估计是给太多了吧,我从钱包里掏出更大面额的纸币,示意他我没有零钱了,他就按了机器按钮,打印了两张车票给我,每张上写着0.5Gel 

上车后没几分钟司机就开车了,路上停站特别多,几乎开过一个路口就有一站。第比利斯公交车站很不错,站台大多是岗亭样式的,能挡风遮雨,还有先进的电子显示牌,用英语和格语显示哪一路车前往什么地方,还有多久到站,但似乎站上没有标记本站的站名。在机场上的乘客不多,只有我和另外1、2个人,但开出来没几站就坐满了,开始在过道上站人。我沿途观察上车的乘客,大多是刷卡,都比0.5Gel便宜,而且老人还更多优惠。到城里的路上,司机大叔竟然还在一处居民区里停车,自己下车到一处路边的小餐馆买了张大饼带回车上吃

到了一处大的环岛,我估计差不多到老城了,以为是Freedom square,于是拎着行李下车了,下车后看到街边花园正好有几个年轻人,应该会几句英语,就走过去问路,问过才知道不是Freedom square,下早了,问他们怎么去Freedom square,却也说不出来。没办法,只好决定打车前去hostel。正好路边停着一辆出租在候客,我就把google map给司机看,上面有我预定的hostel位置。司机不懂英语,但google map上主路也都有格语,上下左右对调着看了半天,示意我去freedom square没有问题,但不认识hostel所在的路,我说那就先往过开吧。问价格,司机用手指比划,5 Lari,我看到攻略游记上提到市内3Lari完全搞定了,就还价到3块钱,司机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 

很快就开到Freedom square,但接下来拐进小路司机就搞不清方位了,看着我打印的google map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方位,路上停下来问路边小餐馆的大娘,两个人研究半天也还是没搞明白。后来我才知道google map是有问题的,一来是因为google map在没有google街景配套的国家本来就不准(旅店、餐馆的location也大半会出错),二来第比利斯没有一个统一的地名系统(例如Freedom Square在地铁报站时就叫Liberty Square),很多地名、街名还经常在变。在这个地区绕了有半个钟头,很多地方都是重复走了很多遍,还是找不到,我就把预定确认邮件上的hostel电话给司机了,司机用他的手机打了过去,三两句话就搞明白了,很快就开过去,在一个胡同里面,离freedom square也不远,我们的车经过胡同口2、3次,都没看到墙上的指示牌!到hostel门口下车,给了司机5Gel,告诉他不用找了,花了这么长时间找这家旅店,也耽误不少生意了

1篇游记中提到
¥0
预订
  • 地址:Khodasheni Street 7, Tbilisi
  • 简介:酒店坐落于第比利斯的历史中心,提供24小时接前台服务、免费无线网络连接,以及一个带烧烤设施的花园。Heroes Square广场相距酒店仅有5分钟路程。旅馆的客人居住的房间和宿舍配备暖气、风扇和空调。旅馆走廊内拥有共
  • 查看详情

我预定的这家叫做old town hostel,到达后先办理了入住手续,服务生带我来到房间,选了个下铺,有专人帮我立即打扫了,换了新的床单,服务生同时给我简单讲解了一下第比利斯老城的情况,给了我一张地图。我安顿下来就交了全额房费(其实也可以退房的时候付)。天气炎热,旅途劳顿,就在房间的沙发坐下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把行李留在房间,贵重物品锁在柜子里(没有需要店里提供钥匙和锁,我自带了),带了随身物品(相机、地图、LP书等等)出门转转

老城旅馆(Old Town Hostel)图片

map of Tbilisi old town

第比利斯自由广场

old town hostel就在老城区的居民区里,从hostel走出来的大街叫做Leselidze street,或者叫Abkhazi street(刚改的新名称),google map上的是新名称的。这里大部分街道没有英文、俄文的牌子,只有格语,即使这一带是hostel、酒吧、餐馆集中的游客聚集区,我只能对照着旅舍和机场information给的地图走,google map就不能指望了(如果能上网的话,定位导航可能还可以用,毕竟街道本身的方位不会错)。于是来到freedom square (Tavisuplebis Moedani),自由广场

这座广场在著名的Rustaveli大街东端尽头,环绕一周还有另外5条大街分岔出去。这里年代悠久,沙俄时期叫做Erivan或Erivanskaya或Pashkevich-Erivanskaya广场,是为了纪念征服Erivan(今天的Yerevan,埃里温,亚美尼亚首都)的乌克兰将军Ivan Paskevich。1918年短暂独立的时候叫做自由广场,到苏联时期先后叫被利亚广场和列宁广场,后来脱离苏联又改回“自由广场”。作为第比利斯的地标,这里见证了众多历史事件的发生,例如苏联解体后争取独立的民众集会、2003年玫瑰革命、2005年小布什的演讲(当时有个亚美尼亚人朝他扔了颗手榴弹,不过没能爆炸),等等

第比利斯自由广场图片

广场周围最重要的建筑是市政厅,最早是沙俄时期1830年的建筑,后来多次重修,现在的外观是1878年时候的新Moorish风格。其它重要建筑还有格鲁吉亚银行Bank of Georgia的总行,以及万豪酒店。广场中央的巨柱是自由纪念碑,2006年立起的,柱子上的雕塑是基督教里“圣乔治屠龙”的传说,原址在苏联时代是巨大的列宁雕像,在1991年被群众推倒了

第比利斯自由广场图片
误入居民区

本来想从这个广场走到Rustaveli大街,不料地图没看对,沿着Leonidze大街往西走了,走过几个路口就彻底迷路了,进了居民区,街道上的牌子都是格文的,我手里拿的地图也有格文,但我无法识别字母,既然对不上地图,就干脆乱走。到处都是狭窄的街道,两旁是民宅,大多构成一个接一个的大院子,每个院落从靠主干马路的巷道走进去,中央是个空场,周围是不高于6层的小楼。(这里还不像我居住的青旅所在的Abkhazi大街,那里的居民区很少楼房,大多是2-3层的house,每家分开居住。)院子里有居民们晾晒的衣被和堆垒的生活废品,楼房也大多是沙俄时代遗留的,墙皮早已褪色剥落,甚至有明显的裂纹了。就是这些诉说着时光的流逝与凝结的小院,瞬间把我的记忆带回小时候,那时我住在北京海淀镇,一样的斜街,一样的杂院,一样的悠然安坐于街头巷尾的老人。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最适合的玩法,就是全然不顾地图地乱走,等彻底迷失了,再问路找回去,你会发现,走在陌生的街巷里,你却正遇见熟悉的自己!

误入居民区图片
误入居民区图片
误入居民区图片
误入居民区图片
误入居民区图片
吃饭

虽然是周日,居民区里并没有太多行人和车辆,走了一会儿就决定找地方吃饭,毕竟坐了半夜飞机到Tbilisi,下飞机到hostel以后也一直没吃饭呢。找饭馆其实很容易,居民区中沿街都有小餐馆,其实就在沿街楼房一层住户的房屋内,一半空间当厨房,也在街上开窗口可以卖给路人,另一半空间就更小,只够摆3、4张桌子。不过想找看起来正式一些的餐厅,就找不到了。随意挑了一家小餐馆进去,只有一位客人在吃饭,店主人是一位大妈和一位姑娘,估计是大妈的女儿,都在厨房忙活着,食客也和她们认识,一边吃一边聊天。年轻的姑娘是典型的外高加索美女,容貌中和了欧洲和亚洲各自美丽的元素,于是早就了混成的美。可惜一句英文不会,无法深入交流,大妈也不会讲英语,这种小餐馆也没有菜单。我看正吃饭的大叔吃的是一盘煎蛋加一些面包,就告诉大妈给我做一样的就ok,另外要了一瓶芬达,吃完了结账还真不贵,4.70Gel

吃饭图片
第比利斯主街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免费
  • 开放时间:全天开放
  • 地址:Rustaveli Ave.,Tbilisi
  • 简介:这是一条吃喝玩乐一站式享受的街道,在这里随便就能花费一天的时间。

吃完饭继续乱走了一会儿,就找到路边一家药店,指着地图问路,店里的伙计也不太会英文,地图也看不习惯,就用便签纸画了个简单的示意图给我,我照着示意图的方向左转右拐走过几条街,就找到我来时的路了,于是就顺利走回Freedom square。到广场重新看地图,就搞明白了刚才何以走错路,于是穿过万豪酒店门前,走到了本来要去的Rustaveli大街

这条大街恐怕是全第比利斯最著名的街道了,为纪念中世纪格鲁吉亚诗人Shota Rustaveli而命名,从自由广场起始,延伸1.5公里,与居民区狭窄的街道不同,这条街十分宽敞,基本是双向六车道,路边的人行步道也很宽。街道两旁座落着很多政府、公共活动、文化建筑,一座座精致美观,颇具气势,也有装修精致的餐馆、国际品牌商店,总之很洋气高端上档次。也许是因为游客多,这里的乞丐也多,而且很多是小孩子,直接拦住行人要钱,非常不客气,要费些力气才能绕开他们

第比利斯主街图片
第比利斯主街图片
第比利斯主街图片
第比利斯主街图片

从自由广场沿着马路西侧往街道里走,先看到地铁站,后来几天我都是在这里乘坐地铁到稍远的地方。过了地铁站就到了两座老议会大楼。较老的一座是1918年脱离沙俄独立后直到加入苏联时期使用的,较新的一座一直使用到2012年,议会搬迁到西部的库塔伊西。这两座建筑见证了格鲁吉亚历史上诸多大事件的发生

第比利斯主街图片
National Gallery和Museum of Georgia

在议会大楼马路对面,是第比利斯最著名的两座博物馆,National Gallery和Museum of Georgia,可惜在第比利斯时间太短,我到离开都没安排时间前去参观。马路东侧从博物馆再往北走,就到了一处精致的教堂,Kashveti Church,这是一处格鲁吉亚东正教教堂,在1904-1910年间建成于一座18世纪教堂的废墟上,建筑师采用了中世纪的教堂外观

National Gallery和Museum of Georgia图片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

仍在路东,继续往北就到了Rustaveli National Theater,这座1879年修建的剧院使用至今,是格鲁吉亚最大的和最老的剧院,外观是精美的洛可可风格,内部也曾有精美的壁画,但在苏联时代都被销毁了。实际上第比利斯和后来去的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都是非常有文化品位的城市,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文化演出信息,似乎芭蕾舞、音乐剧、小剧场话剧这些演出都是离民众很贴近的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从Rustaveli剧院往北不远,在马路同一侧,就是格鲁吉亚最古老的歌剧院,世界著名歌唱家卡雷拉斯、卡巴耶等都曾在此演出。格鲁吉亚是在加入沙俄后才引进了歌剧演出的,在1847年动工修建这座歌剧院,1851年完工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继续往北走,很快就到了Rustaveli大街的西北侧尽头,Rustaveli广场,快到广场的时候,马路西侧看到格鲁吉亚科学院Georgia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GNAS),这是一座具有世界知名度的学术机构,也具有悠久的历史,1941年在第比利斯建立的。在科学院大楼门前,是热闹的艺术品市场,很多民间艺术家在这里现场作画、制作艺术品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鲁斯塔维里国家剧院图片

在大街尽头的小广场,有Shota Rustaveli的雕像。这位12世纪的诗人,在格鲁吉亚文学史上地位崇高,在中东地区也很著名,在耶路撒冷的教堂的18世纪之前的壁画里,都留有他的画像(不过在2004年莫名其妙被人毁了面部)。广场上也有喷泉,很多本地人在这里休息,不少小孩子在这里嬉闹。这处广场附近有个Raddison酒店,还有一些大公司的办公楼,都很漂亮的建筑,也有地铁站

Norashen Church

从Rustaveli广场往回走,想打听一下去周边景点的一日游tour,这条街有很多travel agency,但都不在路边,要从小巷子走进去,到院子里。也许因为周日,并且将近傍晚了,很多travel agency没开门(路边的银行等也都不开门)。在开门营业的2-3家打听了一下,工作人员英语都还不错,常规的景点如Davit Gareja,Kazbegi等等,都有tour,但这里的tour都不组织group,而是private tour,相当于包车+导游,无论多少人,总价200USD左右,当然是人越多分摊后越便宜,但一辆车最多也就坐4个人,实际上第比利斯以外路况也不好,3个人最合适

原路返回hostel,之前在附近看到有很多24小时营业的超市,标志不是熟悉的24/7,而是24/24,在一家超市买了大瓶果汁,很便宜,不到5 Lari。回到青旅后休息了一会儿,到室外温度低一些,才又出门,夏季日落时间晚,还有很多时间可以逛。下午出门是沿着Leselidze/Abkhazi大街往西北走,这次出门是往东南,就是从hostel走到大街上往右拐,走了几百米就到了Norashen Church

这处教堂全称是Norashen Holy Mother of God Church,或者Norashen Surb Astvatsatsin Church。这座教堂平面结构为十字架型,顶端是12边形尖顶。从教堂所在的院子进去,走到正门前,上锁了,无法入内。这里实际上是亚美尼亚教堂,15世纪在第比利斯定居的亚美尼亚人数量超过格鲁吉亚本地人,这座教堂就是那时候修建的,建成后,每个世纪都有翻新、维修。对这座教堂的争议一直存在,因为格鲁吉亚人一直想把这座教堂改为格鲁吉亚东正教教堂,经常毁坏教堂内的亚美尼亚痕迹,例如坟墓上的亚美尼亚inscription之类,往往引起亚美尼亚人的抗议

Norashen Church 图片

同一座院子里还有一座小一些的教堂Jvaris Mama Church,从5世纪起这里就建有教堂,但今天所见的是16世纪修成的,可以入内参观,内部壁画最近刚刚重新喷涂过,采用了鲜艳的红色和蓝色

Norashen Church 图片
西昂尼大教堂

在这两座教堂东侧(背对这两座教堂朝前看)有一条下坡的小路,走下去就是另一座著名的教堂Sioni Cathedral,这是格鲁吉亚东正教的教堂。之所以起名叫Sioni,是因为耶路撒冷的“圣地”有个Mount Zion,以圣地地名翻译为格鲁吉亚文命名教堂,是格鲁吉亚东正教的传统,所以全格鲁吉亚其实有很多Sioni教堂。这座教堂传说最早建于5世纪,是由建立第比利斯城的伊比利亚国王Vakhtang I Gorgasali修建的,之后屡次遭到侵略者破坏,又多次重修。现在所见是13世纪的版本,典型的中世纪教堂规制。直到2004年Sameba/Holy Trinity Cathedral在Mtkvari河的另一岸建成,这里一直是格鲁吉亚东正教会首领的驻地。我到这里的时候,正有一对本地情侣刚举行完婚礼,专业摄影师在教堂内外为他们拍照

西昂尼大教堂图片
西昂尼大教堂图片
西昂尼大教堂图片
西昂尼大教堂图片
Meidani广场

从Sioni教堂东侧走,就到了Mtkvari河河滨大道,我没有到河边,而是仍回到Leselidze大街,往东南下坡方向走,很快就到了Meidani广场,这里的游客更密集,高档餐馆也更多,从外到内都布置得非常精致,还有一些卖红酒的店

Meidani广场图片
Meidani广场图片
Meidani广场图片
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免费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995-32-2228532
  • 查看详情

穿过Meidani广场,就到了河边,在这里近距离看到了从第比利斯穿城而过的Mtkvari河,河的一侧竟然还是悬崖,在崖顶上还有密集的住宅楼。这里有一座大桥可以走到对岸,对岸的峭壁高处就是Metekhi教堂,这一片地区就叫Metekhi,意思是“宫殿四周”。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公元5世纪Vakhtang I Gorgasali国王兴建第比利斯城,他本人就住在这片地区,这里的要塞和教堂也都是这位国王最早修建的,之后屡次被毁又屡次重修。我从峭壁一侧的公路绕上山,就来到教堂旁边的空场,1961年的时候还有雕塑家为Vakhtang国王制作了巨大的雕塑,就树立在广场上。从这里可以俯瞰Mtkvari河,远望对岸的Narikala城堡,不过教堂被脚手架包住一大部分,正在维修,门也锁了,无法入内,周围的小花园维护得还不错

梅特希教堂图片
梅特希教堂图片
梅特希教堂图片
梅特希教堂图片

从Metekhi又回到Meidani,犹豫了一下是否要爬Nariqala fortress,从广场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并不高,决定还是上去吧。从广场东南面的餐馆背后的上山路可以上山,就是Orbiri street,沿途看到著名的envoy hostel,这里也提供tour,到前台打探了一下价格,并不比在Rustaveli打听的便宜。Envoy原本是Yerevan的青旅,生意做大了,就在Tbilisi开了分店,所以有一条特色的一日游路线,就是从Tbilisi出发到Yerevan或者反过来,路上游览沿途(主要是亚美尼亚北部)的景点

步行不到15分钟就到山上,从城堡东侧的小门走进去,免费景点,有人卖一些小纪念品,没人卖票。先来到城堡内的教堂,却也锁着门,进不去,感觉第比利斯很多教堂都不对游客开放。在Narikala的城墙上,是俯瞰第比利斯老城与新城最好的视角,Mtkvari河蜿蜒流过,也可以看到不远处peace bridge现代艺术感十足的装饰,到处都有的尖顶教堂,在这里还看到在fortress山脚下更靠东的地方有土耳其浴和清真寺。这处在峭壁顶端修筑起围墙的要塞,是公元4世纪的成果,在7世纪阿拉伯倭玛亚王朝时扩建,到建设者大卫(David the Builder)统一格鲁吉亚、迁都到第比利斯后继续扩建,之后蒙古侵略者也继续使用它。今天可见的建筑大部分是16-17世纪翻修的结果,1827年的地震毁坏了一部分

Nariqala fortress图片
Nariqala fortress图片
Nariqala fortress图片
Nariqala fortress图片
Nariqala fortress图片
晚餐

在围墙上待到太阳快下山,看夕阳的光芒洒在第比利斯城千家万户,这时有工作人员开始往外赶人了,要下班了,于是跟着最后一批游客离开城堡,下山,其实沿着山往西走,就能到“格鲁吉亚之母”的巨型雕像近前,但我在山脚下也能看到,就懒得再走近去看了。天色要黑了,沿着Leselidze大街原路返回,但是没有急着回青旅,而是到附近一家卖Khachapuri的快餐店吃晚饭,Khachapuri是格鲁吉亚特产(亚美尼亚也卖,但不正宗),主体是烤面包夹乳酪,变种包括夹肉的,表面打鸡蛋的,等等。快餐店买的一份加Ham的Khachapuri,以及一盒软饮料,不到5 Gel

吃完饭又在路上的ATM取钱,Leselidze大街为照顾游客,设置了很多ATM,不同银行的都有,还有带银联标志的(叫做"Private Bank"的银行)。我先尝试了ProCredit Bank的ATM,有英文界面,但点不进去,等了半天才退出卡来,吓到我了。就还是到Liberty bank的ATM取,在机场已经做过一次了,熟悉了,取了100Gel后,回青旅。白天虽然很热,晚间还很凉爽,房间有空调,却也不需要开,有个阳台,开着阳台门就很凉快,而且天色已黑,Nariqala的灯光全亮起来,还是很漂亮的 

在这家青旅住了三晚,价格是6人间,每天30Gel,有好印象也有不好的方面,好处:1)位置便利,在老城区核心地段,也是游客聚集区,2)店员热心,3)卫生间是公用的,但很干净,4)房间内有很好用的free wifi;缺点:1)不提供早餐,2)卫生间太少,整个大house,二、三十多位房客另加店员,只有两个卫生间,经常要等很久,3)有的房间有阳台,店员在阳台上晾衣服,就会进进出出,4)床单不干净,有bed bug,我胳膊连续几天被咬

晚餐图片

第2天

卡赫季

在第比利斯第一天,在老城内逛了一圈,接下来的安排就是到周边的Kakheti(卡赫季)地区和北部的Kazbegi(卡兹别克山)、老城Mtskheta(姆茨赫塔)游玩。第一天我就到老城众多travel agency询问一日游的价格,得到的都是不切实际的答复。这里的旅行社大多只组织private tour,一日游包括司机、导游讲解在内总共要200美元左右,如果没有3、4个人一起,价格就很不划算。于是只好在old town hostel询问,答复是可以在旅舍内部找人拼车,hostel自己有司机,价格比外边便宜一些,不包括导游讲解,我到的第二天刚好有个波兰女生要去Kakheti地区,这里景点包括Davit Gareja和Signagi,价格是210 拉里,有几个人就几个人平分。我也就随着波兰女生先报名了,到早上出发前,却也没有再找到另外的人,只好每人付105 Lari费用,大概63美元,这一下子又超过预算不少,尤其是和后来到亚美尼亚参加一日游相比

卡赫季同格鲁吉亚很多地区一样,有着长久的独立历史。从8世纪末期开始,这里就是个独立的封建王国。12世纪David the Builder统一全格鲁吉亚后,Kakheti也成为统一国家的一部分,但1460年代格鲁吉亚各地再次独立,包括Kakheti在内又都成了独立王国。1762年东部几个王国自行统一,成为Kartl-Kakheti东格鲁吉亚国,当时还有不少阿尔巴尼亚人在这里定居,但东格鲁吉亚频繁遭到波斯萨法维王朝Abbas I国王的入侵,1801年和格鲁吉亚其它地区一起加入沙俄,以获取沙皇的保护 

1918-1921年,卡赫季与格鲁吉亚各地一起从沙俄脱离,成为独立的格鲁吉亚的一部分,到1922年之后加入苏联。1991年格鲁吉亚再次独立,卡赫季就一直是格鲁吉亚的一个州。今天的卡赫季州是1990年代由早前较小的卡赫季州和山区的Tusheti州合并而成的,首府在Telavi市,这个州在东北毗邻俄罗斯,东南毗邻阿塞拜疆。卡赫季是格鲁吉亚著名的葡萄酒之乡,也拥有众多历史古迹,所以旅游业正在发展当中,这都是格鲁吉亚国内游客众多的地方

这边人都比较懒,hostel定的出发时间就晚,10点出发,于是9点才起床洗漱,出门到Leselidze大街上的面点铺买了肉末馅饼当早点,外加一瓶矿泉水,一共2Lari,虽然是周一,其它正规一些的餐馆竟然还没开门呢,银行等机构也都没开门!但我仍需要cash,就还在Liberty bank的ATM上取了50Lari。回到青旅慢悠悠吃完早餐,等到10点带了随身物品在lobby和波兰姑凉一起等着司机来,到10点15司机才出现。应hostel店员的要求,各自先付了一半车钱,才上车出发。司机会的英文很少,所以自我介绍了一下之后,就几乎不说话了,沿途也几乎没提供任何讲解,反正我们付的只是transportation的费用。到Davit Gareja是从第比利斯一路往东,20多公里后就进入Kakheti州的地界

Davit Gareja修道院群

第一个目的地是著名的洞穴修道院Davit Gareja,从第比利斯到DG的路开了大约2小时,后三分之一路程是在山区的乡间小路,路况很差,开始还有paved road,但路上全是大坑,司机宁肯在路肩开,因为土地的路肩都比公路路面要平整!后来就没有paved road,纯粹土路,汽车开过,沙石翻滚。格国的路上少见有限速标志,司机开车就极其疯狂,我们的司机一般把时速维持在100公里,导致我想在车内拍照都很难,但即使这样,两边仍有车呼啸而过赶超我们!到了坑洼的乡间公路,也不愿轻易减速,我坐在后排,皇怯邪踩缇捅坏龀低饬?

路上有指示Davit Gareja方向的路标,并且都是格英双语的,但很多路口没有牌子,所以司机还需要认路才能开到。越到山区里,人烟越稀少,但风景绝佳,大片大片一望无际的草地,相间有明镜般的水塘,此起彼伏的丘陵上,有土层裸露出来,为景致增添多种颜色。这里没有人工开发的牧场,牧人可以赶着牛羊在这旷野里天然地放牧,牲畜有时也会悠然地走到公路上来,司机就不得不减速慢性。到了山区里气温也凉快了,在第比利斯附近的公路上不得不开空调,到山区后就可以关掉空调开车窗通风了

Davit Gareja修道院群图片
Davit Gareja修道院群图片
Davit Gareja修道院群图片
Davit Gareja修道院群图片

到Davit Gajera后司机把车停在停车场,虽然沿途过来很少看到车辆,但在停车场却看到多辆旅游大巴,小车也有不少,果然是格国的旅游热点。

相关历史

Davit Gareja是在Gareja山区内的一处格鲁吉亚东正教的修道院群,特点是绝大部分房屋(几百座)都是在岩石上凿出的,用于教堂,僧侣住处和生活空间。考古学家已经在这里陆续发现了更古老的人类定居痕迹,但修道院群本身是在公元6世纪由St. David Garejeli修建的。这位St. David是6世纪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前来格鲁吉亚传教的最著名的13位传教士(所谓The 13 Assyrian Monks)之一,他在这里修建了Lavra(东正教修道院传统上的以教堂为中心的宗教社区)。之后又不断扩建,也逐渐得到格鲁吉亚王室的支持,甚至有一位12世纪的国王在退位后到这里养老。到11世纪晚期-13世纪早期,David Gareja达到顶峰,Udabno等新修道院建成,旧的修道院也都得到扩建,壁画技艺的成熟也为修道院的装饰增色不少

在这个主要的景区可以探访两处修道院群,一是最初St David修建的Lavra,另外要从Lavra爬山到山顶,阿塞拜疆的边界线上有Udabno,前者有保留更完备的建筑,以及驻扎的僧侣,后者散布于荒芜山间,但可以看到一些壁画。我和波兰女生当时没做功课,景点内既没有visitor center和售票处(免费的),也没有文字说明牌和地图(就连景景区门口都没有一块牌子写着Davit Gareja的字样),就以为山顶上没什么东西,况且我们到的时候快午饭时间了,只见从山上下来的,没见有上山的,包括那些旅游团队也都没有上山去。于是我们只在Lavra的院子里走了一圈就出来了,不到20分钟,这里因为有僧侣居住,就是那些穿黑袍子戴圆顶黑帽的男人,多数还留着长胡子,所以很多地方不允许游客靠近,包括cave room,我们还抱怨这个景点怎么这么小。回来后上网查看,才知道漏掉了山上的内容,不过当时即使知道,也未必会上山。从山下到山顶要徒步2小时左右,想想天气炎热,况且看照片这里cave church的壁画比我半年前去过的卡帕多西亚的简陋许多,如果有朋友到这里要上山,这里的路标很少,最好找本地人问清楚路,一来不要迷路,一来不要误入阿塞拜疆境内,有军士看守的,应避免引起误会 

但从13世纪蒙古入侵起,直到17世纪波斯萨法维军队入侵,这里开始屡遭战乱,大批僧侣遭到屠杀,文献记录被搜出毁掉,但这里仍残存下来,有少量僧侣坚持在这里生活。直到1921年,格鲁吉亚并入苏联,布尔什维克来到,才将这里彻底关闭,僧侣被遣散,这里改为它用。在苏联-阿富汗战争期间这里曾被用于苏军训练场,很多壁画和洞窟被毁,引起格鲁吉亚民众在第比利斯的抗议活动。1991年格鲁吉亚独立后,Davit Gareja才被重新修缮,僧侣也回到Lavra修道院里。今天这片地区地跨格鲁吉亚、阿塞拜疆边界,时常引起外交纠纷,阿塞拜疆声称有一部分修道院是在其境内的,虽然作为穆斯林国家他们在历史和现时对这东正教修道院本身都不感兴趣,但他们看重的是这里的旅游资源,希望在日益兴隆的外高加索旅游市场分一杯羹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离开这里之前,我和波兰女生都在找洗手间,这里的配套设施很少,除了没有访客中心外,咖啡厅、餐馆统统没有,只有一个简易工棚里有个纪念品店。洗手间也竟然找不到,问了一位僧侣,一位导游,也都说不清楚,我们的司机指给我们方向,我们走过去也没找到,只看到几栋正在施工的小楼,据说这里要大规模开发旅游资源,这些楼就是未来作配套设施用。司机说我们下一站就是用30分钟开回来时路过的一个小镇,在那里吃中饭,饭馆有洗手间

吃饭

只好听从司机的,上车后原路开出Davit Gareja,这里的土路不通往其它任何地方,只能原路折返。到了一处来时路过的镇子,也似乎是整个山区里唯一的镇子了。没有进镇,就在镇外公路旁,停在一处人家门口,一座两层的简易小楼,看起来似乎还没完工呢。这家人就在这小楼里开了饭馆,专门招待Davit Gareja的游客,当然主要是旅游团队。在景区官方没有建起facility的时候,这里估计会赚不少钱,主人定然是很有商业头脑的了。下车后主人已经在门口迎接了,英语很流利,门口广告牌就有简略的英文菜单,屋内有更详细的菜单。波兰女生开始和店主夫妇用波兰语聊起来了,原来他们都是从波兰移民过来的

这顿饭是不包括在210 Gel车费里的,青旅的店员说司机会带我们到一处便宜的地方吃饭,但这里可真不便宜,但周围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我点了一份夹肉、土豆的Khachapuri(7Gel),一杯橙汁(3Gel),一盘西红柿汤(4Gel),西红柿汤非常淡,Khachapuri还不错。司机也在这里吃饭,让我们品尝他的饮料,葡萄汽水,这时我才开始接触格鲁吉亚特色的果汁汽水,一旦喝上,就欲罢不能了。(虽然我对格鲁吉亚的苏打水“spring mineral”很抵触。)格鲁吉亚的果汁汽水都叫"Lemonade",无论是否是柠檬口味,都一样,常见的有苹果味、葡萄味、梨味、以及tarragon。最后这个叫龙蒿,在其它地方不容易见的植物,后来听说一些在格鲁吉亚的中国人喝不惯,觉得味道太刺鼻,我却很喜好

吃饭图片
吃饭图片
吃饭图片
西格纳吉

吃完饭,在餐馆里和店主养的小猫玩了一会儿,就和波兰女生一起上车出发,开车不久我睡着了,一直睡到离开Gareja这片山区,没有原路返回Tbilisi,而是去Signagi小镇。这是卡赫季的另一处旅游景点,但和Davit Gareja不在一个方向,DG在Kakheti南边,这个在东边。往东去的是主干公路,路况还不错,路边也都是人口、农田密集的地区。途中司机问我们是否要到winery品酒,我其实无所谓,波兰女生表示毫无兴趣,于是就算了。到Signagi附近的时候,才又开进山里,在山上公路盘桓时,很远就看到半山腰有一片红顶房子,其间有尖顶教堂凸出来,那就是Signagi小镇。到了镇子,司机把车停在市政厅门前的广场上,这里也正有旅游大巴停着,有团队游客在不远处。我和波兰女生就下车各自乱走,我们都是临时翻LP书,看看这里有什么,司机大叔提供不出任何信息

西格纳吉是个很特别的小镇,因为它的确非常小,城镇总共只有3平方公里,其中25%是居民区,在2002年统计,只有2000多居民,是全国同级别行政单位里最小的一类。Signagi在阿塞拜疆语意为shelter,最早是1762年格鲁吉亚国王Heraclius II为抵抗达吉斯坦游牧部落入侵而修建的要塞,当时迁到这里100户人家,主要是手工业匠人。1801年与格鲁吉亚全国一起归入沙俄,后来在苏联时期人口增长迅速,农业也取得进步,经济收入中制酒业也占很大部分,另外也以制做各类carpet著名。但格鲁吉亚脱离苏联后的经济危机对这里打击很大,好在旅游资源得到重视,镇子在Gombori山脊之下的半山腰,可以俯瞰下面的Alazani山谷,往远处看,对面就是连绵不绝的高加索山脉,除了自然风景不错,历史遗迹也吸引了不少游客,镇子在政府的支持下开始大规模重建,希望借此在旅游市场占据有利地位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市政厅旁边是个市民广场,有不少本地人在这里休息、娱乐,广场上的雕塑展示着镇子的历史。穿过广场有两条路可走,往上坡方向或者下坡。走上坡路,就出了镇子,是一条到某公园的路,我没兴趣去公园,但路上能找到不错的角度,俯瞰山下的valley,也可以看到18世纪在修建Signagi城同时这个山区沿山势修建的town wall,简直就是微缩版的“长城”。全长4.5公里,宽1.5米,高4.5米,一共有23座塔楼,我在下坡处见到的塔楼就是其中之一,和中国长城的烽火台类似,整个一圈town wall有6处gate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再回到广场往下走,是密集的居民区,可以近距离看到塔楼遗迹,却仍很完整,镇子内也有座尖顶的东正教教堂,叫做Stepan Tsminda教堂,但只能进院子看看,教堂门都锁着。往回走的时候随意步入一家旅馆,店家开辟了民俗展览,伙计招呼我进去,免费参观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西格纳吉图片

看完这些景观回到停车场,波兰女生和司机都开玩笑地问我,和中国的长城比感觉如何。之后就开车穿过镇子朝山下走了一段,到了一处地势稍低的town wall,这里有一处gate,一侧的wall完全修复为初始样子,游客可以沿台阶上去贴着城墙走一段。司机停在这里,让我们到城墙上走走

Bodbe修道院及相关历史

看完城墙,就离开了Signagi镇子,但在镇外Bodbe地区,还有另一处古迹,Bodbe修道院。司机就沿山路开到修道院,也是在半山腰的地方,在停车场下车,我们自行参观,依然是不收门票的景点。此处修道院全称Monastery of St. Nino at Bodbe,或者Tsminda Ninos Monastery,是东正教教堂。这里的故事要追溯到St Nino,她是公元3-4世纪从君士坦丁堡(也有说是罗马或耶路撒冷或高卢)来到格鲁吉亚的女传教士,据说曾成功诱使Iberia国王Mirian III皈依基督教,她在340年死于卡赫季的Bodbe地区,国王为她在这里修建了坟墓和纪念她的教堂。从最初修建后,就逐次扩建翻新,中世纪的时候,卡赫季王国的国王多选择在这里加冕

17世纪,波斯萨法维王朝军队在Abbas I国王带领下入侵格鲁吉亚,毁坏了这里,波斯人败退后,卡赫季国王立即重修了这里,这次重修规模很大,几乎看不出原先的面貌了。到沙俄时期,这里屡次被损坏,又屡次翻修,1889年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亲临此处,当时修道院刚刚维修完重新开张。1924年,苏联政府关闭了这里,把这里改成医院,1991年格鲁吉亚独立后再改回修道院,此后又逐渐翻修

Bodbe修道院及相关历史图片

在修道院里转了一圈,主教堂内部的壁画非常精美,可惜不允许拍照。往下山方向走,有holy springs,但走了一段,还看不到spring的影子,回头都已经看不见修道院的建筑了,波兰女生根本就没有下来,山路上也见不到其他游客和僧侣,蚊子却不少,我就不想再多走了,原路返回

Bodbe修道院及相关历史图片
Bodbe修道院及相关历史图片
回程

这是一日游中的最后一站,司机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把我们运回第比利斯了。路上他还停在一处yogurt店,店主似乎和司机大叔老相识了,司机也是故意给他带生意,波兰女生吃了一罐,店主还给配了蔬菜沙拉,我不喜欢这类食物,就在这家店旁的冷饮店买了碗冰淇淋吃,司机当场吃了一罐,还搬了一大箱到后备箱里带回家

回到第比利斯已经晚上7点多了,司机也到旅舍里和店员聊天,我付了另一半车费给店员。这时从约旦Aqaba和暂别了几日的旅伴又飞到Tbilisi和我汇合了,也住在这家青旅,但不同房间,于是就一起到我昨日吃Khachapuri的快餐店吃晚饭,我却没有再点Khachapuri,中午已经吃了一大盘了,就点了Kebab,加上一瓶矿泉水,6.7Lari,街上的面点铺也大多卖Kebab,很便宜的

回来后逐渐看一些功课,就觉得如果时间充裕,真该在卡赫季地区多待1-2天,可以去看看另外几处历史遗址,也可以去winery品品酒。著名的遗址除了Davit Gareja和Signagi附近,还有首府Telavi附近的Alaverdi大教堂、Gremi大教堂,都是格鲁吉亚预备申报世界遗产的地方。也不一定包taxi前往,在Tbilisi乘坐Marshrutky(小巴)公交到达Signagi也很方便,车票不会超过2、3Gel,也有到Telavi的小巴,当然,Davit Gareja没有公交可以到达,但我想从Tbilisi街上找taxi,恐怕比从青旅、酒店找要便宜

第3天

高加索山Kazbegi一日游

鉴于Kakheti这一日包车费用大大超过预算,接下来的一日就不想再包车了。按计划,是要去北部和俄罗斯交界处的Kazbegi高加索山区,我找青旅店员询问了包车价格,依然是200Gel,除了Kazbegi还可以加上Ananuri修道院和Mtskheta古城。虽然如此,但也太贵,于是决定Mtskheta另一日再去,去Kazbegi当天不再加其它地方,以公交小巴往返。旅伴继续对旅途计划毫不费心,出发前还问我,Kazbegi是个怎么样的处所

安睡一夜,到早上8点起床洗漱,等旅伴也洗漱收拾好,就只带上随身物品出发。走到Leselidze大街先到ATM取了150Gel,前一天取的都交车费了。在街上面点铺买了蘑菇馅饼和矿泉水,带着准备在路上吃。步行到Rustaveli大街的Freedom Square地铁站,就在大街西侧,议会大楼南边,格鲁吉亚的地铁站绝大多数都只有一个出入口,门口和周围有M标志,代表metro

高加索山Kazbegi一日游图片
第比利斯的地铁

第比利斯的地铁在1966年12月就开通了,是前苏联境内的第四条地铁(继莫斯科、圣彼得堡、基辅之后),之后不断扩建,目前有两条线,共22座车站(包括火车站,长途车站,老城内的车站,等等),每年运载105 million乘客。进站后,先到售票处,乘坐metro需要买公交卡,工作人员用英语给我解释了如何购买磁卡,和我之前做功课了解到的一样:2Gel工本费,是可以在1个月内凭买卡的收据退卡返还的(但必须保留好收据),另外再随意充多少值,一般情况下每天乘坐地铁不会超过0.5Gel的封顶,所以只在工本费外充了2块钱。有意思的是,第比利斯地铁站的售票窗口旁边,总伴随着Bank of Georgia的窗口,提供换汇等服务,而且似乎和地铁站一样很早就开门,很晚才关(街面上的商务机构一般都10点左右才开门!)

进站时刷卡通过闸机,再乘自动扶梯到站台,和苏联的地铁站风格一致,这里的站台也很深,扶梯修得很长,因此似乎速度比常规要快一些,刚走上去的瞬间吓了一跳。在进站大厅里贴了几处告示,禁止拍照,据说前苏联国家的地铁站都这样,但我这几天看到有不少游客照,警察也装作没看见,不管。另外这里的地铁站和车内倒是不限制饮食。到站台,第一印象是不算长,是5节车的长度,但大多时候只运行3、4节车厢。也看到有很多精致的装饰,壁画之类的。站台上明显位置也贴着线路图,标志着哪边轨道是什么方向,站名也是用格语英语同时标注的(但一些地面的车站,如Didube就什么标志都没有,只能问别人以分辨方向),第比利斯地铁站的站名还时常会变,在网上google找到的线路图,很多都不准,乃至有的图连站数都不对

第比利斯的地铁图片
第比利斯的地铁图片

等的时间不多,很快就来车了,虽然是早上上班时间,很难找到座位,但也还没有像很多国际大都市那样拥挤。车厢看起来满新的,车内却没有线路图也没有电子显示牌,开车前关车门的同时有报下一站站名,一遍英语一遍格语,在到站后开门前也会再报一遍。我们先坐到station square(火车站,也是两条地铁线换乘站),下车后直奔售票厅买了下一日晚上到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火车票,再继续坐地铁到Didube站,长途汽车站,到站的时候已经在地面上了

第比利斯的地铁图片
前往卡兹别克

从地铁站出站后下楼(左拐),走地下通道出来,就是长途小巴的停车场。我和旅伴立即被几位司机围住,除了小巴司机,也有taxi司机,问我们是否要去Kutaisi,我说要去Kazbegi,他们中有一位就把我们领到附近停着的一辆小巴车旁,还没有其他乘客呢,出价是15Gel/人,并且要等上人满了才发车(司机声称30分钟就够了)。我按照LP书上写的价格砍价到10Gel,这位司机不同意,但还是很热心地把我们领到另一片停车场(这里有两大块停车场,中间有一排小房间隔开,周围则是菜市场!),这里正有一辆到Kazbegi的小巴,而且几乎要坐满了(按LP写的,到Kazbegi的车本来就应该停在这一块距离地铁站通道更远的车场里),这辆车的价格是10Gel,于是上车坐到最后一排仅剩的空座。等了不到20分钟就坐满了,看样子一半是本国或外国游客,一半是本国非游客,司机收了费,就开车出发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Didube车站附近的街区,就和中国大中城市的居民区很像,大马路很宽,路边绿化很好,都是高大茂密的树木。高层居民楼紧凑地分布在道路两边,楼与楼间有公共活动空间、花园和健身设施等,一层临街的房屋大多开辟成小卖部、小餐馆、发廊之类的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开出第比利斯市区,就开上了military highway,一直到Kazbegi都在这条路上行驶。之所以叫军事大道,是因为这条路当初是为军队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顺利往返而修的。虽然最初是军事目的,但路边的自然风光还真不错,沿途在山谷蜿蜒行进,尤其是到了Ananuri城堡一段。路过的时候看到城堡门前停了不少大旅游车,有很多团队正进入景点。Ananuri从13世纪起作为Aragvi封建王国领主的fortress,18世纪后Aragvi王国被推翻,这里被随后的统治者所占有,直到19世纪仍是重要的军事要塞。城堡位于半山之上,俯瞰周围的大湖,绿宝石色的湖水,衬托着形制典雅的古堡,景致十分怡人。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本来看到有攻略写着司机会停车让游客拍照,但我们的司机却没有停,车上的游客们也都没有要求,可惜了。因为城堡本身也是宗教教堂,所以虔诚的本地人即使不停车也会在车上朝着城堡划十字架,这让我想起本地人的各种宗教虔诚,例如进入或退出教堂时候,都是面对内部、低头划十字架、缓步移动的,在教堂内则到处亲吻石柱、十字架。这一段虽然是山路,路况很不错,路面很平整,但坐在最后一排仍然有些颠簸、摇晃,大概是司机又在飚车的结果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Ananuri的湖区湖水都来自上游山中的Aragvi河,过了Ananuri这一段,就能看到这条长河,时而宽阔时而狭窄,清澈的河水流过山间的碎石滩,公路在这段忽上忽下,有时逐渐爬升到半山腰,之后又下行到谷底,公路上可以俯瞰河流,也常常凑近河边。这时坐在我旅伴旁边的一位老人家用很有限的英文和我们聊天,我旅伴于是得知我们要去的Kazbegi山区十分寒冷,可能要到零下摄氏度了,老人是因为看到我旅伴还穿着短裙所以这样说,我旅伴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也没地方去找衣服了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车子开到一处山路转弯处,很宽敞,就发现正有几辆小巴停着,原来是个公用的休息处,我们的司机也在这里停车,因为停车的多了,这里自然就发展出一个小市场,停车处路旁有一排贩卖纪念品、零食、饮料的小摊。小摊背后的山脚下竟然还有小瀑布,形成水帘,很多乘客到水帘下玩水,水很清凉,公路另一侧有洗手间。我下车仔细观察周围的风景,山势高大,但少有树木丛林,山坡上被低矮的植被盖满,这样的山峦,我印象里还是第一次见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休息了10分钟,司机招呼大家上车,继续往上山方向开,路况就越来越差,很快就来到施工路段,原本铺好的路全都铲开了,成了坑坑洼洼的土路,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块,还十分泥泞。车子以龟速行进,坐在最后一排,感觉就像是在摇元宵。感觉过了无比漫长的时间,才到了一处镇子,从镇子开始,又有paved road可以开了,这时已经到很高的地段了,俯瞰山下来时的公路,像是一条细线。而周边的山峰,已经看到积雪了,这里的山峰,很多是常年积雪不化的

前往卡兹别克图片
卡兹别克山

我们正在进入卡兹别克山(Mount Kazbek),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看看高加索山脉,一个早已熟知多年的地理概念。Caucasus Mountains位于黑海和里海之间,自西北向东南延伸于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的边界上,全长1200公里。可分为东、中、西三段,东、西两段山势较低,一般海拔在4000米以下,山体较宽,中段也就是格鲁吉亚我们来到的这一段,山体较窄,山势高峻,许多山峰海拔在5000米以上(包括全山脉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海拔5642米),山上气候寒冷,终年积雪。山脉北侧称前高加索或北高加索,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山脉南侧称外高加索或南高加索(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属亚热带气候。山脉的地形有独特的冰川,约2000条,植被也很独特,例如邻近黑海地段有亚热带硬叶林。矿产资源丰富,主要矿藏有锰、铅、锌,石油和天然气。Kazbegi就是高加索山脉的一部分,最中段高加索山脉地势较高的地方,5000米海拔,是格鲁吉亚第三高的山(整个高加索山脉上第七高),位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北奥塞梯地区交界地区,这整片地区也叫Kazbegi。现在认为Kazbegi有可能是活火山,有典型的double cone结构,有火山熔岩lava的堆积,有活跃的地热(温泉)系统。这里还有众多地方性的动植物,所以1979年就被苏联政府设立为自然保护区,在今天格鲁吉亚境内,最美的自然风光除了西北部的斯瓦涅第,就是这里了

我们是10点从第比利斯Didube车站出发的,大概12:45,车子停在Kazbegi山下的Stepantsminda镇子的停车场,这座镇子是来Kazbegi休假、进行户外活动的游客的“基地”。停车场和小巴站设在镇子外围,车还没停稳,镇子里的大妈就围上车门了,原来都是guest house的店主,来拉客人的,我们下车后迅速冲出这层包围,反正也没打算在这里过夜(但同车来的游客都背着大包,看来至少要待几个晚上的)。其实停车场周围也有一些外观看起来档次还不错的酒店和餐馆 

在大妈们外围的是出租司机,等着拉客人到附近景点,包括最著名的位于山上的Gergeti Trinity Church,我们的计划就是到这个church,再下来。上山的车是本地人垄断的,外地的车来到这里不允许上山,乘客必须用这里的司机和车。我们犹豫的是全程走路,还是半程坐车半程走路。在停车场有司机迎上我们,是一位长相非常有喜剧感以致让人印象深刻的大叔,指给我们church的位置,可以看到,在高高的山顶,徒步上山要1.5-2小时,而回tbilisi的车是最晚5点,于是决定,还是坐车上山,走下来。但这里的司机一开始坚持要载往返程,40Gel,而且还建议我们花60Gel看完教堂下山再去附近的一处瀑布,司机手里都有已经揉烂了的旅游小册子,给游客展示景点的地图。看我们不肯接受这个价格,另一位司机还招呼我们过去,看一张打印的价目表,英文的,上山再下来就是60Gel,所以offer我们40块钱已经很便宜了。这里司机不多,砍价不太容易,最后砍到25Gel,不过没有谈明白,或者司机故意装糊涂,让我们以为是25往返,后来到山上才又纠缠起来

跟着司机大叔上了吉普车,非常破旧的一辆车,穿过山脚下的镇子就开上上山的路,车虽然破,但还是很皮实的,山路上一个接一个大坑、沟壑,所以坐在车里又被摇元宵了。这样的路况下,其实车开得很慢,在村子里开还可以,到山里就不比步行快多少,路上看到大部分游客还是在步行的,也有本地人提供马匹的。大约30分钟,开到近山顶处可以看到Gergeti Trinity教堂的地方,看到路上风景不错,路况也不错了,我们就打算自己步行走过去。司机就要我们付钱了,原来山下说好的25lari是单程的,司机英文不行,很着急地说了好几遍,我们才明白他的意思,在山下没讲清楚,也是我们的失误,就给他25块钱把他打发走了。他就开着车到教堂附近去拉人下山 

下车后才发现确实很冷,而且开始下小雨了,好在我穿着长袖外衣,还有防水功能,在这种小雨里也不至于被淋湿透。步行到教堂的路上风景都不错,草地上还有成片的野花,而且在远处雪山、周围群山环抱的背景下,逐渐走近教堂,真有种朝圣的感觉。到了教堂附近,就可以俯瞰山脚下的镇子,山坡上还有牛羊在吃草,如果不考虑雨水和寒冷,真是惬意的乡野风光。高加索,这个名字曾在我心中激发出两种情结,一是绝然世外的孤傲,二是历尽风雨的深沉,这天,当我独自来到Kazbegi山区,漫步于苍茫的高加索山巅之上,才发现任何人类词汇在这气势磅礴的山水面前都太过渺小无力,我闭上眼,屏住呼吸,倾听这山脊下低沉的脉动,让湿冷的空气浸润全身

卡兹别克山图片
卡兹别克山图片
卡兹别克山图片
卡兹别克山图片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

山峰上这座Gergeti Trinity Church也叫Tsminda Sameba,翻译成中文就是“圣三一教堂”,海拔2170米高。是14世纪修建的,除了教堂本身,当时还修了今天仍可见的钟楼,也是尖顶建筑。这里地处偏远,所以在格鲁吉亚其它地方发生战乱时,会被用作保藏各地教堂的贵重宗教器物。苏联时期,这里的僧侣被赶走,宗教职能终止,但仍是旅游胜地,格鲁吉亚独立后才恢复宗教智职能,重新驻进东正教僧侣。所以今天游客进入教堂,是有着装要求的,门口贴着告示,女士要包头巾、不能穿露膝的短裙,男士也要穿长裤。门口有免费提供大块围裙,着装不符合的可以自行围上,不过我看到包括我旅伴在内不少人也不顾及规定直接走进教堂的,僧侣也不管。规定上也写了游客不得在教堂内拍照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图片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图片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图片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图片
圣三一教堂(格鲁吉亚)图片
回程

在山上一共待了大概1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教堂,跟着其他零零散散的游客下山。上山时吉普车开的是相对宽敞的大路,步行下山就可以走小路了,但后来发现走的时间也不短,很可能还绕远了,而且路还非常难走,很大路段就是在碎石堆中深一脚浅一脚跋涉,特别担心崴脚,幸好下山时已经不下雨了。到山脚下的村子后,又走了很长时间才穿过村子,回到停车场和车站。这时感觉体力消耗太大了,腿都要抽筋了似的。看看表,从山顶开始,耗时大约1小时,下到山下,又开始起风,下雨,而且雨势比在山顶时候大不少

回程图片
回程图片
吃饭

停车场边的小院里有洗手间,但走近看才发现门锁着,看看四周,在小院门口旁有个咖啡厅,估计是咖啡厅的人锁的,于是到咖啡厅的后门问,果然是收费的,0.5Gel/人,只好付钱,让服务生来开门。停车场上还没看到有回第比利斯的小巴,本地人告诉我的最晚回第比利斯的车是5点,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呢,就到广场另一侧的餐馆休息、吃饭,从第比利斯赶路过来,只在路上吃了一半早上买的馅饼,下山后体力消耗光,就饥肠辘辘了。这家餐馆有室外的座位,已经撑起大伞可以挡雨,就坐在室外,服务生可以讲英文,菜单也是英文的,就点了一份土豆饼一份肉饼,都是面饼里夹馅的,还要了一瓶Natakhtari牌子的Lemonade果汁汽水(著名的出口品牌),总共只要6Lari,比预想的便宜多了。土豆饼和肉饼都很好吃,口感就很松软,馅料烹制的也很地道

吃完饭,正好看到前一日一起包车去Davit Gareja的波兰女生,她是下午刚从第比利斯前来,打算在这里待一天一夜的,于是聊了几句,我说我坐车上山的,就被鄙视了。这时走到停车场,看到第比利斯的车已经停在那里候客了,于是就和旅伴上车,这时还没有其他乘客呢,就只能等着,这时天空已经一片昏暗,雨势越来越大了,并且风雨交加。4点上车,一直等到4点50才装满人,司机出发前收费,依然是10Gel,沿来时的military highway返回,自然又要走那段施工路段,忍受颠簸。快到第比利斯城内的时候,很多本地人就和司机商量在合适的地方下车了,我们游客大多还是回到Didube站,我和旅伴再坐地铁回到Freedom Square,走回青旅。这一天太累了,就没再去其它地方逛,路边买了肉饼和饮料回青旅当晚饭吃

后来认识的朋友都说我只在Kazbegi待大半天,太暴殄天物,想想高加索的美景,也真是。所以建议如果时间不是很紧张,还是多安排一天吧,除了Gergeti Trinity Church这座山,还可以从church旁的登山路径上周围的山峰,包括最高的雪山,但有些高山上的人少,最好找个本地的guide,也可以到附近风景不错的Juta valley徒步

第4天

耶稣的法袍与东方的伊比利亚:姆茨赫塔

在格鲁吉亚最后一天,按计划去格鲁吉亚的古都,世界文化遗产,Mtskheta(姆茨赫塔,其中k不发音)。这古城距离第比利斯很近,相当于第比利斯城郊的感觉,所以早上就顺理成章地睡懒觉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青旅在这一方面给我感觉不错:住户都很守规矩懂礼貌,知道体谅他人,在晚间不吵不闹,十分安静,不像北美很多大城市、度假城市的青旅,住了很多神经病。睡到早上10点多,自然醒,洗漱后收拾好行李,就退房了,大包行李放在lobby背侧存放行李的区域,其实也没有人看管,不过安全度很高,完全不必担心。带上随身物品,到Medani小广场的餐馆和事先约的一位暂居第比利斯的朋友吃饭聊天,一位北京的姑娘,在第比利斯住了三个月了,为国内的摄影、旅游杂志拍拍片子,写写稿。在这里我才第一次吃格鲁吉亚的特产Khinkali,一种和上海灌汤包无比相似的食物

12点半回到青旅,旅伴刚认识的澳洲大妈也计划和我们同去姆茨赫塔,澳洲大妈也很牛,一个人在中国游玩,从新疆到中亚,穿越中亚、伊朗、阿塞拜疆来到格鲁吉亚,我问,您在格鲁吉亚住到哪天,她说没计划,很随性,但她也是要从格鲁吉亚去亚美尼亚,然后再返回格鲁吉亚,到土耳其去,仍然全程陆路。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碰到的驴友,和之前在约旦碰到的,明显不是一个类别,在格、亚碰到的这批人,明显比在约旦碰到的旅行经验丰富得多,很多都是因为中东这一片所有其它国家、地区都转过一遍了,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去,才来外高加索的,像前两天同游Davit Gareja的波兰女生,还也有很多人是像澳洲大妈这样,从周边土耳其、伊朗、中亚陆路玩过来的,都是走长线的

姆茨赫塔在第比利斯以北20公里处,也就是20多分钟的车程,打车也不贵,但既然时间充裕,还是坐公交吧,三个人一同出发,步行到Freedom Square的地铁站,仍然如前一日坐地铁到Didube长途车站,到停车场边随意问了一位司机,到Mtskheta的小巴在哪里,按他的指示穿过一排平房,到第二处停车场,就是前一日上车前往Kazbegi的地方。正好看到有一辆前车窗挂着英文Mtskheta牌子的Marshrutky,还有4、5个空座,要上车的时候,有个年轻人,大概是维持秩序的,让我们到旁边买票。旁边果然有个售票窗口,有英文写着Tbilisi-Shatili,姆茨赫塔是到Shatili路上经过的,车资1Gel/人,很便宜。我们上车后紧跟着又上了两位,于是坐满,发车

位于Aragvi和Kura河(就是Mtkvari河,从Tbilisi穿城而过的河)交界处的姆茨赫塔是格鲁吉亚最古老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持续有人定居”历史最久的城市之一。但规模不大,大约2万人口的城镇,属于Kartli省,是Mtskheta-Mtianeti行政区的中心。在1994年因其历史价值而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但近年由于修缮政策不适当,导致成为“濒危遗产”

耶稣的法袍与东方的伊比利亚:姆茨赫塔图片

考古显示,这里在1000BC就有人类活动痕迹,到公元前3世纪-公元后5世纪,这里是格鲁吉亚王国伊比利亚(注意和西班牙、葡萄牙的伊比利亚没有任何关系)的首都,见证了伊比利亚王国在337年皈依基督教的历史,所以宗教意义深远,至今仍是格鲁吉亚东正教会全国首脑的驻地。在第比利斯一篇讲过伊比利亚国王Vakhtang I Gorgasali建立的第比利斯城,他的继承者Dachi I Ujarmeli国王在公元6世纪根据他的遗愿,将首都从姆茨赫塔搬迁到新城第比利斯。但这之后,姆茨赫塔仍然是伊比利亚(以及后来统一的格鲁吉亚)大多国王加冕的场所,大多国王死后也仍埋葬在这里

姆茨赫塔小镇

仍然是走前一日的military highway,果然只20多分钟就到了,停在Mtskheta小镇镇政府门口,马路对面是一处大教堂,司机让我们就在这里下车。看看表,大概1点半,计划是在晚饭前回第比利斯,所以时间很充裕。就先去距离镇中心最远的Jvari教堂,看着远处的山峰,教堂就在山顶之上,显得很小,按LP书上的地图,山和我们所在的镇子之间有一条大河,一条高速公路。LP的建议是可以打车,实际上我们下车后就有几位出租司机过来招揽生意,指着远处的Jvari问我们是否要去。但LP也指明了一条步行前往Jvari路,沿着穿过Mtskheta的主干公路往北走,到一处叫teatron park的公园,有步行桥可以过河,过河后再沿着高速公路往南折返,到Jvari山脚下再上山,全程据说要步行1个小时,不过看当地的地势,感觉没2-3个小时走不到。但既然时间还多,就走走看吧

从第比利斯出发的时候就开始阴天下小雨了,到姆茨赫塔的时候雨势已经比较大,就必须撑开伞了,雨中漫步格鲁吉亚的古城,别有一番滋味。路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空荡荡的很安静,雨水把马路、路边的房屋都冲刷干净了,路面、房顶都亮堂堂的,空气也显得比平时更清新。一行三人沿着公路边往北走,有些路段没有足够宽的side walk,就只能小心翼翼地贴着马路边走,这里是主干公路,来往的车辆虽然不多,但都保持着高速,格国的司机本来就喜欢飚车。路过了一座14世纪的城堡废墟Bebris Tsikhe (The Elder's Fortress),也在一处小山坡之上,可路边有警告牌,说攀登到废墟里是很危险的,现在又是雨天地滑,就没有走近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走到LP上说的小公园,在外围可以看到河水,但我们三个人都没看到有桥的痕迹,难道LP的信息过时了?也许再往被走走可以看到吧,于是就继续沿着公路往北走,直走到估计有从下车处到teatron park两倍的路程,还没有看到有桥,而且距离那条河还越来越远了。看看书上的地图距离汽车可以过的桥还有很远,于是决定不走了,等路过出租车就打车前去,或者有回姆茨赫塔镇方向的小巴就搭车回到镇上再打车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在一处政府办公楼前冒着大雨等车,先来的是出租车,指着LP地图上的Jvari位置问司机是否前去,司机出价往返20Gel,和书上写的价格一致,我们就上车了。出租车就沿着我们走过来的路继续往北,到公路桥过河,开上高速公路,这时我们才发现即使我们找到步行过河的桥,再到这条高速路上,步行也是非常危险的,side walk几乎没有,而来往车辆都是飞一样的速度。开到Jvari的山脚下,又开了5公里的盘山公路才到山顶,这也不是一般游客能步行的。看来还是在镇子里下车以后就立即打车最划算了,如果从第比利斯打车或者自驾车来玩的,就直接先开到Jvari,游玩后再下山去Mtskheta镇里

姆茨赫塔小镇图片
Jvari教堂

Jvari这座6世纪的东正教教堂,位于Mtkvari和Aragvi两条河交界处的山岗之上。据说公元4世纪,女传教士St Nino为了使伊比利亚国王Mirian III皈依基督教,在这座山的异教神庙之上立起一座木制的十字架,这木十字架能行“神迹”,吸引了很多信徒来朝拜,于是就在这里修了一座小教堂。在590-605年间,伊比利亚国王Stephen I of Iberia修建了今天可见的这座教堂,此后不断翻新维护。苏联时期这里停止了宗教职能,但仍被作为古迹保护着,格鲁吉亚独立后这里才又驻进僧侣

司机就把车停在教堂前停车场,等着我们进教堂游玩。虽然雨一直在下,这里还是有一些游客的,所以停车场边有几个小贩还在摆摊卖纪念品,不过品种很少,只是一些常规的冰箱贴、明信片之类的。进教堂之前,先在周围俯瞰Mtskheta镇,这里的视角恐怕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媲美了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教堂外围有一圈断壁残垣,是中世纪的时候修的防御工事,有石墙和门。宗教建筑学上,Jvari是很有特色的,它是早期的四拱(apse)结构教堂Tetraconch,并且是“四拱四龛”,教堂内部各面对着中央空间还有凸出的niche,这种结构的教堂只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可见。和格鲁吉亚东正教大多教堂不同,Jvari内部很朴素,可以说是素面朝天,和亚美尼亚的教堂类似,但Jvari外表还有不少雕饰,并且是明显受希腊、波斯影响的。因为是正常宗教用途的教堂,这里不需要缴费就可入内参观,但有dressing code,不得露膝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Jvari教堂图片
沿途风景

冒雨在教堂内外逛了一圈,之后坐来时的出租车回镇子里,司机还想做更大的生意,掏出一本早已揉烂的旅游小册子,问我们去不去Ananuri和Uplistsikhe,前者就从姆茨赫塔继续往北沿着military highway开,我们前一日去Kazbegi已经路过了,后者要开到Gori去,就很远了,我们没可能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就让他按计划开回镇子去。回镇子时司机没有走来时的路,而是走了我们坐车从第比利斯到姆茨赫塔的路,路上到一处可以远观镇子和Svetitskhoveli教堂的地方,司机还主动停车让我们拍照

沿途风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

我们根据LP上的地图要求司机直接开到Svetitskhoveli教堂,他就在附近的一处路口停车,指给我们教堂的方向。付车费下车后,沿着只能步行的窄街来到教堂所在院子周围。姆茨赫塔虽是一国的旧都,却没有古城通常的感觉,反而是充满欧洲小镇的风情,甚至有些刻意而为的touristic,就像这镇子里的街道,地面是石子路,两旁是成排的阁楼,统一一致的红色屋顶,几座老教堂屹立其间。虽然格鲁吉亚政府修缮古建的尺度引起了不少反对,但老实讲,这却是我喜欢的地方。这座Svetitskhoveli不愧是整个姆茨赫塔最具气势的建筑,教堂本身高高大大,周围大片地盘还被围墙圈起来,围墙实际是防御工事,配备有塔楼。我们绕行院墙的时候走错了方向,绕了几乎一整圈才来到入口。入口外有个空旷的广场,还有个访客中心,位于一幢很气派很现代的小楼里,可是这里的洗手间竟是收费的,0.5Gel/人,有人在门口看管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

这座东正教教堂是全格鲁吉亚最具历史意义、在现实中也最受尊敬的,是全国东正教会最高首脑、姆茨赫塔-第比利斯教区大主教的驻地,长期以来,这里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教堂,直到最近在第比利斯落成了新教堂Holy Trinity Cathedral。也许可以说,这座教堂对格鲁吉亚的意义,就好比西敏寺之于英格兰。像西敏寺埋葬英国王室一样,这里也埋葬伊比利亚/卡赫季/格鲁吉亚王室,大多在祭坛前的正殿里,如第比利斯的建城者Vakhtang I Gorgasali,在18世纪末顽强抵抗波斯侵略的Erekle II国王,以及巴格拉蒂王朝的众多王室。这教堂之所以这样高端、上档次,原因只有一个,耶稣的披风埋在这里

故事是这样的:公元1世纪,一位叫埃利亚斯的格鲁吉亚人游历到耶路撒冷,适逢耶稣殉难,就从罗马士兵手中买下了耶稣的披风,带回了格鲁吉亚。埃利亚斯的姐姐西多尼亚出于好奇穿上了这长袍,不料立即受到诅咒,还来不及脱下披风就死去了。埃利亚斯只好把姐姐的遗体连同耶稣的袍子一起埋葬了。不久后,在坟墓上竟然长出雪松来。300年后,尼诺圣女来到这里,伊比利亚国王米利安由此皈依基督教,圣女得知这个故事,就要在这坟墓上修建教堂。工匠搬来七根大柱子,柱子竟自动飞上天去,尼诺圣女跪地祷告了一夜,柱子才落回地上。其中一根柱子,流淌出圣水,能治愈城镇里人们的疾病。由此,这教堂得名Svetitskhoveli,翻译后就是,the Living Pillar Cathedral,活柱子教堂

虽然这是公元4世纪伊比利亚国王Mirian III在女传教士St Nino的感召下建立的全格鲁吉亚第一座基督教堂,今天可见的教堂基本上是11世纪Giorgi I国王时期建筑的遗留,建筑师是当时的Arsukisdze,但在中世纪,教堂历经动荡,曾被阿拉伯、波斯、突厥帖木儿的侵略军轮番毁坏,今天可见的防御墙就是1787年Erekle II国王添加的,教堂本身顶层也被用于军事目的,曾安置枪炮。到沙俄时期,也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地震也加重了这座教堂的损毁。直到1970-1971年苏联政府才开始系统地维修这里

因为是仍有正常宗教职能的教堂,所以进教堂参观不用交费买票,但有一大排乞丐在入口通道里坐着,都是穿戴破旧的老妪。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活柱子教堂”的特点是从外观就能看出其不俗的气势:从地面到尖顶是多层垒起的,但内部其实并不分层,但地面距离尖顶就很高。教堂仍是常规十字交叉的地面plan,但拱顶就安置在交叉点上,据说这样可以增强教堂的听觉效果。院内入口处也有纪念品店,卖明信片、画册之类的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要进门的时候看到告示,有dressing code,不得露膝,露肩,女士要包头。门口有免费的围裙、头巾,着装不合要求的可以暂时围一下。但实际上看管不严,很多人穿着露膝露肩的着装入内,僧侣、工作人员也不管,原则上也不允许拍照,但也看到很多游客,可能还是本国人,在毫无顾忌地拍,而且还用闪光灯,也没人阻止。大堂内很多团队,导游带着转来转去的,显得有些嘈杂,不过没见到有英文导游。如果有可以讲解的导游带领,相信还是可以更好地参观的,他们对每一处壁画、每一根石柱都能讲出故事来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内部今天看来很朴素,但和大多格鲁吉亚东正教堂一样,这里也曾有很多基督教题材壁画,乃至镶嵌画mosaic,但悲催的是,1830年代沙皇计划访问这里,本地政府就把墙都刷白了,遗憾的是后来沙皇还没来。格鲁吉亚在脱离苏联独立后,才逐渐开始恢复壁画的工作,今天可以见到一些,但修复工作进展很缓慢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Svetitskhoveli教堂历史背景图片

建在教堂内的chapel,模仿耶路撒冷的Holy Sepulchre,表示因为耶稣披风的关系,Svetitskhoveli教堂是仅次于耶路撒冷的教堂的第二圣地,这座chapel也是耶稣披风和被诅咒的西多尼亚的坟墓原址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

在姆茨赫塔的几座教堂里,在Svetitskhoveli教堂逛了最长的时间,之后就前往Samtavro教堂,就是我们从第比利斯坐小巴过来下车的地方,距离Svetitskhoveli很近,在路人的指点下走过几条街巷就到了。Samtavro也是东正教堂,规模比不上Sveti,但比Jvari大不少。最早也是Mirian III国王在公元4世纪修建的,是尼诺圣女St Nino的驻地,11世纪Giroge I国王重修Svetitskhoveli的时候也重修了Samtavro

从上一篇的Signagi,以及这篇起始,就在讲女传教士St Nino,现在就多说说她的情况。基本认为,她是出生于卡帕多西亚,是东正教圣徒乔治(在第比利斯自由广场上有屠龙雕像的那位)的亲戚。公元4世纪初,从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出发,与St Hripsime, St Gayne等35位女传教士一起到亚美尼亚,但St Nino的传教目的地是伊比利亚,据说是圣母玛利亚在梦中对她提出的要求。公元301年,St Nino在亚美尼亚短暂停留后,北上前往伊比利亚,途中她听说,St Hripsime等所有伙伴都被亚美尼亚国王Tiridates III酷刑折磨致死了。也许那时她对自己在伊比利亚传教的前景也感到万分惊惧吧。好在伊比利亚的王室对St Nino敞开了欢迎的大门,王后Nana和国王Mirian III先后皈依,St Nino也得到从王室到百姓的尊崇。讽刺的是,在亚美尼亚残杀女传教士的Tiridates III在杀人不久,就急速变脸,从跟随罗马帝国主子狂热迫害基督徒的刽子手,转变成了虔诚的信仰者,把权杖交给了圣徒格雷高里,于是有了独特的基督教亚美尼亚教派,也使亚美尼亚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皈依基督教的国家,这甚至早于Mirian III的伊比利亚,这在后面写到亚美尼亚的时候再说

进入Samtavro的时候,和在Sveti教堂一样,赶上旅游团的大车开来,队伍从教堂的小门鱼贯而入,看来这姆茨赫塔真是团队游的热门地点。这教堂也是有围墙圈起一个庭院,先在院内转一圈,有个小钟楼,楼下是个只能容2、3个人挤进的chapel。院内大部分游客聚集在一处墓地,那是一个现代版的“圣女传教”故事:1995年去世的祭司St Gabriel就埋葬在这里,这位圣徒,年轻时坚定反对共产主义,是格鲁吉亚苏维埃政府的死敌,多次被捕入狱遭受折磨,晚年住在Samtavro教堂里,每天接待数百名朝圣者,据说可以在对方开口之前就知晓对方要说什么,据说去世后多年血液仍不腐败,据说坟墓上蜡烛油可以治愈肿瘤等多种疾病...2012年由格鲁吉亚全国东正教会“封圣”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Samtavro教堂(附女传教士St Nino相关资料)图片

在教堂里休息够了,就离开Samtavro,在LP上只提到这刚探访过的这三座教堂,姆茨赫塔的观赏性高的古迹也就这些了,书上还提到考古博物馆,位置就在Samtavro教堂旁边,我们也在教堂门前的路上看到了Archaeology Museum的牌子,但找遍附近街区,就是没看到博物馆的门脸,问本地会讲英文的年轻人,也都不知道,只好放弃了

回程

于是就在本地人的指点下,在Samtavro院门前的车站等车,并没有站牌,有个亭子,有些座椅,回第比利斯的小巴路过就停在这里。(其它方向的小巴也在这里上下人,所以上车时候要问清楚是否到第比利斯的。)车子很多,没等多久就来了一辆,而且有足够空座,我们就上车,离开了姆茨赫塔,还不到下午5点半。所以还不到6点就回到了Didube车站,进入城内后就有不少本地人要求司机路边停车、下车。到了Didube下车才付钱,每人1Gel,坐地铁回到Freedom Square,步行回青旅的路上在一处室外的小餐馆一起吃晚饭,在这里我把Lemonade果汁推荐给澳洲大妈,她来了这么多天竟然还没有喝过

前往亚美尼亚

回到青旅后,就等着晚上去火车站坐车去亚美尼亚,磨蹭到晚上9点半,才提了行李动身。本来也可以坐地铁前去,但行李不轻,地铁站也不算近,就打算在Leselidze大街上打车前去。这条街到半夜都很热闹,出租车也是来往不断,可连续拦了几辆,司机都不懂什么叫"train station",这英语水平,几乎是零了吧。后来有个司机,掏出手机来给一位会英文的朋友打电话,这样才搞明白我们要去哪儿,第比利斯的出租车都不打表,要商量价格的,于是司机做手势出价7Lari,按照通行的城内打车不会超过5Lari的规则,我还价到5块钱,司机答应了,这才提着行李上车,街道很窄,后面等待的车辆早就不耐烦地按喇叭了。到火车站的路上,才发现第比利斯很多街道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沿河一带,街上亮起很多霓虹灯,街边的大建筑和河上的大桥也都被灯光打亮,可惜前些天都没出来逛!

到亚美尼亚的火车票是前一天早上买的,很多人认为从第比利斯到埃里温方向当天当场买都没问题,从埃里温到第比利斯方向就要提前买。(可能是因为列车是亚美尼亚方面运营的?)不过我们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提前买了。坐地铁到station square站,这里也是两条地铁线的换乘站。这里似乎例外地有两个出入口,一侧是走楼梯的,一侧是有扶梯的,从扶梯一侧上来,出口就是火车站大楼斜侧。第比利斯的火车站,和后来看到的埃里温火车站,和中国国内火车站外观一模一样,可能都是仿照苏联风格。车站是个棺材样的大楼,分多层,出发厅在二层,站前是个广场,再往前是个环岛,公路是一条平行于铁路的站前大街,和正对着火车站大楼的大街...不多描述了,大家都清楚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走进火车站大楼,乘扶梯一直上到顶层(3层),就是售票处,2层是站台。站内有清楚的英文标识,哪里是售票处,哪里是候车厅、餐厅、洗手间、站台...售票窗口有10几个,随意走到一处,问埃里温的车票,就被指到11号窗口,看来国际车票是指定在这里卖。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窗口的MM英文很好,沟通完全没问题,我们要买第二天到埃里温的过夜火车,只有一班(有些日期有两班),问我们是哪个class,分为四档,我们没有买最高档First Class的,买了Second Class,开始我还担心条件差,后来发现是类似国内的软卧,有空调,而且一个包厢只两个人的,已经足够好了,早知道买第三等的就ok了。买票要查看护照原件,护照号码和姓名会打印在车票上,2等车票价是43Gel/人,很便宜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到火车站已经快10点了,我们的列车是10点16开车。旅伴赶快到旁边的地铁站把地铁卡退了,凭买卡的小票可以退工本费2Gel和余额。我觉得没多少钱,就打算留个纪念算了,没去退,不过后来就后悔应该去地铁站里的银行窗口把剩下的几十块钱Gel换了美元或者亚美尼亚Dram,旅伴正相反,就把地铁卡里的钱退了,没想到要把大笔剩余的Lari换掉。地铁站的银行窗口是和车站一同关门的,所以开到很晚

等旅伴从地铁站回来就一起进火车站大楼,和中国的火车站不同,这里的火车站进门是没有安检的。车票上没找到站台号,我们只能到最高的第三层候车厅去问,扶梯上的指路牌也写着只有1号站台是坐扶梯到二楼,其它站台都要上三楼。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到候车厅转了一圈,看到有电子屏幕用格鲁吉亚文和英文显示车次信息,但只看到到达的,没看到出发的。问执勤的警察,给他看我们的车票,他竟然也不清楚,让我们打墙边的热线服务电话!我看到有售票窗口还有工作人员,就赶过去问,售票员没等我问,就知道我是要去亚美尼亚的,指给我候车厅一侧的楼梯,让我们下楼去就到我们的2号站台了。看来,从扶梯上到第二层,只是最靠外侧的站台,内侧的几个站台要先上三楼再下去,走候车大厅两侧的楼梯分别到2、3号站台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我们的车已经在站台上停着了,并不是想像中那样长,只有5、6节车厢(后来看到还有1、2节车厢完全空着,没卖出票去)。问站台上的工作人员和列车员,才指给我们所在车厢的位置,列车员英语都不错,上车的时候发现车厢和站台之间有很大的缝隙,也没有搭个木板之类的,服务有欠缺。我们乘坐的二等车厢,类似国内列车的软卧,一侧是狭窄的通道,包厢在另一侧,每个包厢各自有门,相对的上下铺一共可容纳4个人,但我们这列车上铺都折起来了,可能旺季或者热门路线会放下来,有中央空调(但不是特别制冷)。我和旅伴正好占据了一个包厢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上车后很快就开车了,马上有格鲁吉亚边检的警官逐个包厢来收护照,统一去盖出境章,等了10几分钟才发还,出境章上有个火车头的图案,很酷(后来亚美尼亚的入境章也有)。列车员大妈也来查票,两联的车票撕走一联。床铺上什么卧具也没有,大妈就说如果需要毯子、床单要到车厢尽头她的办公室去取,但第二天早上到站前要还给她。我们在等大妈查票结束再去拿,大妈自己又过来问了,我才跟着她到办公间去拿,都是洗好后包装起来的,每人一套,但没有枕头!我只好用书包代替了,可能在约旦买的玻璃瓶沙画就是在这一晚挤碎的。车窗外一片漆黑,看不到什么景致。比较国内的火车,这列车开得很慢还很摇摆,可能缺少平衡系统?后来就有负责查签证的列车员来问我们,是否Japanese,我们说是Chinese,已经办过签证了,他仍然给了入境visa申请表,和我在美国申请亚美尼亚签证同样的表单,我们就扔到一边去了。于是躺下,迷迷糊糊睡去,就在半梦半醒间离开了格鲁吉亚

大概12点半的时候,我们已经趟下睡了一会儿了,车子停下,列车员过来说到亚美尼亚边检了,我们和另外几个日本人、阿拉伯或者南亚人,被要求下车到边检办公室里去核对签证,只需要带着护照就够了,不用带行李,因为没有人查行李。车上95%的乘客只需要在车厢内等待,有穿着制服的边检人员提着电脑逐个包厢来核查、盖章,也都没有查行李,感觉这里的海关形同虚设。亚美尼亚的签证政策其实很宽松,大部分国家的公民只需在网上申请e-visa,在边境就可以盖章放行,中国自然不在此列,但日本是可以的,不知道为什么日本游客也被请下车了。在边检办公室,有人仔细检查了我们的护照和签证,因为提前办好了,我们的申请信息都在他们的电子系统里,所以也没问任何问题,就盖章,让我们回车厢了。回到车厢列车员大妈还很关心地问是否一切顺利

前往亚美尼亚图片

第5天

亚美尼亚的风景

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没有时差,所以也不用调时间,重新回到车厢内,等了二十多分钟,边检部门处理完了所有乘客、包括被请下车的乘客的入境手续,火车又晃晃悠悠地开动了,我也继续迷迷糊糊睡去,夜间是否有停站我也不知道,看时刻表应该是有的。到第二天早上,还有40多分钟到站的时候,列车员大妈很霸气地来叫早,象征性地敲了一下门(估计熟睡的旅客也不会听得见),就一把拉开了,我们并没有锁住。除了叫醒,还提醒我们20分钟后洗手间就锁了,并且让我们尽快还给她床单毯子,我们也就不睡了,起床把卧具送还到她的办公间。在埃里温的郊区,还在一处小站停靠了一下,有本地人在坐席车厢上下,没到城里的时候,铁道周围是大片的农田

亚美尼亚的风景图片
亚美尼亚的风景图片
亚美尼亚的历史

我来到的第14个国家,亚美尼亚,是一个位于欧亚交界高加索地区的山区小国,也是我到过的第一个内陆国家。人口327万多,亚美尼亚族约占95%,其他有俄罗斯人、库尔德人、乌克兰人、亚述人、希腊人等。脱离苏联后,官方语言为亚美尼亚语,但居民多通晓俄语,年轻人也被要求必须学习英语。亚美尼亚人主要信奉基督教(亚美尼亚教派,信徒约占人口总数的94%)。国土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西接土耳其,南接伊朗,北临格鲁吉亚,东临阿塞拜疆。境内多山,全境90%的领土在海拔1000米以上。气候随地势高低而异,由干燥的亚热带气候逐渐变成寒带气候。还有两块争议领土,纳西契万和卡拉巴赫,两块地区大部分居民为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族,但多数国家认为它是穆斯林的阿塞拜疆的领土,目前是由当地亚美尼亚人独立建立的“共和国”控制着

亚美尼亚历史悠久,以传说而论恐怕没有其它国家能匹敌:目前在土耳其境内的亚美尼亚人的“神山”阿拉拉特山Ararat,《圣经》记载,是“大洪水”后挪亚方舟的停泊地。考古证据显示,4000BC青铜时代这里就有人定居,并且,那时的亚美尼亚人,就开始酿酒了!上古时代中东地区的赫梯帝国等都曾占据这片地方,并在今天亚美尼亚人的血统中留下印迹。600BC左右,亚美尼亚王国建立,第一个王朝是Orontid王朝,95-66BC达到鼎盛,成为高加索地区最强大的王国,但之后就沦陷于波斯帝国,后来又被叙利亚的帝国、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阿拉伯、蒙古人、塞尔柱突厥、沙俄轮次侵略,因为地处欧亚边界,亚美尼亚自古就饱受侵略,这本不足为奇,但奇特的是大部分时间里,即使名义上归属外族政权,亚美尼亚人仍能采用各种对异族统治者虚与委蛇的策略来维持实际的自治,这就很不容易了。宗教方面在基督教传入之前,这里盛行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公元301年,Tiridates III国王在迫害基督教徒多年后,洗心革面皈依了,于是世界有了第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比罗马帝国宣布基督教为国教还早了十年,比君士坦丁大帝受洗早了36年

到了近代,亚美尼亚继续是区域冲突的焦点,波斯Abbas I统治下的萨法维王朝,与奥斯曼土耳其对峙,波斯人就把两国交界处的亚美尼亚人全部迁走,以实行“焦土政策”,后来沙俄时代干脆把亚美尼亚东部划入波斯版图。奥斯曼土耳其在占领亚美尼亚后,起初允许亚美尼亚人一定程度的自治,但亚美尼亚基督教徒对更多宗教权利的申张,最终惹恼了苏丹Abdu'l-Hamid II,1894-1896年间他下令对亚美尼亚人实行屠杀,目前对遇难人数有不同估计,最低8万,最高30万,史称Hamidian Massacres,但这才是更大的一场屠杀的前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刚刚结束了苏丹独裁、实行宪政的奥斯曼土耳其参战,在高加索地区与沙俄对垒。土耳其政府疑虑亚美尼亚人在安那托利亚勾结俄国军队,内政部长穆罕默德.塔拉特(Mehmed Talat)认为这些亚美尼亚人有可能成立“第五纵队”。因此,土耳其政府逮捕了亚美尼亚的一些领袖,实施“特西尔法”,大规模驱逐亚美尼亚人,包括强行将亚美尼亚人带到叙利亚沙漠地区的营地等,事件最终演变成种族灭绝。亚美尼亚方面认为是土耳其军队直接残杀亚美尼亚民众,而土耳其方面认为是饥饿、缺水、暴晒、盗贼掠夺等原因交织造成的死亡,但无论如何,在这期间(1915-1917),估计有150万亚美尼亚人死亡 

奥斯曼土耳其的军队在高加索地区最终不敌沙俄军队,但沙俄也未能控制住亚美尼亚的领土,因为1917年苏维埃革命爆发了。亚美尼亚曾希望在国际会谈中保持领土,但此时土耳其苏丹政权已被推翻,共和国的国父凯末儿.阿塔图尔克已经成了土耳其的代言人,并且和美国伍德罗.威尔逊政府关系暧昧,于是亚美尼亚的大片土地仍不可避免地以协约的方式被划归土耳其共和国,包括今天土耳其东部Kars等地区。最终,苏联红军第11军的侵入,结束了亚美尼亚的独立

苏联时期,莫斯科政府与安卡拉政府关系稳定,亚美尼亚也不可能通过苏联而光复一战后失去的领土,但原本的边境冲突平息了,列宁时期,亚美尼亚的经济因为苏联的援助而逐渐复苏。二战时期,因纳粹德国从不曾侵入外高加索(虽然希特勒觊觎过阿塞拜疆的石油),亚美尼亚竟然罕见地避开了战争侵扰。格鲁吉亚人斯大林执政时期,迫害、驱逐了上万亚美尼亚人,使亚美尼亚与苏联关系紧张,但到赫鲁晓夫时期再次缓和,继续发展经济。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时期,居住在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终成了敏感的政治问题,最高苏维埃早先曾答应将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飞地划归亚美尼亚,但1923年莫斯科为了争取土耳其,重新把这些地区划归阿塞拜疆。矛盾日渐加剧后,纳西契万和卡拉巴赫要求脱离阿塞拜疆的声音日益高涨,但戈尔巴乔夫政府拿不出任何解决办法,终于酿成了若干流血冲突,包括苏联军队和亚美尼亚抗议示威群众之间的冲突

埃里温

在1990年8月,亚美尼亚在高加索地区率先宣布脱离苏联独立,1991年苏联土崩瓦解,亚美尼亚独立的地位遂得到承认。亚独立后,由于同前苏联国家经济联系中断,与阿塞拜疆的战争后遭阿塞拜疆、土耳其封锁,经济陷入衰退,受制于贫瘠的资源、短缺的资金等因素,该国经济持续贫弱。21世纪以后,情况好转,经济转型逐渐成功,加入了世贸组织,与欧洲、中东、独联体国家的贸易逐步发展起来。近几年,亚旅游业发展较快,每年赴亚旅游人数为80万左右,此外20世纪以来的亚美尼亚海外移民逐步在西方发达国家创造了大笔财富,并将这些财富以汇款或投资的方式转回亚国,这都是亚国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

我们正在进入的位于贺拉兹丹河(Hrazdan River)畔的城市埃里温(Yerevan),是亚美尼亚的首都,也是经济、文化、工业中心。也是亚美尼亚最大的城市,面积约90平方公里,人口约130万。“埃里温”旧译“耶烈万”,大概是“埃里部落的城市”的意思,南距土耳其边界仅20多千米。埃里温是外高加索的机械工业集中地,生产移动式电站、汽车、变压器、电机、机床、仪表等;合成橡胶、化肥、炼铝、建材、纺织、制鞋、罐头等工业亦较重要,当然还有酿酒。交通上,有铁路通往第比利斯、塞万等地,并有数条公路汇集于此。埃里温也是亚美尼亚科学、教育和艺术中心,设有国家科学院及其所属80多所科研机构和埃里温大学等高等院校,以及历史博物馆、文学和艺术博物馆、植物园等。埃里温的市中心为亚美尼亚全国行政机关所在地,市区周围为肥沃的农业地带 

埃里温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都,公元前8世纪,在今天土耳其境内的凡湖(Lake Van)一带,兴起了“凡国”,782BC这年,该国的Argishti I国王在今天Yerevan所在的地方修建了军事要塞,当时叫做Erebuni,这个年份是由在埃里温出土的石碑上的inscription确定的,埃里温也就成了世界上有确切建成年份的最古老的城市,比罗马早29年。公元前6-4世纪,这里开始有人定居,修建了一些支持公共生活的基础设施,如蓄水池、灌溉系统等。301AD亚美尼亚皈依基督教,埃里温城里也修了一些教堂,如595-602年间修建的Avan教堂,今天仍能看到废墟。在漫长的异族侵略历史中,埃里温先后被波斯、拜占庭、阿拉伯、蒙古、突厥等帝国占领,但无论在哪个时期,由于来自欧洲与中东的商旅路线都需在此路过,因此一直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冲。近代后,1828年埃里温并入了沙皇的俄罗斯,后来又成为苏联的城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8年起,开始作为亚美尼亚的第十三座首都(首府),那时埃里温还是个只有几千居民的城镇规模。苏联瓦解之后,亚美尼亚在1991年独立,就以埃里温为国家的首都。虽然经历了短暂的经济困难,从2000年开始,经济好转,埃里温也有越来越多的新工程开建,特别是苏联时期少见的餐馆、商店、咖啡厅等

入住酒店

进入城区后,很快就到站了,大概7点多。可能因为我们的列车是在最靠近候车大厅的站台,出租司机竟然冲到车门边,这里的火车站也没有安检,任何人随意进站。我们下车后也被一位出租司机缠住,而且十分霸气,不由分说就替我们拉行李箱,一边往车站外走,一边问我们住哪个酒店,我们预定了envoy hostel,司机立即说知道知道,这家hostel应该算是全亚美尼亚最著名的了

入住酒店图片

出租司机带我们穿过面积不大的火车站主楼大厅,就出了站,还没容我们仔细看看火车站呢。出站穿过站前马路就是巨大的停车场,马路边有正规出租车在候客,标志是车门上有棋盘格图案,车内有meter,招呼我们这位大叔的车身上什么图案也没有,也没有meter。

入住酒店图片

到他的车前,问起价格,他说可以付格鲁吉亚lari,美元或者亚美尼亚Dram,我正好想把在格鲁吉亚没花掉的Gel花掉,就问这个价格,说是20Gel,这显然是漫天要价了,砍了一半(其实即使10Gel仍然是overprice,5 Gel差不多),大叔还不肯,旅伴没做过任何功课,对价格没概念,就想赶快回酒店,司机趁机说格鲁吉亚元在亚美尼亚很难兑换,这和我在网上看到的某些攻略倒是一致的,于是我也就没再坚持,说定了16Gel

到envoy hostel路上,感觉这个城市还没有醒来,路边静悄悄的,司机应我们的要求停在一处超市门口,这里有ATM机,我取了一些Dram,亚美尼亚绝大部分银行的ATM机都有英文,并且也不像格鲁吉亚的ATM出现有的页面有英文有的没有英文那种情况。旅伴一心只用银联,找不到,就不取,但超市里也有货币兑换窗口,虽然是清早,也有人上班了,旅伴就兑换欧元,这我才发现格鲁吉亚元也是可以兑换的,后来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货币兑换点,大多是可以兑换格鲁吉亚元的,而且汇率也都还可以!

很快就到了envoy hostel,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这里大多店铺的门都是推着向内开的,而非往外拉。虽然是早上,但也让我们入住了,并且没有收取多余的费用,也不要求我们立即付房费,可以最后一天再付。后来听hostel的导游说,这里和第比利斯的Envoy是同一老板,是定居在澳大利亚的亚美尼亚人。我和旅伴预定的是四人间,但实际上只我们2个人,在入住的前3天都没有其他人住进来,看了看周围的几间dorm,也大部分床铺都空着,即使周末也没多少人,现在也该算是旺季了,看来生意真不好做 

因为在火车上睡得不好,就在青旅补觉,睡到午饭时间之前,我先出门一趟,仍然需要换钱,并且想把回美国的机票提前一两天。找青旅前台要了一本埃里温的小册子,其中有地图,到街上就发现开始下毛毛细雨,后来一整天都阴天下小雨,好在一直下不大,不必撑伞,气温比第比利斯要低几度。青旅所在位置是一个居民区内,Pushkin街和Ghazar Parpetsi街的路口(google map上的不对,差了一个路口),最近的大街是走出居民区到Mashtots大街。埃里温的街道牌子都是亚美尼亚语和英语对照的,比第比利斯的更适合tourist,可以很方便地和青旅给的地图对照起来。其实埃里温的大街大多以本国或者苏联的人名命名,如Pushkin(普希金)大街,Abovyan大街,Nalbandyan大街等等,亚美尼亚人的姓氏最大的特点就是以-yan结尾,以致有个本地的矿泉水品牌,就叫"Yan"

在主干道大街上街道和side walk都很宽,显得很气派,是一国首都的样子,路边挤满商铺,外观都很现代,巨大的玻璃窗,内部也干净、亮堂。唯一不协调的是街上跑的车,有一半是当代流行的车子品牌,也有一半是苏联时期的遗物,在中国90年代就已经绝迹了的车型,在这里还很常见。除了私家小车,一些大车也是这样,竟然还能见到中国90年代初就绝迹的圆车头绿皮卡车(中国淘汰的解放牌卡车送来这里了?)最有意思的是公交车,本国的公交车就是小巴、中巴和无轨电车,都破破烂烂的样子,比第比利斯差远了,路边的站台也没有第比利斯那样的电子显示牌。但这里有一种紫色的公交车,是中国城市里公交车的样子,仔细一看,车上喷涂着中文呢,就是中国赞助的,写着“中-亚友谊车”的字样,还有五星红旗,这种车还不少呢

入住酒店图片
入住酒店图片

可能是这一片地区旅舍、酒店多,游客多,所以街道上旅行社和货币兑换点也很多,几乎走一两百米就能看到一家。我随意找了一家兑换点,换掉了剩余的格鲁吉亚元,但不收coin,为了有足够钱把房费付了,又找了一处ATM取钱,AMD和美元大概是410:1上下。最后按照青旅店员和LP书上地图的指引,再问了路边旅行社的店员,来到Aeroflot(俄航)的门市店,就在Mashtots和Amiryan大街的路口往共和广场方向走两百米。

入住酒店图片

我预定了俄航4天后从埃里温经过莫斯科转机飞回纽约的航班,但觉得4天太长了,想提前1、2天。这里有两位大妈在值班,英文都很好,感觉亚美尼亚旅游业人员的英语水平比格鲁吉亚高不止1、2个档次,帮我查了连续几天的机票,结果显示都要加至少3、4百欧元的差价,我就放弃了

入住酒店图片
吃早饭

回到青旅后,先找前台交齐了房费,又休息了一会儿,旅伴也睡醒了,就一起出门吃饭,仍然走到Mashtots和Amiryan路口,有一家餐馆贴着Khachapuri的照片,用英语写作kachabouri,但是一样的格鲁吉亚食物,在这里也很通行。选了室外遮雨棚下的餐桌,找服务生点了打蛋的Khachapuri,这餐馆做Khachapuri的手艺太差,打蛋应该是在底层面包最烫的时候下手,这样面包的温度可以把鸡蛋热熟,厨师明显下手慢了,端上来的时候蛋还是液态,面包已经不热了,就成了面包沾鸡蛋汁了,勉强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结账时候连同一杯橙汁,一瓶矿泉水,1600AMD,大概4美元,比第比利斯更便宜一个水平,但帐单里自己加了10%服务费,我就不再给小费了

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免费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374-10-545352
  • 地址:埃里温. 亚美尼亚
  • 查看详情

在青旅已经找店员问明了埃里温市中心一带的景点,也对照LP书和wikitravel看了一下,就有个大致的步行路线。按着地图,从Amiryan大街往东南方向走,3条街的距离,就到了Repulic Square,共和广场。这座椭圆形的巨大广场是埃里温市的地理中心,在早上乘车到青旅的时候已经让我惊艳,现在仔细看,更觉得与众不同。中央是环岛,围绕着一圈公路,是周围五条大街的交汇点,再外围是步行区。广场由19世纪下半期出生在俄国的亚美尼亚新古典主义设计师Alexander Tamanian设计,1926年起建,1929年初步完工,但之后还有局部翻新,到1958年才最终完工。苏联时期这里曾叫列宁广场,有列宁的巨大雕像立在广场上,1990年脱离苏联的时候拆除了。在广场周围转一圈,就看到了埃里温市最有代表性的一些建筑。普通市民则停留在这里休闲、散步、聊天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东侧的政府大楼和财政部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广场东北方的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西南侧的万豪酒店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后来,晚间我也曾到这里来,大量民众在这里聚集乘凉,音乐喷泉的表演吸引着人们观看,广场上热闹程度超乎我的意料,让我感受到这城市的活力所在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从广场沿着Abovyan大街往东北走了一段,这一条街无论白天夜晚都十分热闹,街边人来人往,很多餐馆、咖啡厅把沙发、桌椅搬到室外,搭上大伞,其实这是埃里温最有特点的景致,市民一有时间就喜欢到这些咖啡厅坐坐,已经成了生活的习惯,一种独特的street life,在游客聚集的街区里,这些餐馆、cafe都有英文的广告牌、菜单摆在门口,服务生的英文也都不错。除了室外cafe和餐馆,埃里温的街上还有很多卖花的,即使不是节假日也一样,这是一座多么爱美的城市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很快走到Northern Ave步行街的一端,就拐进步行街,于是又一次让我惊艳。这条正南北向的步行街,北端是歌剧院和Tumanyan大街,南端是我刚走过的Abovyan大街,全长450米,27米宽,座落着大量豪华公寓,商务会所,高档品牌、奢侈品店,咖啡厅,餐馆和night club,原初是Alexander Tamanyan对埃里温市中心设计规划的一部分,但苏联时期不允许修建这样的豪华奢侈场所,到2002年亚美尼亚政府才重新捡起这个计划,2007年完工,目前看来应该也还没有完全建完,因为除了沿街的高档建筑,往里的街区还是很破旧的楼房,有些正在拆迁,另外新楼里大多房屋也还空着呢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白天在街上走感觉就不错,晚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比白天更热闹更充满活力,这几天在埃里温居住,四处走走,感受十分强烈,若非亲见,很难相信这是一个经济发展水平中下的高加索小国的首都,但埃里温,就是这样摩登!这样繁华!这样high!宽阔干净的街道,精致大气的建筑,还有更精彩的夜景!满街的俊男靓女,满眼的时尚动感,把多日来心间的阴霾一扫而空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埃里温共和国广场图片
Alexander Spendiaryan

穿过Nortern Ave就到了歌剧院,这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建筑,是1933年建成使用的,也是Alexander Tamanian的设计,随后歌剧院还成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1938年歌剧院正式以Alexander Spendiaryan命名,他是亚美尼亚历史上最著名的作曲家。从建成以来,这座歌剧院已经上演了200多场歌剧、芭蕾舞,以及更多的音乐会,不仅有亚美尼亚、俄罗斯的艺术家,也有不少西欧、美国的艺术家曾在这里献艺,歌剧院自身的芭蕾舞团也到全世界各国巡演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Northern Ave正对着歌剧院的背面,rotunda凸出来一块,外围是个空旷的广场,广场上有音乐家Spendiaryan的雕塑,从歌剧院内传来歌声,是歌剧院的学生在排练。其实埃里温也是一座艺术气氛很浓厚的城市,在歌剧院门口就看到有免费音乐会的广告,在大街小巷还时常看到小剧场话剧、音乐剧的广告,不比第比利斯的艺术氛围差。在opera的广场上,很多本地年轻人在玩划板、自行车。再外围一些是绿地和公园,也有室外的咖啡厅,不少情侣在这里约会,看到很多人手中拿着玫瑰花。周末的晚间,广场上就搭了舞台,有流行歌手、乐队在这里为市民表演,观众在台下随着音乐尖叫、挥手,场面十分热烈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音乐家Spendiaryan的雕塑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Opera House正面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Opera附近的咖啡馆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音乐主题的艺术雕塑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Opera外的晚场演出

Alexander Spendiaryan图片
cascade

从Opera的正面再继续往北,绕过交通环岛,就来到cascade山坡下。所谓cascade就是沿着山坡修建的一组台阶,是建筑师Jim Torosyan在1971年设计的,政府随即采纳此设计开始施工,在1980年完工,2002-2009年在商人Gerard Cafesjian的资助下,又大规模维护、重修了,当时还计划在顶部修建一些新的博物馆,但资金链断了,已经停工很多年了。现在的台阶之下,是Cafesjian艺术博物馆的一些展厅,台阶上从地面开始,也每隔一定高度,开辟出空场,有喷泉、艺术雕塑作为装饰。攀登到台阶顶层,再穿过一片烂尾房和高档庭院混合的奇怪区域,就到了山顶的广场,可以俯瞰埃里温全景,如果空气清晰度高,还可以看到远处的Ararat山,但是我们这一天没看到。不建议晚上从cascade攀到顶看夜景,台阶上层到顶端广场之间的路僻静人少,感觉不太安全,可以坐车从cascade背面山上的公路直接到顶层广场

cascade图片
cascade图片
cascade图片
cascade图片
cascade图片
cascade图片

久不锻炼了,攀登这小山坡也把我累得气喘吁吁,在顶层广场休息了好久才原路返回,但没有从Amiryan大街走,而是在Northern Ave直接拐进Pushkin街,走回青旅居民区外的Mashtots大街,沿途以及到Mashtots大街后,找了3、4家travel agency打听去埃里温周边的一日游tour的情况

温馨提示

亚美尼亚目前的国土面积很小,住在埃里温,每天参加一日游,无论跟tour还是自助,3-5天下来足够把全国主要景点看完了。但如果跟tour,问题就是travel agency并非每天都run所有路线,而是一周内或者若干天内几条路线轮替,所以如果想在某一天去特定的地方,就要多问几家旅社。我们的envoy hostel也有自己的tour,我已经看好了在第三天、第四天参加hostel的tour,但剩下的重要景点是北部的Haghpat和Sanahin修道院,在envoy的tour并非一日往返Yerevan,而是早上从Yerevan出发,白天游玩这两处以及其它景点,接着就穿越边境到格鲁吉亚,晚上结束于第比利斯的Envoy hostel,反向的tour也有,从Tbilisi出发,在Yerevan结束,恰巧这两个方向的tour和我们的时间都搭不上,我们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问的结果,大多旅社只能提供private tour,就是提供车和司机,S和H两座修道院一日往返Yerevan,报价最低的30000 AMD,加上导游的话,至少要80000 AMD,幸运的是,最终找到一家Argotour,在Mashtots/Saryan路口,代理卖Hyur service (http://www.hyurservice.com)的tour,下一天正好是Haghpat和Sanahin的一日游往返Yerevan的group tour,价格是28 USD(或者11000 AMD)/人 

我得到这个信息,拿了Argotour的名片,就回到envoy hostel,因为青旅也有自己的司机,找他们问一下private tour要多少钱,反馈的信息也是至少3万AMD,就决定报Hyur的tour,青旅的店员帮忙打电话给Argotour,却说要我7点关门前尽快去交款,否则无法预定。看看还一个多小时要下班了,我就赶快带足了钱款再赶过去,虽然给了收据,但竟然还要让我等1个小时拿ticket!如果不当天拿就只能第二天去Hyur之前先到Argotour这里拿,那更麻烦,我就没有回青旅,在周围找了家餐馆吃晚饭了

吃晚饭

这家餐馆在Mashtots大街上,Pushkin/Aram之间,Shah Pizza马路对面,地下是bar,地上是餐厅。后来几天我在这里吃了多次,有free wifi,环境也不错,菜单有英文的,店员也能听懂英文,而且还不贵。我这天点了一盘番茄炒蛋(菜单上叫Omelet),一份面包,一杯冰茶,才1650 Dram,3、4美元左右,不过它家也自动加收10%服务费,看来是这一片的通行做法

吃完饭回到Argotour拿了Hyur的票和收据,店员给我在地图上指明了Hyur旅社的位置,告诉我提前10分钟到它家门口上车,我问能否到我住的青旅pick up,竟然也是不可能(第二天我看到Hyur的确是不提供酒店接送的)。于是在埃里温第一天的事情结束,回到青旅,洗漱休息了

点评一下这家在高加索地区最著名的envoy hostel (http://www.envoyhostel.com),好处:1,很干净,不仅房间、洗手间、厨房、公共活动空间、大堂,都很干净;2,前台工作人员和导游的英文都非常好,感觉都不像是在亚美尼亚本国学出来的!提供信息也很充分,而且还免费借阅本国和周边国家的LP书;3,房间空间足够,不局促,房间的名字不是数字编号,而是周围大街的名字,很有特色;4,地下一层的公共活动空间很大,有电脑可以免费上网;5,Free wifi很好用,房间里信号就很强;6,卫生间、浴室数量足够,不会因为住户多发生拥挤;7,地理位置好,距离共和广场等景点都在步行范围内,但又没有在大街紧邻处,避免了交通吵闹。缺点:还真没找出来,如果一定要有一条,就是免费早餐太简陋了。如果以10分计,可以给9.5分,客观地说这里是我住过的所有青旅里,最好的2、3家之一了,能以不贵的价格住到这样档次的青旅,是亚美尼亚旅行中最值得开心的事

吃晚饭图片
吃晚饭图片

第6天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

参加一日游tour前往亚美尼亚北部边境地区,探访两座世界遗产修道院哈格帕特与萨那欣。早上8点半就起床洗漱,到青旅的地下公共活动空间吃早饭,这里也有厨房,很多住户是自己做饭的。envoy hostel万般好处,就是free breakfast太简陋,几块面包、一杯coffer或tea,一小盒果奶,仅此而已。吃完饭带了随身物品,步行前去Hyur service旅社,在Nalbandyan大街96号,按着昨日报名tour的时候得到的地图上的标识,走到Nalbandyan大街和Sayat Nova St路口,就看到Hyur的门脸了,路边还停了两辆大巴一辆小巴,都喷涂着Hyur的字样。我们是通过另外一家旅社报名的tour,也可以直接和他们联系,网址 http://www.hyurservice.com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有旅社的工作人员在店门前查票,把游客分配到不同的车上,我们的Haghpat/Sanahin tour的人最少,就是一辆小巴,tour是10点出发,我们按要求提前半个小时到的,看时间还很充裕,我就到路口小超市买了瓶水才上车。10点人到齐了,导游就跟着上车,司机就开车出发了。车上有几个西班牙人,有加拿大人和法国人、英国人,还有我和旅伴两个亚洲人,剩下唯一一位亚美尼亚女士,导游大部分时间就先讲一遍英文,再和她讲一些亚美尼亚语。亚国的导游至少英语俄语都是精通的。我们这位小导游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似的,大概刚工作不久,相貌是典型的亚美尼亚美女,融合了亚洲和欧洲女子相貌中最优秀的特质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还没离开Yerevan呢,导游就开讲了,很尽职尽责,把Yerevan的历史和现状介绍得清清楚楚。出城后先专门绕道去了一下Ashtarak,在埃里温西北20公里处,感觉像是Yerevan的卫星城,不大的城镇,但历史悠久,建于公元9世纪,还有一些保留完好的古迹,可惜司机只是开车在镇子边转了一圈,导游大致讲一下,并没有停车让乘客下车参观,在车上看不太清晰。后来,路上经过大城镇或者路边的monument,导游都会给大家讲一下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到北部的路并非从Yerevan直接往北,和火车路线一样,也是要在西部兜一圈,这是因为亚美尼亚的地形比较特殊,导致这样修公路、铁路比较容易。从Sardarapat出发就往北了,跨越几个省之后,就开进了我们的目的地、两座修道院所在的Lori省的地界,亚美尼亚目前的国土面积不大,但分省还不少。本来前一晚睡觉就听到雷鸣和下雨声,从青旅出发后雨停了,但天气仍阴阴的,没想到了Lori后,天气晴朗了,景色也与之前大不相同。让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的是无边无际的草场,斑斑点点、多种色彩的野花点缀在这巨大的绿色地毯上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途径Lori省的首府Vanadzor,是座规模还不小的城市,城中心有气派的教堂和市政厅,街道两旁的普通居民楼则和中国的老社区一模一样,方方正正的,5、6层高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离开Vanadzor的境界就进入Debed峡谷区了,公路忽高忽低在峡谷中穿行,路两边都是万丈高崖,路边时而出现Debed River河流,伴随公路的还有电气化的铁路,我乘坐的从第比利斯到埃里温的列车,就是从这里经过的,只是当时夜里,乘客都在睡,即使不睡,也看不到什么景色的。相比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的通往主要景点的公路路况都更好,虽然偶尔也有坑洼,但至少全都是paved road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翻山越岭后,到了Alaverdi小城,从Yerevan出发到这里大概2.5-3小时车程。城市虽小,但其商业和工业对亚美尼亚经济十分重要,这里的铜矿尤其出名,在18世纪下半期就有人在这里挖矿了。在城镇外围的公路上,就可以看到城镇内到处有挖矿的大机械。town的布局也很有特点,因为在山谷中沿山势而建,城镇被硬生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山崖上,一部分在谷底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迪贝德峡谷的千年传说:哈格帕特与萨那欣图片

到Alaverdi之前,导游在车上就给我们看中午吃饭的菜单,这是不包括在tour费用里的。四种套餐,问我们各自需要哪种,提前和餐馆联系。餐馆就在Alaverdi城外公路边,我们前往Haghpat之前先在这餐馆停了一下,我们下车散步,也有洗手间,导游就去和餐馆服务员落实中餐、点菜。休息片刻之后就开车上山,20多分钟后到Haghpat修道院

Haghpat是亚美尼亚基督教教堂,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是基督教/东方东正教的原始分支,由St Gregory创立于301年亚美尼亚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基督教国家的时候,亚国的宗教信仰至今也不曾有大的变化。也可以叫Haghpatavank,亚美尼亚语里-avank词缀就是修道院的意思(在亚国这几天我们看了无数***avank)。修道院所在地方原本有4世纪的教堂,在10世纪开始大规模重修,当时亚美尼亚处于定都在Ani(今天土耳其东部)的Bagratuni王朝Abas I国王统治之下。亚国古人把修道院建于高崖之上,就是为了俯瞰Debed River,而山下的朝拜者对修道院只能抬头仰视,增加了神圣感。和亚美尼亚大多教堂非常isolate不同,这一处还算是建在人口密集的地区的。在Bagratuni王朝衰落后,修道院一度停止扩建,到后来Kiurikian时期才又逐步开建,到13世纪中期达到最大规模,也成了当时全亚美尼亚的文化中心,因为除了宗教职能,这里还有文化教育职能。在后来帖木儿和奥斯曼土耳其轮番入侵下,这里又开始衰落,但波斯统治时期的和平为这里带来短暂的复兴,但18世纪后期,年迈的亚美尼亚著名诗人、音乐家Sayat Nova在此修道院居住,却因拒绝改信伊斯兰教而死于伊朗侵略者的手中。1996年,这里和Sanahin一起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

司机把车停在阿修道院景区门口的停车场,已经有一些私家车和旅行团的车了,停车场边就有不少贩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摆摊的都是Alaverdi的居民。景区很小,而且和格鲁吉亚一样,修道院都不收门票。导游先带我们走了一圈,介绍了主要的建筑,接着就自由活动,拍照。除了主教堂和St Nishan小教堂是10世纪原初建筑,其它还有一些11-13世纪的建筑,经过历次地震,外族入侵,很多建筑已经损毁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有持续的维护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整个建筑群中最重要的当属St Nishan大教堂,是公元976-991年在王后Khosrovanuish委托下修建的,目的是纪念她的儿子Smbat和Gurgen/Kiurike(后来成为亚美尼亚和Lori地区的国王),一侧墙壁上方还有两位王子拖着修道院模型的雕塑。从这座建筑起,大部分Haghpat的建筑都融合了亚美尼亚传统建筑风格和东正教风格。Nishan教堂正殿外也有个不大的Gavit,这Gavit是亚美尼亚教堂特有的结构,在祭坛所在正殿前,有个更大的大厅,是为不进入正殿参与祷告的访客等候、休息用的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St Nishan大教堂的侧后方还有藏书阁、gallery、学校等,导游讲解时候特意说明,这侧后方的空间外人不易发现,敌人入侵时候也可以避免遭到大规模破坏。这里保存了大量雕刻十字架的石碑(Khachkars/cross-stones),都是11-13世纪留下来的。除了在石碑上刻字,亚美尼亚的教堂更吸引我的是墙壁上的镌刻。因为书籍容易被毁,亚美尼亚的古人把历史刻在修道院的石墙上,可惜亚美尼亚的文字如同这个民族一样几经风雨,至今已经没有人能辨识,使它们看起来更像是一组加密符号,像《百年孤独》里描述的那样,在这修道院的断壁残垣中,我驻足遐想,那历史的迷雾中,包含着谁的过去,又预示着怎样的未来?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在Nishan教堂门口旁边,是个13世纪初修建的小教堂St Astvatsation,也是为了纪念某位王室成员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从Nishan和Astvatsation再往山谷方向走,就到了Hamazasp教堂,这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Gavit,建于1257年,占地330平方米,是亚国各教堂Gavit中最大的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绕到Nishan和Hamazasp背后,可以看到原先的建筑已经部分被上涨的地层包围了,稍远一些是附属建筑的遗址,例如这个dining house,餐厅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就来到Nishan教堂斜侧后方有个小土坡,其上是1245年修建的钟楼,本该和教堂在一起,却因为时代不同被分开了

哈格帕特修道院图片

绕回Nishan教堂正面门前的空场,是深深浅浅的草丛,随处可见坟墓和石碑,大多是修道院的僧侣的,年代久远了,杂草就在墓上乱长起来,墓碑上的文字也模糊了,于是再也没人记起墓主是谁。在空场上,也可以俯瞰周围山谷

吃饭

当我们还在Nishan教堂前拍照的时候,导游就来催了,其他人都回到车上集合了,于是赶快跟着她离开景区,回到停车场,一共在景区里待了50分钟左右。司机开车沿原路下山,回到Alaverdi镇子,还到来时经停休息的餐馆,在这里吃中饭。我们来的时候整个餐馆很冷清,没有其他客人,我们游客围坐在一张长桌,导游和司机坐在另一桌单独吃,导游还要时常过来帮忙上菜。可供选择的套餐有牛排、烤鸡等,也有纯素食的,另外还配蔬菜沙拉、薯条、矿泉水、茶。大家边吃边聊,吃饭的时间就比较久,吃完饭又继续喝茶,聊了一会儿,才付账离开,每人3200-3500 AMD不等(8-9美元),不便宜

萨那欣修道院

饭后坐车20-30分钟,就到了Alaverdi另一侧的Sanahin,沿途看到一些徒步的背包客,大概是刚游玩了Sanahin,自己步行到Haghpat去,两地之间没有公交,步行也不远,1个小时应该能走到了,只是必须时刻警惕公路上往返车辆,转弯的地段尤其危险。还看到路边有很多坟墓,墓碑上有墓主的头像、半身像,大多是素描,也有照片扫描的,在其它地方的坟墓还真没看到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到萨那欣附近的镇子里,竟然看到有路牌指示,这里是Mikoyan兄弟的故乡,这米高扬可是亚美尼亚在苏联时期的名人,一位是飞机工程师,设计制造了后来称为“米格”系列的战斗机;另一位是斯大林政府的外交高官,在冷战时期担负与美国斡旋的特别任务,也曾作为斯大林特使前往西柏坡访问建国前夕的中共政府

到了萨那欣修道院,司机把车停在停车场,要上台阶才能到景点,停车场边和沿途有很多纪念品摊,和哈格帕特一样,萨那欣也是免费进入的。导游仍然先带我们转了一圈,highlight了一些看点,然后大家自由活动。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也是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在亚美尼亚古语中意思是“this one is older than that one”,因为这座教堂和哈格帕特一样,也是在Bagratuni王朝的王后Khosrovanuish委托下修建的,目的是纪念她的儿子Smbat和Gurgen/Kiurike(后来成为亚美尼亚和Lori地区的国王),而时间是966AD,比哈格帕特要早。除了时间,两者在建筑风格、历史背景等方面都是十分相似的,不过Sanahin比Haghpat规模小一些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修道院里两座主要教堂之一的St Astvatsatsin,有个高高的钟塔,还有巨大的Gavit大堂。大堂内布满了坟墓,比哈格帕特的要多,都是历年历代僧侣的,刻着文字、图案的石碑本来并排平躺的,由于年代太久地面凹凸,都翘起或下陷了。墙壁上除了有十字架,还有密密麻麻很多文字,都是古亚美尼亚文,推测是僧侣们刻写的地区的历史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在Gavit的一个角落里,有个小空间,据说是教室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与Astvatsatsin并列而立的另一座主要教堂,但稍微小一些的St Amenaprkitch,没有钟塔,但也有个Gavit,很多坟墓,墙壁上也有文字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在Astvatsatsin靠钟塔一侧的外围,是个走廊,这里的墙壁上写满文字,也收集了很多十字架石碑,据说是Gallery用途。在Gallery的一侧墙壁上有个锁住的木门,是Scriptorium(写字间or图书室的感觉),11世纪初期David Anhoghin国王的女儿Queen Hranush在1061-1063年间修建的。导游试图找景点管理员打开门锁放我们进去参观一下,未果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和Gallery相连的是外观圆柱形的一座小教堂Grigor Chapel,是Queen Hranush和Scriptorium一起修建的,这里有个民间画师,正在为游客作画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从Gallery和Grigor小教堂穿过,就绕到两座主教堂的背后,走上坡路,就来到今天仍旧使用的墓地,可以看到很多新修的坟墓,这是哈格帕特没有的。在墓地深处,有个很明显建了房屋的坟墓,是属于Argutinski-Dolgoruki (or Arghutian-Yerkainabazuk)家族的,这是19世纪初沙俄时代本地一位将军的家庭。墓地中还有一些曾经显赫的家庭的坟墓,但其上的建筑已年久失修、部分坍塌了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萨那欣修道院图片

在萨那欣一共只逛了40分钟左右就离开了,这里说说如果不参加tour,怎么坐公交到Sanahin和Haghpat,那首先要到Alaverdi,几乎所有在Tbilisi和Yerevan之间运行的小巴都经停Alaverdi,从Lori的首府Vanadzor也有频繁的小巴前往Alaverdi,在Alaverdi可以搭乘一种trolley本地公交车前往Haghpat,也可以taxi,到Sanahin就只能步行或者taxi了,步行距离并不远,但公路边side walk几乎没有,走起来还是很危险的

Hovhannes Tumanyan故居

接下来回程赶回Yerevan去,但路上还有一处景点,在Lori省的Dsegh镇子里,是亚美尼亚最著名的作家Hovhannes Tumanyan(图曼尼扬)的故居。他1869年在Dsegh出生,年轻时居住在第比利斯(那时第比利斯城是亚美尼亚人的文化中心!),1923年去世,是位著述等身的作家,创作了大量诗歌、小说、散文,也为报刊杂志撰写稿件,代表作品《狗和猫》,《阿努什》等,有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描写他所处时代的日常生活。他在格鲁吉亚去世后,特意要求把他的心带回Dsegh故居埋葬,可见他对亚美尼亚祖国的怀念,亚美尼亚人也对他十分崇敬,埃里温的大街、公园就有以他命名的,就是哈格帕特和萨那欣所在的这片行政区也被命名为“图曼尼扬”

他的故居已开辟为博物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下午6点多了,不过夏天日落晚,这里还没关门,也许是专门等着我们这个团队的?可是博物馆里没有任何英文说明,馆员也不懂英文,只能由我们的导游来讲解了。即使在苏联,图曼尼扬也算不上第一流的作家,后来我想tour里安排这个项目,大概是亚美尼亚文化宣传部门的要求?

Hovhannes Tumanyan故居图片
Hovhannes Tumanyan故居图片
Hovhannes Tumanyan故居图片
回程

从Tumanyan故居离开,又开了3个多小时车才回到Yerevan,一直到8pm左右才天黑!回到Hyur旅社门口解散,大多乘客没给小费,我觉得导游MM很辛苦也很美,就给了2000AMD的小费,大概是tour费用的20%,我塞到她手中的时候她还很惊讶,可能这地方的习惯就是不给tip。旅社还没关门,可能等着我们这个tour的人再继续报名下几日的,有的游客真的继续去报名了,我看了一下旅社门口公布的近日tour安排,没有与我日程适应的,也就没再继续报。步行回到hostel,就按原计划在前台报名了青旅自己的下一日tour,前往Sevan湖地区和Geghard修道院的,一共15500 AMD,包括中餐,也可以第二天早上再交钱,我有足够现金,就先交了,导游也先出来和我打了个招呼。休息了一下,旅伴不吃饭了,我就自己到前一天吃饭的餐馆去吃晚餐,晚上11点了,街上仍然人来人往,俊男靓女比白天还多,餐馆、商店都没关门呢,而大街小巷里的酒吧才刚开始热闹起来!我却赶快吃完饭回到青旅,洗漱休息,因为第二天还要继续早起

第7天

塞凡湖与格加尔德修道院

继续从埃里温一日往返的day trip,我们住的envoy hostel本身也是travel agency,这一天就参加hostel自己的tour,前往Lake Sevan地区和Geghard修道院一带。和前一日一样,早上8点多就起床洗漱,到楼下吃早点,9点就带了随身物品出发,好在不用走到其它地方的旅行社去,漆着envoy字样的车子就在旅舍门前等着了

出门前旅舍的导游要求每人要签一张表格,大概是确认缴费之类的,虽然前一晚已经交齐了,然后就上了一辆能坐十几个人的van,又等了片刻,所有参团的客人到齐了,也就7个人,都是旅舍的住户。导游和司机看没有别人了,就跟着上车,出发。七个人中有四个俄罗斯游客,是两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单独旅行的瑞典小伙子,另外就我和旅伴,导游就用英语和俄语来解说了,不解说的时候,导游就和四个俄罗斯人用俄语聊天,司机大叔当然也懂俄语,偶尔也加入聊几句,我们和瑞典人就听不懂了

从埃里温出发前往亚美尼亚全国最重要的旅游度假区塞凡湖,路况很不错,是一条专门修筑的Yerevan-Sevan Highway,路面很平整,双向车道中间有隔离带分开,沿途都是人口密集的地区。导游偶尔介绍一下沿途的情况,例如埃里温郊区遗留的苏联时代烂尾楼等等,也经常讲格鲁吉亚的笑话,而且还自嘲说,亚美尼亚人只敢拿格鲁吉亚人开玩笑,因为其它几个邻国都太厉害了,开玩笑要惹麻烦的

塞凡湖图片

离开Yerevan大约1小时,就看到塞凡湖了,这是高加索地区最大的湖泊,海拔1900米,占地940平方公里,水量34.0 billion立方米。湖水是从28条大小河流蓄入的,其中10%流入Hrazdan河(首都埃里温就在河边),其余90%都蒸发了。Lake Sevan和Lake Van, Lake Urmia一起被认为是亚美尼亚古代三处“圣湖”,昵称Seas of Armenia,可惜当代凡湖沦入土耳其境内,Urmia湖沦入伊朗境内

塞凡湖历史

本来塞凡湖的水量比现在多几乎一倍,面积也比现在大,但斯大林政府的“水利专家”迫使亚美尼亚政府执行抽水灌溉计划,导致计划结束后水量仍逐年减少,湖滨的生态环境也遭到破坏。我们直接来到湖北的Sevanavank半岛,湖边有很多度假酒店,包括正在修建的Best Western等欧美国家常见的连锁酒店。实际上,这里原先是湖中的一座完整的岛,苏联时期改造水道降低了水面,才使原先水下部分相对抬高,成为“陆桥”

塞凡湖历史图片
塞凡湖历史图片
塞凡湖历史图片

这座小山丘颇有历史,9世纪中期,Bagratuni王朝第一位国王Ashot I曾在这里修建军事要塞,抵抗阿拉伯侵略军,到874年,他的女儿Mariam公主赞助在这里修建了教堂,主要用于祷告和朝圣,后来用于流放一些被判罪的贵族。但教堂建成500年间,频繁遭到异族入侵,阿拉伯、蒙古、奥斯曼,等等,僧侣们不得不时常担负起军事任务,直到波斯和奥斯曼瓜分亚美尼亚为止。

塞凡湖历史图片

这里作为有宗教职能的教堂一直延续到1930年,其后不再有僧侣常驻,但这里的建筑还一直有人维持,也还保留了一个神学院至今。实际上这里有两座教堂,一座是St Arakelots (Holy Apostoles),另一座是St Astvatsatsin (Holy Mother of God),设计十分相似,均为十字架形地面plan,十边形外墙

塞凡湖历史图片

随着导游,走进两座教堂中较大的一座,内部的一块石碑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石碑上刻画了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但耶稣竟然被雕成蒙古人的相貌,平头,还留着长辫子!导游解释说,这是在蒙古侵略时期,修道院的僧侣故意雕凿这样一块石碑,用于讨取蒙古人的欢心,以保存修道院不被摧毁!

塞凡湖历史图片
塞凡湖历史图片

这座修道院外围,本还有个Gavit大堂,如今只剩下地基了

前往NoratusCemetery

教堂所在位置是半岛南侧,导游带着我们沿土路走到东侧去,东侧草丛更密集,看到荒草中孤立的石碑,颇有历史穿越的感觉。东侧尽头看湖景也不错,还有亚美尼亚总统的summer residence,周围有铁栅栏,无法靠近。不过我没有停留很久就自己先跑回教堂这边了,因为草丛密集的地方飞虫太多,看到有人,就扑面冲过来,很烦人

等大家都在山顶上游玩尽兴了,就下山回到停车场,又有游客买了一些纪念品,才都上车,继续出发。离开Sevanavank半岛的时候,看到有铁轨和火车站,这才知道这里和埃里温有客运列车相连,交通算是很方便了,难怪游客不少。到下一处目的地Noratus Cemetery路上,仍有一大段路沿着湖滨开,可以看到有本地人在捕鱼

前往NoratusCemetery图片
Noratus墓地

很快就来到一处墓地旁,没有正式的停车场,就停在公路边,也有个小商店,专为来墓地探访的游客开的,小商店背后有洗手间。这是Noratus镇上的中世纪墓地,保留了大量亚美尼亚传统的十字架石碑(khachkars),这在我前一日去过的Lori地区的修道院和刚刚去过的Sevanavank中也都看到了。这是从10世纪开始的传统,在16-17世纪又开始流行,石碑上雕刻十字架,石碑顶象征天堂,石碑底象征地面,十字架是联通二者的桥梁,而且传统上所有石碑都是朝向西方的,表示救世主从西方而来。Noratus墓地有7公顷地域,将近1000块石碑,是目前保存Khachkars最多的墓地(原先在纳西契万的Old Julfa地区还有更大的,但沦于阿塞拜疆控制后,被阿塞拜疆人毁了),据说在外族入侵的时候,本地村民曾经把石碑都戴上帽盔,把长剑斜靠在碑上,使敌军在远处看到,以为是一千名军士!后来敌人发现了计谋,对这些石碑十分愤恨,就把它们拦腰截断,表示截断了亚美尼亚人从地面通往天堂的路途,所以今天仍能看到一些石碑有被截断的痕迹,是后来村里人重新搭上去的

Noratus墓地图片
Noratus墓地图片

这里除了我们团队游客,还有一些本地散客,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来参观的,有些年轻人能听懂英语的,也过来蹭听我们导游的讲解。导游带着我们转了一圈,highlight了一下墓地里最有代表性的一些碑刻,其中一些还曾被送去英、法等国展览,大多是有历史故事的。有一块坟墓属于19世纪一位名叫Hovhanesi-Hovakimyan的僧侣,他曾常年被聘来主持葬礼,为了避免赶路的劳顿,干脆在墓地中修起一座小屋,居住其中,同时也为本地人看病,治愈了不少人。

Noratus墓地图片

他90岁的时候,请求其他僧侣把他活着埋葬,他进棺材前说:“我不惧怕死亡,希望你们也都如此,除了上帝,不要惧怕任何事情!如果有任何事情使你们恐惧,就带一瓶水到我坟墓来,把一些水洒在石碑上,再喝掉一些,剩下的水用来洗你们的脸面、胸膛、手臂和双腿,最后把空瓶杂碎在坟前,恐惧将离你们远去。”今天的访客,真的仍然这样做,所以在他的坟前看到很多碎玻璃瓶,也有塑料矿泉水瓶,但估计只有玻璃的有效。他的坟墓就在他的小屋旁边,小屋也还在

Noratus墓地图片

还有一些石碑上雕凿的图案就在讲故事,例如有一块石碑上刻有蒙古骑兵和本地人的婚宴,导游解释说这是一个恐怖的故事,在蒙古侵略时期,善良的村民邀请蒙古军官来参加婚宴,结果蒙古骑兵吃饱喝足后就把本地人都杀死了,村民把遇害者埋在这里;但我认为这也很有可能是宣传蒙、亚友好的宣传画,就像在Sevanavank的教堂里,耶稣不是都被雕成蒙古人的相貌了么

Noratus墓地图片

还有一块石碑上雕刻着农夫一家的生活,男人在田地里辛勤劳作,妇女在家里准备晚饭,也许一家人死后都埋在这里吧

Noratus墓地图片

另一块石碑刻着一条蛇,一串葡萄,一位渔夫,这墓里埋葬的应该就是这渔夫,在Sevan湖打渔为生,至于故事,大家就自行想像吧

除了作为古迹遗留下来的老墓地,旁边还有一片墓地是现代村民用的,可以看出传统的颠覆,十字架碑早就不再做了,而且墓碑也有朝向各个方向的,可能大家认为救世主不一定要从西面来

参观过Noratus墓地,就赶往下一处目的地,Hayravank修道院,也是座落在塞凡湖湖滨,在湖的东南方,整个这座建筑包括9世纪修建的教堂正殿,10世纪添加的一座chapel,以及12世纪在正殿以西添加的Gavit大殿。教堂周围遗留有大量十字架石碑Khachkars,以及一处小型墓园。教堂各处修补的痕迹明显,据说尖顶曾经彻底坍塌,最近才修复的。除了看教堂本身,在周围转转,看湖景也不错,爬上教堂对面的小山丘,可以看到教堂全景

Hayravank修道院图片
Hayravank修道院图片
Hayravank修道院图片
午饭

离开Hayravank后,就该吃中饭了,Envoy旅舍在这方面有个特殊的安排,不像其它tour拉到常规的饭馆去,而是安排在农家院里!和导游聊天,才知道这是envoy hostel老板的主意,他们的老板是一位出生在英国,持澳大利亚护照的亚美尼亚人,idea比较open,这样安排一方面可以给外国游客展示亚美尼亚农民的生活面貌,一方面也为村里人创收。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可以节省开支,因为和其它travel agency的tour不同,envoy的团费里是包括中饭的。而这一户农家,就是Sevanavank的工作人员介绍给Envoy的

司机离开主干公路,开进Hayravank村子里,在颠簸的土路上左转右拐,来到一处农户门前,大家下车后,导游已经去敲门了,于是一位纯朴的亚美尼亚农妇把我们迎进客厅。就在客厅里吃饭,搭了一张大桌子,我们游客加上导游、司机正好围坐一圈,就没有主人的位置了,他们夫妇也没有和我们一起吃。客厅布置得很舒适,但墙上有一条巨大的裂缝,导游说是多年前地震造成的。和前一日Hyur tour的中饭相比,这顿饭要丰盛得多(虽然仍比不上下一日Envoy tour的农家饭),先给每人上了一盘yogurt做的汤,桌上已经摆上了大盘新鲜蔬菜,黄瓜和西红柿,等喝完汤,就上大盘主菜,烤土豆,牛肉饼,管够!饭后还有格鲁吉亚的Lemonade果汁汽水,看来亚美尼亚人也很爱喝。饭后如果需要tea也可以找主人要,司机和几个俄国游客聊天又耗了一会儿,我们只有通过导游翻译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大概也是城市里餐饮卫生不保障,农村饭菜更健康,之类的话题

午饭图片
岩洞修道院Geghard

中饭之后,就开车离开了塞凡湖地区,直奔亚美尼亚最著名的岩洞修道院Geghard,这段路比较长,开了1个小时40分钟多,大部分是盘桓的山路,好在亚美尼亚的公路修的比格鲁吉亚好太多,一路也没遇到坑坑洼洼的颠簸。这一天天气晴朗,云也不多,在一定海拔高度的山丘上往南行驶的时候,在行车方向的右手边就能看到亚美尼亚人的神山Ararat,目前在土耳其、亚美尼亚边境的土耳其一侧。第一眼无意间看到的时候,白雪皑皑的山顶十分清晰地高悬远天之上,而地面就是谷地中的千家万户、草场、农田,两厢对比过于强烈,让人有一种一方是圣域,一方是人间的感觉,所以我先想到是不是看见海市蜃楼了,但非常仔细看,就看到了山顶两侧的缓坡,逐渐降落到地面,这才确认这的确是阿拉拉特山的景观。之所以成为神山,不是人为加封的,气场就摆在那里。后来在瑞典人的要求下,导游和司机商量,在路上一处可以停车的地方停下,让我们下车在路边远观Ararat山

岩洞修道院Geghard图片
岩洞修道院Geghard图片

到Geghard修道院前,先停在景区边缘一家餐馆门前,这餐馆选址真不错,可以远观山谷中的修道院,和山谷的自然风景。更有特色的是这里的薄脆饼,有大妈现场表演烹制过程,导游买了一袋,分给大家吃,应该也是包括在团费里的

岩洞修道院Geghard图片
相关历史

格加尔德恐怕属于全高加索地区最著名的几座修道院了,全修道院的所有房间都是从其所在的Azat山谷的山崖、峭壁上凿出来的!早在公元4世纪,基督教亚美尼亚教派的创始人Gregory the Illuminator就已经在这里修教堂了,当时他在这里山洞中发现了一处山泉,所以当时的教堂叫做Ayrivank,意思是“山洞中的教堂”。可惜,原始的教堂被阿拉伯侵略军在公元9世纪彻底捣毁,什么也没留下

目前所见的修道院主教堂是1215年修建的,当时是亚美尼亚邻居格鲁吉亚的黄金时代,格国的Tamar女王的将军Zakare和Ivane和土耳其军队作战,夺回了大片被占领的亚美尼亚领土,于是二位将军出资重修Azat山谷里的修道院,改名为Geghard(实际是Geghardavank),意思是“长矛教堂”,寓意刺伤十字架上的耶稣的长矛,一直有传闻说这杆长矛被带到亚美尼亚了(今天在埃奇米亚津的博物馆里有这杆长矛的复制品)。在修建了主教堂之后,又有人陆续修建了主教堂的Gavit大殿,以及一些附属的chapel、图书室等,到13世纪中期,修道院被本地所属Proshian行政区的王子Prosh Khaghbakian购买了,他除了继续修建附属建筑,还给修道院修建了供水系统。他和他的一些家组成员死后都葬在Geghard修道院里

但13世纪后,战乱频仍,这里的宗教职能就慢慢终止了,转而成为军事要塞,直到沙俄控制亚美尼亚后,才又有僧侣从埃奇米亚津大教堂搬到这里常驻。因为其历史意义和宗教价值,Geghard在今天除了作为旅游目的地外,也仍然吸引着众多朝圣者,在2000年,它也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

相关历史图片

我们的tour来到这里的时候,景区停车场上已经很难找到停车位了,调度大叔忙得汗流浃背,除了旅行团的中巴、大巴,还有不少私家小车和taxi,这我才想起,这一天刚好周末。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的教堂,即使名气再大,如果仍是有职能的宗教场所,那也是不收门票的。停车场边一长排小摊,卖零食饮料的,卖纪念品的,卖本地特产水果的,很热闹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跟着导游走上山坡,就来到修道院入口,在入口前往山壁上看,一百米高之上有一组cave church,是Chapel of S. Gregory,或者叫St Astvatzatzin,12世纪晚期之前修建的,山上天然就有高低分层的洞穴,工匠在此基础上加以雕凿,就修成了一组chapel

相关历史图片

更邻近入口的地方,有游客正在往崖壁上扔石子,原来这是个传说,崖壁高处有一些凹槽,如果能把小石子扔进凹槽不掉下来,就能交好运

相关历史图片

我和瑞典人问导游哪里有洗手间,导游却给我们指向院落尽头的小门,要我们一直走出那小门再转弯。我们按她的指示过去,倒确实有洗手间,不过门锁住了,也找不到负责开锁的人!修道院院落背侧这一片也被游客占领了,但更多的是本国游客,这里是山谷深处,有Azat河流过,河上有小桥,河边是茂密的丛林,很多游客正在这里野炊、玩耍。院落内,在修道院背侧山崖之上,也看到有cave chapel ("Lusavorich chapel"),还看到不少十字架石碑

相关历史图片

回到修道院主建筑,导游已经带着其他游客先进去了,我就不管他们了,自己走自己的。从正门入内,就是主教堂katoghikeh的大厅gavit,穿过gavit就是祭坛所在的正殿。这处正殿就是1215年重修时最早修起的,和Gavit都并不是在山壁之内。地面plan是四臂等长的十字交叉,顶端是dome,角落里有两柱加半拱为门面的小chapel。殿内灯火通明,在墙壁的一处壁龛前,有僧侣正在带领访客做祷告,高声唱诵经文,声音在大殿内回响。还专门找了小孩子托着蜡烛站在两边,这可能是周末特有的项目,竟然还有记者在外围举着摄相机拍摄!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回到Gavit,之前介绍哈格帕特和萨那欣修道院的时候已经提及,亚美尼亚的教堂大多在正殿前有gavit,比正殿还大,是给不参加正殿内宗教仪式的访客等待、休息用的,也用于上课和非宗教性的集会等活动。这里Gavit是1215-1225年之间添加的,四堵巨大的石柱托起顶棚,顶棚正中有空洞,用于采光,空洞周围是钟乳石筑造的dome,这种dome也是亚美尼亚教堂的特色。四壁一些小窗口的设计也别出心裁,窗子涂黄颜料,使透进来的光束变成金色,吸引不少游客钻到光束里摆pose照相。不过这是很晚近的设计者参照西方哥特式教堂的设计搞出的花样。Gavit殿内四周也放了不少蜡烛架,访客点燃的蜡烛多了,殿内也亮起来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Geghard修道院中的房屋,是有不同规模的,在cave中雕凿的,有的工程很大凿得很深,有的只在原先天然洞穴基础上稍微改造。墙壁的雕饰程度也很不同,有的房屋雕饰很多,有的很朴素。在Gavit靠山壁的一侧,是两处rock-cut room,靠gavit入口、大殿西北角的是Avazan cave church,据墙壁上的inscription,是一位叫Galdzak的建筑师凿出来的。在成为基督教堂之前,也是其它宗教信徒朝圣的地方,这里深处有一处山泉,今天仍有泉水涌出,地上有沟渠,泉水顺渠流到室外。

相关历史图片

Avazan教堂内地面plan是四臂等长十字交叉,顶端有钟乳石dome,墙壁上有神龛已经风化严重,室内还有个祭坛,因为是完全在岩石中凿出来的,无法在dome取光,内部就只能靠蜡烛架的烛光,所以很暗,什么都看不清

相关历史图片

从Avazan的黑暗中出来到Gavit,再步入相邻的另一rock-cut room,是1283年同样由Galdzak凿出的Proshian chapel和church,依然很昏暗。和Avazan不同,这里是两层空间,靠gavit的是Proshian chapel,或者叫Zhamatun,四方形的地面,四周墙壁上充满雕刻的图案,仍十分清晰。

相关历史图片

最有意思的是正对着入口的墙壁上,有两头狮子,被锁链系住脖子,锁链连在被公羊头叼住的铁环之上,锁链下有猎鹰抓着一头羊,有人认为这可能是Proshian军队制服上的图案。另外的墙壁上有精美的十字架,传统上十字架雕刻在石碑上,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岩石雕凿的教堂,所以有十字架刻在石壁上。在zhamatun通向内层Church的石门上,雕刻有Proshian贵族妇女的形象,在Zhamatun地下,也埋葬着若干Proshian贵族的遗体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内层的church是和Zhamatun关联在一起的,church比zhamatun稍大一些,也是十字架形地面plan,顶端dome有镂空采光,这里的蜡烛架也很多。在这里还遇到本地几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喝多了,不懂英语,还一定要和我合影,却用的是我的相机,也并不要求我把照片发送给他们

相关历史图片

在Gavit范围内的景点都看完了,就走出gavit,旁边有台阶可以上到二层,这里还有个gavit (Upper jhamatun of Papak and Ruzukana),进入这个大殿,要穿过一条长走廊,两侧的石壁上刻满了十字架

相关历史图片

大殿是1288年从岩石中凿出的,似乎也是下层Zhamatun里Proshian tomb的配套建筑,所以在角落里挖了个孔,可以看到下层tomb,大殿面积很大,四根柱子支撑起穹顶,顶上有镂空采光,但殿内里仍很黑,看不清四壁的凿刻,应该是有很多神龛,而且有彩色颜料涂抹的痕迹,但已经风化得比较严重了。这座大殿的声学效果是整个修道院里最佳的,所以总有僧侣带着访客到这里做祷告,他们站在大厅中央,穹顶射下的光线之中,用洪亮的声音唱诵经文,回声就在整个大殿内响起,他自己的声音停了,仍有“余音绕梁不绝于耳”的感觉

前往Garni神庙

参观完这一gavit,就原路返回停车场,没想到导游和其他游客还没回来,原来他们又去看修道院背侧山上的cave church了,我就没有再去。在停车场等其他人的时候,又遇到在Proshian church要求合影的那几个喝醉酒的年轻人,于是又被缠住要求合影,幸亏有我们的司机大叔在,呵斥了一顿,他们才走开。如果说在亚美尼亚的几天每天都在看很多教堂,***avank,那Geghard无疑是最让人难忘的,和格鲁吉亚的教堂比,亚美尼亚的教堂在内部很少进行精美的装潢和雕饰,因为亚美尼亚教派认为修道院的墙壁是人类和上帝沟通的界面,装饰越复杂花哨,人和上帝的隔膜就越大。但亚美尼亚的教堂以一种独特的神秘氛围引人入胜,这种神秘感来源于地理位置的相对隔离(在山谷深处、或是高崖之上,等等,在大城市内就不多见),也来源于建筑师刻意的设计,例如采光的窗口,殿堂的音响效果,但更来源于亚美尼亚民族历史的曲折和隐晦,留下多少如烟的往事,只能在世代的传说中找到印痕。格加尔德修道院,兼具了这所有特质,就像旅游书所言,到这里探访,犹如走进了印第安纳琼斯的宝藏世界

等大家都回到车上,就继续赶往下一个景点,Garni神庙,距离Geghard很近,只20分钟车程。到了Garni停车场,我们下车,导游就去买门票,这是我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这么多天唯一遇到需要买门票的情况。不过门票已经说好是包括在团费里的

Garni也是亚美尼亚国内最popular的旅游景点,和Geghard一样,位于Azat河谷,这块地区在公元前3千年就有人定居了,而系统的考古工作是在1909年开始,由沙俄、苏联的考古学家领导进行的,到1949年结束,结果证明Garni地区早在公元前3世纪就有人修建城堡作为皇室居所,今天还可以看到当时遗留的宫殿等

Garni遗址中维修最完好的就是希腊-罗马风格的柱廊太阳神庙,是考古项目中最早发掘的。对于是谁在何年修建了这座神庙,说法不一,大多证据,例如墙壁的inscription,以及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的著述,都证明神庙是亚美尼亚国王Tiridates I在公元1世纪修建的,可能是由罗马帝国皇帝尼禄资助,因为Tiridates I和尼禄是好友。神庙在战乱中屡屡遭到破坏,在1679年彻底毁于地震,除了基座,只留下一地断砖碎瓦,但好在没有遭到大规模偷窃转运,所以到20世纪考古项目中,可以逐步得到复原、重建。但还是可以看出temple里仍混有很多崭新的石料,是在找不到原先碎块的情况下补上的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在Garni神庙周围,还有不少7世纪修建的基督教修道院,也随着战乱、地震成了一地废墟,但由于苏联政府对基督教的态度,虽然希腊-罗马神庙被修复了,这些修道院就一直没有得到修复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在神庙和修道院旁边,还有希腊、罗马时代的浴室遗址,保留得很完善,特别是还保留着亚历山大时期的镶嵌画,墙壁的inscription还是希腊文,写明了当时的建筑师是免费服务,没有从亚美尼亚人手中收取一文钱。导游解释说是亚美尼亚人聘请罗马人来设计修筑的这些建筑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前往Garni神庙图片

在神庙的另一侧,有观景台,看看Azat山谷的风景也不错

在Garni景区转了一圈,就回到车上,全天的观光就都结束了,这里距离埃里温已经很近,只32公里距离,开车1个小时就回到了旅舍,晚上7点半还不到,天还没黑。晚饭仍然在前两天吃饭的地方解决,又在Ararat bank的ATM取了一些现金,回到旅舍就再交钱报名下一日的tour。天黑后到Northern Ave和共和广场转转,夜景不错,街上人来人往很热闹。但没有等到太晚就回旅舍休息了,第二天还要继续一日游的赶路

第8天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

在envoy hostel,每条一日游的路线都被冠以特定的名称,例如前一日的Lake Sevan-Geghard-Garni的tour,就叫"Inspiring Armenia",而这一日我加入的tour叫做"Enlightening Armenia",意思就是,结束这一日的游览,每个人都被enlighten了,毫无疑问,这一日的行程更加以修道院、教堂为主

依然如前两日一样,一早起床,洗漱,前一日后半夜还住进两个客人,很奇怪。后来问旅伴才知道是两位伊朗游客,从亚美尼亚陆地进格鲁吉亚,没拿到落地签,被赶回来了!不想吵到别人,就尽快到楼下早餐,然后带着随身物品出发。旅伴前一日感冒了,这一天就无法出行,只我一个人去enlighten,出发前在hostel前台签了表格,费用已经交了,和前一日一样也是15500 AMD/人,包括中饭。司机大叔还是昨日那位,但导游换了,hostel有两位导游,轮番工作、休息。上的车也仍然是前一日同种的van,不清楚是否同一辆,因为hostel一共有两辆一样的车。昨日一起去sevan和Geghard的人除了我旅伴外也都在这一日的tour里,另外还多了一对英国小夫妻,一对波兰小夫妻

准点出发,hostel的另一辆车也由另一位司机大叔开着跟随,大概有另外几位客人,不参加全天的tour,所以只跟我们到了前几个景点,就不再跟了。这一天的行程先要往西走,就是到机场的方向,于是经过号称las vegas的埃里温赌场区,显然也是脱离苏联后建设起来的

出了埃里温,很快来到埃奇米亚津市,原名Vagharshapat,是亚美尼亚12座古都之一,亚美尼亚国内几座最老的修道院都在这一带。先到了St Hripsime修道院,顾名思义这里是为纪念早年在亚美尼亚被国王残忍杀害的圣女Hripsime而建的,她的遗体也埋葬在这里。年轻美丽的Hripsime本来是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的基督教修女,被罗马皇帝Diocletian(中译为“戴克里先”,常驻在今天克罗地亚斯普利特的罗马第51位皇帝)看中,要强行娶入宫中,Hripsime和Gayane等另外30多位修女、姐妹,连夜逃出罗马,逃到亚美尼亚避难,但当时的亚美尼亚国王Tiridates III(梯里达底三世)是Diocletian的忠实臣属,得到消息后很快搜捕到了这些修女,Tiridates III也被Hripsime的美貌所吸引,向她求婚,被据绝后恼羞成怒,将Hripsime残忍折磨、杀害了;后来梯里达底又看上了Gayane修女,同样向她求婚,也被拒绝,他更加生气,把Gayane和其她的修女全都折磨、杀死了(只有一个St Nino圣女逃出,到了格鲁吉亚,使格鲁吉亚的伊比利亚国王皈依了基督教,见本系列博客的格鲁吉亚部分)

但亚美尼亚国王随后也患上重病,濒临死亡,在周围人的劝说下,才在公元301年从地牢中释放出St Gregory the Illuminator修士,修士为他治愈了疾病,使他反转了对基督教的态度,改基督教为国教,使St Gregory成立了基督教亚美尼亚教派,也使全世界有了第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纪念Hripsime的教堂很快也被建立起来,最早的教堂是公元395年由Sahak主教建的,后来到7世纪初,Komitas主教推翻了旧教堂,盖了新的。

St Hripsime教堂是典型的亚美尼亚教堂的早期代表,中央是复杂的tetraconch结构,在抗震方面,这里也有很多精巧的设计,如墙壁上壁龛的排列,拱顶的平衡支撑和rib的搭建,等等。在7世纪建成后,历代都有翻修、维护,也增加了钟楼等附属建筑。和周边其它一些教堂一起,这里也在2000年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这里没有专门的停车场,我们的车停在路边,两位司机在门口聊天,导游带我们到修道院的院子里。这修道院仍有不少僧侣,有专门的院落给他们居住。虽然天气比前两日炎热,但空气清晰度很高,云也少,在修道院门口的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Ararat山,也可以看到在附近Zvartnots机场起降的飞机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门口讲解了一下,就到教堂内转了一圈,大殿内角落有通道,通往Hripsime的墓室。因为是周日,各处修道院都有不少访客,除了游客,还有来做祷告的。门口都能见到大大小小的很多车辆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从Hripsime教堂离开,就到了St Gayane教堂,这里是纪念另一位被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III虐杀的修女St Gayane而修建的。位置就在最著名的Echmiatsin教堂南边相隔一条街,相比于Echmiatsin和Hripsime,这里规模都小一些,是在630年由Ezra I大主教修建。在St Gayane院门口,也可以清楚地看到Mt Ararat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在埃奇米亚津,为你点燃一支蜡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

在St Gayane之后,就来到这一天tour最主要的景点,埃奇米亚津大教堂,这座教堂全称为Mother Cathedral of Holy Echmiatsin,在亚美尼亚的地位,就相当于西敏寺在英格兰的地位。前面提到,在公元301年,Tiridates III国王在St Gregory的感召下皈依基督教,于是亚美尼亚就成了全世界第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在皈依后,Tiridates III和St Gregory就着手修建一座基督教堂,在耶稣的启示下,他们来到今天Echmiatsin教堂所在的位置,新教堂就选址于此。所以这里也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官修基督教堂。虽然最早的建筑是301-303年修建的,但随后屡次翻修,在480年,亚美尼亚国王命令在原教堂基础上重修,618年,石制的dome取代了原先的木dome,到18世纪早期,人们一反亚美尼亚教堂朴素的传统,在内部进行大量雕饰,增加了壁画、rotunda等。在2000年,这里和St Hripsime,St Gayane教堂一起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这里当然是主体

教堂所在大院的北门是入口,门前马路对面有个专用的停车场,我们的车就停在那里,来时已经有一些旅游团的大巴了,也有一些私家车。下车后过马路到院门前,就看到一处纪念雕塑,是2001年树立的,为了庆祝亚美尼亚皈依基督教1700年,雕塑中国王Tiridates III将权杖交给St Gregory教士,在那次庆典中,当时梵蒂冈教皇还亲临埃奇米亚津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走入教堂所在大院,就来到一处广场,周围是一些附属建筑,如神学院、图书馆等,都是崭新崭新的,看得出来这里的资金很充足,不过这些都不是对普通游客开放的,从这里往Ararat山方向看,也能清晰地看到雪山顶。在往主教堂走的路上,路边还摆放了一些考古发掘挖出来的断砖碎瓦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在主教堂西侧,还看到近年专门为新教浸礼会的信徒修建的教堂,看来目前亚美尼亚国内的教派组成也是很混杂的。在这新教堂门前的小空场上,树立着种族大屠杀纪念碑,纪念一战时期死于土耳其奥斯曼士兵手下的亚美尼亚军民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主教堂的正门也在这一侧,从外观看,尖顶和钟塔已经被脚手架层层围住了,导游说已经围了两年了,却不见有工人施工。门口的雕饰就已经很多很复杂了,虽然比天主教的众多巴洛克教堂还是简朴很多,但已经完全突破亚美尼亚教堂的传统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走入大殿内,立即被琳琅满目的雕饰、挂在墙上的油画所吸引,彻底颠覆了之前对亚美尼亚教堂朴素的印象。我们到的时候访客已经很多,教堂内显得很拥挤,不止有游客,更多的是亚国本地人,导游说是因为11点的时候有祷告活动("service"),我们也可以等一下,观看一下service再走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不久后祷告活动开始,一些“演员”早已打扮好,随着解说登上祭坛:先上来一排着红衣的,中央的明显与他人不同,穿着更华贵,还带着王冠,是扮演梯里达底三世国王的,身边都是手下的臣僚;接着上场几位着黑色法袍的修士,其中一人戴着尖顶高帽,看来是圣徒Gregory,他们面对国王和臣子,也站成一排;随后,国王口中念念有词,把权杖庄严地交给St Gregory,又转身朝着祭坛上的圣像朝拜,看来,这就是当年亚美尼亚国王皈依基督教的过程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台上一边“表演”,台下的信众就不断地下跪、亲吻地面,也有亲吻身边教堂墙壁、装饰物的,我身边不远处,是一位老先生,头发花白,拄着拐棍,外衣胸口位置挂满了勋章,在灯光下亮闪闪的,或许是一位苏联老兵,他正颤颤巍巍地跪倒在祭坛前,深情地亲吻摆放在面前的银色十字架。虽然两千年过去了,这片战乱纷扰的土地早已沧海桑田,但这个民族,却有一些最本原的情愫,遗留至今。他们以如此具体的场景,阐释着一个宏大的概念,历史的延续,文明的传承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教堂内以及service本来都有不允许拍照的标志,但访客太多,也就没人管了,不仅游客随意拍照,本地人来参加service的也用手机、相机乃至ipad随意拍。看完service的主体部分,导游就把散落在教堂各处的我们叫出来,该走了,其实service还远没有结束,大殿内有唱诗班早已坐好,还没开始唱诵经文呢。埃奇米亚津教堂的入口和出口不同一,导游带我们从西侧门出去,这里还有一处崭新的塔形建筑,我们到的时候,正有一些僧侣在做祷告,也在唱圣歌,很多游客围拢在门口观看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回到停车场,上车后再启程赶往下一处景点。这一路就不再往西,而是往南,比较漫长,1个小时15分钟,来到一处山崖边,山顶座落着著名的霍瑞维拉修道院Khor Virap。但司机没有停车,穿过停车场绕到山崖背后,已经看不到修道院的地方。山后就是杂草丛生的乱石岗,开到山坡下都没有路了,就在碎石上颠簸前进,终于停下后,导游带大家来到一处视野开阔之处,指着前方,说那就是土耳其了:

埃奇米亚津大教堂图片

果然隐约看到1公里之外,农田之间有瞭望塔,更远处还能看到清真寺的宣礼塔,导游说瞭望哨所在的地方有一条小河,就是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界河,众所周知亚美尼亚和土耳其的陆地边境是不开放的(当然,本地人有来往的需求,也就有偷渡的办法),所以也看不到交通连结。掏出手机来看,果然已经有土耳其turkcell和vodafone的信号了。可惜虽然这里是看Ararat山全景的好地方,但我们到的时候山顶的云比较多,看得很不完全。在我们所处位置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些不过膝盖高的断壁残垣,是一座古镇的遗址

相关历史

开车回到Khor Virap的停车场,也已经停了不少访客车辆了,就跟着导游上山顶的修道院里参观。这座修道院之所以著名,还是因为前面提到的促使Tiridates III国王在301AD皈依基督教、亚美尼亚教派的创始人St Gregory,在国王皈依之前和罗马共同迫害基督徒的时候,St Gregory(那时叫Lusavorich)曾被关押在Khor Virap的地牢里长达13年。这是因为Lusavorich曾在梯里达底III的手下当秘书官,在一次宗教集会上,国王命令他祭祀罗马神,他以基督教信仰为由拒绝,于是被恼火的国王投入牢狱进行折磨,但也有人考证,Lusavorich的父亲是刺死梯里达底III的父亲、老国王的杀手,所以梯里达底一直找机会报仇。那时,Khor Virap没有宗教建筑,而是一座在公元前180年就修建起的军事要塞,也兼作监狱。关押St Gregory的地牢其实是一口地坑,关押时间久了,连国王自己都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位囚犯,幸好本地村民时常给St Gregory送来一些面包,才让他活了13年,直到T3国王在神启之下想起这个基督徒并把他捞上来

亚美尼亚皈依基督教之后,在642AD,亚美尼亚国王在这里修建了纪念St Gregory的chapel,随后,屡次翻新、重建,到1682年成了拥有大教堂和附属建筑的修道院,但外观仍然像是军事要塞,也可能在战乱的年代里这里的确需要有军事准备。至今,这里仍有宗教职能,还曾经是亚美尼亚全国最高宗教领袖的驻地,也是亚美尼亚最著名的朝圣之地。不像后来看到的Noravank那种修建在偏僻之地的修道院,这里交通便利,距离主干公路并不远,周围也是人口稠密的地区,到处是农田、酒庄

相关历史图片

在院落地面上更高大的,是17世纪修建的“新”教堂,内部也比7世纪的小chapel更精致一些,我们到的时候,正看到角落里一位修士带着访客在做祷告,狭窄的殿厅里,有些拥挤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在等着导游和其他游客从地洞爬出来的间歇,在这座修道院的院落中休息了一会儿,在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1瓶200 AMD,也不贵。出院落在山坡上有WC,很干净,但有个老妇人守着门口要钱,也不会讲英语,不知道她想要多少,随便给了100AMD硬币,打发走了。最后,导游带大家到院落外爬到更高的一处山丘上,可以俯瞰霍瑞维拉的全景,以及周围的村落、农田、公路,视野还真好。这里从1970年起就开始了考古发掘工作,目前不仅在修道院范围内,也在周围山丘地带发掘,因为这里在公元前180年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亚美尼亚的首都Artashat的一部分,目前,已经发掘出很多古代碑刻、钱币等,还有望挖掘出一座城堡来

相关历史图片

参观完Khor Virap,就该吃中饭了,和前一日的tour一样,也是拉到附近村民家中搞“家访”,食物种类比前一日多,除了BBQ鸡腿、烤土豆、面饼、新鲜蔬菜,还有和中国传统食物很类似的西葫芦煎饼(可惜都做糊了),还有鸡蛋炒青菜、番茄,后者是因为tour里有人说是vegetarian所以专门做的。蔬菜都是农家自家地里产的,鸡肉、鸡蛋都是农户自己养的鸡,绝对organic的

相关历史图片

饭后有人要喝茶的,就在庭院里喝茶、继续聊天。我就在院子里转转,这里除了种蔬菜、养鸡鸭,还有葡萄架,是酿酒用的,还有大大小小的陶罐,据说是做butter用的。主人还养了两只喵星人,在访客们跟前窜来窜去。和前一日比,这里的主人热情得多,进门时候和我们一一握手,也是和我们一起吃饭的,并且也能用俄语和几位俄国游客聊天,走的时候,和女主人一起送我们到门口,目送车子离开了才回去

相关历史图片
相关历史图片
Noravank修道院

这一天行程的最后一处修道院是Noravank,从Khor Virap继续沿着土耳其边境往东南方向开,大概1个半小时才到。和之前探访的修道院不同,这Noravank位置尤其偏僻,车子开进山地后,又钻进了狭窄的山谷,路一下子阴暗起来,两边壁立万仞,高不见顶。穿过狭窄地段,就更清楚地看到周围山峦,大多是裸露的红色岩石,这很独特的地貌,是Amaghu河冲出的河谷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从停车场步入修道院所在院落,先来到St Astvatsatsin教堂,实际上Noravank也是以这里而著名的。这座教堂是王子Burtel Orbelian出资兴建的,在1239年完工,设计师是Momik,也是这位设计师最后一件作品,修道院旁就是Momik的坟墓。因为地震等关系,这里dome等结构损毁严重,从1997年开始,政府展开逐步维修、重建。亚美尼亚教堂很少有分层的,这里就是2层结构,通往上层的阶梯竟然是修建在教堂facade外侧,很有意思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院落内还有一座St Karapet教堂,在1216-1227年修建的,也由于地震损毁严重,1998年开始维修、重建,但UNESCO因为重建的原因,就决定不把这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了,很可惜。在教堂南侧还可以看到未修复的部分,纯粹是断壁残垣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教堂的gavit大殿让人印象深刻,正面外表上刻着上帝,却是蒙古人的相貌!这和Sevan湖畔教堂里把耶稣雕刻成蒙古人是一样的道理,目的是在蒙古入侵的时候避免被破坏。Gavit的内部有大量的古亚美尼亚文字,虽然今天的亚美尼亚人已经很难认读,但推测是修道院和地区的历史记录,因为纸质历史记录太容易被侵略者毁坏了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Noravank修道院图片

除了两座修复的教堂,这里还有其它一些建筑、废墟,如1275年由设计师Siranes添加于St Karapet北墙的St Gregory chapel;为了军事防御而在17-18世纪修建的外围围墙;另外,这里也有很多Khachkars十字架石碑留下来

品酒

离开Noravank后,就剩下行程的最后一个项目,到Areni的一处酒庄品酒,这一方面是tour的创收项目,一方面也是因为亚美尼亚的红酒名声在外。来到酒庄,并不是规模很大的庄园,似乎是个小作坊。并没有别的团队或访客,品酒的地点是在仓库的外厅,司机到内室去把招待人员喊了出来,只有一个小伙子在值班。他把不同年份、口味的酒摆了一排,每人一个酒杯,一轮一轮地从年代最近的喝到最久的,每次只倒一点点,喝2、3口,品尝一下。最后,就是游客自愿购买了,俄国人买的最多,英国人也买了几瓶

但品酒的过程竟然还没有结束,开车回Yerevan的路上,同行的俄国大叔说今天他过生日,大家相聚在亚美尼亚,庆祝一下!于是从背包里掏出自带的红酒,也没有牌子,还取出一捆一次性塑料杯,车上除司机外每人给倒了半杯,喝完了就又给倒了半杯,导游说不想喝了,但终究也挡不住大叔的热情,就这样每人喝了两半杯,其实还洒了不少,因为在山路上开车,有些颠簸。既是山路颠簸的原因,也有酒的作用,也不知道是俄国人的酒太有劲了,还是之前亚美尼亚的酒发挥了作用,我很快就晕沉沉地睡去了,一直到进了埃里温城才醒来

回到青旅门前,下车的时候还晕乎乎的,进门的时候把塑料杯和剩下的几口酒一起扔掉,前一日的导游正在门前站着,看到我神色不太对,就问怎么回事,我说有人给了一杯酒,她马上就说,是不是那几个俄国人,我点点头,看来俄国人爱喝酒,大家都知道。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醒酒,一直到天黑才出门吃晚饭,没去前几天常去的西餐厅,换了一家在街口卖shawarma的快餐店,便宜了不少,回青旅就洗漱睡觉了。没想到夜里竟然开始肠胃不适,看来继旅伴之后我也病了,是否和摄入过多酒精有关,不清楚

品酒图片

第9天

登机

第二天清晨5点多,旅伴拖着病躯被我一脚从上铺踹下来,赶出了房间,我不能坐视别人误飞机不管么。等旅伴走了,我身体状况依然不佳,感觉很可能在发烧,肠胃依然不舒服。继续睡到天亮,到8点多的时候又有2个台湾女生住进来,简单打了招呼,我又到楼下去吃早饭,吃了一点面包,喝了杯热茶,舒服一些了,看现金不够了,就到大街上ATM取了一些,够晚上打车去机场的,又买了果汁、矿泉水带回旅舍,事后证明矿泉水又买错了,到机场的时候想拧开,一下泡沫喷出很多,把手上的护照、登机牌都弄湿了,原来是汽水!

回到青旅又继续睡到退房时间,好在台湾女生也在补觉,很安静。11点退房时间,收拾行李提到前台,退了钥匙。白天地下活动空间没什么人,只有杂工大妈在熨床单、看电视,偶尔前台的小姑娘过来找大妈聊聊天,很清静,我看也不需要再找前台帮我开张床了,就在楼下待着继续休息。行李也提到楼下的行李间,前台有行李间钥匙,一般是锁门的,我只取出一些文献、笔袋,斜靠在长沙发上一边休息一边看文献,看累了就睡一会儿。本来,如果不是生病,计划是到街头的室外咖啡厅坐坐,体会一下埃里温的street life,再去逛逛博物馆以及Zvartnots的考古遗址,这下也都没机会了

到下午1点多,勉强出门吃中饭,还到前几日吃饭的西餐厅,考虑到消化功能下降,点了一盘蔬菜沙拉,一盘土豆泥,一杯苹果汁,几块面包,菜量太大,土豆泥没吃完,和面包一起打包带回旅舍了,路上又买了几盒软饮料果汁。到旅舍前台叫了出租车,晚上送我到机场,下午继续在地下活动厅长沙发上休息。到6点,taxi准时来了,就带齐了行李出发赶去机场,路上也没有堵车,20多分钟就到了。和旅舍说好的价格是2500 AMD,我没零钱,就给了5000,司机也说没有零钱,找了不到2000就不找了,这是我最反感的,坚决要求找齐,这司机就找机场门口的小工,小工也没零钱,刚好又来了一辆taxi,找这taxi的司机才换开零钱,找齐了给我

Zvartnots国际机场值得多说说,是个很气派的机场,就像埃里温市容一样给我深刻的第一印象。距离市中心以西12公里的机场,是1961年苏联建的,1980年代翻新过,2001年承包给一家实力雄厚的阿根廷-亚美尼亚合资公司运营管理(在阿根廷的亚美尼亚移民很多,如著名的网球运动员纳尔班迪安,以致亚美尼亚护照持有人可以免签入境阿根廷),又耗资1亿美元再次翻新,除了扩建terminal,还整修了跑道等设施,使得Airbus 380和Boeing 747这样的大飞机可以起降。如今这机场每年有160多万旅客吞吐量,近10000架飞机起降,是高加索地区最繁忙的机场。机场里的大屏幕不断滚动播放着机场内外的照片,以及最新的荣誉:"Dubai 2013"评出的世界最佳机场。如果不打车,其实这里也有公交车可以联通市内的Mashtots大街,政府也计划将地铁线铺到这里来

登机图片

到机场后,我的俄航航班还没有开始值机,在一旁坐了10几分钟,才开始。人不多,不用排队,看我是最终飞往美国的,值机人员依惯例要了我在美国的住址,但也没有过多盘问什么。我要登记Delta的帐号以累积里程的时候,地勤竟然还搞不清DL是否是俄航所在的Skyteam成员,要看一遍值机柜台上的Skyteam广告才确认。幸好DL是列出的,否则像南航等一些未在广告牌列出的成员,有要费口舌了

登机图片

打印出两张登机牌来,就到出境柜台,依然不用排队,没有别的旅客。第一道关卡是留双手食指指纹,后来登机的时候又留了一遍,看来是为了核对。第二道关卡是查验护照,和在约旦出境一样,我的旧版中国护照又被审查了很久,包括美国签证也被仔细端详,柜台的大妈自己搞不清,就拿着我护照到办公室里去找领导了,先后去了两次,才盖章让我走人。安检也不用排队,查的不严,脱鞋等等都不需要,行李没有引发任何警报

登机图片

过了安检,就进了商场,各种duty free商品琳琅满目,穿过商场才到候机区,这里视野宽敞,落地窗玻璃,正对着机场就是阿拉拉特神山,给即将离开这个国度的宾客以最后的深刻印象

温馨提示

在我的航班登机口前,有个柜台,是俄国的电信运营商开的,专为前往俄罗斯的旅客贩卖手机卡之类的。提前30分钟登机,登机口再次取指纹,和进机场的时候取的核对。这班A321基本坐满了,准时起飞,一路都在睡觉,期间发餐时候醒了,不是正餐,发了几块点心两片肉。大概3个小时航程,飞到Sheremetyevo国际机场已经午夜了,这机场真大,落地后滑行了很长时间才停下,从落地到停下竟然也没有大规模鼓掌,只有零星的掌声,看来是晚间不流行这个?

虽然停在廊桥旁边,但廊桥是停用的,下飞机后用shuttle bus拉到arrival区。大部分客人沿着箭头走到passport control和domestic transfer去了,我发现不对劲,赶紧再折回来,找到国际转机的箭头指示,只有另外2、3位旅客是和我一样的。先有机场的工作人员查看了护照、美国签证以及登机牌,两位大妈,一位对另一位笑着说,Yerevan,另一位也笑笑,不清楚埃里温对俄国人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又过了一遍安检,依然不严格,顺利通过,这才到了国际出发区。深夜的国际出发区除了少数几个还有航班的,都冷冷清清,偶尔见到一些在机场过夜的旅客,在椅子上或坐或靠,但无法平躺,因为座椅间都有扶手,也有不讲究的躺在一些有地毯的区域。很多咖啡厅、快餐店、商店却都还在营业。我下一程航班的登机口信息还没出来,还太早

当我最后一天在Yerevan的旅舍休息的时候,正是棱镜门事件主角斯诺登先生逃亡俄罗斯的日子,新闻铺天盖地,我看到一条消息,说是斯诺登也在我前一天来到SVO机场,住进机场的转机区的capsule小酒店,这让我有了兴趣,在网上查了一下,这家酒店还有自己的网站,价格也不贵,就在候机区的E区里,我就打算住了,毕竟身体不适。我们的航班是停在terminal D的,实际上D-E-F是连在一起的,我走了很长的通道才来到E,但找不见酒店的门口,问了咖啡厅的小伙子,他给我指了一个角落,我才看到,很小的门脸

我进酒店的时候,正有两批客人入住,有一对老夫妇,老先生是被机场工作人员用轮椅推着的,他夫人在前台正抹眼泪,和前台服务员用英文解释,现金不够了,又没有能用的信用卡,可丈夫病了,不能在候机区里过夜等转机,问能否通融一下让他们能入住,前台说那没办法;正在这时,另一位等着入住的中年人发扬雷锋精神,给了老夫妇一些现金,加上他们自己的,足够支付一晚的房费了。老夫妇连忙拒绝,在中年人坚持下才很不好意思地收下钱

这里的房间是按小时计的,网站上写的最低一档的房间,单人床的房间,其实没有,只有大床房,我住了8小时,花了125美元,不接受卢布以外的现金,我只能用美国的信用卡刷。说是capsule hotel,其实还是经济酒店的样子。大床房是无窗的,除了床、床头柜还有电视,但过道空间很狭小。不过有独立卫生间、可以淋浴,而且空间很充裕。空调是中央空调。床铺、卧具都还算干净。让人不快的缺点是隔音不好,隔壁打呼噜都能听到。我住的时候是很靠前的房间号,看来这里生意不太好。虽然听说斯诺登住在这里,但没有看到任何痕迹,也没见到有记者之类的(当时传言斯诺登要转机去古巴)

温馨提示图片

住下后很快就睡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9点,睡眠质量很好,第二天身体舒服多了,到美国后就完全康复了,所以我后来觉得这125美元花得很值。距离登机时间只有半小时了。赶快洗漱收拾好东西退房,前台帮我查了航班的登机口,赶到登机口后,本以为会像从欧洲飞美国那样,接受惯常的二次安检、三次询问、四次复查、五次搜身,但大罗刹国果然威武,任何多余的安检措施都没有,飞美国并不比飞其它国家有什么不同!唯一例外是有一些行李比较多的旅客被叫到一边开箱查验了一下。这让我有时间给手机充了一下点,候机区竟然没找到插口,到旁边商店区的墙壁上才看到。登机的时候查了美国签证、护照,也没有多盘问

温馨提示图片
行程结束

大飞机A333准时起飞,也基本坐满了,看到几位中国乘客,有从国内飞到莫斯科再转机去美国的,以往我认为大多这类转机都是从日韩,看来俄航在这方面也有一定市场了。最后几排是有空座的,我起飞后才看到,不过很早就被人占据了,用来躺下睡觉。好在我已经睡足了,不需要再睡。大约飞行9个半小时,发了两顿正餐,但量太小,大概是一般航餐量的三分之二还不到,主要是主菜盒子太小了。除了这一点,我对俄航还是超乎意料地满意的,尽管听过人们说俄航种种不好。座位上有小屏幕,各类音乐、电影、游戏都很多,我正聚精会神地玩贪吃蛇的时候,砰的一声,飞机已经降落在纽约了

到JFK Terminal 1的时候是正午,我坐在前排,很快就下飞机了,本来以为这个时间会在入境处排很长的队,没想到队很短,只排了10分钟不到就轮到我了。大概我们之前只有一个小飞机航班。在飞机上没有再发I-94,因为这个表格已经电子化了,只发了海关申报单。入境问讯似乎也很随意,我自己说明了放假的情况后,黑MM什么多余问题都没有,就按惯例检查表格、签证,一边看一边让我在取指纹机器上摆手指,本来该双手十指都取,我只按了右手四个手指后,她也没让我换其它手指,然后就算了,我怀疑她都没仔细看那机器。直接盖章放行,到海关也是收了蓝纸片就放我出绿色通道了,没有为难人。从去年夏天,我已经多次从JFK入境美国,这是最简单直接的一次。[全文完]

最新评论(4条)

游客
添加表情
评论
伊然
伊然 : 也是想从格鲁吉亚坐火车去亚美尼亚,到处找攻略,真好看到你了 ,一直想问这格鲁吉亚怎么办去亚美尼亚的签证?还是提前在网上办好?
06月11日 13:53
vistachien
vistachien : 居然看完咯了,最近一直在看亚美尼亚的游记攻略,以后一定要去
07月14日 21:33
去哪儿用户
去哪儿用户 : [32个赞]32个赞!为你转身,求上头条!
04月30日 09:19
Winnie不爱吃蜂蜜
Winnie不爱吃蜂蜜 : 爱死这些古建筑了,照片拍的好漂亮[32个赞]
02月28日 15:54
游记中相关酒店推荐
前面后面
猜你喜欢
8 篇,查看更多
前面后面
  • 12
    半打童话半打坑——二...
    半打童话半打坑——二班第四季·自驾摩洛哥
  • 14
    揭开神秘的高加索面纱...
    揭开神秘的高加索面纱,走进“火与水”之国:阿塞拜疆、格鲁吉亚
  • 17
    第比利斯的静,黑海的...
    第比利斯的静,黑海的温暖,皮聪达的古松林
  • 5
    第一次自由行,说走就...
    第一次自由行,说走就走to厦门
  • 5
    有你的陪伴,风景会更美
    有你的陪伴,风景会更美
  • 2
    上海两日游
    上海两日游
  • 1
    蔚山观光巴士--美丽月...
    蔚山观光巴士--美丽月色游
  • 4
    湖南篇:张家界 天上...
    湖南篇:张家界 天上人间 不负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