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的厄瓜多尔,秘鲁北部与南部
头图加载中

攻略   >  基多旅游攻略   >  雨季的厄瓜多尔,秘鲁北部与南部

雨季的厄瓜多尔,秘鲁北部与南部
  • kukurany
  • 创建于2015/02/02|浏览3.1万

雨季的厄瓜多尔,秘鲁北部与南部

  • 出发日期/2014/01/12

  • 天数/24

  • 玩法/美食 漫游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飞离库斯科,飞离利马的时候,马丘比丘那巍峨的山峦,神奇的遗迹,仍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也许这世界奇迹,最恰当地为我这除此探访安第斯的行程,画上了句号。看过这游记,我相信你,也会如我一样,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找到你要的娱乐,你要的旅程:我这二十五天,一路南下,时而在安第斯山间穿越,时而伴太平洋海滨而行,与这片大陆深层的某种灵魂相沟通,而这里的风景与人物,也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希望当我再来的时候,安第斯山依旧繁花遍野,库斯科城依旧钟声悠扬...“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如同忧郁这个词...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远,而且哀伤”......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崇山峻岭间巍峨雄峻的马丘比丘,当然被认为是安第斯山区最壮观的景色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厄瓜多尔的Cajas国家公园,也是安第斯山区景观完美的代表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瓜亚基尔的浓墨重彩,纯属旅途中不经意间的惊艳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昌昌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我,秘鲁的文化遗产不止有马丘比丘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秘鲁第一高峰瓦斯卡兰雪山脚下的llanganuco湖,那无暇的碧绿让人心醉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利马最让我难忘的,其实是这parque de la reserva里炫酷无比的音乐喷泉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阿雷基帕的santa catalina修道院,修女们建造的“城中之城”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库斯科,印加帝都,真应该在这里多待几天,这是我迄今见过的历史与当代融合得最完美的古城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这几年的春节都在旅途中度过了,今年陪伴我的,是这只神兽...

第1天

厄瓜多尔:世界的中心

行程第一天,中午从费城出发,US航班到休斯顿,再转UA的航班到基多,本来该在午夜之前到达,无奈出师不利,休斯顿飞往基多的飞机被发现发动机故障,本来三个发动机如果有一个故障还是可以飞的,但机长为保险起见,要求更换飞机,所以耽误了些时间,幸好是在United的hub机场,只1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拖来一架一模一样的飞机让大家登机了

到UIO机场已经后半夜1点多了,从飞机舷窗往外看,可以看到大片的灯光,但至于山峦,只能靠想像了。说说我到的这片安第斯山脉,长8900公里,南端从智利的最南端合恩角,穿越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到东北端特立尼达岛,是陆地上最长的山脉‎‎,长度几乎是喜玛拉雅山脉的三倍半;东西宽的平均是241公里,最宽处约750公里;整个山脉的平均海拔3,660米,大部分海拔在3000米以上,有许多高峰山顶终年积雪,海拔超过6000米。安第斯山脉属于美洲大陆的科迪勒拉山系

安第斯山脉是由白垩纪时代形成的花岗岩组成的,在南极洲板块挤压折曲南美板块时隆起,属大洋地壳。学者认为,过去的2800万年间,由地壳运动所造成的火山爆发与地震,将安第斯山脉的高度提升了1,500米。习惯上,常将安第斯山分为北中南三段:北段,主要位于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加勒比岛弧相连;中段,从秘鲁到智利,在此山脉由西北转为东北走向。此地安第斯山的宽度最大,也有最多的火山活动遗迹,据知有超过900个的火山,高度由5000到7000米;南段,从智利一直到巴塔哥尼亚海岸,这一段有相当多的活火山

厄瓜多尔是安第斯山脉穿越的国家之一,位于南美洲西北部,北与哥伦比亚相邻,南接秘鲁,西滨太平洋,另辖有距厄瓜多尔本土1000公里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由于赤道横贯了厄瓜多尔的国境,再加上在西班牙文中厄瓜多尔的意思就是赤道,因此该国又拥有“赤道国”的别称

厄瓜多尔的历史据现今文献,可追溯至三千五百年前。当时在今日沿海地区已有部落散居。1463年成为印加帝国一部分。在西班牙人发现新大陆后,厄瓜多尔于1532年被西班牙人占领,自此沦为西班牙殖民地数百年。1809年厄瓜多尔宣布独立后,但之后很快被西班牙占回。挣扎了十数年后,在1822年才彻底摆脱西班牙之控制。1825年加入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包括今天的哥伦比亚,巴拿马,厄瓜多尔,委内瑞拉),但此国于1830年解体,厄瓜多尔共和国也因此成立

厄瓜多尔国土面积283520平方公里,西境濒临太平洋,靠近海岸的东部地区为平原地形,中部海拔较高,是全世界17个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特别是Gapalagos群岛,达尔文的科学考察大部分在这里完成

厄瓜多尔的经济主要以农牧业等一级产业为主,全国1500万左右人口,其中印欧混血人口占总人口的41%,印第安人占34%,白种人占15%,除此之外还有被从非洲送至南美洲作为劳动人力的黑人与黑白混血人口。如同拉丁美洲大部分国家,厄瓜多尔的居民信奉的是一种融入部分印地安文化色彩的天主教,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但印地安族群间则通用克丘亚语

厄瓜多尔:世界的中心图片

在飞机上就发了入境登记表让大家填写,看格式似乎是安第斯地区几个国家通用的。到达时,看来没有其它航班同时间飞入,而入境处又有十几个柜台在同时工作,所以不用排长队,很快就轮到我了,尽管我坐在最后几排出来很晚。

厄瓜多尔:世界的中心图片

值班的officer以MM为主,看来是厄国想给客人一个美好的第一印象,MM没问什么多余的问题,更没有出现传说中对中国护照持有人的刁难,只对照护照、签证和certification(办签证时候同时给的一张纸,很重要),在她们电脑里核对了我申请签证时提交的个人信息后,就盖章放人了。入境表的一半收走了,另一小半要自己留着出境时候交(也听说有的officer把整张收走了的,就只能在出境时候另填一张了)。过海关的时候,我没有托运行李,工作人员看我毫无可疑之处,也挥挥手让我直接走人了

Quito Airport Suite

本以为在厄瓜多尔很少机会碰到中国人,却在飞机上就碰到一个中国小伙子,和猜测的不错,果然是华为的工作人员。后来在基多古城逛的时候又碰到一批,也说是在这边工作的,估计十有八九也是华为的。这个小伙子的建议和我事先做的功课一样,就是要到机场的到达厅找taxi柜台,买官方的taxi车票。因为到达时间晚,我预定了机场5公里远处的一家guest house,就不奔波进城了,这个距离的车票也卖到10美元,不便宜呀

买票后有人负责带我到机场外候客的司机处,于是上车走人。这个UIO新机场是去年才启用的,距离基多古城和商业区都很远,但新机场附近的路修得不错,我预定的guest house叫Quito Airport Suite,(网址 http://airporthotelquito.com/)在机场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有个官方网站还有地图,司机看着地图开车10几分钟就到了。村子里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安静,只有警察局还开着门。到guest house后也是大门紧闭,司机帮忙按了门铃才有个大妈回应,知道我要入住,所以等着呢。当然如果没人开门我就只能让司机带我回机场了

跟着大妈进门,要查看护照,要登记个人信息,房费是50美元/晚,预付了一半deposit,所以只交了25美元房费。厄瓜多尔的流通货币是美元,这是因为2000年时该国推行货币美元化政策,当时导致了人民的激烈反抗,执政者也被迫下台了,但最后仍成功地用美元取代掉了因严重通货膨胀而价值极低的旧货币苏克雷。所以美元纸币和硬币都在这里使用,本国只补充发行了一些小额的硬币,让游客非常方便

房间很简单,一张双人床,独立卫生间,电视,wifi很好用,房间内空间还不算小。从机场出来后感觉轻微头疼,毕竟是2800米的海拔,但没有任何其它症状,也没有影响睡眠,睡了一觉以后也不觉得头疼了,虽然走路还有些喘粗气。第二天睡到7点多就被其它客人的脚步声以及机场飞机起降的声音吵醒了,洗漱后吃早点,是包括在房费里的,早餐质量不错,有煎蛋、热饮、面包和香蕉

入住的时候就打了招呼,早上9点需要坐他们的车到基多城里去,他们就派了辆似乎是农用的小卡车来载我,谈好了价格是25美元。天气很好,万里无云,20多度的样子,很热。一路在山间穿行,穿过了很多镇子,偶尔还有堵车,这条路就是泛美“高速”公路,虽然不能算高速,但铺设得也算不错了,很平整,有些路段多车道也很气派

Quito Airport Suite图片
8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皮钦查火山之下的基多(Quito)是厄瓜多尔的首都,总人口224万,是厄瓜多尔次于瓜亚基尔的第二大城市。基多离赤道仅24公里,是世界上距赤道最近的首都。地处高原,海拔高度2852米,是仅次于玻利维亚拉巴斯的世界第二高首都。开了大约1小时山路,就到了古城内,没什么高大建筑,都是老房子。司机从山上走的,没有穿过中央广场地区,实际上我预定的旅舍这片地方在中央广场东侧山坡上,街道排列没什么规则,所以即使有旅舍给我的地图,我也不太能确定方位了。司机问了几个路人,最终在Olmedo和Leon两条街的路口找到了我要入住的Colonial House旅舍。从基多开始一直到秘鲁结束,全程住的绝大部分旅舍平时都是锁门的,门口有门铃和监视器,进门要旅舍的人在内部开门,安全还是不错的。这片地区还有不少其它guest house和青旅,有的在地势低的地方,我这个就要辛苦爬坡

入住的时候房间还没有收拾出来,只先登记了个人信息,staff都是说英语的,估计是volunteer吧,很容易沟通,就把我的大包行李放下了,只带了随身物品和刚要的一张基多地图出门,去和提前几天到quito的纽约旅伴汇合。白天天气很热,只穿短袖T-shirt就ok了,但考虑到山区晚间会很冷,还是带了长袖外套出门,后来每一天的情况都证明这是必需的。旅伴住的hostel距离不远,走下坡就到了,按了门铃就直接把我放进去了,也没人盘问。在lobby等了片刻,旅伴就出来了,于是按预先的计划一起去赤道

地球上赤道一共穿越十几个国家,却只有厄瓜多尔以此作国名,所以来到这里,就迫不及待一定要先去赤道看看,这将算是我人生亲临的第二条重要的线条吧,上一次是两年多以前,在格林尼治一脚踏过本初子午线,这样,世界在我心中才真的有东西两向,南北二分...去赤道就要去Ciudad Mitad del Mundo (Middle of the World),这其实只是基多地区的一个普通的镇子,在基多市区以北10几公里,但地理位置却不普通,因为在赤道之上,就以赤道命名了,为了纪念18世纪法国科学院在厄瓜多尔进行的地球测量项目,这里很早就修建了纪念碑,也是众多游客到此一游必去的地方。从基多市内的众多旅社找赤道半日游的tour,最便宜的也35美元左右,如果打车也会很贵,就决定坐公交了。离我和旅伴的旅舍所在地很近的Ave Pichicha街上的立交桥下,有个公交车站,叫Plaza Marin,基多多条bus线路都经过这里。我这里说的bus指的是有专用车道、固定的封闭车站、有特定安保系统的公交车,更像是轻轨、地铁,不是那些在街上随走随停的更local的车,这样的“高端”bus在基多有三种,Trolly(绿色车站)/Ecovia(红色车站)/metrobus(蓝色车站,车上都写着Q),都是南北向穿过市区的。进站有售票亭,每人0.25美元,就是一个quarter,很便宜

到赤道去要先坐metrobus-Q到北部终点站Ofelia,站台上有牌子标识出终点站名称,找到Ofelia的站台就对了。车次很频繁,不用等很久就能上车,但一般没座位,我们坐了一半路程才有座位,车并不是想像中那样新,和北京上海常见的公交车差不多,开得也非常颠簸,不过安全问题不大,车上有警员全程跟随的。最有意思的是车上经常有小贩卖东西,主要是生活日用品,以及盗版光盘之类的。开了40-50分钟,到了Ofelia站,看样子是市郊的一个中转大站。下车后可以看到另一个站台停着蓝色bus车窗上写着Mitad del Mundo,就转这样的车就可以到赤道纪念碑,但并非所有这样的车都到景点,所以要问一下售票员和本地乘客再上车。上车时按乘车距离发了不同的小卡片当车票,下车时才收钱,车票也是0.25美元,坐了50多分钟,才到纪念碑门口,不用担心坐过站,因为纪念碑非常明显,很远以外也能看到,并且实际上本地乘客和售票员都主动提醒我们该下车了。快到地点的时候,穿过这个叫“世界中心”的小镇,发现这里在大兴土木搞住宅建设,大幅广告贴在路边,声明选择住在这里就是住在了世界的中心。早就听说很多欧美人老了以后定居在厄瓜多尔,看来这里也在做这些人的生意

赤道纪念碑图片
赤道纪念碑图片
赤道纪念碑图片

赤道纪念碑景点门票3美元/人,30米高的纪念碑是景区里最高大的建筑,不过是1979-1982年间重建的,纪念碑之前的大道两旁有当年法国科学院测绘项目的重要参与人员的半身塑像,,花了半个小时,围着纪念碑转了一圈,跨着表示0度纬度的黄线照了一些到此一游照片,就想走进纪念碑内部看看,内部有个小博物馆,还可以登顶俯瞰周围,不过竟然是另收费的,3美元/人,觉得不值,也就没买票

赤道纪念碑图片
赤道纪念碑图片

景区内除了纪念碑,还有一个小游乐场、剧场等,也有一些小博物馆,配套设施有大量的餐馆、纪念品店,景点有个官方网站,大家可以看看 http://www.mitaddelmundo.com/ ;。午餐就是在景区内餐馆吃的,自然不便宜,只点了两个简单的面包夹cheese夹肉的三明治,花了4美元

赤道纪念碑图片
赤道纪念碑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

这个纪念碑虽然是官方的赤道标识,但来到“世界中心”,还要去另一个地方,因为随着现代GPS技术的应用,人们发现这里标示的赤道距离真正的0度纬度线还是有200多米距离的,于是有了一个Intiñan Solar Museum,是本地村民在GPS的0度纬度线上建起的一个小型private博物馆,官方网站 http://en.museointinan.com.ec/

从纪念碑景区正门出来,往左拐,沿着公路走5分钟,就在路边看到Museo Intinan的大牌子了,在从这里上土坡走150米,就到museum入口了,这里实际上是完全室外的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除了有GPS 0纬度的标识外,这里还演示一些证明赤道特性的科学实验,如鸡蛋可以立起不倒(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如水池中水流入下水孔时没有漩涡;平衡能力的丧失(两脚立于赤道之上,双臂平伸,闭眼,头上仰,立即无法站立);肌肉力量下降等。除此还有一些印第安人生活展览,纪念品店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走进博物馆区域的时候看到有售票亭,但无人售票,门票4 USD/人,包括西语或英语的讲解(以及实验演示),我们在景区内转了半个多小时转完一圈准备走的时候,才有人来找我们收钱,并且派了一个英语讲解员给我们,我们没兴趣听讲解别的,就只要求他演示了实验。(之前也有个大叔问我们是否愿意付4美元听讲解,被我们拒绝了,大叔就没再要钱...)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Intiñan Solar Museum图片
回旅舍

离开intinan走回纪念碑公园门口,拦了几辆蓝色Mitad del Mundo标志的bus,问是否到Ofelia,都说不到,后来我估计有的车是直接到市中心的,因为在市中心也看到他们的bus了,不过为了保险,当时还是坐了回ofelia的车,再坐metrobus-Q回市中心,如来时一样。回ofelia的车就很挤,等了很久才有座位,售票员也是上车的时候就直接收0.25美元车费了,没再发小纸条。在Ofelia问了站上的警卫和本地乘客,找到去Plaza Marin的车的站台,这里并没有在站台上卖票的地方,上车后没座位,并且2-3站之后就很挤了,估计因为人太多,售票员也就不到我们上车的后半截车厢来卖票了,所以一直坐到Plaza Marin下车都没人卖票给我。旅伴在路上Seminario Mayor站下车了,这里距离TeleferiQ缆车很近,她要去坐缆车,不过我看看天,从中午开始阴天到此时已经乌云密布了,估计也没法俯瞰基多全景了,就没去

回到旅舍,房间已经备好了,预定的是20USD/晚的双人房,但给我的房间有一张单人床一张双人床,卫生间是在室外院子里公用的,按这个价钱来说就不错了,好处:远离主街(也许因为在山坡上)晚上不吵;wifi还不错(店家提供的只能在公共区域使用,但房间里搜到另一个不需密码的wifi,速度很快);另外房费不用着急交,是check-out时才收的。坏处:房间隔音不太好,楼上的脚步声都很吵人;去卫生间要出门到院子里,晚上很冷;从Marin广场的主街要上个大斜坡才能到,很累。这个旅舍官网是 http://www.colonialhousequito.com

回旅舍图片
回旅舍图片
回旅舍图片
回旅舍图片
晚饭

到晚上七点多才听到旅伴的消息,到她的旅舍汇合后去吃晚饭,虽然住处附近街道上晚上没什么人,但Marin车站/广场附近的街道很热闹,几条街是连结中央广场地区的,人流尤其密集,在街上找了一家叫Caravana的快餐店,看起来还不错,价格也不便宜,一盘米饭+肉饼+蔬菜沙拉的套餐,又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块菠萝派,5块2美元,米饭很让人恶心,完全夹生的。吃完饭回住处的路上,才发现基多街头的狗很多(后来发现在厄瓜多尔和秘鲁很多地方都一样),家家户户几乎都养狗,看家护院本可以理解,但竟然都不栓起来,任凭到处乱跑,随地大小便,粪便也很少得到及时清理的。好在这些狗还都对游客很友善,没觉得有被追咬的危险。晚上在旅舍打打免费台球,聊聊天,看看书,早早洗漱休息

第2天

10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电话:593-2-2528-700-1707
  • 地址:Quito, Ecuador
  • 查看详情

来到基多第二天,早上睡到8点多自然醒,在旅舍吃早餐,不包括在房费里,另付3.5美元/人,而且要在前一晚预定,旅舍自己援引住户的话说是全美洲最好的青旅早餐,但实在不值,一份煎蛋,热饮(咖啡or 茶),小碗水果,无数面包,没别的了。早餐后出门,天气不冷不热正合适,这一天就打算在城里逛了

这块土地原是印第安部落基图(Quitu)部族的居住地,基多这个名称便是从基图演变而来的。8世纪时,基图逐渐扩大并与其它印第安部落频繁交火,到10世纪的时候,被Caras部落征服后,后者将基多地区构建成一个完整的基多古国。公元15世纪末时,基多古国被印加帝国征服,成为印加的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仅次于首都库斯科的第二大城市,印加帝国最后一任国王阿塔瓦尔帕的宫殿亦兴建于基多,但今日这座宫殿已成为厄瓜多尔的总统府。1526年西班牙殖民者入侵,1534年完全占领。当时驻守基多的印加帝国的将军把城市彻底摧毁,西班牙人在废墟之上建立起新城。1809年厄瓜多尔与西班牙在基多的圣阿古斯丁修道院签署了独立宣言,是第一份南美洲的独立宣言,直至1830年厄瓜多尔才正式独立,定基多为首都。基多市分为新城、旧城两部分,新城座落在北部,西南部是旧城区,许多地方完整地保留了西班牙人的建筑,玻利瓦尔、苏克雷、圣马丁,这些南美解放者曾在这里生活、战斗,他们遗留的足迹,至今在老城区的狭街窄巷间清晰可寻。1978年基多旧城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与波兰克拉科夫一起成为第一批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城市

在逛古城之前,决定先到El Panecillo山上俯瞰基多全景。仍到Marin广场公交车站附近,这里出租车多,这一趟下来发现,厄瓜多尔和秘鲁一样,只要是正常出行时间,大小市镇内主干街道的taxi非常多,随手打就可以,不必担心打不到车。从Marin到El Panecillo山顶车资4美元,从基多到厄瓜多尔、秘鲁其它城市,我就没看到taxi有用meter的,都是讲好价钱上路,虽然可以讲好价钱在上车,但实际上很多地方车多人多,拦下车只能先上,这样砍价其实不太容易,不过好在大部分时间司机要价还都公道。到El Panecillo路上有些堵车

El Panecillo山位于城市南端,高约200米,山顶上有一座大型基多女神石雕像(Monumento a la Virgen de Quito),被誉为基多人民争取独立自由的象征,是1976年西班牙艺术家Agustín de la Herrán Matorras受宗教组织委托修建的,雕像也可以攀登到中部的观景台,但估计也要收费,并且视野也未必就更好,就没进去。山顶目前是个城市公园,市民到这里休闲、散步,确实可以俯瞰基多全景,而且是360度的,山坡上、谷地中密密麻麻的房子恐怕要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发病,还可以看到La Mariscal的新城区,有不少高楼。不过上山时候天气晴朗,云很少,可到了山顶就阴云密布了,拍照的光线就不容易掌握。我和旅伴也看到有人从山下走上来,如果是这样,不要错过山腰的一座古老的印加神庙(Museo Templo de la Patria),现已成为博物馆

Quito Old Town图片
Quito Old Town图片
Quito Old Town图片
3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免费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593-2-2289428
  • 地址:Basilica del Voto Nacional,Quito
  • 简介:国家誓言大教堂(西班牙语: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是一家位于厄瓜多尔历史中心----基多的罗马天主教教堂,它是美洲最大的新哥特式教堂。
  • 查看详情

下山的时候也不用担心打不到车,这里总有一些空taxi在停车场或雕塑下候客,而且基多的双层观光巴士在这里也有站。我和旅伴花了3美元打车到Voto大教堂去,下山到半途司机还很热情地停在观景点让我们拍照。西班牙殖民者在基多市内兴修了大量天主教堂,遗留下来的共有大小教堂、修道院87座,但最独特的还是Basilica del Voto Nacional大教堂,这是南美洲最大的新哥特式建筑(整个拉丁美洲教堂以巴洛克风格最多,哥特风格的教堂本来就很少见),140米长,35米宽,30米高,厄国政府从1883年就决定修建此教堂,但因为资费等问题一直拖延下来,直到1893年才动工,至今仍有一些细部结构未完工,本地的一些预言家声称,这座教堂完工之日,就是世界末日。乘车穿过中心广场的热闹地带,来到Voto跟前,先在外围转了一圈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转到双塔、正门一侧,有游客入口,2USD的门票,先坐电梯到三层(电梯不好用,竟然要找工作人员帮忙才上升),然后可以上到几座塔的顶端。先是到钟塔要走过一道“独木桥”,这里在原先教堂建筑的棚顶之上,所以可看到哥特建筑典型的拱形支撑结构,到钟塔,我只爬了一组梯子就没再继续爬更高的两组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接着到有巨大时钟的双塔,内部有带动时钟的机械,不过很久不运转了。双塔的一个是开放的,沿着螺旋形阶梯可以爬到接近顶层的地方,但通往最顶层的门锁起来了,不过已经有不错的视野俯瞰周围市区了。爬到顶层的途中还看到有餐馆,如果坐在靠窗的位置也可以俯瞰地面的,估计价格不菲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下到地面后,从钟塔一侧的侧门可以进入大殿内,1USD门票,内部也可以明显看出哥特风格的样式,我只在英国见过这样的教堂,在拉丁美洲还是第一次见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国家誓言大教堂图片
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开放时间:全天开放
  • 地址:Gabriel Garcia Moreno, Quito, Ecuador
  • 简介:小型而且精心修复过的基多中央广场是开始探索老城区的最佳起点。擦鞋匠和宝丽来摄影师在公园周围向游客们招揽生意,而你则坐在长凳上享受安第斯山的晨光,真是件惬意的事情。
  • 查看详情

参观完Voto大教堂,就按照地图沿Venezuela大街步行去中心广场(也叫独立广场),基多古城的街道都很狭窄,路边很多殖民建筑,也有很多都刷成明亮的彩色

格兰德广场图片
格兰德广场图片
格兰德广场图片
格兰德广场图片

考虑到中央广场附近的餐饮必然不便宜,就在途中在街口一家简朴的小餐馆吃中饭,一盘炸土豆条加一块炸鸡翅配蔬菜沙拉、果汁只花了2美元。走到中心广场才发现其实很小,比之前在墨西哥、危地马拉以及之后在秘鲁看到的中心广场都小很多,而且因为广场上大量的植被、喷泉、纪念碑等,就显得更拥挤了。但广场的功能是一样的,都是本地市民聚集的场所,广场上很多长椅,很多人在这里闲坐、聊天

格兰德广场图片
格兰德广场图片
Carondelet Palace

Carondelet Palace (Palacio Presidencial)就座落在独立广场西侧,是厄瓜多尔的政府所在地,总统也居住在这里,但2007年Correa总统建议之下这里开辟了一部分作为博物馆,供游人参观。我就跟随着游人走进去,到安检口才被告知需要在广场的tourist information处提前预定,带着有效证件入内,并且是有固定时间的tour,并非随意参观。看看最近时间的tour已经来不及了,下一批又要等很久,况且也没带护照原件,就取消了入内参观的打算

Carondelet Palace图片
Carondelet Palace图片

独立广场南侧的基多大教堂(Catedral Metropolitana de Quito),从16世纪中期修建,之后屡次翻新,虽然结构和气势比老城内另几处教堂都弱一些,但一直是厄瓜多尔全国天主教领袖的驻地。不过这个教堂不能从广场一侧入内,游客可以从东侧Moreno街进入博物馆,也就是最初的教堂,门票2 USD/人。博物馆内是不允许拍照的,教堂大殿非常漂亮,有很多保存完好的壁画、油画,侧殿里有南美解放者、玻利瓦尔的伙伴苏克雷将军的坟墓,会议厅和阅览室也非常典雅精致,我独自参观的时候正好赶上有团队在讲解员带领下进入,原来每个房间都有故事呢。普通市民到教堂做祷告是从西侧Venezuela街进入,大殿内显然比museum中的新,但也不允许拍照的

基多大教堂图片
基多大教堂图片
2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30
  • 电话:+593 2-258-4175
  • 地址:Garcia Moreno y Sucre, Quito
  • 查看详情

离开独立广场,继续往南走,沿着Moreno街走到Sucre大街,就看到门面十分巴洛克十分精致的孔帕尼亚耶稣大教堂(Iglesia de la Compañia de Jesús),这座教堂建于1722年至1765年间,教堂四周墙壁以及天花板上镶嵌有精美的金叶图案,金壁辉煌且富有珍贵的历史文化价值。不过当走进教堂的时候,发现要交4美元/人门票,而内部还不允许拍照,就没进去

孔帕尼亚耶稣大教堂图片
孔帕尼亚耶稣大教堂图片

沿着sucre再往西走一条街,就到了圣弗朗西斯科教堂(Iglesias de San Francisco),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教堂门前的大广场,面积比独立广场至少大一倍,而且很空旷,没有喷泉、雕塑等,只有行人和鸽子,所以更显得巨大。这里才是基多城最古老的广场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图片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图片

教堂本身也被视为巴罗克式建筑风格的杰作,是西班牙美洲宗教建筑的典范,由一座大教堂、几座小教堂和众多的回廊组成。教堂内珍藏着印第安人、西班牙人的绘画和雕塑名作。免费入内参观,随意拍照,不过大部分时间里没开灯,后来参观博物馆的时候来到二层,看到大殿内开灯了,也是金壁辉煌的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图片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图片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图片

在教堂内参观的时候,正好外面下雨了,于是等雨停了才出去。到旁边的教堂博物馆参观,门票2美元,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庭院,展厅内有很多油画、圣像,到二楼可以俯瞰教堂大殿。离开博物馆的时候还遇到有人找我做survey,调查关于厄瓜多尔旅游的情况

休息

离开San Francisco,就不打算再逛其它的地方了,主要的景点都看过了,就在路边面包店买了点心和矿泉水(古城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有点心铺)当晚饭,之后直接打车回住处了(车费2USD)。刚回到hostel,就下起一阵大雨,不过五分钟就停了,安第斯山区的雨就是这样的。晚上就在住处没出门,很早就洗漱休息了

第3天

逛新城区

在基多的第三天,依然不用早起,到8点多自然醒来,在高原上感觉睡眠质量不是很好,经常醒来。鉴于昨天的尝试,这一天没有点旅舍的早餐,昨天买的面包还剩下一些,又找店里伙计要了几片面包、一杯热水,就当早点了。这一天的行程安排十分轻松,只打算逛逛国家博物馆,只带了随身物品就出发了,天气依然晴朗,看不出雨季的迹象,气温估计在20度以上,很热。在Plaza Marin坐红色的Ecovia公交车,到前往Rio Coca方向的,车资0.25/人,进站的时候我正好有quarter,岗亭中的售票员就让我直接塞进闸机里进站。这趟线路的车也很频繁,很快就上车了,和去赤道一样,没座位,虽然不像从赤道回来时候那样挤。好在只3站,到Casa de la Cultura就下车了,这里正是新城区的中心地带,周围很多高楼大厦,建筑都很现代

逛新城区图片
逛新城区图片

国家博物馆(Museo Nacional, or Museo Banco Centro)和国家大剧院(Teatro Nacional)、文化宫等建筑一起,都在车行方向的右手边(公路东边)的大院里,从院门口进入,绕到大剧院的侧面(靠近肯德基、麦当劳的一面)就是博物馆的入口(另外有auditorium的入口,一般是不开的)

逛新城区图片
逛新城区图片

博物馆是免费参观的,要求存包,但可以带照相机入内拍照(不可以用闪光灯)。展厅主体部分在一层的一侧,是厄瓜多尔境内从公元前四千年狩猎时代,到农耕时代,直到15世纪印加征服期间的古文明的简介和出土文物,虽然没有像秘鲁境内的众多规模巨大的文明,但小规模的部落文明还是有不少的

逛新城区图片
逛新城区图片

一层还有个专门的展厅展示金属饰物、器物,展示了厄瓜多尔古代各文明高超的金属加工工艺

逛新城区图片

来到二层,是殖民时期和独立战争时期的展厅,有大量教堂油画、圣像等,也有一些著名军事领袖的军服等遗物。整个一层和二层的西文、英文双语文字说明都做得不错,不需要讲解员也可以自己看

逛新城区图片

博物馆的三层一侧有一个专门展示亚马逊地区古文明的展厅,另一侧是关于陶瓷器皿花纹的特展,都没有英语文字说明

整个博物馆规模不大,转了1个小时就结束了,看看时间该吃中饭了,就到路口的KFC解决,价格还可以,一份鸡肉汉堡套餐只花了5美元,店里还可以上wifi不过我没试。坐bus原路返回Marin站,车子很空,不过看到很多中小学生背着书包上车来,很好奇这普通的工作日怎么这么早就放学了。走回hostel的路上买了杯鲜榨橙汁,几个大橙子榨汁才花了1美元,小店却没有大尺寸一次性杯子,只有大玻璃杯和小号的一次性塑料杯,无论用哪种都必须当场喝,小杯连喝2杯后才把最后一部分装下

晚饭

整个下午时间都在旅店的院子里待着了,看看书,写写游记,虽然阴天却也没有下雨。店里养了两只兔子,看兔子吃草也很有意思。原本的行程计划在基多是很紧张的,除了看赤道和古城,还要用一天时间去Otavalo,另外还要多待一天去Cotopaxi火山,临行前听说我的一个体弱多病的朋友比我早几天到基多后就身体支撑不住去医院吸氧了,就把我吓到了,临时放松了基多的行程,以及调整了基多和昆卡的比重

晚上吃饭是在第一天找到的Caravana快餐店,点菜大妈一眼就认出我了,却还是出了意外风波,我想点一份不带饮料的套餐再配一杯可乐,就指了指另一个有可乐的套餐的图案,结果大妈就给我点了两份套餐,端上来的时候才发现,听我说明白原意后,竟然毫不犹豫就把多余的一份套餐拿走把钱退给我了。饭后仍在这里买了一些面包带回旅店,留着第二天早上吃,这一晚收拾好所有行李,提前结清了房钱,就洗漱休息了,第二天一早要去长途车站赶车

离开基多,前往昆卡,运营这条路线的大巴公司和班次都很多,但厄瓜多尔的长途车公司繁多,能提供高质量服务的几乎没有,只能比较之后选择相对口碑较好的,好在有个网站可以相对准确地提供时刻表,以及舒适、安全程度评级,网址 http://www.ecuadorschedules.com/ ;,出于安全考虑,这一条10小时的路线就没有打算坐夜车,所以挑了时刻表上评级高的几班车候选,都在早上发车

第4天

前往昆卡

长途车站在Quitumbe,也不在城区范围内,我只能5点半天不亮就起床,带着行李出发,旅舍伙计还没起床,钥匙就留在前台,前一天找旅舍订的出租车准时到了。一路走高速,大概20分钟到了Quitumbe站,还看到山谷中城区的万家灯火,景色不错,车资10美元。实际上可以从Plaza Marin等城内车站坐Metrobus-Q公交车,终点就在Quitumbe长途车站,我前一天不确定是否如此早就能坐公交车了,等到了长途车站看到公交车真的已经开始运营了,就后悔没必要打车。到Quitumbe车站时天已亮了,车站很新很气派,上到二层是购票、候车大厅,一共4排售票处,每家巴士公司占据1、2个窗口,有人在窗口内售票,很多都在高声吆喝,就像杂货市场似的

前往昆卡图片
前往昆卡图片

前述网站上说Flota Imbabura和Cuenca Supertaxi的车相对比较舒服,路途中停站也少。我到Flota的窗口,它家有6点半发车的班次,但售票员还没来呢,窗口写着Anden#5,我就到5号窗口去看,结果是另一家巴士公司,后来才知道Anden是停车的站台,而非窗口(等我买完票,6点20左右才看到有人来Flota卖票),我就只好买7点发车的Cuenca Supertaxi的票。买票时要查护照,车费10美元,很便宜(厄瓜多尔的大巴基本是1美元/小时),另收0.2美元车站使用费,当场送了一瓶矿泉水。在候车区吃了前一天买的面包当早点,提前20分钟就进车站了,有人查票但并没有安检。

前往昆卡图片

我直接走到售票员给我指定的15号站台,站台上也有不少小摊贩卖零食、饮料的,车已经停在那里,相比其它站台停的喷涂得花里胡哨的车,我这辆车还算朴素的。依然没有安检,直接上车找座位坐就可以了,也没有指定座位。车里还算干净,也有厕所,座椅宽大,legroom空间还不小,但椅背只能略微倾斜

晚点了5分多钟才开车,不过时刻表对于司机基本没有意义,反正途中也不知道要停多少次,上下多少人。出站的时候车上只坐了3、4个人,有个岗亭,司机和售票员要登记才能离站,也算是有管理规范的。于是就在来到安第斯的第四天,离开基多,开始了即将持续三周半的南下路线

前往昆卡图片

到昆卡后,在住处住下,第一件事是联系下一天的Cajas国家公园一日游,行程里本来没计划Cajas,本来是计划在基多再待一天去Cotopaxi火山的,后来觉得在基多待的时间太久,Cotopaxi除了爬火山也没什么别的更好的景观了,就改成在昆卡多待一天,前往Cajas NP玩。这个国家公园位于昆卡城以西30公里处,面积285平方公里,海拔在3100和4450米之间,山峰与山谷交替,有很多美丽的河流和湖泊,很适合从昆卡出发一日游

咨询旅舍

我想叫旅舍前台帮我打电话给旅行社问询、预定,结果前台的小伙子说只能用他的电话帮我打座机,如果是手机号还是要用我自己的电话打,不清楚这是什么道理。幸好我手机开了国际漫游,他就帮我用我的手机和他的座机分别打了几个电话,给他们认识的旅行社,以及我事先了解、联系过的一家旅行社。Cajas的行程各家旅行社提供的其实差不多,早上8、9点出发,下午4、5点回来,每天都有,无论人多人少,价格50美元,包中餐、交通和导游,看来是介于group tour和private tour之间的一种形式(也就是说如果赶上同行的人多就亏了,因为要交同样多的钱)。价格就这么贵我就认了,可惜的是我们打听的旅行社下一天的Cajas tour已经都报名满了。我考虑再三,没有仓促决定换其它路线的tour(如Ingapirca)或者报名更靠后一天的,而是打算去古城内问问更多的旅行社

很幸运(或者不幸)的是,我满街乱走找到的第一家travel agency就说第二天的Cajas还有位置,除了报价和出发、返回时间、费用包含项目都和其它旅行社一样外,也没说任何更具体信息了,我也没问,值班伙计打电话问了一下导游和司机,才发现只有西语的导游了,我觉得Cajas只是个自然风光为主的公园,也不需要什么讲解,找个guide主要是防止在公园四通八达的trail里走丢了(如wikitravel上特别提醒的),所以就表示没有问题,当即交了50块钱全款报名了,比较麻烦的是旅行社还要看我护照,说是政府规定的,我既没有带原件也没有带复印件,只好用他们的电脑打开email信箱,翻出一封包含护照扫描件的邮件给他们看。收钱后,旅社给了我一张voucher,也留了我的住宿地址,会在第二天上午去住处接我

第5天

CAJAS国家公园

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就起床了,洗漱收拾后就带了随身物品等旅行社的导游来接,前一天约好8点15接我,到了8点35还没见人来,我想即使是人多要耗费一定时间在其它旅店接人,也不至于拖延这么久呀,就让旅舍的店家帮我打voucher上留了的电话问问。接电话的是旅行社的店员,表示也不清楚为什么还没接到,说是帮我打电话给司机和导游问一下。我们刚把电话挂断,一位大叔就在门口按门铃了,进门一问果然就是我等的导游了,连声说是hostel的标志不明显,绕了几圈才找到...这大叔就带我到central bank前的停车场,还表示抱歉说他只懂很少的英文,他们是乘一辆小车来的,除了司机导游,后座已经有一位女士了,加上我就坐满了,本以为还要到其它地方接人,结果直接就开始行程了

虽然导游不说英文,司机英文水平似乎不差,虽然轮不到他来说,后来吃饭等空闲时间聊天,他竟可以流利地和我用英文交流,女士是一位德国大妈,自称从 1980年代开始,来南美旅行过十几次了,工作是在德国的语言学校教英语,并且从中学开始就学习西语,所以可以流利地说这几种语言,于是后来导游对她讲的话她也就择要为我翻译一下

这一天天气依然阴云密布,虽然还没下雨,但也很少见到太阳。在城内的路上导游就开讲了,讲了一些昆卡城的历史和今天的概况,包括最早Canari人定居在这里,随后被印加征服,之后就是西班牙人建城。出了古城就是tomebamba河,基本上可算是古城和新城区的界限,古城区地势也更高一些,似乎在河边山岗上的感觉。离开城区就开上通往瓜亚基尔的主干公路,也就是泛美公路,从城内出发不到40分钟就到Cajas国家公园的范围了。进公园前司机停在路边一家小商店门口,导游问我们是否要买食物和水,我们都不需要,导游又检查了我们的衣装和鞋,长袖衣裤是可以御寒的,鞋也是适合徒步的,就ok了。导游说这一天的行程回到海拔4000米,到时会有很大的风,很冷。后来发现除了刮大风、温度要求必须穿长袖衣裤、冲锋衣,trail路边有大量针刺状的野草,如果穿短袖,就很不舒服了。不过导游自己竟然一直都穿短袖T恤加一件马甲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开进公园以后,司机把车开进一条窄石子路,穿过牧场,一直开到山谷中,来到Llaviucu湖景区,这里是全公园范围内海拔最低的地方,大约3100米,所以也不算很冷。在停车场有人检查导游、司机的证件等,并且登记,也有厕所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之后就用了1.5小时绕湖一周,湖面很大,周围是大片cloud forest丛林,以及沼泽地,整个一圈trail修得很好,还有一些观景台。这条路十分简单,自己走也不可能走丢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这条trail有很长一段是在丛林里走,都铺了木板路,但雨天有些滑,导游就问德国大妈英文怎么说,提醒游客注意防滑,于是我们教给他slippery这个词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导游估计是bird watching爱好者,进景区的时候就给我们要了几份观鸟图,可是时间不对,鸟都在清早在丛林里活动,我们到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连只麻雀都很少看到。不过导游还是讲了很多鸟类知识,例如鸟类如何觅食、饮水等。导游对植物也很了解,一路上不断讲解本地的特色植物,特别是丛林中的各种共生系统,如缠绕在大树上的蔓藤。对一些药用植物,导游也特意提到。这条环湖路最终经过一个废弃的酿酒厂,导游说以前的老板是来自慕尼黑的两个兄弟,这引起了德国大妈很大的兴趣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离开llaviucu景区的时候,导游讲了Cajas的含义,原来这一片地区共有大大小小270多雪山融水形成的湖泊,像是很多积水的盒子,而Cajas 在土著语言中的意思就是box...原路开回主路上去,继续往山上景点开,都是弯弯绕绕的山路,路上看到放养的羊驼llama和alpaca,这还是我行程开始后第一次看到神兽,听导游讲这里原本是以养牛为主,但牛对山上的植被破坏太大,政府就让本地牧民改养羊驼了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在海拔升高后,山里的植被就以低矮植物为主了,很多地方裸露出岩石,奇形怪状的

途中经过中午吃饭的餐馆,导游进去和伙计预先确定了菜单,接着就开到了主干路上国家公园的入口、检查点。大货车似乎都停下来接受检查了,导游说主要是查危险化学品,因为Cajas公园内的水都是昆卡地区生活用水的水源,如果有化学品泄露,后果很严重。开到海拔4100米,就到了Tres Cruces观景点,这里停车场边的岩石上竟然有一只专供游客拍照的alpaca,非常驯服,似乎如果不是天气恶劣,就从早到晚站在那里,不去别的地方。观景点非常冷,寒风瑟瑟,可以俯瞰连续的几个lagoon,我很惊奇到了这么高的地方,也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包括刚刚在Llaviuco徒步的时候也没有明显不适感觉!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高原上独特的苔藓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这里短暂停留后就开车往回走,到了Toreadora景区,这个景区似乎比较大,有个面积很大的湖,湖边有个访客中心,包含一个小型展览馆,同时有餐厅、洗手间。这里是多条trail的起点,我们也将从这里踏上我们这一天真正的trekking路途,在访客中心的trail map上导游给我们简单解释了一下,我们要走的1号红线trail,叫做nature and human history,综合了自然和人文景观,全长在地图上写着要走5小时,但实际上我们只走其中一段,都在4000米海拔左右,爬升和下降都不算很多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德国大妈这时拿出了登山杖,看来是有备而来,我跟着导游和德国大妈走上,完全没有任何专业装备。先是绕着湖走了半圈,这段路是当年canari人在这里定居时候就使用的,历史悠久,大概因此这条trail得名nature and human history吧。湖滨游客非常多,大部分常规一日游的tour都会在这里绕湖走半圈,路也很好走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我们接着就离开湖滨,走到山背面去了,游客就明显越来越少,后来就只有我们三个了,路也越来越难走,如果按美国国家公园的评级,这个trail也算是中等难度以上了。路不仅不好走,还不好认,沿途要找红色标记(因为是红线trail),但标记有时并不明显,可能在一块小石头上,或者树干上,导游都有一次需要琢磨片刻回忆一下才想起该怎么走。所以如果自己来玩,就不要走这些偏僻的trail了。粗略估计一共走过了3、4座小山丘,几乎在每个山坳处都能看到湖泊,这个公园里湖泊的确非常多,但除了湖泊也有不少丛林地带,树的品种看来很奇特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CAJAS国家公园图片

虽然很辛苦,导游从来没停止过讲课,虽然不提鸟类了,但几乎每一种有些特色的植物他都停下来给我们讲了,可惜德国大妈大概是累了,就不经常给我翻译了一共走了大约2.5小时,就在我已经不想再走上任何一个山坡的时候,终于走到终点了。其实也不是终点,只是一个到主干公路的出口,有个小停车场,我们的司机把车开到这里等我们。这条trail印象极其深刻,主要是因为在真的走完之前,我自己都很难相信自己能在4000米以上的山岭里徒步2个多小时!后来回程路上才听德国大妈说这个tour是和常规tour路线不太一样、更偏重户外的,她还是在昆卡城众多旅行社里打听了很久才找到的...

温馨提示

我当时真无语了,如此情况在我前一天报名tour的时候竟然完全不知道!

如果有朋友也想走这条路,或者在Cajas公园里trekking,有几个建议,首先是着装,一定要长袖衣裤,除了气温、针刺装杂草也很厉害;地上有苔藓的地方非常松软,走在上面像踩着棉花一样,但有些地方有地洞,要小心留意;有些地段尤其是靠近溪流处,烂泥很多,很滑;在碎石块多的地方要留神避免扭伤;另外就是我一直没有赶到明显的高原反应,或许是因为我走得慢,没有跟随导游和德国大妈飞速前行(当然我自顾自在后面慢走他们也没道理丢下我不管...),并且随时注意调整呼吸...这个公园的自然风光比起我后来在北秘鲁瓦拉斯前去的Huascaran国家公园稍差一些,但也算是我整个行程里第二出色的自然景观了,在这里徒步几个小时,也是很不错的行程安排。我们的导游和司机都来自叫Apullacta的旅行公司( http://www.apullacta.com/ ;),也许只有他们能安排这种偏重户外的路线

午饭

这一趟徒步结束,整个tour的行程就结束了,于是开车返回山下,路上到餐馆吃午饭。不过到饭馆的时候已经快下午3点了,时间比导游预计的晚了不少,估计是因为我在山上走太慢了...这顿饭是包括在团费里的,不过另点饮料要付费,我花1美元要了一杯菠萝汁。导游为我们点的是套餐,先上了一盘凉菜,本地特色的一种大豆加Cheese,接着是一大盆土豆浓汤,包含了半个鸡蛋,主菜是鱼配米饭、薯条、蔬菜。司机和导游也吃同样的东西,鱼可以选择烤鱼或者其它做饭,都是饭馆自己池塘养的。据说以前这里的餐馆都是在公园的湖里养鱼的,打上来特别鲜美,后来考虑到对湖区生态系统破坏严重,就禁止在湖里养鱼了,想养的只能自己建池塘

午饭图片

饭后没上车之前导游发给我和德国大妈打分、意见反馈表,似乎是厄瓜多尔政府要求的,包括对他们服务的各环节打分评定。填完表、结了账才离开饭馆,坐车返回昆卡市区,仍然把我送回hostel里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

在基多的Quitumbe站坐上车,就南下昆卡。果然如预计的,车子不断停下,不断有人上下,真庆幸是白天坐车,要是晚间,这财产和人身安全完全无法保障。在基多郊区上车的人尤其多,出站时候只坐了3、4个人,很快就填进10几个,有些村民还有大宗行李,需要较长的停车时间把行李塞进行李舱里。除了乘客,还有小贩上下车,卖食品饮料和卖报纸的都有

等开出基多郊区,售票员才下来卖票,我们始发站上车的乘客也要把车票完全交给他,看来也是不给收据的,之后停车次数就明显减少了,只在主要镇子和一些主干公路的岔路口停车,有时候有Parada的站牌,有时没有,本地人看来都很清楚能在哪里坐到车,就集中在一些地点等着,过路的大巴也基本都会停。售票员后来还把电视打开了,播放西语配音的好莱坞电影,本地乘客看得津津有味,我却觉得很吵...(后来才发现厄瓜多尔大巴喜欢播放动作片,秘鲁大巴喜欢播放言情片,不同的历史早就了不同的文化?)

我们的车沿着所谓“泛美高速公路”南下,基多附近的山谷中主要是农田、牧场,天气飘忽不定,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阴云密布。这一段最主要的镇子要算是Llatacunga,在镇子里停了不短的时间,好几位大妈提着篮子上车卖零食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开到Riobamba和Alausi一段,风光就不一样了,上升到很高的海拔,可以在山路上俯瞰山谷,视野非常开阔,山谷景色非常壮观,到了这里,我才开始体会到安第斯的非同寻常的魅力。于是又一次庆幸没有坐夜车,而是选择了白天坐车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厄瓜多尔:印加的河,昆卡的城图片

再往南开就进入山林地带了,海拔依然非常高,所以雾气很大,路面能见度很低,司机几乎要凭第六感觉开车了,让我看着非常担忧!

安第斯山区的气候多变在路上也能明显感受到,早上穿了秋裤厚衣服出门,到中午就很热了,只好脱了外套。路上没留集中的吃饭时间,一直开到Canar附近,就快到昆卡了。这片地区又是开阔的谷地,田园风光和漫山遍野的红顶房子都让人印象深刻。到昆卡附近上下车又很频繁,几乎全坐满了,不过售票员还是严格执行了不允许站人的规定,有个刚上车的乘客没有看到空座就在过道站着,售票员下来示意他坐到座位上去

前往酒店并入住

昆卡这座安第斯山城海拔有2500米,是厄瓜多尔次于瓜亚基尔和基多的第三大城市。据考证从公元前8000年就有人居住在这里,公元前2000年就有简单的社会形成。和厄瓜多尔大部分领土一样,15世纪这里被印加占领、殖民,原先的Canari人被迫将城镇的名字改为Tomebamba(厄瓜多尔和秘鲁有各种"...bamba"是因为bamba在印加语中意为village),但本地的宗教仍得到保存和发展,成为仅次于库斯科的宗教圣地,不少十分奢华的宗教建筑被修筑起来,可惜在16世纪中期西班牙殖民者到来之前这里的居民自动将城市破坏后搬走了。1557年4月,西班牙人的头领Gil Ramírez Dávalos与Andrés Hurtado de Mendoza决定破土动工在废墟上建立了新城,后来历史中心区就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今天昆卡城区加上周边郊区一共有人口50万,工业和农业组成了经济收入的主体

车一直开到昆卡的长途车站Terminal Terrestre,和机场相邻,都在城区边缘,预定的旅舍老板发邮件说从长途车站到城内可以坐公交车(7路),也可以打车,车费2.5-3美元。门口就有一排出租车在候客,我和司机说去Banco Centro,因为预定的Alternative Hostel就在中央银行附近,司机只收了2美元。很快到了地点,也很容易就看到了旅店,虽然门面很小,但位置就在路口的银行斜对侧。入住的时候连护照都没查,只自己登记一下个人信息就可以了,也是退房的时候交钱。预定了share卫生间的private,一张双人床,一个小桌子,其余的空间就比较小了,连椅子都没有,不过还满干净的,房间里也可以用wifi,信号不错,公用浴室的热水也很足

Alternative hostel墙上贴着一张世界地图,房客按自己的国籍在地图上钉钉子,中国、俄罗斯、巴西等大国都有很多钉子集中钉在国家中部,显然是店家而非房客钉的,我就把中国的钉子分散开,钉在不同的省份里

前往酒店并入住图片

稍微休息一下,找前台要了地图,就带了随身物品出门,Alternative hostel在古城核心区域的边缘,走到古城中心广场20分钟左右。坐车到昆卡的时候依然很热,不过现在快天黑了,就开始凉了,但直到晚间也没有像基多那样温度下降到冻人的程度,所以感觉比基多舒服很多。先在路上找旅行社确定了下一天的Cajas公园一日游,之后就按照地图走到中心广场Parque Calderon,此时已经完全天黑了,先来到有蓝顶dome的“新教堂”跟前,可惜没有开灯,看不太清楚。广场上倒是很热闹,本地人在长椅上闲坐、聊天,还有年轻人在玩杂耍。广场一侧的有一群人在举行竞选集会,举着的大幅人物照片,其实我白天坐车也注意到了,无论大城小镇,街头巷尾都贴满了vote广告,大概最近是竞选季节。另外有些人在拦截路人做survey,不清楚是什么内容,是否也和竞选有关

昆卡古城图片
昆卡古城图片
晚饭

绕着广场走了一圈,让我惊讶的是,广场边的餐馆都不贵,于是就打算在这里找一家吃晚饭了,一盘意大利面,加上一杯鲜榨菠萝汁,只花了8美元。从广场打车回hostel(依然和司机说Banco Centro就可以),花了2.5美元,因为路上车多人多,拦下车只能先上去,砍价就不好砍了,但后来几天再打车同样路线都是2-2.5美元,看来是flat price了。昆卡和基多一样,满街到处都是出租车,不会担心打不到车。因为第二天要去Cajas,所以回住处后不久就洗漱休息了

下一天游玩Cajas公园的情况见前一篇游记,这里不多说了,下午回到住处,因为徒步数个小时,太累,就在住处一直休息到天黑,这时前几天独自在llatacunga, riobamba地区活动的旅伴赶到昆卡和我汇合了。于是一起打车到中心广场吃饭,仍然是我前一天选的餐馆,吃完在附近小超市买些矿泉水、零食,旅伴又在广场的药店买了些感冒药,再打车回住处休息,从hostel到centro打车依然是2.5美元

第6天

在昆卡短暂的停留只剩下最后多半天,打算逛一下古城。9点多才睡醒,洗漱收拾后打算先去马路斜对面的Central bank museum看看,这个博物馆展出了本地的一些历史遗迹,后院本身就是个Canari/印加遗址,可是也许周末的缘故,竟然10点才开门。只好和旅伴商量先去centro了。出门前退了房,把大包行李放在存储间了,只带随身轻便物品出门

打车到Parque Calderon中心广场,先上车的,本以为司机要像前两天一样要2.5,没想到只要了2块钱,看来完全取决于司机,也可能和车型有关。到广场后按计划先坐tourist bus,这个大巴满城转,但不是那种hop-on hop-off的,只能在中心广场买票上车,中途只在turi观景点停20分钟,其它地方不停。车站在老教堂El Sagrario博物馆门口,有两家公司运营,都是双层大巴,分别是红色和黄色的,我们到的时候正有一辆黄色的停着,售票员说两家公司的路线、价格都是一样的,这辆车还5分钟就开车了,于是买了票,5美元/人,旅伴又赶快去附近咖啡厅买了些点心当早餐

Central bank museum图片

开车后数了数乘客,只十几个人,当然都坐在上层了,仍有一半多空位,讲解员双语讲解。先在中央广场转了两圈,讲解了新老教堂和其它一些建筑。新教堂似乎在办活动,很多学生。接着就离开广场,穿过老城区、过河到新城区,再到Turi观景台去,讲解员很敬业,几乎一路不停地讲解周围的建筑、公园等,连哪里是大学、哪里是医学研究所都提到了,也重点讲了本地区的历史,和前一天Cajas tour的导游说的差不多。在大巴上层虽然站起来看风景就很舒服,但因为是完全敞篷的,经常要留神路上的电线和树枝,有时只能坐下才能避开

Central bank museum图片

古城内的街巷

Central bank museum图片
Central bank museum图片

远观新城区

Central bank museum图片

Tomebamba河穿城而过

俯视昆卡城

从广场开出20-30分钟,走了一段泛美公路,就到了城郊小山之上,上到山顶就是Turi观景点。乘客在这里下车,大巴就开走了,20分钟之后来接人回去,凭票再上车。这个观景台可以俯瞰昆卡城全景,远处蓝天白云、城市四周山峦的环抱,一片青翠,在这幻境般的背景里,昆卡城像一幅画卷,在山坡和谷地中缓慢展开,只见漫山遍野的房屋,都覆盖着红色屋顶,规则有序的街区和起起伏伏的地势相得益彰,让人赞叹!无论是缘于市政规划统一布置,还是自发形成的“潜规则”,这里都是很讨人喜爱的。在红屋顶当中,中心广场新教堂的天蓝色拱顶就很抢眼,用相机拍照,即使不调zoom,也会被自动对焦,难怪早就成了昆卡的标志。此处的昆卡是以建城者Mendoza的故乡西班牙的昆卡来命名的,但从建城开始,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就试图把这里的昆卡和西班牙的区分开,而不仅仅是作为西班牙的衍生物。这里有着独特的自然环境、文化遗产,理应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地位

俯视昆卡城图片
俯视昆卡城图片
俯视昆卡城图片

除了观景台外,这山顶还有个教堂,不过没开门。周围是一些纪念品店、餐馆、旅舍,也有不少出租车在这里候客,不坐tourist bus的话也可以从城里打车往返

俯视昆卡城图片

大巴似乎比说好的时间晚了一些才开回来,大家上车后原路下山,但由另外一条路开回中心广场,这条Solano Avenue在观景台也可以看到,很宽阔,直通古城中心的Tomebamba河边,沿途墙上画满涂鸦,双向车道中央的隔离带上很多铜像,讲解员说都是本城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事件

俯视昆卡城图片
俯视昆卡城图片

回到广场后,就在四周走走看看,这里白天和晚上一样热闹,对本地居民来说,这个20世纪初规划建起的地理中心,毫无疑问也是社会生活的中心,广场中心的雕塑是厄瓜多尔独立战争的英雄Abdon Calderon,也是因此广场才被叫做Calderon Park

广场边有两个教堂,“老教堂”(Iglesia de El Sagrario)修建于16世纪中期,其后多次翻新,添加了管风琴、钟塔等,钟塔曾经在法国的地球测量项目中被用作标识点。到19世纪末后被新修的更大的教堂代替,这里就不再进行公众祷告活动了,而是变成了博物馆,入内参观1USD门票,没有发常规的门票,发了一张明信片。旅伴觉得图画不好看,就想换一张,守门人就把仅剩的三张都送我们了!内部的壁画、圣像、祭坛等仍一直有人维护,色彩仍然非常鲜明,还保留了大量的油画,以及一个木制的新教堂的模型

老教堂图片
老教堂图片
老教堂图片
老教堂图片
老教堂图片
老教堂图片
4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开放时间:9:00-17:00
  • 地址:Mariscal Sucre, Cuenca,Ecuador
  • 简介:昆卡大教堂建于1557年,教堂内由彩色玻璃窗反射出的色彩、内部装饰及黄金祭坛和一幅著名的圣母玛利亚肖像值得前来一观。
  • 查看详情

从老教堂出来,就到广场对面的“新教堂”(Catedral Metropolitana de la Inmaculada Concepción),在1885年开始修建,一个世纪后才完工的教堂。建筑是新罗马风格和新哥特风格的交融,有三个让人惊艳的蓝白色相间的dome圆顶,这dome上的瓷砖都是从捷克斯洛伐克运来的,也成为昆卡城的标识。门面facade是本地大理石和雪花石膏构成,大堂地面是从意大利运来的粉色大理石铺盖的,初建成时昆卡城的一万人口有九千可以同时在教堂里参加祷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教堂钟塔的修建过程很曲折,因为计算错误,建成后才发现太高了,教堂主体无法承重,只好再截短,这从老教堂中保存的木制新教堂模型可以看出来。可惜这时教堂关门了,虽然上午坐bus经过的时候里面还很热闹,我们在周围等了一会儿仍没有开

昆卡大教堂图片
昆卡大教堂图片
昆卡大教堂图片
昆卡大教堂图片

在新教堂斜对面,还有一个教堂Santuario Mariano,形制很古朴,且没有开门,但门前小广场上有个花市,花香四溢,也让我们流连了些时间

午饭

到中饭时间了,想找一家便宜一些的饭馆,就走出广场地区,去附近街道找,在一家街口寻到一家,对照照片点了一个套餐,似乎店家也没太明白我点的是什么,不过我也无所谓,常规的套餐也做不出什么特殊的菜来,端上来,是烤鱼配米饭,加蔬菜、豆子,很便宜,2.25美元。各种鱼类做菜,烤鱼是吃起来最方便的,因为不用挑刺。吃完饭回新教堂又看了一下,还是没开,却开始下雨了,在回廊里避了一会儿雨,看有出租车开过来,就打车回住处了,给了司机2美元

Banco Centro博物馆

旅伴直接回hostel了,我先到Banco Centro博物馆看看,早上吃了闭门羹。这个博物馆和基多的国家博物馆一样,也是免费参观的,登记个人信息即可入内,但不能拍照。一层是厄瓜多尔各地出土文物,还没看完展厅就关灯了,我和另几个访客被请出来,也不清楚是照明系统坏了还是要关门了;二楼是民俗展览。几乎没见有英文说明,随便看看就出来了

Banco Centro博物馆图片
Banco Centro博物馆图片

博物馆的后院才是亮点,是个印加城镇的遗址Pumapungo,建筑都没有复原,只能看到墙基,一些示意图说明了考古人员推测的城邦格局,这个遗址出土的文物陈列在博物馆内一个专门的展厅

Banco Centro博物馆图片

遗址在一座小土坡之上,土坡之下有个城市公园,我没有下去,但看到几只羊驼在草坪上吃草

离开昆卡

回到hostel后,提了行李,就打车去长途车站了,到瓜亚基尔的大巴发车很频繁,什么时候去都有车,车站仍是Terminal Terrestre,从基多来时的车站。打车后问司机2美元是否ok,司机也没意见,旅伴却说前一日打车过来花了3美元。到车站后直接进大厅,狭窄的过道两边挤满巴士公司的售票窗口,从ecuador bus schedule(基多部分游记给出的链接)上查到提供昆卡-瓜亚基尔路线的公司只有atrain和turismo oriental,但实际上有很多,网站的时刻表其实是混合了各家公司的。我没有搭理拦住我们要卖票的小贩,直接到Turismo Oriental的柜台,售票大妈听说我们到瓜亚基尔就让我到隔壁柜台去买,这时游动的小贩也把我们引领到隔壁窗口,一看是atrain的柜台,但卖的票有多家公司的

花了8美元/人买了最近时刻出发的车票,很奇怪这个价格,因为厄国常规大巴是1美元/小时,昆卡到瓜亚基尔最多不会超过4、5小时,竟然卖了双倍的票价。看车票上写着,也不是atrain的车,而是和我上一程坐的车一样,是cuenca supertaxi的车。买了票后就有窗口边协助的工作人员指给我们发车的站台,进站时要交0.1USD/人车站使用费,好在还有零钱。车和我从基多来时坐的差不多,legroom仍是很宽松的(旅伴说比她在llatacunga和riobamba坐的车都好),不过因为卖票时指定座位了,并且真的几乎坐满了,就不可能把背包放在旁座上,只能放在腿下,就不太舒服了。上车后十几分钟就发车了,2点35,和网上查的时刻表一样的

有个瘦高个子的中年男子,从出站时候就上车了,开车后就站在过道上开始讲话,似乎是说相声、笑话,神情是轻松玩笑的神情,可一张嘴就露出他缺了不少牙齿的口腔。偶尔也前后走动,还会表演个小魔术之类的,座位上不时有乘客笑一笑,他就趁势推销一些小物品,先发到每个人手里把弄一会儿,再收走,或是想买的就收钱。直到郊区,他一刻不停地耍了半个多小时,看看不再有乘客买他的小玩意儿了,就立即收敛了笑容,下车走人了。带着这一奇特而深刻的印象,我也就离开了昆卡,离开了图米班巴河畔的这座古老城镇

乘车离开昆卡,前往瓜亚基尔,也许是因为出发的时候就几乎坐满了,并且是按座位售票的,这一趟车中途停车上下人的次数很少,除了在Duran正式的长途车站停了一下,只在其它地方停了2、3次

很快就来到两天前到访的卡哈斯国家公园,主干公路是从公园内穿过的。不过这时车窗外正是凄风冷雨,十分阴霾,很难看清任何景色,车内外的温差都使得车窗被薄雾笼住了。虽然大货车都在公园的入口被拦下接受检查,我们的大巴却直接开过了

等到天气晴朗了,在安第斯曲曲弯弯的山路上就仍能看到壮丽的风景,但终于还是开出山区了,很快就把连绵起伏的群山甩在了后面,这样气候就迅即热起来了,不得不开始逐层脱外衣,车内又没有空调,越来越闷热,后来就很不舒服,身体本来就虚弱的旅伴都快要晕掉了。进入平原区以后,就到了瓜亚基尔所在的guaya省的地界,路边就以大片的农田为主了,这也是本次行程中第一次出安第斯(一共三进三出)

离开昆卡图片
离开昆卡图片
到达瓜亚基尔

最后在穿越了数个大大小小的港湾后,到达瓜亚基尔长途车站。瓜亚基尔是厄瓜多尔最大的城市,人口375万,位于Guayas河西岸,濒临太平洋瓜亚基尔湾,1538年西班牙殖民者在现址建镇,人口不断增加,在17-18世纪多次遭到由太平洋而来的英法海盗袭击,最严重的时候全城被海盗占领,居民被扣为人质,基多殖民政府不得不出钱赎人。南美解放、独立思潮涌起后,瓜亚基尔也一直是政治活跃的地方,1822年7月两位著名的南美解放者何塞.圣马丁和西蒙.玻利瓦尔曾在此举行历史性会晤,商讨打击帝国主义、解放南美洲大计。厄瓜多尔独立后,和秘鲁陷入多年的战争,因为和秘鲁邻近,瓜亚基尔也是战线前沿,秘鲁人甚至在瓜亚基尔市政府和省政府里安插了大量奸细,企图让这个地区脱离厄瓜多尔加入秘鲁。今天的瓜亚基尔是厄瓜多尔的工业和渔业中心。是上海的友好城市

看看时间,从昆卡出来,只用了四个多小时就到了瓜亚基尔,因为途中停车次数少,所以比我预计的早很多。瓜亚基尔的长途大巴车站terminal terrestre和全国最大的瓜亚基尔国际机场紧邻,所以十分气派豪华,内部感觉是个巨大的shopping mall,空调也开得足,很凉快

到达瓜亚基尔图片
到达瓜亚基尔图片
入住酒店

走出大巴站,就有一长排taxi在候客,我和旅伴订了不同的住处,但都在市中心范围,把地址和地图给司机看,司机就让我们上车了。在车上还没出停车场之前和司机谈价格,出租车依然没有meter,司机要价10美元,而我预定的酒店给我email说4美元就ok,最后和司机谈到6美元,因为毕竟有两个人。坐车离开大巴站后,就经过机场,可以清楚地看到跑道,航班起起落落十分繁忙,这里有通往美洲其它国家、欧洲的众多直航航班,机场到市区的公路自然也修得气派,多车道、很平整

可惜这一印象维持了不久,到市区内就被破碎了,在市中心的街区里,到处都是破旧的房屋,有些是类似中国老城区的5、6层楼房,有些是house式的院落,还有很多似乎停工很久的工地。街上也没什么人,似乎还不太安全,家家户户都街门上锁,每个街口还都有警察在看守

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预定的guest house叫hotel jeshua,就在路口,出租司机很负责,问了街口的警卫确认了是我要住的hotel,并且还多绕了一个街区(因为单行道)把我拉到门口才让我下车。进门要按门铃,刚好有个警察已经按了,所以开门后跟着这警察进去,旅馆老板父子就很紧张,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后来警察大概和他们解释,和我没关系,他们才放心。老先生和警察处理公事,那位儿子会说英语,就给我办理入住登记,没有查看护照,但要求先交房费

这家GH有3、4间客房,不过似乎没别的客人,就给了我一间可以住三个人的房间,一张单人床,一张上下铺的床,不过房间内活动空间有些小,有电扇也也有空调,还有独立卫生间,热水也很足,wifi在房间内也很好用,价格只25美元,虽然距离Malecon海滨景点有些远(10几条街,走路30-40分钟),但也正是因为这段距离,才有这个低价

放下行李,就找老板要了附近的地图,出门找饭馆吃晚饭。老板划出了Malecon的方向和范围,但我没想走那么远,天气潮湿闷热,也不想走很远(特别是这一趟没带短外裤,在海滨几处城市很不舒服),所以走了4、5条街,看到街口有家中餐馆,就进去了,这还是我行程开始以来第一次吃中餐馆。老板娘坐在柜台里,是个中国人,但伙计是本地人,不会讲中文的(当然更不会讲英文),饭店里另两桌的食客也都是本地人。菜单也没有中文的,但我知道chaufa显然就是“炒饭”了,点了一盘鸡肉炒饭,两杯鲜榨菠萝汁,后来有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共6.5美元

吃完饭原路走回住处,会说英文的小伙子和媳妇儿正要走,看来他们不住在这里,只有小伙子的父母住在这里看店,难怪当初email联系的时候他们一直希望我能尽早入住,因为老两口是不讲英文的,临走前还问我第二天想什么时候吃早饭,他们好准备,早餐是包括在房费里的

第7天

出发

因为天气闷热,又担心吹空调感冒影响后面再上安第斯的行程,所以一晚上都是开电扇睡的,睡在上下铺床的下铺,也避免被直接吹到,因为天气原因,旅店根本就没有提供被子。睡得还不错,到第二天9点多才醒,洗漱后早餐,很简单,一杯果汁、一杯热饮(牛奶或咖啡、茶)、一块面包。吃完饭收拾行李就退房了,去和旅伴汇合,一起到海滨逛逛。虽然背包有一定重量,但考虑到距离也不算太远,并且路上看看市中心,就走了半个多小时、将近10条街到旅伴住的hostel,不过因为湿热天气,走路感觉比往常艰难不少。沿途看到城区内的景观,和前一晚印象一样,很破败,并且街上仍然只有很少的路人,虽然公交车不少,警察也不少。直到后来将近午餐时间,街上人才开始多起来,大概这里周末都是这样的

出发图片
旅伴推荐酒店

旅伴住这家RE Bed&Breakfast在几个网站上review也都不错,我也曾经打算订,现在看来是很难找,我在周围街区转了两圈才找到,幸好有门牌号地址,实在一个老楼里,在楼门口只有个很小的标志,进楼后(有铁门,一般不上锁,上锁了就要给旅店的人打电话下来开)坐电梯上三层就到了。我也把大背包放在这家旅店里,只带了些简单物品和旅伴去Malecon,这地方离malecon只两条街,走过去就看到一些现代的高楼了,也有很现代的装潢,如全玻璃的外表

旅伴推荐酒店图片
Malecon

瓜亚基尔的Malecon 2000,算是个海滨休闲娱乐区,因为瓜亚基尔一直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观光项目,所以市政当局重修了西蒙.玻利瓦尔码头附近的历史区,开辟成一个休闲、购物、观光为一体的区域。周六上午的Malecon显然没什么人气,游客还很少,卖冰淇淋的店刚开门,我想买几勺冰淇淋球,却还冻着呢,挖不动,只好算了。水很脏,没有任何观赏乐趣,也没有沙滩,即使有,恐怕也没人愿意下水,也没见有游艇之类的。这里也还不是海滨,瓜亚基尔所处的位置实在一个港湾之内。倒是岸上的小植物园很让人喜欢

Malecon 图片
Malecon 图片
Malecon 图片
Malecon 图片

malecon海滨植物园

Malecon 图片
Malecon 图片

往Santa Ana小山方向走去,malecon的尽头就是文化中心,从这里看las penas的彩色房屋很清楚,这里有电影院,博物馆,也有个很大的文化活动平台建在水边,但此时平台上很空,只有一小撮人聚在当中,播放着似乎很熟悉的音乐,仔细听歌词,竟然能听懂,“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群中国大爷大妈在跳舞、健身!他们看我们走近,似乎也很惊奇呢

Malecon 图片
Malecon 图片
Las Penas

在Las Penas逛逛,这片位于城市西北方的区域,其实是瓜亚基尔最早建市的地方,也是当年受海盗侵袭严重的地区,今天还可以看到遗留下来的火炮防御工事

Las Penas图片
Las Penas图片

这里山坡上下的房屋都被喷涂上靓丽的颜色,包括很多4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因为时间限制,没有上山,只在山脚下沿着石子路走到Santa Ana码头。和很多拉美城市城郊山坡上都是贫民区相反,las penas这里显然是高档住宅区,也是艺术区,很多老房子都被用作画廊,我亲眼见到画家住在改造成gallery的房屋内搞创作,画作可以当场购买。实际上在主干公路另一侧的一座小山,也是彩色房子密集的,不过历史可能没有santa ana这样久

Las Penas图片
Las Penas图片

在las penas,想起最近几次旅行,总要纯为交通中转而安排一些落脚点:土耳其的伊兹密尔,约旦的亚喀巴,这次的瓜亚基尔...这些城市都有个共同的特点:位于海港,潮湿闷热,而且一般都被认为就游览价值来说是纯粹的middle of nowhere,但瓜亚基尔如同其它一些地方一样,也让我找到了不经意的惊艳...Santa Ana码头现在并非用于码头了,而是建了很多商务楼,远处看都是现代气派的建筑,可走近看都空着呢,看样子建成时间也不短了,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没能卖出或租出

Las Penas图片
前往秘鲁

下午要坐大巴前去秘鲁,看时间不多了,就原路走回RE B&B旅店,路上看到本地人逐渐多起来了,有现代都市的热闹了,看来是睡了懒觉起床了。回到旅店后,楼门竟然锁了,幸好旅伴要了店伙计的名片,我的电话也可以打国际漫游,打了手机号没人接,打了座机才有人接,下来给开门,后来想想还真是很险,要被锁在门外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进去,就要耽误下午坐车了。尽管如此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进旅店后赶紧带齐行李再出来,走出一条街才拦到出租车去,5美元去terminal terrestre,上车时问价4美元,司机不同意。路上没有堵车,也很幸运,我们预定的cruz del sur的国际大巴2点发车,到车站已经1点半了

先到窗口换正式的车票。我从这一段大巴到后来秘鲁全程坐南十字星家的长途过夜大巴,都提前在官网上预定了(有一段短程的是临时买的),http://www.cruzdelsur.com.pe/ ;,支持用美国银行的visa或mastercard信用卡支付,很方便,有时候还能省些钱,一定要记下确认号(我都是打印出有确认号的确认邮件),发车前30分钟要到车站换正式车票,而且一旦预定就很难改、退,有朋友退过,很难交涉,最后收了15%手续费

瓜亚基尔车站里Cruz del sur的柜台在地面层(不叫一层,上面一层才叫一层,这里只能叫0层)87/88号,售票员不会讲英语,但看到我的预订单就知道要做什么,虽然预订单也是英文的,竟然没有查护照也没有查签证,只在换票前又收了0.25元/人的车站管理费。换票后距离开车时间就不多了,赶紧在上楼去站台之前,在0层的咖啡厅买了两块点心,看着像面包一样,后来吃的时候才发现是有馅的。cafe的伙计才不管你是不是着急坐车,不慌不忙像放慢动作一样工作,竟然还给我的包子加热了才装盒子,我又买了瓶矿泉水,一共4.6美元。Sur的大巴在标记为绿色的出发层(乘扶梯上两层,实际上是第三层,但标志是F2),上楼后问了保安人员把我们指到正确的地点,已经开始boarding了。车站太大,一共两个出发层,每层有100多个发车位,自己找恐怕真来不及

这班到秘鲁的车每周只有三班,不是每天都有,不过还有另外的国际长途公司运营到秘鲁北部的车,如果从昆卡出发,也有长途车过境到秘鲁北部,不过通过网上的信息反复比较,觉得还是Sur家的最保险,车就是秘鲁开过来的,所以过境后不用更换,也就不用带着行李过边检,这样出意外状况的概率就低。如预料,绝大多数都是游客,有外国背包客,也有秘鲁或者厄瓜多尔人,全家旅游的。上车时依然没有人查护照、签证,估计是因为安第斯这几个国家相互之间是不需要签证的

前往秘鲁图片

秘鲁的大巴如果是长途过夜一般都是双层的,分两种座位,上层普通座和下层VIP,我预定的几段都是过夜,所以都订了VIP,一共12个座位,每排3个。到座位上一看,果然豪华,沙发椅,椅背目测可以放平到150度,有挡腿板,椅背有小电视可以看电影听音乐还可以上网,有车载wifi,还发了枕头、毯子和耳机。比预料有差距的是座椅间距离太小,无论是前后两排,还是双座一侧左右之间。我的35L背包一般不送行李舱去,带到车上发现没有行李架,只能摆在座椅之前,够我放腿的地方就小很多。不过晚上睡觉后挡腿板放下,背包就平放在挡腿板底下,也不影响休息。

进入秘鲁

我这趟车,下层的12个VIP坐满了,上层估计也是满的。2点准时发车,Marcopolo豪华车就是不一样,开起来十分平稳,前一天从昆卡过来时走过同样的一段路可以作为比较,后来开了一段土路,也没觉得十分颠簸。发车不久就发放了秘鲁的入境卡,大家在车上填好,内容和我坐UA航班到基多时填的表几乎一样。我又吃了一块在车站买的点心,就想用wifi,伙计下来巡视却说在厄瓜多尔境内无法用wifi,到秘鲁境内才可以,于是就把椅背放平一些,睡午觉了

到晚上6点多,天色渐暗,车子减速了,我才睁开眼。原来是开进一个大院儿里停下了,看窗外院落很整洁,有几排建筑,四周都空空荡荡的,中央广场上竖着厄瓜多尔的秘鲁的国旗。看来是到边境了,比预计时间早很多,还以为要半夜才过境呢。这里被称为CEBFA (centro binacional de atencion fronterza),两国共同边境,这种形式很值得提倡,出境、入境一体办公,省了旅客的事,也方便两国边检人员沟通。车子停在办公大厅之前,乘客不用带行李(也没人检查行李),只带着文件和随身贵重物品下车就可以,人群鱼贯而入,大厅里有并排四个柜台,两个办厄瓜多尔的出境手续,两个办秘鲁的入境,旁边有警员和上司盯着

厄瓜多尔的出境手续很简单,上交入境时候留下的小卡片,就是从入境卡上撕下来的,有些人的小卡片入境时也被收走了,就只能重新填写一张了。检察官在电脑里核对一下身份信息,没问题就盖章放行。再办理秘鲁入境,我旅伴排在我前面几个人,柜台里办事的小伙子看到中国护照,就让她到旁边柜台去办,那里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胖大叔,估计级别更高,接着他一眼看到我排在稍靠后几个人,就直接让我也到大叔那里办。胖大叔对着旅伴的中国护照好一阵端详,慢吞吞地说,你们需要签证!旅伴说,有呀,就翻出签证页,他嘿嘿嘿笑出声来,自言自语说,no no no...旁边那个小伙子也跟着笑了笑,不知道他们以这个no否定着什么?一直也没猜透。看到签证后,又是一阵沉默,大叔又对着签证端详了半天,没再说话,就在电脑键盘上敲呀敲,敲呀敲的,也不知道是在核对什么信息。后来问,要在秘鲁待多长时间,旅伴按行程回答10几天,大叔也就给了30天的停留天数。在签证页盖章后,在入境表也盖章,和厄瓜多尔的一样,把附件小卡片撕下来,出境时候查验用。在旅伴之后,为我办就快多了,看他们印章上写的是tumbes,边境城镇的名字。等给我们办完,就又开始折腾两个印度老太太了

进入秘鲁图片

从办事大厅出来,不能立即上车,车门锁了,要等所有人都办完了才能一起上车。于是就在他们大院的长椅上坐下休息,也可以随意走动,并没有人监视看管,不像国家边境通常那样气氛紧张。还可以在这里上厕所,很干净,不收费。大院里配套设施很齐全,包括餐馆、小商店、办公区、还有taxi,明码标价列出了从这里到边境地区各城镇的价格,远处停车场真停了几辆taxi随时待命,估计是有人过不了境的话可以立即押上taxi送走。司机和跟车伙计办完他们的手续,也在院子里等着,伙计不太会说英语,司机大叔倒是会一些,和旅伴聊起天来,教旅伴用西班牙语数1到10

晚饭

后来终于可以上车了,却还不能开走,又在车上坐等30分钟才开车,天色已经全黑了,从边检站开始,就可以用wifi了,不过后来不是总有信号,似乎在城镇信号不错,在郊外信号就弱很多,甚至没有信号了。开进秘鲁后不久,又停车在某镇子里,车上的伙计开始忙了,原来是给大家准备晚饭,打开车门进进出出的。大概30分钟以后,准备就绪了,才又开车上路,伙计就下来给大家发饮料发餐。饮料是现场点的,可以选水,或者inka cola或可口可乐,我始终没有尝试颜色奇怪的inka cola,据说像beer的口感,我就只要可口可乐,份饭也像是飞机上发的,有热菜一盒,含米饭和炒菜,还有凉菜、点心小盒,对网上预定的来说是预定时候就选了的,我订的是鸡肉饭,还配了一块布丁,几块肉肠、火腿。每座位配有可拆卸小桌板,吃饭的时候就安装上

晚饭图片

吃完饭又开了一段,到了一处检查站,乘客都要下车,可以在商店买零食,也有厕所,有警员上车检查安全状况,20分钟后才允许回到车上,这之后车内的等就关了,伙计还要求大家把窗帘拉上,到睡觉时间了。我还不困,就打开座位等,看了一会儿书,到11点多才睡

秘鲁:特鲁希略,玻利瓦尔的独立城

行程中第一次坐过夜大巴,幸亏Cruz del Sur家的车,睡得还算可以,标志就是中途基本没醒,但可以感觉到腿上不舒服,毕竟前排座位椅背放平后距离我的挡腿板之间很近,如果椅背和挡腿板分别是两块面包,我的两条腿就是热狗里的火腿肠,这个比喻用在当时的情景,真的十分贴切。所以说秘鲁的(包括墨西哥的)大巴舒服,也只是相对而言,长途赶路,无论怎样也比不上坐飞机舒服。另一份不舒服的感觉来自气候,延续了瓜亚基尔的潮湿闷热,秘鲁北部海岸也还是让人觉得黏糊糊的,几件衣服都潮了好多天了

秘鲁是南美洲西部的一个国家,北邻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东与巴西和玻利维亚接壤,南接智利,西濒太平洋。秘鲁面积1,285,220平方公里,约为墨西哥的三分之二大小,这样大的面积中有丰富多样的地质环境:安第斯山脉纵贯国土南北,西部沿海地区则为干旱的平原,东部又有亚马孙盆地的热带雨林。所以,秘鲁的气候也不是单一的热带;安第斯山脉和秘鲁寒流使全国各地的气候有较大的差异。沿岸区气候温和、湿度高但降水量低,但该区北部因副热带高压气候影响,属于降水稀少的沙漠气候;高原区夏季多雨,气温和湿度随海拔高度上升而下降;亚马孙林区温暖多雨,但南端的冬季寒冷,不是四季都有降水。因为丰富的地理和气候形态,秘鲁境内的生物多样性极高

秘鲁人口估计为2800万,民族包括印第安原住民、欧洲人、非洲人和亚洲人。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一些地区通用克丘亚语和其他方言。各民族文化传统的融合在艺术、饮食、文学和音乐等领域创造了多元的表达方式。民族的多样化来自历史的长久

证据表明,秘鲁在大约公元前11,000年开始有人类的足迹,最早出现复杂社会结构是在公元前3,000至1,800年,在沿海地区形成的小北史前文明,之后依次有以下文明出现:Cupisnique,公元前1000-200年;Chavin,公元前900-200年;Paracas,公元前800-100年;莫切,公元100-800年;纳斯卡,公元前100-公元800;Wari,公元500-1000;奇穆,公元900-1470年...大家熟知的印加,不过是1438-1533年内的事,印加帝国维持了一个世纪,成为前哥伦布时期美洲的最大国家。印第安社会植根于农业,使用灌溉和梯田等种植法;美洲驼饲养和渔业也十分重要

Perú一词源自16世纪初一位居于巴拿马圣米格尔湾附近的地区统治者Birú的名字。1522年,西班牙人到达他的领土,这是当时欧洲人认识的新世界的最南端,所以当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带着手下士兵继续向南探索,新发现的地区便被命名为Birú或Perú了,后来这个名字被西班牙国王给予了合法地位,于是新征服的印加帝国也成为“秘鲁”

1532年,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带领的征服者击败印加帝国皇帝阿塔瓦尔帕,成立秘鲁殖民地、后来叫“总督区”,包含了西班牙在南美洲的大部分殖民地,银矿开采成为主要经济活动,被奴役的印第安人是主要的劳动力。秘鲁的矿藏为西班牙王国带来收入,也引发了一个伸延远至欧洲和菲律宾的贸易网络。但是,到了18世纪,减少中的银产量以及经济多样化大大削减了此贸易,西班牙不得不实行波旁改革,分割了秘鲁总督区,增加征税

19世纪初期,独立战争在南美洲各地暴发,但秘鲁仍是君主主义者占据主导地位,直到何塞·圣马丁和西蒙·玻利瓦尔发起的军事行动。秘鲁独立、共和国成立初期,各地区军事领袖之间的权力斗争导致政局不稳,玻利瓦尔组建的秘鲁-玻利维亚邦联成立不久后就瓦解了,秘鲁的国家认同十分强烈地建立起来。从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后期,秘鲁的政治形势都围绕着精英份子联合军人与人民党的斗争发展,独裁者与民主改革者轮流登台。内忧之中还有外患,秘鲁在1879年至1883年间发生的太平洋战争被智利击败,在《安孔条约》和《利马条约》中割让阿里卡和塔拉帕卡省两省

动荡的政局中,秘鲁的经济政策也有大幅摆动,既包括激进的经济改革,包括土地改革、征收外资公司、实行经济干预以及扩大国营企业规模。这些政策的目的是实现收入再分配以及摆脱对发达国家的过份依赖,但最终收效甚微,秘鲁仍面临巨额外债、高速通货膨胀、猖獗的毒品走私活动以及大范围政治暴力。1980年代,在日裔总统阿尔韦托·藤森(本名藤森谦也)的统治下,终止了物价管制、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对外资直接投资的限制,私有化大部分国营企业。自1993年起,秘鲁经济稳定增长,但独裁、贪污和侵犯人权等指控迫使藤森在2000年备受争议的总统选举后辞职。藤森时代结束后,秘鲁仍然艰苦地尝试着在打击贪污的同时保持经济增长

秘鲁经济

目前秘鲁经济中第三产业占秘鲁国内生产总值的53%,第二产业占22.3%,第一产业占15%,税收占9.7%。近年秘鲁的经济增长受惠于宏观经济稳定、贸易条件改善以及投资和消费的增加。2006年与美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后,两国双边贸易额预期将会提高。秘鲁的主要出口货物有铜、黄金、锌、纺织品、鱼产品等;最大贸易伙伴依次为美国、中国、巴西和智利。秘鲁目前是人类发展水平中等的国家,从我这次行程的感觉,人口中有一定贫富差距,城乡差异也大

第8天

特鲁西略的历史

在秘鲁的第一觉,一直睡到天亮,被周围在过道上行走、上厕所的人吵醒。看看表已经7点多了,车窗外已经是特鲁希略的市郊了,到7点半左右,跟车伙计就进来了,收枕头和毯子,毯子还是很有用的,晚上睡着以后就觉得凉了,空调还一度加大,就需要盖上。很快就到了特鲁希略市区里Cruz del Sur的专用车站,不像厄瓜多尔,秘鲁的城市少见有大型长途车站,都是各公司自己找地方。下车后才觉得特鲁希略的气候有些不同于海岸地区,湿度下降了,虽然天色阴沉沉的,要下雨的样子,因为还是早上吧,天气也不很热

特鲁希略(Trujillo)位于秘鲁西北部,莫切河的太平洋入海口附近,是印加征服之前两种伟大的美洲古文明莫切和奇穆文明的繁盛地:莫切文明留下了日月神庙(huacas)、彩虹神庙等遗址,奇穆文明则留下了chan chan遗址。早在1534年这里就被西班牙殖民者发现,在chimu文明的遗址之上建立了城市,是秘鲁最早的殖民城市之一,城内有大量保存完好的殖民时代建筑,特别是教堂。随着独立运动的兴起,这里也受到影响,在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等南美解放运动领导人的支持下,在1820年就宣布从殖民政府独立,是秘鲁最早脱离西班牙统治的城市之一,也首次在秘鲁建立了司法系统,并在1823年起的几年内作为新秘鲁共和国的首都。在这期间,特鲁希略大量吸引英法等国投资,也依靠原本雄厚的农业经济基础,成为秘鲁建国初期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人口也逐步增加,原先由海防城墙围起的城市逐步扩大到更远的范围。特鲁希略目前约94万人口,是秘鲁北部重要经济中心,以蔗糖工业为主,除了甘蔗,芦笋和稻米也是主要经济作物。除了殖民建筑、古迹遗址外,特鲁希略吸引游客的重要原因还有气候,这里常年保持19摄氏度上下的温度,被称为city of eternal spring

入住酒店

出车站前先在站里上厕所,但整个车上无论是否该在trujillo下车的乘客都下来上厕所了,就被迫排了一下队,其实车上的厕所满干净的。还看到ATM机就打算先取钱,秘鲁有自己的法定货币,新索尔(Peruvian Nuevo Sol, PEN),很多地方就不能花美元了,当然,在一些酒店、旅行社还可以。目前的汇率是1美元比2.75-2.8索尔的样子。取了400 sol,够这前几天用的就可以。秘鲁的ATM大多有英文界面,有很多还有其它主要语言(包括日语,但没有中文),并且可以选择取索尔还是美元。另外,在秘鲁南部,也看到几次银联的标志,不过都是在饭馆、商店,似乎没有ATM有银联通道的

出站后如预料的,很多出租司机围拢过来,其中一个挂着Cruz del Sur官方taxi胸卡的司机特别积极,一直和我们说是官方登记的,安全,看他车子也没什么毛病,外观很干净,车顶也有taxi的灯,就上车了。在厄瓜多尔时候taxi基本都是统一的黄色,而这里taxi至少有白色黄色和黑色,不清楚有什么具体的区分。旅伴仍然和我订的不同的住处,先把她送到地点,再把我送到预定的酒店,比旅伴的稍微远一些,其实都在中心广场Plaza de Armas附近(秘鲁的中心广场都叫“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所以今后游记中这个词会频繁出现),Sur的车站也并不远,不过还是要了20sol的价格,后来打车的经验,感觉15sol可能更适当。不过从长途车站带着大宗行李出来急着去酒店,也不太有时间充分砍价。在出租车上,就开始被特鲁希略古城中心所吸引,一些在厄瓜多尔没有见过的建筑样式开始频繁出现,如墙壁上向街面突出的balcony;街上的行人穿着打扮也有所不同,厄瓜多尔人倾向保守,穿着暴露的很少,女士极少见有露腿的,而秘鲁则开放很多

到预定的El Centurion酒店才9点多,但也让我check-in了,此次全程无数次需要在早上check-in,没有一次不能入住的,比前两次trip遇到的中东酒店好太多了。和厄瓜多尔一样,也要查验护照,登记个人信息,并且秘鲁的酒店入住登记有些很奇怪的项目,例如要登记是single还是married,无论是不是单人入住都要回答;还有问之前从哪个城市来,到哪个城市去。幸好hotel里有个服务生会基本英语,可以沟通(后来还有个英语很好的小伙子,不过我check-in的时候没再),之后就带我到房间了,我看lobby旁边的餐厅有人正在吃早点,早餐是包括在房费里的,我就问是否能享用这一天的free breakfast,答复说不行,能让我提早入住已经不错了,我就没再坚持

入住酒店图片

这家酒店不像是guest house,更像是经济型酒店的感觉。房间看起来让人不太舒服,我预定的单人间带卫生间,竟然36美元,在北秘鲁算满贵了,只有一张单人床,电视、衣柜,但没有空调和电扇,天热的时候恐怕比较难过。房间内空间也很小很小,卫生间也比较狭小。有免费wifi,但在房间完全没信号,只能在楼道里用。另外服务也有问题,竟然连地图都没有给客人准备,解决问题的速度也慢,上午后来出门前告诉前台马桶冲水不好用,下午回来还没修呢。如果说好处可能是位置,比武器广场走路10几分钟,没有上下坡(整个城市都很平),位于看起来是高档住宅区里面。总之不值36美元的价格

沿街闲逛

入住后把行李放在房间,第一件事是买后一天去瓦拉斯的过夜大巴车票。又回到前台,却没有人知道movil tours的巴士站在哪儿。我带了LP秘鲁,地图上也没有明确标出来。我只好用前台的电脑google了一下,仍然是找到LP的网页,写了Trujillo的各家长途车公司的地址和电话。我就让前台服务生帮我打了电话,自然是用的我自己的手机,打了两次才问明白地址,原来LP网页上写的也有错误,应该是Avenida America Sur路上,在Ovalo Larco环岛旁边(这个环岛当地人都知道,到这个环岛就能看到车站了,至少它家的车都停在路边的,很明显可找到)。找到后我又在google map的街景上check了一下,确实没错,如今的google街景让人很赞叹了,连秘鲁这样国家主要城市都覆盖了

前台帮我叫了出租车,其实就是酒店私下认识的司机,不是官方的正式出租车,说好了带我去车站买完票再回来,距离并不远,10sol,到车站时也没多少人,都是在候车的,只我一个人买票,车型和从瓜亚基尔过来的Cruz del Sur是一样的,双层豪华大巴,空座还很多,我就挑了下层VIP座第一排,价格65sol,秘鲁境内大巴车站买票要查护照,因为要把护照号码打在车票上,复印件也ok

买票回来后,就带了随身物品去中央广场附近转,后来发现把钱包遗落在房间里了,幸好在广场和旅伴汇合了,可以借钱花。因为酒店没有地图,就只好打印了google map,走了十几条街,到武器广场上。逛景点之前,我先去广场南侧的iPeru问了信息。iPeru是秘鲁旅游局的官方游客咨询服务中心,在主要城市、景点都有,我后来在秘鲁很多地方都进过iPeru的服务部,英文都不错,信息也很全。这里的iPeru小伙子给我推荐了一些城内的景点,和LP上写的完全一样,几个casa和博物馆,还给了我一张复印的地图。后来还遇到了本地旅游局的旅游警察MM,在市政厅前的路边给过往游客发放免费地图,并且英文很流利可以解答任何问题,他们的地图是彩印可折叠的,相比起来iPeru的地图太寒碜了。(不过后来在其它地方的iPeru拿到的免费地图都是全国统一印制的彩图。)

沿街闲逛图片
19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51-1-6321542
  • 地址:Cusco, Peru
  • 查看详情

从特鲁希略起,我在秘鲁见到的广场都很大,比厄瓜多尔的小广场气派很多。可我看地图也不过是一条街的长度,所以估计是秘鲁殖民时代修建街道长度就更长?武器广场的中央是自由纪念碑,也显得气派十足,是纪念脱离西班牙统治独立而立的,由法国雕塑家Edmund Moeller在法国雕刻的,材料采用了大理石和铜。广场四周街区的建筑都用鲜明的颜色涂抹,给人以清新的感觉。我刚进入广场,就感受到热闹的气息,不少本地市民都在广场上,当然警察也不少,也许因为人多,市政厅和大教堂前的路都对机动车封闭了

武器广场图片
武器广场图片
武器广场图片
武器广场图片

在广场上转,经常被旅行社的推销员抓住,有的会说英语,有的不会,推销的不过是市郊的chan chan和日月神庙的tour,内容都一样,所以竞争激烈吧。广场四周就有很多旅行社,完全可以货比三家后再订,这些旅行社除了卖tour,也卖几大巴士公司的大巴车票和飞机票。看到市政厅门前围了一圈人,有市民也有游客,我也凑过去,人群当中是一队年轻人穿着民族服饰跳舞,还有几个乐手在一旁伴奏,舞步火热,音乐欢快

我先去大教堂看了看,并且已经约好时间在那里和旅伴汇合。大教堂(Catedral de Trujillo)是1647-1666年间修建的,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融合,但外观并没有显得很花哨,除了整个喷涂成亮黄色以外。免费入内,但不得拍照,有个工作人员往复巡视,但真有拍照的他也不管;这里门口就有告示说有dressing code,无论男女穿着露膝短裤短裙的都不得入内,不过似乎也没有被认真执行,本地人也有穿着不符合规定却进来的。教堂内保存了大量17世纪遗留的库斯科画派和基多画派的油画,但除了油画上标示的年代,这个教堂从内到外都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太新了...教堂旁侧博物馆是收门票的,4sol/人,保存了殖民时代的宗教饰品,据说还可以参观住着蝙蝠的地下室,但LP说很不划算,就没进去

大教堂(Catedral de Trujillo)图片
大教堂(Catedral de Trujillo)图片
大教堂(Catedral de Trujillo)图片
大教堂(Catedral de Trujillo)图片

等我和旅伴在教堂里和广场上转了一圈,市政厅那一群跳舞的人早就散了,但我们看到在独立纪念碑前又搭起了舞台,另有一批人正开始舞蹈、文艺演出,舞台上还摆了一排桌椅,似乎有市内重要人物坐在那里。从厄瓜多尔到秘鲁,途径大小城市无数,但回想起来,也只有特鲁希略,以这载歌载舞的人群,这鲜明欢快的气氛深深地感染着我。这一天虽然不是周末,却也像是在过节一样

Casa Urquiaga

广场东面市政厅一侧Pizarro街上,有个重要的建筑Casa Urquiaga,是特鲁希略城内最老的殖民建筑之一,1604年的这里还住过秘鲁的首任总督。目前属于秘鲁中央银行,内部还有银行的办公室,但也对游客免费开放。进入时要出示护照,我和旅伴都没带,就登记了护照号码也让我们进了。内部可以随意拍照。这个casa比预想的小很多,主要是保留了一些殖民时代的文物,如玻利瓦尔用过的桌子(他在特鲁希略住过两年);餐厅也原样保持着当年的法式设计

Casa Urquiaga图片
Casa Urquiaga图片
Casa Urquiaga图片
Casa Urquiaga图片

在内侧院子里,有小型考古展览,展示着本地出土的莫切(公元2-9世纪)、奇穆(公元9-15世纪)文明的古物

Casa Urquiaga图片
步行街

从广场沿着Pizarro街往北走,就是步行街了。这里也是游人聚集的地方,和广场一样,有很多旅行社、店员都到街上来招徕顾客;有很多换汇点,都写着Dolares,汇率在1:2.7-2.75之间;这条街上竟然还有很多casino,本来很惊奇,后来在秘鲁主要城市都能见到,也就不奇怪了

步行街图片
Casa de la Emancipacion

从广场沿Pizarro走一条街,过了Jiron Gamarra街的马路,就到了Casa de la Emancipacion,这也是个很古老的建筑,据说最早建于1534年,很快就毁于地震了,1640年在Don Juan Martinez de Escobar的命令下再建,之后几经易手。在1820年,特鲁希略人就是在这里宣布脱离西班牙统治而独立的。到20世纪被几家银行轮流监管,今天属于BBVA银行。和Casa Urquiaga一样,也对游客免费开放,而且这里连门卫都没有,随意进出。这个casa比urquiaga小一些,也没有出土文物可以展示,就展示一些本地艺术家的油画、摄影作品

Casa de la Emancipacion图片
Casa de la Emancipacion图片

看完这个casa,就去考古学博物馆,沿Pizarro继续往北走,到Junin街往右(往东)拐,再走两条街到Ayacucho,路口就是博物馆了。门票5sol/人,发了一张纸简单介绍馆内收藏,不过只有西文的,展厅内文字说明满多,但也只有西文。博物馆并不大,也是安置在一处老casa里,并且只占用了一半厅室安置展品。藏品主要是本地的古文明,其中Cupisnique和Salinar文明一个厅,稍后的主要文明莫切(公元2-9世纪)、奇穆(公元9-15世纪)出土文物各一个厅,后来印加的少数文物和奇穆放在一个厅里。博物馆另一样吸引我的景观是厕所的马桶,这里的马桶竟然和我在墨西哥南部一些地方遇到的一样,也是没有马桶圈的...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考古学博物馆图片
午饭

看完这个博物馆,就觉得肚子饿了,该吃中饭了,走回广场去。实际上特鲁希略古城内,除了看过的几个casa,还有很多大casa,历史都很悠久,但不对游客开放,或者每周、每天只限制很少时间开放。在Pizarro街上看到一家餐馆店面很大,本地人很多,估计口碑不错,就进去了,进去才发现是以卖水果、甜点为主的,但也卖正餐。坐下点菜,旁桌的几个小学生就一直看我们,这里游客本来就比南部少很多,亚洲游客估计更少,这些小孩儿也许还是第一次见到亚洲面孔呢。在这里点了一份烤鸡腿套餐,配的不是普通米饭而是炒饭,前菜是蔬菜沙拉一大盘,我又点了两杯鲜榨橙汁,一共花了14sol

从特鲁希略起,我就习惯在秘鲁点"menu",是“套餐”的意思,一般包括一个前菜entrada(汤或者沙拉),一个主菜segunda(米饭配菜),一个portre(甜点或者饮料,一般都是兑水的果汁,可以续1、2杯的),各自有一些选择但都是通常的菜品,鸡肉、牛肉之类的,不会有cuy或者ceviche之类的特别菜。我喜欢点menu,因为方便,选择少,即使看不懂菜单乱点,也不会点出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价格也便宜,一般10sol以内都搞定了,5-7sol是通常价格。秘鲁人和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很像,也以吃米饭为主,不过从第一天我就感受到一个明显的差别,这里的菜做得非常咸,有时候咸到让人冒汗!像今天这一顿,就连蔬菜沙拉都很咸(所以逼着我连喝两倍鲜榨橙汁)!后来就只能每次说一句 no muy salado ("do not be too salt"),不过经常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饭后就需要把第二天的一日游确定,广场上和pizarro街上以及附近其它街上,虽然travel agency很多,理应货比三家,但我们懒得一家一家问了,竞争如此激烈,按经济学原理也早就该都跌到价格底线了,所以我们就翻LP,看旅行社推荐,只有两家,其中一家叫Chan Chan tours,就在广场西侧independencia街上南端,于是直接找过去。这家旅行社知道自己被LP推荐了,所以门口的广告牌就写着recommended by LP,不过店里的值班大叔竟然不会英语!好在我已经能用西语听、说100以下的数字了,这就足够讨价还价了。tour的路线大家都统一的,chan chan遗址、日月神庙、huanchaco渔村(外加一个arco iris等路过的小遗址),西语团很便宜,25sol/人,不包吃、不管门票,只含交通和导游;我问英语tour,大叔说50sol,我还价40sol,大叔打了个电话,可能是给老板或者导游,问45sol行不行,我和旅伴觉得可以,就答应了。我们问是否能到酒店pick-up,大叔说也没问题,但看到我酒店不在中心广场附近几条街的范围,就又打电话问,然后又找我收了5sol,说要专门给我派一辆出租车。当场交了全款,领了一张voucher,交给旅伴保管了

等主要景点看来都逛完了,tour也确定了,我就回酒店休息了,前一晚夜车,睡得不管怎么说也不算舒服,就补觉去了。到晚上,和旅伴约了一起吃饭,本来先到LP上推荐的一家中餐馆Chifa(秘鲁的中餐馆统称chifa,是“吃饭”的谐音?)却还没开门呢,后来才了解到本地餐馆大多晚上7点才开始经营晚饭。只好在周围乱逛逛,找了一家小店解决晚饭,点了一个menu主菜是炸鸡排配米饭、土豆泥,前菜是土豆沙拉,还给了一杯兑水果汁,量很足,花了9sol。吃完饭天就黑了,广场上的等都亮起来,和白天比人更多了,夜景很漂亮!

午饭图片
午饭图片
入住旅馆

虽然天黑了,但街上人多车多,我就仍然走回住处。其实广场周围3、4条街算是古城中心,之外是个巨大的环形公路,很多在城里上班的人在路边等小巴、中巴坐车回家,这些车十分破旧,也普遍超载,上下班真是件很辛苦的事。回酒店后,看了会儿书就洗漱休息了

在秘鲁住的第一家旅店,晚上睡眠质量不错,虽然白天天气炎热,晚间还满凉爽,难怪旅店里既没有电扇也没有空调。早餐是包含在房费里的,质量也不错,两个煎蛋、面包、果汁和茶。吃完饭就退房了,结账的时候前台要收我tax,是18%房费,一共40多美元,我没有很多sol了,就交了40美元现金和8.5sol,秘鲁的旅店基本都收美元,但要求比较苛刻,有哪怕一丁点撕破的痕迹,或者稍微旧一些,就不收的。等交完钱我才想起来tax或许不该付,于是又找出booking的预定确认邮件,果然上面写着:只有秘鲁国民和在秘鲁停留超过59天的外国人,才要交18%税费,于是我再找服务员把多交的钱要回来,之后还给了我一张修改的收据。这一天服务生有个小伙子,英文很好,方便了我的沟通。这是在秘鲁唯一一次被要tax的,后来住的店都十分自觉,没有找我付过tax

第9天

出发

和旅行社报名一日游的时候,约好的时间是10点半,派专门的司机来接我,司机很准时就来了,我就把大包行李放在旅店,只带随身轻便物品出发。确实是一辆专派的小车,因为我另付了5sol,就把我拉到旅行社旁边的街道上,停着一辆面包车已坐了几个人,我旅伴也已经坐在里面,我就在旅社店员的招呼下也上车。几分钟之内又陆陆续续上来一些人,10几个座位就坐满了。这辆车里包括了西语tour和英语tour的人,后来出发后我才注意到还有一辆同样的车,装的都是西语tour客人。所以英语tour的导游就坐在我们这辆车上,客人已经占据了所有座位,导游只能坐在副驾椅背后的小空间里。导游是位老者,头发都白了,身材微胖,英文确实很好,虽然秘鲁口音比较明显,后来聊天才知道他还会德语,在本地做过很多年德语、英语的同声翻译

客人到齐了,就开车出城,路上老导游就开始讲解了,先说了不少trujillo城市的情况,主要提到这里是一座移民城市,人口成分相比秘鲁其它大城市,算是复杂很多,但也因此更有年轻的感觉。但这个地区的历史却是极其悠久的,可以追溯到秘鲁境内最古老的几种文明:提起秘鲁,世人皆知印加和它的马丘比丘,但秘鲁境内,尤其是北部,大部分遗址其实都比印加更古老,就好像在中国用紫禁城PK兵马俑...

莫切历史

首先要提的是莫切(Moche)文明,大约存在于公元100年-800年,被誉为世界最伟大的古代文明之一,因其后发展出的奇穆文明,莫切也有时被叫做前奇穆文明,因其文明的发源地莫切河谷而得名,分布于秘鲁北部沿海,其中心在莫切河谷,但最繁盛时期范围往南部和北部扩充很远。留下了著名的日月神庙(Huaca de Luna y Sol,这一带土坯神庙都叫做huaca)以及Sipan遗址等

莫切文明植根于农业,他们继承和完善了早期文明的灌溉系统,尤其是通过使用输水管,将几个山谷连成一体。同时因为靠近太平洋,也以海洋资源作为补充,在建筑、制陶、金属加工和纺织方面均取得很高的成就:在建筑方面,莫切人建造了以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为代表的巨大的宗教系统;在制陶方面,莫切人创造的艺术图像为我们了解其日常生活和习俗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在金属加工方面,莫切人进一步完善了比库斯人的技术,在工艺上表现得卓然独立;在纺织业方面,莫切人将各种精致的材料用于服装中,通过精美的图案和缤纷的色彩传递出所有者的社会地位和职业。不过在政治上莫切是否曾发展出统一的国家,目前并不清楚

莫切地区的考古发掘是从1899年开始的,当时一位德国考古学家在一段早已干涸的莫切河谷地带,首先发现了一些墓地和遗迹,不过这一发现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直到1946年,才又有两位美国考古学家来到这一地区进行考察和发掘,从墓葬和出土的精美陶罐上初步了解到了莫切人建立的复杂社会。到1990年代开始,陆续有秘鲁和欧美的专业的考古队进驻莫切遗址,对莫切文明进行系统的考察

莫切历史图片

lima考古学博物馆的古文明时间表

彩虹神庙

就听他说着,就已经到了第一个景点Huaca del Arco Iris了,彩虹神庙,另外也叫Huaca del Dragon,这是一处奇穆文明的遗址。这个顺序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做的功课大多tour都是从莫切的日月神庙开始再到奇穆的chan chan和彩虹神庙,我们这个tour看来是反过来走的

在彩虹神庙门口,两车人一起下车,西语tour的都去跟另一辆车的导游,我们这个车剩下的四、五个英语tour的就跟着老导游走。先在售票处买票,套票,包括彩虹神庙,chan chan的Nik-An遗址和博物馆,以及huaca esmalrada遗址,10sol/人。彩虹神庙规模很小,进入景区就见到几堵大土坯墙。这片地区的遗址都是土坯建筑,统称huacas,土坯上有大量彩绘神像,还有彩虹的图案,据说是雨神,于是这里也就得名彩虹神庙。不过彩色涂料早已毫无痕迹,但神像图案仍可见到,即使完全没有修复的墙面,也隐约可见

彩虹神庙图片
彩虹神庙图片
彩虹神庙图片

绕过外围的护墙,内部建筑的结构更紧凑,围墙都被认真修复过,图案更加清晰。有个斜坡可以走上去,就到了个空场,可以往下看,四周的墙围起的其实是一些大隔间,导游说这里原本是奇穆都城chan chan的物资仓库,从这个高台上甚至可以看到chan chan的最高的神庙

彩虹神庙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

看完彩虹神庙,就直奔下一处景点,奇穆的都城昌昌,距离trujillo市区大约6公里。快到的时候,可以看到公路两边一望无际的考古作业区,可以想像城邦当年的规模,导游说甚至周边的很多农耕区,如果挖掘起来,也很可能是chan chan遗址的一部分。公路边还看到昌昌的site museum,但没有停,看来不在行程计划里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Chan Chan是前哥伦布时期南美最大的城市,占地20平方公里,核心区域也有6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已经发现的最大的土坯城市。在850年前后被建立,后来成为chimu的都城,最多时有3万人居住,直到1470年被印加征服,后来被西班牙征服者皮萨罗发现,西班牙人对遗址内的财宝展开了洗劫

昌昌遗址直到1969年才正式开始发掘,由哈佛大学的考古学家牵头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和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下进行,基本描绘了城邦的结构和建造历史,但随后多轮次的考古发掘对最早的考察结论有不同程度的修订。到1986年,这里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但太平洋刮来的飓风、频发的地震等,让这座遗址损毁严重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昌昌遗址整体map

遗址的最北端有整个城邦的大门,城邦核心区基本结构是10个相互邻接的ciudadelas,每个cuidadelas属于一位国王,他手下的达官贵人也住在国王附近,国王死后埋葬在自己的ciudadelas中,达官贵人也下葬在自家里。奇穆人相信每个国王有自己单独的朝代,所以后人会为新国王修建一座同样的建筑复合物。于是访客可以看到,每个ciudadelas看着都差不多

昌昌的规模导致游客不可能参观完全,而对于一日游的行程,留给chan chan的时间就更少。我们参观的就仅仅是昌昌遗址的主体部分Nik-An (Tschudi),一个重修程度较高的ciudadelas典范。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车子停在小型访客中心旁边停车场,这里有个小展厅,有景点地图、模型、照片,但没有文物展品。也有厕所、纪念品店也很多。下车后依然是西语和英语tour由两个导游分别带着走,景点内文字说明很少,甚至城邦基本功能分区都没有明确标识。如果没有向导,自己很难看出什么内容来。景点入口有人查验在彩虹神庙买的套票,我把票落在车上了,只好自己回停车场取

Map of Nik-An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这个cuidadelas外围是9米高、1.5-4米厚的土坯墙,有很多储物间、走廊,这些结构显示了城邦的扩增。考古挖掘显示chan chan的农业和经济的变迁:他们最早的居住区在海边,食物大多由海中打捞,后来鱼类资源耗竭,定居人群却逐渐扩增,人们只得开始培育农作物,幸好有灌溉系统的发明和应用,大范围的农作物培育成了可能,城市就开始向远离海岸的内陆扩张,同时和周边城邦的贸易也增多起来,秘鲁北部其它考古区的陶器、金属制品在chan chan都有发现。于是对更多储物间的需要促使城邦面积扩增了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绕过外围结构,就来到一个大广场,“第一广场”,这里有本ciudadela的正门。广场上有个中年男子正穿着奇穆国王的外衣、戴着王冠、举着长枪与游客合影,隐约听到价格是5sol一次,这个生意竟然被他垄断了,估计是景区领导的熟人、亲戚?大广场四周围墙的图案显然是经过精心维护的,但也可以看到原始的部分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城垣的入口在北侧,所以从北往南走,第一广场的正门竟然不允许游客走,只能从两旁侧门进,先到西侧的“鱼通道”Corredor de Peces,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通道墙壁上的图案画着奇穆的国王以及打渔的网兜,也画了在海里游动的鱼,说明了奇穆文明靠海、打渔是重要的经济活动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鱼通道走到南端尽头,就进入small altar hall (sala del altarcillo),开始见到大量昌昌特色的波状条纹墙饰,显然都是人工翻修的,但chan chan最漂亮的部分就是这些人工翻修的内容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穿过小祭坛厅,就到了ciudadelas中最重要的部分,sala de las audiencias,这个区域一般是国王和贵族居住的地方,他们死后也埋葬在这里。典型的audiencias有5-6平方米大,围墙厚1米,内部都是U型的小隔间,围墙上有很多对称的niche,也有精美的雕饰图案,如飞鸟、鱼类等,说明这些建筑的用途不一般。我和旅伴在这里玩了很久,老导游带着另几个游客已经走出很远了我们才赶上去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从audiencias再往南,穿过荒芜的第二广场,和长长的走廊(走廊维修得很好,广场却没有维修,不知道为什么),就让人眼前一亮地到了一处绿地,在如此沙漠地带几乎见不到什么植被,竟然看到一大片水塘,虽然水很少。这里是ceremonial well,是nik-an城内的宗教仪式场所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奇穆的都城昌昌图片

也许是时间有限,Nik-An东南角的遗址导游就没带我们去,看地图那边还有个丧葬平台,也有一些store room遗址,就是前面提及的,外围的用于仓储的房屋。往回走的路上,导游带我们到一处小广场,24 niches hall,墙壁上有24个niche,这个场所的功能不清楚,可能是存储间,niche是存放物品的;也可能是宗教活动场所,niche是摆放偶像的

看完24 niches,就从东侧的小门返回主广场了,奇穆大王仍在忙着和游客拍照,薄利多销,这一天估计也能挣不少钱。我们大概用了50分钟的时间,就把Nik-An主要景点转了一圈,乘车离去了

Huanchaco 万查科渔村

下一处景点是Huanchaco,万查科渔村,距特鲁希略市区12公里。文献记载,这个渔村从莫切时代就存在了,奇穆时代成了昌昌的重要港口,在殖民时代依然是特鲁希略的重要港口。今天,这里的旅游业十分重要,因为距离昌昌很近,很多游客也顺路到这里来,包括一日游的tour。车很快就开到万查科。先穿过town,就来到海边,我们的司机把车直接停在一处餐厅门前,tour里有人报名时付了饭费,就在这里吃,我们几个的团费就不包吃饭,所以可以自己找。停车的这家餐厅看起来档次满高,我们就找了旁边一家看起来低端一些的。这家门口有人在发广告,提供menu套餐,也有包括ceviche的,12 sol/份,看来还不错

我和旅伴在二楼找座位,靠街道的可以看海的几张桌子都被占据了,只能坐靠内侧的了。我点了一份ceviche menu,还包括了一小盘海鲜炒饭,一瓶可乐,我依然选择了常规的可口可乐,没有点inka cola。这是我到秘鲁后第一次吃ceviche,秘鲁的标志性海鲜食物,虽然在厄瓜多尔也有,但一直没有尝试。ceviche是凉菜,主体是生鱼肉配洋葱,浇上柠檬等食料混合的酸汁。在Huanchaco是一定要点这道菜的,据考证这里是ceviche的诞生地!等端上桌我就迫不及待地品尝了几口,竟还很适合我的口味,口感很清爽。至于炒饭,虽然我交代了no muy salado,但似乎没什么效果,依然很咸

Huanchaco 万查科渔村图片
Huanchaco 万查科渔村图片

一边吃饭,一边不断有小商贩到饭馆里推销产品,一位大叔来卖扇子,看着他眼熟,才发现早上在trujillo城里他还到我们的车上卖过,转移阵地真快!吃完饭就到海边走走,游客不少,沙滩上摆满了caballitos de totora,一种形态奇特的芦苇编织的小渔船,很讨游客的喜爱,也有渔民带游客驾这种小船出海的;这里也是个冲浪胜地,2012年被world surfing reserve评为最佳冲浪地之一,不过我到的时候似乎没有多少人在surfing。这里还有个长长的栈桥,上桥要付费0.5sol,我就没上去,虽然也不贵

Huanchaco 万查科渔村图片
日月神庙

等大家都吃完饭,在海边逛够了,导游和司机就招呼大家上车,到下午的景点日月神庙去。日月神庙和昌昌、万查科分别是在特鲁希略城的东、西两个不同方向,所以要先折回特鲁希略,穿过特鲁希略再往东。上午先去了北边的彩虹神庙,所以路并不相同。Trujillo和万查科之间的公路修得很好,很平整,车可以开到很快,但走了一段农田地区,从车窗外飘进的气味很不好。日月神庙附近有个小村子,有条浑浊的小溪流沿着村子公路边流过。穿过村子,就看到沙地之中的大大小小散在的一些土丘,有些就是神庙的遗址

日月神庙图片

相邻的太阳神庙Huaca del Sol和月亮神庙Huaca del Luna是特鲁希略地区最重要的Moche遗址,前者规模更大但后者保存得更完整。原初这里位于莫切古国都城Cerro Blanco的中央,最早地基有340×160米大,50米高,主要用于宗教仪式和王室的居住和丧葬;17世纪时候西班牙殖民者为了更方便偷盗神庙中的金银,就把灌溉系统改道,结果导致神庙严重损毁,另外厄尔尼诺现象对神庙建筑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日月神庙图片

在进入神庙遗址参观之前,我们先参观了遗址博物馆。在这里需要购买两张票,博物馆的3sol,遗址的10sol。博物馆建得很气派,展品也十分丰富,主要是出土的陶器,以及少量金银(大量金银都被西班牙人取走了)。文字说明有英文、西文的,非常详尽,也配了墓葬挖掘、文物出土时的照片,导游也就不讲解了。博物馆内禁止拍照

日月神庙图片
日月神庙图片

参观完博物馆,再坐车到遗址入口,其实很近,走路也就10分钟。虽然在trujillo大家总笼统地说参观日月神庙,但游客真的能进入的只有月亮神庙。相比来说,太阳神庙更大、功能也很多,而月亮神庙较小、只侧重宗教活动,偶尔也有墓葬功能。但观赏性和大小没有必然联系,月亮神庙的参观价值,未必就比太阳神庙低。从遗址入口到神庙挖掘现场,要走上大土丘,路上导游讲解了遗址的背景,基本的历史知识。到这里,西语tour的导游竟然没跟来,我们的老导游就要用双语给两个tour的人讲解了,英语tour的人少,导游讲的也就比上午少了!

日月神庙图片

进入遗址的时候又有二道检查,所以从停车场的入口进来后,门票千万不能丢掉!月亮神庙主体结构分为北部、中部、东南部三个platform,北部的被文物贩子破坏了,只剩下中部的和东南部的。先进入东南部的遗址部分,这部分主要用于宗教仪式和奉献牺牲,所以入场后先看到了祭祀区,这里挖掘出大量尸骨,说明了祭祀的功能

日月神庙图片

往里走,就看到了月亮神庙的基本结构:从公元6世纪开始经历多个世纪的修建,每一代人都在前一代建筑基础上翻新,就用砖石泥沙把前一代建筑表面彻底覆盖住。考古学家小心翼翼地像剥洋葱一样open了一些层状墙面,发现每一层都有精美的彩绘壁画,描绘了Ayapec神等图案,而且因为常年被覆盖着,保存得还很完好呢!

日月神庙图片
日月神庙图片

接着仍在东南部遗址区,爬坡后来到一处平台Patio of Rhombi,菱形广场,从这里通向Sala de los oraculos,神谕大厅,这里也看到保存完好的彩绘

日月神庙图片

穿过神谕大厅,有一处高高的平台,可以远观Huaca de la Sol,太阳神庙,这个神庙是在公元5世纪以土砖逐层累积的方式构建起的大型土坯建筑物,据推测需要用1.3亿块土砖,随后的统治者又有不同程度的翻修,今天看来有四层主要结构。日、月神庙之间,是莫切时代的城市中心

日月神庙图片

从菱形广场一侧,爬上高高的脚手架搭起的楼梯,就来到主祭坛。这里也有保存完好的彩绘,周围还有宰杀牺牲的小厅室,杀死战俘后送到祭坛上

日月神庙图片
日月神庙图片

神庙遗址的中部主要用于宗教首领的墓葬,我们从主祭坛走下一个大坡,就来到主广场,这才看清主祭坛等建筑所在位置的全貌,原来那些建筑都是在一处高台之上,整个高台是个巨大的temple,广场的靠主祭坛一侧的阶梯状墙面,就是这个大temple的门面,总共有5、6层楼高,每层阶梯表面都有彩绘图案,让人啧啧称奇!而且这里的彩绘也是逐层覆盖的,可以看到考古人员把一小部分墙面像切蛋糕一样切去,就露出下一层的彩绘来!

日月神庙图片
日月神庙图片

在这里结束了参观,返回停车场,遗址虽然小,一共也用了1个多小时。两辆面包车同时回trujillo,还开回chan chan tour旅行社旁边街道,和老导游道别,也和旅伴道别,从基多到这里,行程不太一致,分分合合,也一起走了多日,从这以后虽然大方向还是一样的,但直到南部Arequipa就再没有overlap过

离开

跟tour回来后,我就一个人到附近街道里找了加小餐馆吃饭,没有menu,只能单点,一盘鸡肉炒饭,也不知道该算是炒饭还是炒盐,咸得我一边吃一边冒汗,配着一大瓶矿泉水才勉强吃了半盘

吃完饭走回住处,昨天买的movil tours大巴是晚上10点半发车,我就让前台英语很流利的小伙子帮我叫了taxi,9点40来这里接我,剩下的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在lobby沙发上坐着休息,看看书,写写游记。到taxi来了,小伙子和司机说去CIAL的车站,并且说了个我不清楚是哪里的地址,我问小伙子为什么不去Ovalo Larco,我昨天买票的地方,小伙子竟然说我可以在Ovalo Larco买票,但要在CIAL的车站上车,后来才知道他是把movil tours听成CIAL了,另一家大巴公司!不过当时司机也没说什么,可能没注意听我们的对话,就上车让司机出发了,开到CIAL以后,我根本就没看到有任何movil tours的标志和巴士,就把车票给taxi司机看,司机才说我确实应该去ovalo larco,并且和我一起谴责了酒店不靠谱的伙计。好在还有时间,再开去ovalo larco的movil tours车站,两家车站似乎在城内不同方向,所以又穿过了中央广场,还有些堵车,司机还很替我着急。到了车站,司机要了我14sol,而酒店伙计当初叫车说7sol就可以了,这笔损失真让人懊恼

到了车站仍然有足够时间候车,正在boarding的是前往lima的车,我就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因为又要进安第斯山区了,换了厚鞋,加穿了衣服。之后就是boarding到huaraz的车,上车前查车票但并没验看我的护照,有保安用扫描棒进行安检,我包是不托运的,也没有要我打开包来检查,就放我直接上车了

准点开车,这一班车客人上层虽然很多,但下层12个VIP座位空了3、4个,我订的第一排双座一侧靠窗的位置,旁边开车的时候也没人,后来停了一站才有人坐上来。服务生先到VIP舱讲了欢迎词和注意事项等,反正也不讲英文,听不懂的。然后就开始在公共屏幕上放电影了,声音比较大,尤其因为我坐第一排,声音更觉得吵。好在不是像厄瓜多尔的长途车那样总放武装动作片,所以声音还能忽略,不影响睡眠

虽然没有正餐,但发了一盒点心,一块咸的黄油面包,一块甜的水果派,我当时没吃,都是留下第二天早上在瓦拉斯才吃的,还发了一小杯可乐。很早就睡觉了,把座位放得很平,幸好选了第一排座位,不会被前一排的座椅压住腿了。窗外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特鲁希略的境域

离开图片
离开图片

和我从guayaquil来时坐的车型完全一样,我订的VIP座位在下层,上层是semi cama,普通座。虽然座椅安置和Cruz de Sur的大巴一样,但服务稍微少一些,没有小屏幕,没有wifi,不过这对我都没什么影响,我本来也不是非用不可。很快就看到movil tours的跟车服务生了,cruz del sur的服务生都是常规制服,男女都有,什么年龄都有,movil tours家的服务生(特别是长途路线的)都是小姑娘,制服是红色连衣短裙,亮晶晶的红皮鞋,真是漫漫长夜里长途大巴上一种额外享受

第10天

秘鲁:瓦斯卡兰的召唤

整个行程中二进安第斯,从秘鲁北部太平洋沿岸的特鲁希略到安第斯山城瓦拉斯,海拔从接近0来到3050米。虽是overnight bus,也睡得很熟,但仍能感受到山路的崎岖,因为梦里一次又一次梦到自己变成了失控的飞机,四处乱飞。夜间也偶然醒来,撩开窗帘看看窗外,一片漆黑当中隐约看到起伏的山峦,而路边一片洁白,难道是积雪?查询Movil tours官方网站的时刻表,这班车要早上7点多才能到瓦拉斯,结果5点多那位红衣MM就到VIP舱来收枕头和毯子了,很快就停在一处车站,才5点15,问了问其他乘客,竟然已经到瓦拉斯了!

瓦拉斯(Huaraz)是Ancash大区的首府,12万人口,8平方公里,秘鲁中部安第斯山区仅次于Huancayo的第二大城市。这里是1574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印加聚居地的基础上建立的城镇,独立战争期间全城一致支持玻利瓦尔的部队。1970年的大地震将城市绝大部分摧毁,包括大量殖民建筑,之后在国际援助之下重建,可惜发展得不是很有秩序。目前城市的经济以农业、商业为主,旅游业也很重要,这里是秘鲁的游客汇聚地之一,周边有秘鲁第一高峰瓦斯卡兰(Huascaran)雪山、瓦斯卡兰国家公园、Cordillera Blanca等自然景观,以及古老的查文文化遗址

大巴到了瓦拉斯就是终点站了,大家都下车,我却多么想再睡一会儿。出了车门就感受到安第斯地区深夜里那种刺骨的寒意,粗略估计也就刚刚过0度以上,赶快到候车厅里把抓绒衣、冲锋衣都穿上了,不过没有去洗手间加穿秋裤,腿还是很冷。因为之前和预定的la casa de zarela旅店沟通了,告知对方我7点多到,当时旅店说5点多可以接车,我还没明白为何这么早,看来这班车真的是每天5点多就到的。现在只好先打电话给旅店,看看他们起床了没有,免得我直接冲过去,没人开门,被锁在外面。好在电话有人接,是老板Zamora先生,于是我说已经到了,他就让我打车过去

虽然早,车站门口已经有很多taxi在候客了,看来司机都知道大巴什么时间到。看我出来几位司机就围过来了,我本来想打个摩的,结果摩的司机不认识我给的旅店地址,只好还找旁边的认识这个地址的汽车司机了。上车时没有问价格,因为这几天下来感觉秘鲁出租司机还算老实,乱要价的不多见,并且到了flat price也很难再砍价。果然这一趟收了5sol,后来几天也打车,感觉这是个合适价格,司机还很负责,到旅店帮我按了门铃,和老板打招呼确认开门了才走

入住酒店

到酒店天还没亮呢,Zamora老先生和一个年轻小伙计已经在等我了。这家店里Zamora老先生的女儿很著名,因为也是个world traveller,店里有很多他女儿从世界各地带来的纪念品,包括餐厅里挂着的从尼泊尔带回来的经幡,但查老先生也会些基本的英文,可以沟通。虽然时间还很早,但我的房间已经准备出来了,所以可以入住。这里没有个像样的前台,但有间办公室,就在办公室里登记个人信息。我还看到有个木牌子写着我名字,写着7点多movil tours接车的字,看来他们本该提供接车服务的,只是我报错了时间,所以没能接我。老查虽然会说英文,也很热情,但地理不太好,于是在查看我护照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beijing...是一个城市?""是呀,是首都,就像利马是秘鲁的首都一样...""哦,北京是日本的首都..."

我是从hostels.com预定的单人间,包含卫生间的,25美元/晚,给我升级成了一间双人间有卫生间的。实际上这里真的是淡季,很大的一个院子,客房有8、9间,可我住的两晚三天,总共只看到另外2、3个客人,餐厅很大,似乎旺季会有很多人,不过这几天也空荡荡的。房间非常干净,而且每天都有人收拾,这在我全程住的guest house里很少见,甚至我第一天提前入住只睡了3个小时,也有人进来收拾整理了。房间很大,除了两张床还有很大的空间,桌椅衣柜床头柜也十分齐全。唯一不足是wifi不好用,房间里没有信号,要到老板办公室附近才有,并且有时也很弱

入住酒店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

事先和老查email沟通的时候就让他帮我预定了这第一天的Llanganuco的一日游(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和下一天的chavin的一日游,见面后再次确认无误,早上9点司机来接,我就带行李进房间休息了,天色才朦朦亮,还可以睡几个小时

到早上8点半起来洗漱收拾了一下,带了随身物品出发。在等司机、导游的时候,在餐厅里吃掉了movil tour大巴发的两块点心,找伙计要了一杯热水。这里的早餐菜谱写在一张纸上,标了价格,似乎不是包含在房费里的,我就没有点,不过第二天点了一次,最后结账也没收我钱

比预定的晚了十分钟,tour的商务车才开来,停在旅舍门口,导游进来接我。车身上写着golden expedition,不过后来我看到我报名的tour是pablo tour旅行社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搞不懂。车很新,比前一天在trujillo参团去chan chan的破车好看多了。我是最后一个上车的,10几个座位都坐满了,只剩下靠门的一个座位给我。刚上车的时候我感到很诧异,因为坐我旁边的两排是两对老夫妇,本地人,虽然没有穿安第斯传统服装,但也都是农民打扮。我以为上错车了,再看到后两排确实是游客样子的中年人、年轻人,才放心。转而想到有这几位老者在,这个tour应该不是户外类型的trekking tour,也就在这方面放心了。刚到高原第一天,不想冒险走路。仔细看这两对老者,原来有一对是和儿子儿媳(或者女儿女婿)一起出来的,那两位年轻人坐在副驾去了。另一对则是自己出来玩的。对我都不错,虽然不讲英语,但碰面就打招呼、笑笑。后来在瓦斯卡兰国家公园,他们都买的半价票,才知道都是70岁以上了

我上车后,司机就开车离开城区,开始了行程。导游先让每个人登记了个人信息,看来是有政府管制的,后来路上还有警察拦下检查司机和导游的证件、登记表。导游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开始讲解沿途的景色,一开始只讲西语,后来看到我从不注意他,就问我是不是听不懂,于是也开始偶尔对我讲英文。我是全车里唯一不懂西语的,其他游客以本国人为主,也有巴西人,但没有语言问题。导游是个30多岁的中年人,英语很流利,后来聊天讲起,是个全能导游,除了在瓦拉斯,也经常去特鲁希略、奇克拉约等北部其它城市带tour,年中旱季的时候还带连续多日的trekking tour,难怪是精神、体力十足的样子

这一天天气不错,云不多,阳光普照,导游说这样的天气在雨季的瓦拉斯真的很少,就在3天前他带tour时还大雨倾盆乌云密布呢,什么景色都看不到。借助这幸运的天气,瓦斯卡兰雪山就展现在大家面前了,虽然仍是云雾缭绕,峰顶被遮住看不见。瓦斯卡兰山是安地斯山脉西部白山山脉的一部分,山南的最高点海拔6748米(也有说6768的),是秘鲁的最高峰,也是继阿空加瓜山、奥霍斯-德尔萨拉多山、皮西斯峰、博内特峰和特雷斯克鲁塞斯山之后,西半球的第六高峰。像白山山脉的其他山一样,瓦斯卡兰山也主要由第三纪的花岗岩构成。导游让司机停在路边一处空地,让大家拍照雪山。实际上沿途看到多个雪山,高度都差不多,如果不是导游指出来,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瓦斯卡兰。这附近还有个小机场,也有幸看到了小飞机着陆,这里载客航班不多,都是螺旋桨小飞机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和清晨到瓦拉斯时的天气相比,白天的温度迅速升高,这也是我在基多、昆卡已经习惯了的(虽然心理习惯了,但身体其实一直不习惯),冲锋衣、外套都脱了,剩下抓绒衣和秋裤穿在身上仍很热。出了瓦拉斯不久,路上就遇到警察检查,导游把游客登记表交上去了。第一个景点是Carhuaz镇,这一路涉及的地名很多,还都很相似,瓦拉斯、卡华斯、卡拉斯...一路沿着山路开,风景不错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Carhuaz镇距离瓦拉斯34公里,海拔比瓦拉斯稍低,Carhuaz在当地土语中意为yellow,大概是因为城市建在山坡上,而山坡上有很多黄色的花丛。到这里的目的竟然是品尝冰淇淋,导游说这里的冰淇淋是用优质牛奶制成的,在ancash地区很著名。好吧,那就尝尝吧。车子停在镇中心广场边,这里就有很多冰淇淋店,导游专门推荐了一家,大家就进去买,3sol可以买3个球,口味还真不错。吃完了就在广场逛逛,教堂也没开门,中心花园还很精致,很多本地人也在这里闲逛,不少妇女穿着安第斯传统服饰。导游还特别指出一点,这里的人们戴帽子有个独特习惯,已婚的和未婚的戴法是不一样的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一日游图片

再开车出发,导游就开始收钱了,因为团费是不包括景点门票的,yungay遗址门票2sol,瓦斯卡兰公园门票10sol(导游后来在国家公园门口又把大爷大妈的半价折扣还回来)。从卡华斯到yungay,一路上欣赏山谷内的田园风光

Yungay城的历史

Yungay这座海拔2500米的小城,东缘就是Cordillera Blanca的几座雪山,包括瓦斯卡兰,距离yungay不到15公里。据2010年统计,有大约1万居民。镇子历史悠久,公元前一万年就有人在这里进行农耕活动,是美洲考古的一项记录;在1839年,智利、玻利维亚、秘鲁三国军队在这里混战。但今天探访Yungay,却因为这里记载着美洲历史上的一次大灾难

1970年5月31日,当全美洲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墨西哥城世界杯揭幕战时,秘鲁太平洋沿岸发生地震,在沿海城市导致6万多人丧命后,又引发了瓦斯卡兰雪山的雪崩,五千万立方米的积雪裹挟着碎石、泥沙咆哮着从山坡上奔腾而下,以每小时400公里的速度直扑Yungay,只用了3分钟的时间,整个yungay镇被埋在5米厚的雪下,全镇覆没,死亡两万人,利马军方紧急出动直升机救援,只救出了当时正在全镇最高的体育场和墓地上活动的92个人。此地震之后入选了“20世纪人类十大自然灾害”,秘鲁政府则宣布这片地区为National Cemetery,而在距离镇子原址以北1500米的地方重建了Yungay镇。但当地人记得,1962年曾有美国地质学家发现了瓦斯卡兰雪山上异常的山体结构,并在当地报纸发表文章预测将有大雪崩发生,但这两位科学家的报道立即被秘鲁政府强制撤回,这两个人也在被警察拘捕前夕逃回了美国。当时谁也没想到,只用了8年,预报成真

Yungay旧址

来到Yungay旧址,这里叫做El Campo Santo de Yungay,先到山丘的墓地上,当年存活的人有很多就是因为当时正在这墓地的高处,所以躲过了灾难。这里可以俯瞰镇子遗址,也可以远观瓦斯卡兰,不过仍然云雾缭绕

Yungay旧址图片
Yungay旧址图片
Yungay旧址图片
Yungay旧址图片

到遗址公园范围内,可以见到很多死棕榈树,也是当年遗留下来的,也种了不少新的棕榈树。还有被毁的公交车、房屋也保留原样供人参观

Yungay旧址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

从yungay遗址出发,就要前去今天最主要的景点Huascaran国家公园。瓦斯卡兰国家公园占地三千平方公里,是秘鲁政府在1975年建立的,顾名思义,以瓦斯卡兰雪山为主体,但保护的也不止有重要的地质构造(包括663座冰川,296座湖泊,41条大小河流),也包括考古遗迹(查文文化的遗址在公园内被发现),以及动植物多样性。这里物种繁多,包括一些珍稀物种,统计有779种植物,112种鸟类。在1985年,这里被列入UNESCO世界自然遗产,虽然是重点保护区域,但这里也大力开发旅游业,登山、徒步等户外活动,ecotourism,考古游等都很popular

因为公园很大,一日游的范围只能选择一个特定的景点,在瓦拉斯城内的旅行社一般有3、4种路线,我选择了最寻常的Llanganuco景区,好处是海拔相对较低、车子可以直接开到景点里、不用徒步。从yungay到llanganuco,开土路上山,路还算平整,是压过的,车也还容易开;路上仍有维修,有时要停车等候。可以逐渐近距离看到huascaran雪山了,但顶峰仍然被云雾遮住,这一天直到回城后才见到没有云雾遮挡的真容;从路上俯瞰山下的镇子,视野也很不错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快到llanganuco的时候,车停在一处饭馆门前,该吃饭了,饭费当然不包括在tour费用里,没在yungay镇子里,而是在如此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点的一处山间餐馆吃饭,价格可想而知,而在这样的饭馆吃饭,导游和司机当然是拿回扣的。但看看周围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在这里吃了,导游还热心地给我翻译了菜单,点了一盘烤猪肉,配蔬菜沙拉,炸土豆片和一些豆类,分量非常足,我撑破肚皮也只能吃掉一半,花了15sol。这里也可以点cuy,豚鼠,秘鲁的招牌肉食。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在和导游聊天的时候,还提到了这件事,我说我不会吃cuy,因为我觉得吃这种东西很奇怪,导游针锋相对,说你们中国人不是还吃狗肉吗,他们也觉得很奇怪。这真不是乱说,和厄瓜多尔一样,秘鲁大城小镇也都普遍养狗,看家护院是主要用途,但都是放养,不会拴起来的,虽然满街乱跑,但好在没见有乱咬人的疯狗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吃饭的时候,同车还有个秘鲁小伙子,也是一个人出来玩,(后一天他又是同车,不过就有朋友一起了。)虽然不说英语,但和我很友好,因为路上经常互相帮忙拍照。我没点饮料,因为自带了矿泉水,他点了一扎饮料,似乎是果汁,但含酒精成分,他自己喝不完,就分给我几杯。吃饭的时候下了一阵雨,虽然还出着太阳,雨势不大,很快就停了,我们在餐馆里,刚好躲过

到山里就比较冷了,必须穿上外套、冲锋衣了。开过曲曲弯弯的山路,就来到Llanganuco的湖边,导游这时介绍说,Llanganuco其实只是山谷的名字,主要景点,雪山湖,应该叫Chinanqucha,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吃完饭就开车到了国家公园入口,有管理人员到车上清点人数,看到有几个老人,就告诉他们可以买半票,查看了他们的身份证之后,就把导游多收的钱退了。进入公园范围后,开车到llanganuco景区,路上山势险峻,山谷风光很吸引人。导游让司机停下来一次,大家下车可以拍拍照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相距一公里的地方还有一个urqunqucha湖,翻译过来分别叫“女人湖”和“男人湖”...听到这样的名字,大家都安静了,预计着导游会讲一个奇幻的故事,导游咳嗽了一声,却不多说话了。湖面上,泛着绿光的湖水似乎自己讲起了故事。我们只游览了女人湖,海拔有3850米高,面积0.548平方公里,湖水非常绿。湖边有小木船,伙伴们很多花5sol/人坐船游湖,时间很短,不太划算,我就没加入。只在湖边的trail走走,可以看湖,也可以看瓦斯卡兰雪山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我先走了半个多小时,导游带着坐完游船的伙伴也赶来了,看着天色渐暗,导游就知道又快要下雨了,而且雨势估计不小,于是大家听从他的吩咐赶快赶回停车场。毕竟是3800米的海拔,走得我头重脚轻,如果再多走些路,我也支撑不住了。停车场的厕所0.5sol/人,给一些卫生纸。回到车上,就开始下雨了,下山的路上雨势就越来越大。后来想想这一天tour的主题是Huascaran National Park,而真正在公园里,也就是这半个多小时时间。跟团还是自助,真的各有好处,但这个公园谈不上公共交通,如果自己来,只能租开或包车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我们沿着另一条路下山,仍然是土路,但不像上山时那样平整,很多区段坑坑洼洼的,不过虽然下雨也并未显得泥泞。路上经常有成群的牛、羊出现(不是羊驼,而是普通的羊),司机就只能减慢速度等牧童把牲畜赶下公路才能继续前行。下山后到了重修的Yungay镇,房屋、街道都很新。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从这里开上主干公路,是联通瓦拉斯-新永盖-卡拉斯Caraz的公路,修得质量很高,很平整,车子可以平稳地开到很快速度。Caraz是Cordillera Blanca地区一个古老的城镇,1821年就建立了,海拔2250米,1970年地震毁了这里一部分建筑,但另外的建筑幸运地保存下来,可以看到安第斯山的建筑传统。对游客来说,如果不想住在喧闹的瓦拉斯,这里是个替代,也有不错的配套设施支持,这里还是著名的santa cruz trail的端点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到卡拉斯后,先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古老的大教堂却没有开门,无法入内参观,广场中心花园的喷泉很精致。接着就到了一处乳制品店,估计是旅行社定点采购的,门面不大,似乎也没什么其他客人,免费品尝后,大部分人都买了一些,什么都不买的,导游看来也无所谓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这个tour进店满多,回到huaraz之前,又进了路边一家陶艺店,现场表演制陶,有个转盘转呀转,工匠用粗糙的大手把泥料捏制出各种形状来,再从转盘上利索地割下。店里摆满各种形态的陶器,也有小号的冰箱贴之类的纪念品,我除了和他家看来刚满几个月的小狗玩以外,就没多看他们的产品

瓦斯卡拉国家公园图片

回到瓦拉斯,天色已经很暗了,司机忽然提醒导游,看远处的雪山,原来云雾都散了,阳光的余晖照在山峰顶上,正闪闪发光呢

晚饭

车先在中心广场附近停了几次,其他人都下车了,我是最后一个送回住处的,因为距离中心广场最远,导游先是让我把今日的团费交给他,后来又改主意,让我第二天参加完chavin的团后再一起交给旅行社。我看他和包括我在内的几乎每个人都说see you tomorrow,就问第二天是不是还由他带团,他说他也不知道...

回到住处后,没有再到中心广场,就在附近街道里找小饭馆解决晚饭,这附近看来游客不多见,一顿menu才5sol,一盘鸡腿饭,一大碗汤,一杯chicha,在秘鲁第一次喝到chicha,之后就喜欢上了这种甜玉米制成的饮品。我点菜的时候不知道menu会送一杯饮品,所以还点了一瓶可乐,花了1.5sol,很后悔。吃完饭回住处之前,在点心铺花2.5sol买了两块蛋糕,晚上当夜宵吃了

晚饭图片

著名的chicha

第11天

一日游的tour

到瓦拉斯第二天,仍然参加一日游的tour去Chavin de Huntar遗址。出发时间也和前一天一样,所以8点多就起床了,洗漱后到餐厅吃早点,早餐都是按套餐卖的,而且都在菜单上标了价格,似乎不是free的,我预订单上也没写包早餐。但我还是点了,最便宜的6sol,2块面包,一杯橙汁,一杯热饮,很不划算。吃完了伙计说不用当时付账,退房时和房费一起付。不过下一天结账的时候竟然也没收我早餐费用,早知道就点贵一些的了...

虽然和旅行社约定9点来接,但前一天就晚了10几分钟,这一天更晚,快9点半的时候才有辆旅行社的小车匆匆赶来,只接我一个人,送到旅行社门市部,我这才知道GH老板帮我找的这家旅行社叫Pablo tour,在这里看到了部分前一天一起去Llanganuco的小伙伴,大家互相打招呼致意,一起在这里等导游和车。等了十几分钟还没见来,我就到附近街上转转,这里距离中心广场很近,很热闹。正逛呢,就看见旅行社的人远远地朝我招手,叫我过去,导游和车已经到了。于是和其他人一起上车,车子和前一天不一样了,不是golden expedition公司的车,而是pablo tour自己的车,很混乱。比前一天人少一些,商务车里还剩下4、5个座位

等了这么久时间,出城的时候已经上午10点了,导游让每个人都登记个人信息,和前一天一样。刚出城就到了警察岗哨,被值班警察拦下了,上车检查。车上大概一半本国游客,一半外国人,我们都要出示护照,我只带了复印件,也ok,警察带着基本护照去路边办公室了,大概要复印吧,我们这些人就在车上等,不用跟去。有一对情侣,女生是本地人,男生是美国人,没带任何证件,就被警察带到办公室问讯了一下

警察检查没问题了才放行,导游就开始讲解了。不像前一天幸运地赶上了会说英文的导游,今天这个导游是一位牙都掉了一半的老人家,英文水平很有限,连100以内的数字都说不全。(也就是说他的英文水平还比不上我的西语水平。)而看看车上,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是西语游客,那个美国人是个纽约来的小伙子,西语虽然算不上流利,也有一般日常对话的水平,况且即使导游讲的他有听不懂,也可以问女友。所以虽然我和导游讲了我不懂西语,他一路上也仅仅用英文跟我讲了2、3次话

开出瓦拉斯后,穿过几个镇子,就进入山脚下的开阔地带,一望无际的草场,偶尔有牛马。接着就开始翻山了,这一天的行程,大部分时间其实在翻山越岭的路上,安第斯的风光,从厄瓜多尔起,就从没有让我失望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在爬升到海拔3900米的Querococha湖的时候,司机停车在路边,大家都下车走下平缓的山坡到湖边拍照、观景,静静的湖面,空蒙的群山,山顶还有积雪覆盖,景色真好,可惜没有像llanganuco那样有游船。后来又有几辆大巴、中巴停在这里,看来都是这一天从瓦拉斯去chavin的团队。和秘鲁很多景点一样,这里也有本地人牵着alpaca等游人付钱合影的。看了一会儿,就开始下雨了,大家赶快回到车上,也许因为海拔太高,我走路稍微快一些就气喘吁吁心跳加速,看来高原反应随时可能发生,随时要当心留神。湖的另一侧有几个小房屋,是卖咖啡、点心的,也有厕所,看来这里每天都有旅游团停留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从这里再往上裸露的岩石就比较多了,还经常能看到小瀑布,就是汇聚的溪流从山坡上流下来,风景越发奇特,但山路曲曲弯弯,甚至有180度的大弯,就再也没有停车点了,只听到坐我后排的一位摄影师不停地按快门,还经常把车窗打开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这条路最高点是4500米的隧道,过了这个隧道,就是chavin的地界了,有个巨大的基督像立在山丘之上,很壮观。似乎这里也是个路况的分水岭,之前的路虽然崎岖,但都是paved road,车子开起来很舒服;过了这个隧道,就基本没有paved路段了,都是土路,有些地段还坑坑洼洼,因为最近下雨,还有积水。经常看到本地工人正在往积水的坑洼处填土石

一日游的tour图片

因为路况不好,一路颠簸着下山,就觉得时间很漫长,而且景色也不如在隧道另一侧那么壮丽了。从瓦拉斯出发,大概3个小时,终于翻过了高山,来到chavin镇子里,大概下午1点。镇子里的路仍然很差,是不是因为chavin的财政不如瓦拉斯呢?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一日游的tour图片
chavin遗址

车子最后停在chavin遗址的门口,这一天唯一的景点,6个小时的艰苦车程,只为看看这个遗址。夏文文明是秘鲁安第斯山区的骄傲,它兴盛于公元前900-200年(在美洲,比玛雅文明成熟期更早,时代上相当于希腊文明,甚至更早)。此时,定居农业已经完全形成,制陶、纺织,雕刻等各种手工业也得到发展,并首次形成这一区域的思想文化的统一。夏文文明就在位于Mosna和Huachecsa两河交汇处的河谷形成了。这里不论地上、地下的物产都相当丰富,许多谷物、矿石都是独一无二的。土地不仅适宜耕种,而且适宜放牧。夏文人不仅是种植农作物的农民,还是在高原上放牧的牧人。美洲驼、羊驼不仅为夏文人提供了肉食,还是重要的役畜,夏文人用它来驮运东西,组织成了大型美洲驼队

夏文兴盛以后,控制了来自安第斯山区各地以及沿海地区、东部丛林的各种物品交易。随着贸易的往来,夏文人不仅得到了许多异国他乡的产品,对周边地区也施加了深远的影响,如对随后发展起来的秘鲁太平洋沿岸地区的cupisnique、莫切等几种文明都有深远影响。夏文人从文明兴盛初期就开始修建石庙,这些神庙很快成为安第斯山区以及海滨村落中最重要的宗教崇拜场所,方圆数百英里的人们都开始信奉这些面目狰狞的夏文神,并且到夏文的都城Chavin de Huntar来朝圣

前一天在llanganuco的时候还听导游讲起,秘鲁北部人一般不提起inka,因为印加对北秘鲁的文明(主要是奇穆),其实是侵略者,北部人更认同的是自身的古文明,如夏文、莫切、奇穆;后来在lima和一位讲解员聊起,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觉得对印加的推崇,都是因为gringo(外国观光客)历史知识太贫乏

我们来到的这处遗址,夏文.德.万卡尔(Chavin de Huantar)是夏文文化遗留下的最重要遗址,包括一个居民点和与之相连的宗教建筑群。居民点的居民数最多时候有2、3千人,今天已经很难看到踪迹,宗教建筑群则以石材建筑为主,在城邦兴盛过程中不断扩建,都是高大的神庙、金字塔,也都充斥着众多石碑雕刻、大量兽形装饰物。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古城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遗址门票不包括在团费里,10sol/人,3美元多,很便宜,这样历史地位的遗址,在中国至少也要收个200人民币吧。进口没有见到访客中心,也没有展厅,但有洗手间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导游把大家召集到入口的遗址模型周围,就先和我说他要给大家用西语讲一下历史,让我自己先往前走,我就不为难他了,自己把遗址逛了一遍,也没等他们。但老实说遗址里的文字说明真的非常少,只有几个最主要的建筑有减短的说明(西语+英语),没有导游讲解确实看不出所以然来。不过贯穿各建筑的环形trail修得不错,路标也很清楚,还有很多no pasar(禁止通行)的牌子,几个高坡上也都有管理员,看到游客走出trail,就立即吹哨警示,管理满严格的

chavin遗址图片

从入口一直走到主广场Plaza Mayor or Sunken Plaza之前,绕过旧神庙和主广场北侧祭台的北面,有一些入口通入这些神庙、祭台,但都被封住了,普通游客不得进入,于是这段路没什么可看的,只经过Mosna河边的时候看到一处picnic area,如果时间充裕,在这里和朋友吃吃饭、聊聊天,也满有意思的

一处石碑

chavin遗址图片

遗址边的mosna河与水渠遗迹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一直走到主广场,也没见什么游客,广场上空空荡荡,似乎那几位古建维修工和巡视保安才是这里的主角。这个建在mosna河边的广场是公元前800年建的,方形的广场中心向地下凹陷,是整个夏文城宗教祭祀仪式的中心,四面八方赶来的人在这里汇聚,向神灵献礼祭拜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广场南北侧有一些辅助性建筑,石头和灰泥建成的梯形地、平台,而西侧正面就是巨大的new temple,这个神庙建于公元前500-200年左右,从广场到new temple有一组台阶,曾经用黑白两色石柱装点着,当年是非常精美雄伟的。台阶是不允许游人上的,可能因为游人都是凡人,品阶不够,只能从高台侧面绕上去。上去之后就到了个小广场、平台,叫做plaza menor,可以更近距离观察新庙的正面。

chavin遗址图片

仍然看到很多工人正在神庙上进行维护工作,结合神庙侧面和背后的土坡,可以明显看到如果不是考古工作,这个神庙绝大部分都已经是埋在土地之下了,现在清理出的,也只是正面和部分侧面。正面gateway的石块和通往正方形广场的staircase一样,原先也是有黑白两色石块装点的,上面还应有雕饰鹰隼等图案,不过为了保护和研究,早已被常规的砖石取代了。根据介绍,神庙墙壁花岗岩上曾经普遍雕刻着拟人化的神的形象,如有些明显带有猫科动物的特征,但都早已被考古人员取下保护了,后来在博物馆里才看到的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chavin遗址图片

这个新庙和plaza mayor相对来说是夏文建筑群里较“晚近”的部分,在new temple以北,则是圆形广场,同样也以台阶连结着一座更老的temple,建于公元前800-700年左右,这里也曾雕饰着拟人化的神像,部分也像猫科动物一样。圆形广场凹陷处有一定深度,也是宗教仪式时候用的,据说僧侣聚集在圆坑内吸食致幻剂,可以达到通灵的状态。有趣的是类似的圆坑我在美国西南部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的印第安遗址也见过,功能也是类似的

chavin遗址图片

接着就进入了夏文遗址参观的最有意思的环节,无论在圆形广场边的老神庙,还是方形广场边的新神庙,考古人员都清理出了一部分内部的通道系统,称为gallery,推测是用于高品阶人士的祭祀活动,或者用于宗教仪式用品的存储。这些通道系统加上房屋设计非常精巧,要考虑到通风、采光等因素,走进去非常狭窄,但路线很复杂,似乎是四通八达的,蚁穴一样

Lanzon(兰松)石雕

对游客开放的gallery有一部分,首先我进入了有著名的Lanzon(兰松)石雕的gallery,这是在旧temple里的,兰松是夏文文化最重要的中央神祇雕像。走进深邃的gallery,门口的保安就尾随而入,说明了Lonzon确实是秘鲁的国宝,一直等我看完了才跟我出来。当时人少,我想如果人多的话会不会要组织排队限制人数进入了。雕像位于gallery尽头的密室,有光线从室外透入,照在雕像之上,如果不是先看门口的文字说明,一般人很难明白雕像的图案,似乎是人的形貌,又似乎混杂了猫科动物的特征,和夏文雕刻的整体风格是一致的。石碑上的大神正张开口、反着眼、双臂摆出扭曲的姿势

上次和兰松大叔见面,已经是三千年之前了,也不知他还能不能认出我。趁着保安在走廊另一端走神,我凑近石碑问好,“大叔,多年不见,您还认识我吗?”大叔把反着的眼正过来,有气无力地看看我,他已经很老了,不知道几千岁了,只缓缓地吐出细弱游丝的声音,“呦,你来啦,真是很久不见了”...保安似乎听见我们的对话,也走过来了,不解地看着我,我只好赶快应付说,“请您帮我拍张照,好吗?”等我拍完了再看兰松大叔,他的眼又翻过去了,再没转过来看我...我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有长辈在夏文做神官,他们每次走进这密室,都要先进行一番复杂的仪式,包括饮用一种仙人掌榨出的能让精神迷乱的饮料。我曾偷偷地跟着礼仪队伍混进来过,那时我见过,兰松大叔年轻的模样...哦,对了,大神其实本来不叫Lanzon,这是西班牙语,意思是“骑枪”,西班牙殖民者给石雕起了这样的外号,是因为石雕的外形很像他们的这种武器,真是大不敬!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接着就到new temple里的几处gallery,包括lanzon对面的los laberintos,以及la doble mensula和los cautivos,这两个gallery入口仍在神庙背侧被土坡覆盖而没有清理出来的地方,走进去就好像进了地道一样。这里就没有见到石雕了,但左转右拐的通道系统,仍然很有趣,后来和导游聊了几句,就明白这些gallery其实互相都是联通的,不过因为挖掘的关系,游客可以看的部分很有限。可以看出这些开放的通道都是考古人员精心维护、修复过的,很多松垮的石料都替换过了,并且用木架支撑着,还安装了电灯照明系统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Lanzon(兰松)石雕图片

看完这些gallery,也就结束了参观,只用了1h15min,想不到最后竟要从图中这样的通道出遗址,否则就只能原路绕一圈返回...后来了解到如果是过于肥胖的,旁边看守的警卫会不允许从这里出去的...

吃饭

我一个人出了遗址,回到车上,司机还在睡觉呢,看我来了才起来开车门。在车上等了半个小时,导游才带着其他人回到车上。接着,就到镇子上的饭馆吃午饭,以这几天的经验,我参加的这种针对本国游客为主的day tour,团费都很便宜,但旅社会在吃饭上做文章,一般会找价格较贵档次较高的饭馆,因为饭费不包在团费里,回扣就可以多拿。秘鲁本国游客似乎习以为常了,并没有什么抱怨,我们这些外国人倒是总觉得不划算。这次的饭馆也一样,在镇子里应该算是高档了,装修很不错,有个漂亮的庭院。没有menu套餐,只能单点,一盘鸡腿饭,配蔬菜沙拉,12sol,和前一天llanganuco的餐馆价格差不多,但饭量却少很多

chavin遗址博物馆

吃完饭出来,发现正在下雨,不过很快就停了。大家都回到车上,就开往镇子另一头的chavin遗址博物馆,很奇怪这个博物馆为什么不建在遗址内部。看名称这个博物馆的地位很高,是national museum序列的,门口有日本国旗,看介绍是日本援建的。入场免费,但内部不允许拍照。导游依然只讲西语,极其偶尔地和我说说英语,好在这里因为有日本出资,所以每个展厅的综述介绍是有英语、西语、日语和中文的,是的,还有中文!虽然即使只有日语我也大部分能看懂了!

chavin遗址博物馆图片

常规展厅中夏文的出土文物都让人印象深刻,主要是从遗址神庙、广场中拆卸、搬运来的石柱、石碑,大多雕刻有拟人化的神的形象,有些明显带有猫科动物的特征,例如尖锐的牙齿和锋利的爪子;也有的刻有鳄鱼形象,装饰着眼睛和尖牙。这说明,当时的夏文文化深受周围丛林环境的影响,丛林中的动物如美洲豹、蛇、凯门鳄(一种短吻鳄)等都频繁出现于石碑雕刻上,和人类形象结合在一起。另外,战争或至少是战争仪式对夏文人来说极为重要,一些彩塑雕像中有矛、盾、刀、棒等多种武器形象,甚至有几个雕像手持砍掉的人头

chavin遗址博物馆图片

看完博物馆,就上车,原路返回瓦拉斯去。路程太久,也就没有安排其它的景点了。司机很聪明,赶在天黑之前走完了4500米隧道在夏文这一侧的泥土路,否则天黑后这条路真的很危险。即使白天也并不安全,我们经过了很多处山体滑坡路段,滑下来堆积着的砂石还没人清理呢。到了4500米随道口,车外覆盖着白雪的山峰都云雾缭绕了,车上两个巴西游客就和导游说想拍照,于是司机就把车停在随道口,让大家下车拍,车外极冷,我就没下车

chavin遗址博物馆图片
chavin遗址博物馆图片
回程

停了10分钟,就开车穿过隧道,司机一下子又停住了,让大家继续下车拍照。我估计是司机不敢再开了,因为浓雾弥漫,能见度非常差,几米之外就看不清路况了!等想拍照的乘客下车拍了一会儿,浓雾还不散,而且天色已经全黑,已很晚了,司机就让大家上车了,硬着头皮赶路。不过下山一段,海拔低下来,也就好多了

终于在夜幕中赶回了瓦拉斯,导游让司机先穿过城区到了我住处的路口,事先我和导游说可以去travel agency办公室付钱,他还是为我着想了,可以把钱交给他。按照Zarela旅店老板查老先生事先帮我谈好的价格,两天tour费用加一起是80sol,导游说旅行社给我便宜了5块钱,75sol,大概是觉得导游不讲英文,我亏了。可是我只找到100sol整钱,他和司机也没有零钱,只好还按原计划拉我到旅行社去,其实我本来也要去中央广场一带的。到了pablo tour,其他人解散,我进店里付钱,然后就问了路,走过两条街,就到了中心广场Plaza de Armas。时间是8点多,瓦拉斯的晚间很热闹,后来想想秘鲁无论大城小镇,晚间街头都很热闹,夜生活很丰富,和我印象里的拉美城镇很不同

回程图片

因为是晚上,广场上自然就没什么能逛的了,想想也真遗憾,在瓦拉斯待了这么多天,都没到广场上仔细看看。我此时到这里的目的是找银行取钱。广场上和附近街道有很多银行营业厅和ATM,我就在广场大教堂一侧路口的ScotiaBank的ATM取钱,有英语界面,可以选择取sol或者USD,我就取了500sol。有了钱,就去找地方吃晚饭,在距离广场一条街的Simon Bolivar街口,看到一家装修还不错的西餐厅,其实本来想找马路另一侧更本地化一些的店,无奈客满没座位了。不过这家店也真不贵,点了一个三明治,一份煎蛋,加一杯橙汁,只花了9sol

回程图片

饭后,需要购买下一天去Barranca的车票,到Barranca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参观Caral遗址。按照LP的地图,沿着Bolivar大街往北走,距离中心广场出来这条街2个block,就看到几个大巴士公司的售票点和车站了。

插曲

Barranca在瓦拉斯到利马的路上,大巴不一定停,我就先问了Cruz del Sur和Linea两家,果然都说不停Barranca;于是按照LP的指点,来到相对local一些的巴士公司Z-buss,就在Linea对面,问了售票员,确实可以在巴兰卡下车,但我要第二天上午的,manana manana,她就说没有座位了,虽然她讲西语我听不懂,但显然是这个意思,我问到lima的是否还有座位,她自然也说没有了

这下我就有些慌张,因为LP上没提到还有其它bus公司可以去巴兰卡,当然坐minivan是可以的,但我如果能坐大巴还是不想和本地人去挤小面包车。带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Z-buss隔壁的movil tours,我就是坐它家的车来到瓦拉斯的,它们的车站不在城里,这里只是售票处而已。幸运的是,它家售票大姐说可以在barranca下车,也是到lima的车,时间是上午9点30,但是economic级别的,只剩三个座位了,我赶快买了。选座时看,不是双层大巴,而是普通的空调巴士。按规定检查了护照,我没带原件,复印件也ok,收了我到lima同样的钱,40sol,车票上也写的是lima,但大姐用笔划掉了,写上barranca。最后和我强调不要到这里上车,要去更远一些的车站

买完车票就放心了,打车回住处,我总把住处说成la casa de Zamora,是查老先生的名字,司机就不认识,等取出复印的预定单,看到是la casa de zarela,司机才明白。没讨价还价,司机也没乱要价,3sol,从售票处拉到住处。在路口的面包店前下车,买了2块钱的点心第二天早上吃

第12天

离开安第斯

来到瓦拉斯的第三天,早上8点多就起床,洗漱收拾行李退房。原先也想过不多住这一晚了,就从chavin回来直接坐夜车去barranca,但一来不知道从chavin回来会不会太晚,另外也不想行程太累,所以就缓了这一晚。老查这一早不在,伙计给我退房,房费是按照hostels.com预定后减去deposit的美元数乘以2.8,换算成sol,没有收我前一天的早饭钱。我在秘鲁这一路,有些旅店按2.75算,有些按2.8算,虽然有时候明显看到店家在计算器上犹豫是按二点几,但这个似乎是很难讨价还价的,和换汇点的情境不太一样

退了房后,又在餐厅里上了一会儿网,到9点才带齐行李到街口打车,taxi非常多,不用担心打不到。到车站候车厅后,先把前一天买的点心吃了一块,喝了点水,就不饿了。9点15开始上车,确实不是双层的,但也有厕所。上车时候查得很严,本国人要出示身份证,我也要从背包里掏出护照来给安检员看,要和车票上的护照号、姓名核对的。有保安拿着扫描棒随机检查。到9点半,就几乎坐满了,准时发车前往海滨方向。我就由此第二次“出山”,离开安第斯

秘鲁:卡拉尔,漫卷黄沙五千年

乘坐movil tours的大巴从瓦拉斯出发,就在安第斯山间行驶,山路弯弯绕绕,崎岖盘桓,看山谷里的景色,有时视野很好。毕竟是Economic级别的车,沿途主要城镇都有乘客上下,还时常有村民带着水果、零食、cheese等到车上贩卖。车子也不会为他们停下,他们就到下一处镇甸下车,再坐返程的bus回家。司机和售票员对他们都十分理解,也都不会为难他们

秘鲁:卡拉尔,漫卷黄沙五千年图片
秘鲁:卡拉尔,漫卷黄沙五千年图片

和从昆卡到瓜亚基尔的路程一样,翻过无数座山峦后,就驶到了平原之上,背后的连绵起伏的山形,就渐渐远去,但似乎也没有像瓜亚基尔那样距离山区很远。秘鲁中部的平原一望无际,到处是农田。天气也明显变热了,在车里能明显感觉到。路上觉得饿了,就把剩下的一块点心也吃掉了

抵达巴兰卡

从瓦拉斯发车后4个小时,大约1点,到了巴兰卡境内,高速路边的指示牌十分清楚。车子先穿过了Pativilca镇,这里是LP书上写的Z-buss在巴兰卡的停车站,不过我们的车没有停,看来是一直开到巴兰卡镇子里的,不错。旁座的一个小伙子在和站在过道上卖水果的大叔说话,似乎也确认了车子会在Barranca镇子里停

但其实没有停在Barranca城里面,而是城边缘的一个Primax加油站,这里也是Movil tours的车站。我这班车大部分人都是到lima的,只有我和另外少数几个人到这里下车,但大部分都下车活动筋骨了,这里也有餐馆,有厕所。下车后在车站旁的广告牌也看到了,有专门的Barranca-Lima的短途bus,这样我就明确知道下一天可以仍坐它家的车去lima了

巴兰卡这座海滨港口城市位于首都利马以北175公里,有居民6万5千人,建立于1823年,历史很短。这里本来和秘鲁的旅游业没什么关系,我来这里,只是因为这是距离caral遗址最近的城镇,包车比较方便。(Caral本身也不是热门旅游景点,虽然是世界遗产地,也是南美洲最古老的遗址。)

入住酒店

出了加油站和巴士站,这里就没看到有常规意义上的taxi,但tutu车(摩的)满街跑。我刚走到街边,不远处就有几辆摩的司机跟我打招呼了,我上了一辆,要他去Chavin Hotel。这里是我全程唯一没有预定酒店的地方,因为这里的酒店很少,也没有任何一家可以在任何订房网站预定的,Chavin Hotel是LP和wikitravel推荐的当地最好的商务酒店(这里似乎也没有guest house和青年旅馆),是有自己的英文网站的,但留的gmail邮箱发了几次邮件都没有回复,后来我就干脆不预定了,到现场再说吧。这里毕竟也是个中型城镇,不可能只这一家hotel,所以即使这里没房间我也不太着急的

秘鲁的酒店、旅舍都有评星级,街口都挂着牌子,这家酒店挂的是三星,但看不出有三星的模样。走进酒店,就到了前台,正有不少客人在入住,问了值班大妈,还有单人间空房的,85sol/晚。没还价,因为看周边也没有像样的住处了,如果不住这里,也不一定能很容易找到替代的。于是就上交护照,让大妈去登记个人信息了,她说不出几句英文来,实际上这里伙计虽然多,但只有一个大姐是英文流利的,她在的时候可以顺利交流,不在的时候我就找不到人能解决问题的

不过登记入住也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沟通,填完表单就给了我钥匙、还有电视遥控板。也没有小工帮我背包引路,我自己坐电梯到三楼找房间开门。这家酒店是个6、7层的小楼,标准的商务酒店模式,看来房间不少,二楼还有餐厅、bar,一楼有个点心铺,生意很全面。进了房间,空间还真不小,一张双人床以外,还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卫生也不错,卫生间不小,试了试热水,也是24小时的,水量充足。所以我觉得85sol的价格还可以接受

接着要接通wifi就有些麻烦,这里的wifi要通过网页输入密码,问前台的大妈,她既不知道lobby共用区域的密码,也不知道每个房间单独wifi的密码,和我乱说了几个,结果无论在lobby还是房间里都连不上。她也不会说英语,老板娘看来是个亚裔的老太太,和老板,一个本地老先生在lobby看着,但也不讲英语,帮不上忙,很着急的样子。我后来出去吃午饭回来,会讲英语的大姐来上班了,才在电脑系统里给我注册了一下,这样我的房间wifi才开通,能连上了。连上以后速度还满快的,一直到我第二天退房都很好用

司机看来都知道chavin hotel,后来打了几次摩的和司机说酒店名字,都ok的。进城后走主路很快就到了,酒店就在路边。司机在我上车时候要2sol的价格,已经很便宜了,我就没还价,看来真的合适。秘鲁taxi司机不乱要价的操守又让我满意了一次

入住酒店图片

中饭是在附近街道的饭馆解决的,出门前先脱了在瓦拉斯穿来的秋裤,上衣也只穿件短袖T恤就好了,鞋也换上凉拖,只是后悔没有带短外裤。这里虽然不是旅游城市,但消费也未必就便宜,第一顿饭就找了一家贵的,虽然看起来不像很高档,就是路边饭馆而已,点了一个普通的炒牛肉配米饭的menu,又点了一杯果汁,花了15sol(不过后来几顿还是找到便宜的了)

漫游闲逛

饭后在城里逛逛,确实就没见到有游客,也没有什么旅游配套设施、服务,巴士站、换汇点、旅行社、家庭旅馆、青年旅舍,统统没有。沿着路牌,走两条街就到了Plaza de Armas,很小的一个广场,教堂也很小,门面很新。中心广场上警察大概很少见游客,尤其是我这样面孔的游客,所以我走过广场,执勤的警察竟然主动上来和我握手,还想聊天,不过因为语言不同也就没能聊上

漫游闲逛图片
漫游闲逛图片

在广场上就能看到街道尽头的海水了,于是就走过去,来到海滨浴场边,实际上城镇在悬崖之上,要走台阶才能下到水边。这里既看不到外国游客也看不到本国外地人,只有本地人在这里玩水,不过人还不少,很热闹。海滨也有很多餐馆,也看到了一些旅店,还有很多推着冷饮车卖冰棍、冰淇淋的大叔大婶。虽然天气热,但这里的水很凉,不适合游泳,泡泡脚都觉得被冻到了

漫游闲逛图片
晚饭

懒得再爬坡走路了,就在playa边的马路上打tutu车,花4sol回到酒店。前台讲英语的大姐在,就解决了wifi问题,还让她帮忙联系了第二天去caral的司机。从他的网站上就看到,这是他们的常规业务,不过价格不便宜,100sol,4个小时,往返交通加上等候时间。没别的选择,LP书上就没提到caral可以坐公交方便到达的方案(有复杂的方案),也就接受了

下午剩下的时间就在房间看看书,上上网,这酒店里都没有一处装点得哪怕稍有风情的公共空间。晚上天黑后就到街上吃晚饭,酒店因为离中心广场近,周围街道都十分热闹,店铺很多,而且竟还有几家casino,人和车也很挤,一直到很晚街上还很喧嚣。因为中午花钱多了,就循着另一个方向的街走,找了一家本地人吃饭的小店铺,点了menu,果然很便宜,一大盘汤、煎蛋加炸香蕉配米饭、稀果汁,才7sol,吃得饱饱的。回酒店的路上还在点心铺买了两块蛋糕,一瓶矿泉水,6块多钱,不过蛋糕当晚没吃,第二天早上看到有一块长毛了,这里的空气还真不干净。晚上睡觉气候很舒服,虽然白天热,但晚上温度就降下来了,难怪房间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

晚饭图片
晚饭图片
晚饭图片

第13天

出发

一直睡到早上8点多起床,洗漱后吃了前一天买的还没有长毛的点心。从前一天中午到barranca肠胃就不太舒服,可能是这些天哪顿饭不太卫生,或者从山区出来气候不适应,一直持续到到了利马之后一天,才恢复过来。不过也并没有到影响出行的程度。按习惯在出发前就要退房了,不过这里的退房时间竟然晚到下午2点,所以我就打算从caral回来再退。9点到lobby,司机已经在门口等我了,如预料的,不是专门的taxi,估计是酒店自己的司机和车

上车就出发了,司机是个不太说话的小伙子,当然也很可能是因为我不说西语,所以没法沟通。不过他似乎在这城里很出名,路上经常有迎面过来车的司机鸣笛致意。这一天和前一天一样,天气晴朗,云也很少,到中午就很热了。出城后先走上到lima的主干公路,也就是泛美公路,到了一座比barranca还小的城镇Supe,穿过Supe就到了caral的岔路口,如果是自驾的肯定不会错过,因为路口有巨大幅的卡拉尔遗址公园的广告牌

从这个路口开到caral遗址也花了40-50分钟的时间,大概20公里,都是paved road,不过很多路段年久失修已经坑坑洼洼了。好在这些天估计都没下雨,所以没有泥泞的情况。路边都是农田,主要是玉米地、辣椒地,到处可以看到晒玉米的。而农田范围之外更远的地方就是沙丘、沙地了,几乎不长植物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快到遗址的时候,司机如某些攻略所写的,试图抄近路,拐进路边一处没有任何指示牌的小路,很快,一条大河横在眼前。原来这里在旱季时候水很浅,一般车子都可以开过去,但如今雨季就不行了。司机犹豫了一会儿,先开过较窄的一条小溪流,但随后看到大河水流湍急,就返回了,继续走大路去正式的入口

Caral遗址

不久就到了正式的入口,这里也不是让车子过河的,而是修了一座桥,车子不用过河,停在桥下的停车场,司机就让我自己过河走进遗址景区里,他在这里等。上桥之前有个大叔面带微笑朝我走来,是遗址的工作人员,要登记我的个人信息,后来看他只写了国籍,连我名字都没问

Caral也叫Caral-Supe,建立这座遗址城市的人群属于Caral文明,或者叫小北文明(Norte Chico)。这种文明目前被认为是美洲最古老的。小北文明繁荣于公元前3000-公元前1800年,(根据同位素测定,这里最早有人居住是在公元前9千多年!)和埃及几座最重要的金字塔的建造时期相当,和美索不达米亚的繁荣时期重叠,比美洲第二古老的文明中美洲墨西哥地区的奥尔梅克文明早了两千年。不过小北文明的遗迹在1940年代才开始正式发掘,在那之前,考古学家都认为chavin才是秘鲁最古老的文明。卡拉尔(小北)文明目前已知有30多个聚居中心,caral只是其中之一,是第二个开始发掘的。最早发掘的是海岸地带的Aspero城。直到1990年,这里才有了系统性的发掘、描述,由秘鲁政府和本国考古学家Ruth Shady Solis领导,重要的发现在2000年后逐渐在Science, Nature等杂志发表。(例如最主要的一篇 Solis RS, Haas J, Creamer W. Dating Caral, a preceramic site in the Supe Valley on the central coast of Peru. Science. 2001, 292(5517): 723-6.)

小北文明让学者困惑的地方在于,这里的主要食物来源是什么?如我所见的,这里气候条件恶劣,一望无际的荒凉沙地之中,能发育出如此大规模的史前文明,这本身真让考古学家们跌破眼镜。所以大家都断言这里没发展出农业来,食品是海产品。但也有人说,这里遍布着安第斯山流下的雪融水形成的溪流,所以这里很可能以这些溪流形成了发达的灌溉系统。五千年前的事,想搞明白可真不容易!小北文明的挖掘现场,让人印象最深的是纪念碑式的建筑,巨大的地面平台、土丘,以及圆形广场,有证据表明了复杂的市政系统的存在。不过这里确实没有发展出制陶工艺,基本没有艺术活动可言,但有证据显示他们使用过织品

具体到我所处的caral遗址,这里的繁荣时期是公元前27-21世纪,大概60公顷土地,居民超过三千人,虽然这里有可能并非小北文明最古老的城市,但这里却是至今考古挖掘最彻底、研究最充分的。另外这里也许是最和平的,因为这里不曾发现任何战争遗迹,没有武器、没有俘虏的尸体

Caral遗址图片
Caral遗址图片

从停车场过桥后,沿着河走了10几分钟,这条路可以沿河边走,也可以穿过河边的小树林,走小树林里凉快一些。走过之后看到个土坡,上坡后就是遗址景区里了。天气已经很热了,也很晒,整个景区都在沙地之上、沙丘之间,没有任何植被。进景区后就看到路边贴着大幅地图,赶快用相机拍照下来,又仔细研究了一下,才搞清楚自己所在的方位,是在遗址的东北角

Caral遗址图片

景区里有设定的trail路线,我就沿着trail往南走,一直走到一处小丘,这里可以登上去俯瞰整个景区,是个mirador(观景台),这个设计确实很好,在具体探访遗址之前,先有个整体的认识、观感。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遗址以一条东西向的主干公路分为南北两部分(从miradoo看左、右手侧),南部略低,北部略高,所以考古学者也把两部分分别叫做“下城”和“上城”,而访客中心在下城路边占据了一片不小的地盘

Caral遗址图片
Caral遗址图片
Caral遗址图片

从mirador下来,就穿过停车场,走到访客中心,估计如果来的路上司机走捷径过河成功,应该可以直接开到这个访客中心了。这里现在空荡荡的,只有一辆游客乘坐的中巴,从车上的标志看,是lima过来一日游的团。这和我原先就听说的每周末有官方day tour的信息是一致的(可以在 http://www.zonacaral.gob.pe ;查询信息)。整个访客中心布置得很有特色,很突出原始风情,几个小展厅、纪念品摊位等,都是在广场上用竹竿搭起的大棚,连厕所都是。展厅还是值得看看,虽然没什么重要文物,但文字说明和展板都做得非常好,有助于对这个地区历史的整体认识

Caral遗址图片

到了售票点,值班的人不知道去哪里了,等了一会儿才回来,门票11 sol/人,学生有优惠,买票时候要登记个人信息,姓名国籍年龄护照号之类的。售票大妈虽然不会讲英语,但她说了一通话我还是听明白了,原来这里不允许游客个人乱逛,必须跟tour,她说前一班tour刚走不远,让我赶上去。我扫了一眼登记簿,前面有一串利马人...

Caral遗址图片

其实我在从mirador赶过来的路上已经看到那组人了,但虽然售票员提了要求,我也没有立即跟上去,访客中心在主干公路南边的“下城”区,这里最主要的建筑就是templo del anfiteatro剧场,在mirador上已经看得很明显了。访客中心旁边就是剧场的后半部分,在主体结构背后建起的小神庙,绕过这部分之后才看到anfiteatro主体

Caral遗址图片

走过anfiteatro背侧,本来想再去看看靠西的几个小遗址,但已经有管理员朝我走过来要求我跟上前面的group了,还吹哨让前面group的讲解员注意一下,我怎么和他商量也不让我自己走了。这里的管理员、讲解员、考古工作者都穿着统一的制服,显得非常有组织。我也就只能跟上tour去,他们正在Conjunto Residencial Menor(下居住区)的土坡之上,在土坡上可以看到剧场的主体,一个巨大的圆坑,中央部分是舞台,四周是座位。也可以明显看到剧场后面的temple废墟,就是刚刚看过的

Caral遗址图片

在剧场正面北侧,还有一个走廊样的废墟,是theater的gateway,两侧有精巧的装饰性设计

参观遗址

这里的每处遗址都有文字说明牌,用西语英语讲解了遗址的构造、功能,而且大多配了空中俯瞰图和三维模型图,甚至还有具体地点出土文物的照片。不得不说这里的文字说明,是我这几年到过世界上无数考古遗址后看到的最好的,没有之一!在这样的遗址里,自己独立参观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需要讲解员。但这里仍然要求游客组成group在讲解员带领下参观,是出于保护的目的,因为大部分遗址还在发掘之中,几乎在每处废墟上都看到有工人正在工作,而且除了trail两边有小石块排出的界限,也并没有明确的游客禁止步入的标志(例如并不允许游客攀登废墟,但也没有在废墟边缘拉上防护带之类的)。而且即使这些trail,也有些地区是正在工作中,不允许游客进入的。所以规定不允许单独随意走动,也是有道理的

我跟上group后,讲解员就和我问好,我问他是否讲英语,他就表示歉意说只会西语讲解,他这里10几个客人似乎都是秘鲁本国人,也许就是停车场上那个Lima day tour拉过来的。所以他让我自己看标识牌上的英语,也许因为他帮不上我什么,后来也就没有真盯着我,所以我还是相对自由地自己看了一些地方。但也不是绝对被放任了,有两次走到禁区里,就会从附近冒出工作人员来朝我吹哨警示

跟着group穿过东西向主干马路,就到了北侧的“上城”区,对着下城的剧场和下居住区,就是上居住区。从上居住区的西侧走进上城区的核心部分,也叫central plaza,先看到西侧(左手边)的小建筑,El Edificio Piramidal la Cantera (The Quarry Pyramidal building),顾名思义,这里最早只是个采石场,不过后来屡次翻新,逐渐用于更高级的用途了

参观遗址图片
参观遗址图片

仍然是上城区核心部分西侧,紧邻采石场金字塔的,是中央金字塔,El Edificio Piramidal Central,坐西朝东,规模比采石场金字塔更大,是整个遗址内第二大建筑。文字介绍上写着这里曾出土过儿童墓葬。这里正有不少工人在废墟顶层施工,可惜游客不能上去

参观遗址图片

在采石场金字塔和中央金字塔之间,又是个大圆坑,叫做Tinkuy Mitu Kancha (Plaza de la Integracion),功能和chavin遗址看到的圆形广场大坑一样,也是聚集caral民众,进行宗教仪式的场所

参观遗址图片

在中央广场的北侧,是个巨大的金字塔Edificio Piramidal Mayor,看这名字就是遗址里地位最高规模最大的建筑了。这个地理位置也使金字塔内的人可以容易地监控整个城邦的活动。这里包括了Caral-Supe晚期建筑的全部要素,例如正面门前的圆形凹陷广场,精致的台阶。这里挖掘出土了很多人类尸骨,也包括祭祀时候被杀掉的

参观遗址图片
参观遗址图片

我一个人从Piramidal Mayor正面往西沿着和Central Pyramid之间的路走了一段,各处遗址都像是工地,考古人员(据说大多是附近招募的村民)都在忙碌着,往西离开central plaza后就都是residential area的遗址,没什么重要的建筑了

跟着讲解员沿着Piramidal Mayor东侧走到central plaza北缘,这里的视野正好可以看附近农田,遗址区的沙漠和农田的绿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参观遗址图片

在Piramidal Mayor东边是Edificios E2-E3,这两座建筑似乎是连起来的,不过考古发掘认为最早是相互独立的,后来都扩增了,所以连结起来。E2-E3是caral时代从山谷中来central plaza的人进入这个区域后经过的第一座建筑,所以虽然小,但一定有重要的仪式功能

参观遗址图片

从E2-E3沿着trail走再往东就是Edificio Piramidal Menor,规模和采石场金字塔差不多大,原本是向北开门的,后来改成向西开门了,这样似乎就和E2-E3形成了一个小广场,所以人们推测这里的职能也和E2-E3有关联

参观遗址图片

沿着trail继续往东走,就到了中央广场的东南角的两处建筑。靠东的是Edificio Piramidal la Galeria,是遗址内第三大建筑,实际上是中央广场东端的界标

参观遗址图片

靠南的是Piramidal de la Huanca,这里的正门开在北侧,而Galeria建筑的正门/台阶在西侧,所以这两处建筑就组成了一个小广场,有多种宗教仪式功能,也有天文学功能。小广场中央摆着一块“神石”,叫做Huanca,对宗教和天文仪式是很重要的

参观遗址图片

在这个东南小广场外围,也有一些正在挖掘的residential area遗址

返程

到这里,我们这个group已经在讲解员带领下逛了大概一个半小时了,group要回到visitor center去,我看这里距离进来时的mirador很近,也就没有跟着group,而是自己从进来遗址的路原路走出去了。接着仍然从河边的小树林走回桥边停车场,司机正等着我呢

又用了一个小时,从caral开回barranca,从遗址到lima方向的主干公路之间,从来的时候到现在,没有见过任何公交车。返程路上,看到了几次牛羊挡路,司机只好减慢速度,等牧童把牲畜赶下路后才能继续开。回到主干公路后,到Supe镇子外,多次遇到警察路边设岗拦车盘查,不过没有拦我们的车,但司机不知为什么很害怕的样子,墨镜也戴上了,安全带也系上了(之前一直没系)

到Barranca后,司机把车开到酒店后院停车场,但我没直接回酒店,看距离退房时间还早,就到附近餐馆吃中饭,仍然很便宜,一个menu才7sol,之后到BBVA银行的ATM取了400sol现金,才回房收拾行李,退房。在酒店门口叫摩的,2sol到了前一天来时的movil tours车站,这里每天有专线车往返lima,而不是我前一天从瓦拉斯来时坐的过路车。专线车白天大约每2小时一班

回到车站售票处,买了最近一班,3点发车的车票,20sol,就在候车厅里等车,等到2点45开始上车。人基本上齐后,车站工作人员上车到每个座位摄像,这还是我在秘鲁第一次见,后来又赶上一两次,但并不普遍。车型和从瓦拉斯来时的车型一样,单层的普通空调bus,有厕所,路上空调系统可能坏了,坐在我之前的两三排座位开始有滴水。我想,如果选靠过道的座位倒是可以完全不必担心了。跟车的服务生下来用了一大卷卫生纸才擦干净,然后就让司机把空调调小了,才没有再滴。但天气很热,就只能把车顶的安全门打开了,有几个车窗有可以推开的小窗也推开了

这段3小时车程的路,看别人的游记,没有人特意提及过,前半段也没什么特色,就在距离海岸有一段距离的农田或沙地之间行驶,但走到中间一段,快到lima市郊的时候,景色还是很让人赞叹的。这段路边上就是太平洋,岸上没有海滩,直接邻接着巨大的沙丘,公路就在沙丘土坡的中央开辟出来。如果在这里出交通事故,那乘客就直接去当鱼食了

返程图片
返程图片
返程图片
到达利马

如预计的3小时就到了lima郊区,但很快就开始堵车,本以为是赶下班高峰了,后来却经过了交通事故现场,我从车窗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辆被撞瘪了的小车,司机是个壮年男子,侧倒在驾驶座上,似乎已经不喘气儿了,一群路人和几个警察围在四周,但似乎并没有什么血迹...真想不到这就是秘鲁的首都利马给我的第一印象

在城郊停了两次才进城,包括一次在movil tours自己的车站,我险些就跟着一半乘客下车了,后来看四周感觉不像市区的样子,就没下;后来又在一处路口停了一下。不过并非哪里都停,有一对母子想在合适的地方下车,司机不同意,让他们跟到终点去。于是从城郊又用了1个小时才到城内。有些朋友说,对lima的印象就好像是中国80年代的中型城镇,我也看出这里确实没什么漂亮的街道和高楼,但人口、车辆的密度恐怕不是中国中型城镇能比的

快到城区时,司机看滴水座位的乘客都下车了,就开始又打开了空调,搞得车里很冷,我很快就开始全身不舒服,到旅舍缓了好久才缓过来。到城里也是各家bus公司有自己的车站,movil tours的车站不大,司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车开进停车场里,还要有专人在路上堵截其它车辆,这样的设计在交通上是非常不合理的,不知道为何秘鲁众多城市都不建设统一的长途车站(我只在阿雷基帕,库斯科看到有,在特鲁希略听说正在建)

利马历史

秘鲁:利马,王者之城

利马是秘鲁的首都,也是全国最大的城市,位于秘鲁西海岸线的中央,Chillon, Rimac, Lurin三条河交界的河谷,西临太平洋,气候潮湿,气温宜人,夏天温度很少超过31度,冬天则很少低于13度

一般所说的利马都市区,还包括海港城镇Callao,就是国际机场所在地。这整个地区有九百万人口,占了秘鲁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也是美洲第五大城市

利马的工业包括有纺织、纸、油漆、和食品,Callao港口的运输业也是lima经济的重要部分。虽然经济稳步增长,但目前利马空气污染很严重,所以正在强制执行汽车废气排放检查和推广使用电动车

利马的历史很久远,在前哥伦布时期,这一带有多种印第安部族先后定居,也包括从南部侵入的Wari,随后,15世纪的印加控制了这里,但很快就被西班牙殖民者击败。西班牙人的统领Pizarro没有选择印加的都城cusco作为西班牙秘鲁殖民地的首府,而是在lima新建了一座殖民城市,建城时间是1535年1月18日,主显节期间,皮萨罗给利马起名为Ciudad de los Reyes,意即王者之城。不过,Lima这个当地名字也留传下来,其来源成谜,现存最古老的西班牙文秘鲁地图,该城被同时标示为Lima和Ciudad de los Reyes。由那时遗留下来大量天主教建筑,使得利马古城区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依赖于与美洲其它地区、欧洲和远东的贸易网络,利马的经济在殖民时期迅速发展,在1500-1600年间,成为西班牙语美洲仅次于波哥大和墨西哥城的经济、文化中心。但17世纪以后,利马也多次遭受太平洋沿岸的海盗侵袭,不得不多次加固城墙。1746年,利马遭遇大地震,有相当多建筑毁坏,随后利马的经济实力就逐渐衰退了,同时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也开始兴起。一向保守的秘鲁,也开始兴起了独立思潮

1820年,解放者Jose de San Martin的阿根廷、智利联合独立军进抵lima城下,保皇党撤出,圣马丁就被请入城中,发布了秘鲁独立的宣言。独立战争后,利马就成为秘鲁的首都,但直到19世纪中后期,利马的经济才开始恢复,代价是贫富差距也逐渐拉大。到太平洋战争期间,利马被智利占领,当地贫富阶级之间、本地人和移民之间也爆发了冲突

到了20世纪,利马在1940年再次遭遇大地震,城市大部分被毁,随后的重建过程中,开始有大量安第斯地区移民涌入,随后lima的城市界限开始不断外延,直到今天成为巨大的都市

入住酒店

我就是伴着拥挤的人流车潮,来到利马中心区,从movil tours的车站出来,就有几辆出租车正在候客,有的就是黑车。因为空调吹得全身不适,我也就不想多耽误了,正好有个黑车司机拦住我,我就告知了旅舍地址,他看了我的地址和我事先打印出的地图,就报价10sol,我也懒得还价了,直接上车出发

结果到了发现距离很近,即使给5 sol都嫌贵。我预定的青旅叫1900 hostel,大部分游客到lima都住在海滨的豪宅遍布的miraflores区,但我觉得我对古城、历史中心区更感兴趣,这里也比miraflores便宜,所以就决定住古城这边。位置很好找,在全城主干道La Vegas大道(或者叫Arequipa大道)路边,对面是艺术博物馆。旅舍占据了一处老房子,前台staff英语都很好,查护照、登记个人信息、交钱(没有要tax,如果当场没钱也可以check out时再交)后就带我到房间

我预定了一个不含卫生间的private,两张单人床,房间除了床就只有一幅桌椅、一个沙发、一个电扇,没有任何其它设施,但空间还不小,不觉得拥挤,更重要的是有个很高的棚顶,有一般房屋一层半高,很像我在墨西哥城中心住过的旅舍。公用卫生间也很干净,洗浴间和厕所数量都够,不会出现排队等候的情况。wifi是免费的,但也许因为house太大,只能在lobby用了。lobby除了沙发桌椅,还有个小餐馆、酒吧,有台球桌可以免费玩,另外的公共区域也有电脑、电视等。后来听有驴友抱怨这里有些房间临街早上特别吵,我的房间在另一侧,所以没觉得。唯一让我不满的是我住的几天旅舍里还住了一些本地的孩子,看来是几个相熟的家庭一起来lima旅游,但白天大人们只自己出门游逛,却把小孩儿都留在店里,都是男孩儿,上蹿下跳十分吵闹,惹得很多住户都不满意,不过旅舍的staff也没什么办法

入住酒店图片
入住酒店图片
晚饭

行李放在房间,稍微休息了一下,等身体不适感好一些,就带了随身物品出门,找饭馆吃晚饭。天气依然闷热,海岸地区的样子,我也习惯了。旅店所在地区十分热闹,虽然天黑了,但车流人流仍很密集,因为是几条宽阔的主干公路交汇地,很多去城内外的不同地方的小巴、中巴在路边揽客,主要是下班回家的人,有些车已经十分破旧了

从住的地方走了一条街,发现最多的饭馆还是chifa,中餐馆,于是找了一家人比较多店面比较漂亮的。虽然店里很多中国书法、挂图,店门口也有中文店名,但伙计都是本地人,收银台里似乎坐着管账目的华人。菜单也都是西文,好在还有图片,于是点了一碗馄饨,一碗汤面,伙计似乎是听懂了,最后端来一大碗馄饨汤面...不过很便宜,才6sol,吃完肠胃舒服多了

晚饭图片

结账之前又买了一瓶矿泉水,在路上食品店买了一些果汁、点心,都不贵,和我之前到过的几个秘鲁城市没什么区别。回到住处就简单收拾一下,洗漱休息了,晚上刚睡时因为天热就没关窗(但也没看电扇,因为电扇看起来很脏很破),又没有纱窗,蚊子飞进来很多,胳膊和腿上多处被咬了,被折腾醒了之后,赶快关上窗,就好多了,但天气热,就睡得不很舒服

第14天

早饭

在lima的第一觉睡到早上8点多醒来,洗漱后到lobby旁的餐厅吃早饭,是包括在房费里的。非常basic的典型青旅早点,两块面包,一杯果汁就是全部了。吃完饭发现,把房门钥匙锁在房间里了,只好麻烦前台的人取了备用钥匙帮我开门。这一天出门前先找旅舍里常驻的travel agency代理买大巴票,这个travel agency本来主要卖cusco的tour和旅舍,但也卖其它地方大巴票,我下一天就要去paracas,可惜值班的店员说他们不卖直接到paracas的票,只卖到pisco的,而我已经看过攻略从lima是有直接到paracas的大巴的,至少cruz del sur是肯定有的,值班店员也说让我自己到cruz del sur的售票处去买,离旅舍很近

咨询了旅行社销售代表,就出门办事、游玩了,先找前台要了一份附近的地图,特别是问清了Sur大巴售票处的地址。到街上先看了一眼天,因为lima的天空有一种特别的现象,就是白雾,是在附近其它城镇没有的,据说和污染有关系,但还没有严重到中国那样的雾霾状态。我看确实是,也加上本来就多云,几乎见不到太阳

沿途行走

沿着Arequipa大道往南走,到左手边看到一个巨大的公园Parque de la Reserva(后面游记还会谈到这个公园),走过公园地段,到Emilio Fernandez大街,路口一栋粉色殖民建筑非常显眼,建筑顶上阿根廷国旗高高飘扬,显然是阿根廷大使馆了,从这里沿着Fernandez大街往东(仍是Parque de la Reserva公园一侧),走过公园地段,就能在路北边看到一个较大的长途车站,很多大巴公司在站里,但Cruz del Sur的售票处要再往东走过这个车站范围,就在路边看到了。这里也只是sur的售票处,并非车站

到售票处直接问下一天下午到paracas的车,事先在他们的网站上查过,是有的,在售票处贴的时间表上,似乎班次比网站上显示得还多,空座也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买了最晚发车的一班,2点半发车的,这样可以在lima多玩一些时间,二等座(双层大巴楼上的)55 sol,相当贵,也就是因为到paracas的巴士不多(据我事先了解只有sur和Oltursa),所以只好认了,如果有movil tours估计能便宜一半(不过我真的不确定movil tours到不到,因为后来在paracas也见到它家的车了,不过也许是旅游包车)。买票时候依例要登记个人信息,检查护照,复印件也ok

买完车票,就按计划打车去miraflores和博物馆了,这部分内容在另一篇lima游记中记叙,这里只讲古城地区。这天晚些时候,从miraflores的larco mar打车回centro,到武器广场,司机大叔话很多,刚开车的一段一直和我聊,虽然他懂的英语很少,但也阻挡不住他聊天的愿望,我在秘鲁这么多天,虽然没认真学过西语,但很多词也逐渐熟悉了,偶尔也能听明白他说的大概意思,例如说中国人口多少呀,秘鲁中国人很多呀,这样子的。为了聊天,还险些在一个路口顶到前面等红灯的出租车的车尾上,把大叔吓坏了。不过后来因为互相说不懂,也就不聊了,直到中心广场之前,看到一家chifa,店里伙计正在门口扫地,司机问我,中国人还是韩国人?那面孔一看就是中国人,我就告诉他,chino,他就来兴致了,问我如何区分中国人和韩国人,这么复杂的问题用西语问出来,我竟然当时听懂了!不过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用西语来回答了

快到中央广场的时候,逐渐看到街区上老房子多起来,都有明显的秘鲁殖民时期特色,例如凸出街面的木窗。在武器广场大教堂一侧的路口,付费下车,因为广场的几条路都封路了,不允许机动车通过。利马的plaza de armas也叫plaza mayor,是1535年皮萨罗为利马城奠基之处,至今都是全城的中心。在1523年西班牙国王钦定的利马城市规划里,就有计划建一座中心广场,以这里为核心向四周铺展街区,呈典型的殖民地城市的格子状。广场初步建成后,当时的一些旅行者就觉得,这里不比西班牙本土的任何城市的广场差。作为秘鲁全国瞩目的焦点,这里在殖民地时期用于集市以及斗牛等公众活动,后来也用于宗教审判。到1821年,解放者圣马丁在这里宣布秘鲁独立。初入广场,确实没有让我失望,面积很大,建筑风格协调一致,布局丰富而不拥挤。本地人和游客都聚集在广场上,人气很高

中央广场图片
中央广场图片
中央广场图片

广场中心最引人注目的是喷泉,最早建于1578年,随后多次重修,到今天的样子

广场周围都是全lima和全秘鲁最重要的宗教、政治建筑,有利马大教堂,秘鲁总统府,利马市政府,主教宫(archbishop's palace)等,

中央广场图片

先来到东南角的lima大教堂,(Cathedral of Lima),在1535年开建,直到1622年才基本完工,之后又多次重修、翻新,不过基本结构和facade从来没有改变过。是利马大主教掌控的教堂,也是全秘鲁宗教地位最高的教堂,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曾两次来到这里。门面是三条宽大的doorway,中央的叫做door of forgiveness,在其上,没有如惯例摆放利马的市徽,而是放置了秘鲁的国徽。facade上还有很多雕刻精美的圣徒的雕像。两座钟塔是新古典风格,并且受到北欧的影响

中央广场图片

入内参观,门票10sol,也可以再加些钱,找西语或英语的讲解。但买票时发了英语、西语的小册子,我觉得内容就够详细了。内部可以拍照,但不能用闪光灯。虽然教堂很古老,但内部的装潢基本是18世纪晚期新古典主义的作品

中央广场图片
中央广场图片

在悠久的历史中,教堂收藏了大量油画,悬挂在教堂内不同位置,也有个展厅是专门展示精选的油画的

中央广场图片
中央广场图片

除了主体大堂,两侧还有14个chapel小教堂,每一个都有精美的圣像、神龛、油画,很多历史比翻新的大堂更古老

中央广场图片
中央广场图片

但这里在进门后右手边第一个chapel是可以随意参观的,不需要门票,这里埋葬着西班牙殖民军的首领、印加的“征服者”、利马的建城者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壁画上画了他指挥殖民军在秘鲁征战的场面

涉及历史

皮萨罗出生于1470年代西班牙的特鲁希略,是一位步兵军官和贫穷妇人的私生子,据说和墨西哥的“征服者”Hernan Cortez还是远房亲戚。1509年,他第一次跟随探险队远航到美洲,随后在中美洲到处游荡,在1519年起攫取了巴拿马城市长的位置,做到1523年。因为传闻中秘鲁的富足,和科尔蒂斯在墨西哥的成功,皮萨罗也想在秘鲁打出一番天地来。于是从1524年起组织秘鲁的征服活动,但前两次都出师不利。因为在新大陆得不到足够的支持,皮萨罗就返回西班牙亲自游说了西班牙国王,得到了征服活动的特许状,也得到了大量财力物力支持,于是在1530年再次从巴拿马出发进入秘鲁。战事的转折点出现在1532年11月的cajarmaca战役,印加国王atahualpa被皮萨罗俘虏,印加人用一整屋子黄金当赎金要赎回国王,但皮萨罗还是在1533年把atahualpa处死了(并纳了atahualpa的10岁妻子为妾),此举引起了殖民军内很多同僚、下属的不满,认为皮萨罗越权行事、胆子太大。同年皮萨罗攻克印加都城库斯科,秘鲁征服活动结束。两年后,皮萨罗在利马建城,西班牙秘鲁殖民地的格局,初步形成

由于与征服战争中的同僚在利益分配上的争执,皮萨罗在利马的日子并不好过,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地位和权势。直到1541年6月26日,长期争执终于爆发了武力对抗,此时的皮萨罗已经60多岁了,在一次饮宴上,一队武装士兵突然闯入他的住宅,与他的宾客和侍卫短兵相接,大部分宾客逃散了,侍卫大多战死,皮萨罗本人奋力斩杀两名敌人后,在胸部连中数剑,毙命于台阶之上。临死之前,他用颤抖的手指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台阶上划了十字架,嘴里不停呼喊着Jesus Christ,一代枭雄,就此殒命

因皮萨罗的尸体被敌人斩首,所以他入葬的时候头部和身体是分在不同地方的,由于时间长久,人们也不确定准确位置了。在19世纪末,他的身体和头被重新组合起来下葬在lima大教堂,但1970年代教堂方面专门请美国的法医专家来做了鉴定,发现身体并不是皮萨罗的,连伤口的形态都和史书记载的他死亡的情形不同。费了一些周折,才找到真正的皮萨罗尸身,重新组合了下葬的

来利马大教堂,多半是为了看看皮萨罗,在他的墓前,我又想到科尔蒂斯,墨西哥的“征服者”。墨西哥和秘鲁,当时是西班牙的新大陆拓张事业的两张王牌,这两位常胜将军,最终结局如何?科尔蒂斯回国后被国王软禁在托莱多,此后再没能回到新大陆;皮萨罗则根本没能活着回西班牙...十六世纪的世界被一种冲动而偏狭的英雄主义所裹挟,而这些英雄,最终得到的是什么?这个世界,又得到了什么?皮萨罗那残缺断裂的肢体已在利马大教堂里躺了五百年,但愿这日日夜夜里天主的召唤,能让他明白一些人世的道理...

涉及历史图片

在lima大教堂,两处地下墓室也是对游客开放的,从大堂就有入口下台阶进去,虽然久已不用了,但仍保存了一些尸骨供人参观,有一个墓室只有人头骨,而另一处墓室保存了几具完整的尸体,并且配有文字和图片说明,死人是如何下葬的。我胆子小,事先就知道这里有墓室,所以如果不是看到有其他游客先下去了,我是不会下去的,虽然里面亮着灯(据说有时候也不开灯的)

8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电话:+51-1-4279597
  • 地址:Jiron Carabaya Lima 15001
  • 简介:华丽的玻璃天花板和漂亮的木制阳台,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古代建筑。
  • 查看详情

从lima大教堂出来,在大教堂北边紧邻着有个小教堂,这里是给本地人做祷告用的,随意进入,我到的时候,正有祷告活动,厅内的长椅都坐满了,还有很多游客、本地人站在后面

再往北,就邻接着Archbishop's Palace(主教宫),这里是利马大主教的居住地和办公地,最早是皮萨罗指定为主教居住地的,后来也曾被用于警察局和监狱,在教皇的建议之下才又改为原先的用途,现在所见的建筑是1924年建成的,体现了neo-colonial风格,不过我没看明白这里的入口在哪儿。大教堂和archbishop palace前的台阶上,也坐满了游客和本地市民,因为广场上的长椅数量十分有限,早就被坐满了

利马大教堂图片

在广场的北侧,是总统府Government Palace,也叫做House of Pizarro,1535年就由皮萨罗建起,作为当时秘鲁殖民地的政府所在地,这个地点更早是印第安人的坟地。

利马大教堂图片

目前所见的建筑是20世纪翻新的,采用了法国巴洛克风格,设计师是秘鲁籍波兰人Ricardo de Jaxa Malachowski,不像厄瓜多尔和墨西哥的总统府,这里是不对游客开放的,所以游客的关注点一般在总统府门前的卫兵,叫做dragoon Guards,每天固定时间举行换岗仪式,不过我没赶上。这里最热闹的时候是有群众集会的时候,我第二天上午去San Francisco又路过广场,发现就正有群众集会,很多人都聚集在总统府门前,还吸引了很多电视台

利马大教堂图片
利马大教堂图片

再绕过来,到广场西北侧,这里有个喷泉小广场,是park of the flag

利马大教堂图片

在这个小广场旁边,大广场西北侧,是市政厅Municipal palace,是利马市政府。这个地盘原先是pizarro等征服者私人所有,后来成为市政用地,目前所见的建筑是20世纪重建的

广场周围的其它建筑也都是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和市政厅一样,大部分涂抹了统一的黄色,醒目大气,搭配着棕褐色的木窗,而总统府、大教堂的白色砖石墙壁,也和整体颜色风格协调一致。另外值得称赞的是,广场四边公路的交通管制确实让游客步行安全有了保障

Jiron de la Union步行街

简单参观了武器广场,就按照LP书上的walking tour路线,走到圣马丁广场去。这两个广场之间是Jiron de la Union步行街,穿过5个街区,从武器广场西南侧,就是正对总统府和大教堂的一角,走上这条街。街上很热闹,虽然不像Larco Mar那样高端,但也是店铺密布,并且也有一些大商场、快餐店,还有casino

Jiron de la Union步行街图片
Jiron de la Union步行街图片

在步行街中段,有个外观十分精致的巴洛克教堂Convento de la Merced,最早建于1541年,随后不断翻新,这里游客不多,本地人正在做祷告,我也随着走进去看看,中央和两侧的很多altar上圣像各异,但都是十分精美的巴洛克、文艺复兴风格。在入口右手边还有个银色的十字架。这里可以随意拍照没人管

Jiron de la Union步行街图片

走过这条街就到了利马城中心第二重要的广场圣马丁广场,这里虽然不像武器广场那样人潮涌动,但也有不少本地人在这里闲坐、散步,还有人正在这里进行政治、宗教活动宣传,围拢很不少人。广场四周也都是殖民建筑,但比武器广场的更高大、更新一些,广场中央是圣马丁骑着战马像民众致意的铜像

利马圣马丁广场图片
利马圣马丁广场图片

在广场四周,早就看到gran hotel bolivar大饭店,就在步行街走出来右手边,广场西侧,据说是利马城第一座豪华酒店,虽然今天看起来已经远远比不上那些国际连锁品牌大酒店了。门口有个老伙计,我刚要往里走,他看我不是房客,就拦住我,我就说只进去看看,拍拍照片,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是LP书上推荐的景点,估计来这里参观的游客也不少。lobby的圆形大厅和拱顶很漂亮,周围的酒吧、走廊很有历久弥新的范儿,还有辆老爷车停在lobby里展览

利马圣马丁广场图片
利马圣马丁广场图片
利马圣马丁广场图片

从圣马丁广场,按照在旅舍拿的地图,就沿着Jiron de la Union继续往南走,到Ave Uruguay右转,再走一条街就到了Arequipa大街了,再往南走,一共步行了约15分钟左右,回到住处。在Ave Uruguay的路口,还看到一处教堂Iglesia la Recoleta,天蓝色的外观非常吸引人,而且非常古老,最早是1606年建成的

晚饭

晚饭依然在附近的chifa解决,但换了一家,没有去前一天去过那家,点了一盘蛋包饭,花了9sol,在附近小店买了些饮料带回住处,晚上整理了一下照片、游记就洗漱休息了。抱着侥幸心理又开了一会儿窗,结果立即被文字全身攻击,赶快把窗关了,才没再被侵扰,不过天气实在热,本来计划开电扇,但晚上忽然全house的插孔都没电了,虽然照明系统还正常,所以不仅无法用电扇,也无法给手机充电。也就将就着睡了,不过后来睡得还不错,手机我也一直插着,第二天清晨来电了,等我醒来时候已经充满了

第15天

出发

第二天早上9点多被楼道里乱跑的孩子吵醒,这些小孩儿也不知道要在店里住多久,家长也不管。洗漱后收拾行李,把大包存在专门的储物间了,只带着随身行李。在餐厅吃完十分简朴的早点,就出门了。虽然昨天探访了Plaza de Armas和Plaza San Martin,但古城里还有个重要的景点,San Francisco修道院没看。这一天天气仍然晴朗,但很热,后来想想估计是我整个行程里最热的一天

从住处步行到San Francisco,仍要经过武器广场,比昨天更热闹了,有很多民众正在准备游行、集会,还吸引了很多电视台的记者,以及警察。我只短暂停留了一下,就沿着总统府东墙,绕过总统府,到Ancash街,右转后走一条街,就看到San Francisco的门口了,不过我没有急着进修道院,而是绕到修道院西侧,先去了LP的walking tour上推荐的公园Parque de la Muralla,公园似乎有个收费岗亭,不过我从旁边的步道走进去,也没人拦我。这个公园看来很受附近居民的喜爱,不少人在这里乘凉、散步,有带小孩儿来的,也有情侣来谈情说爱的。为方便游人休息,这里修建了一长串凉棚,放置着长椅

公园在Rimac河滨,Muralla意为city wall,lima建城之后沿河修建了城墙,但这组城墙在19世纪城市扩张的时候拆掉了,如今在Muralla公园里还残存了一些城墙的根基,在这里修建了绿地公园,特别有历史感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这里还有20世纪美国一位雕塑家雕刻的皮萨罗像,同样的作品有两个copy,一个在美国,另一个在西班牙,这位艺术家本想把第三尊像送给墨西哥,但墨西哥人没兴趣收,只好再送到lima来。本来放在lima武器广场上,但由于皮萨罗的形象由于近年全世界对殖民主义的批判而逐渐减损,lima政府就把它搬到Muralla公园里了。雕像旁边还有个城墙历史的博物馆,不过没有开门,LP上说这个小博物馆开门时间erratic

出发图片

从这个公园并不能看到Rimac河,因为还有一段距离,并且有高速公路挡住视线了,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河对面的小山,和山上的贫民窟,都是破旧的房屋,却喷涂成鲜艳的颜色。贫民窟目前占整个利马市的三分之一,多集中在郊区的这样的山坡上,是紧密的简陋木屋式建筑

在公园里简单转转,就到San Francisco教堂去,Convento de San Francisco是利马古城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一部分,1673-1774年间建造,随后的多次地震对建筑造成了严重损害,尤其是1970年的一次。教堂建筑是西班牙巴洛克建筑的典范,花岗岩雕刻的门面为随后建造的lima其它教堂树立了榜样。门前的小广场有很多鸽子,还有个小巧精致的喷泉

San Francisco教堂图片
San Francisco教堂图片

进教堂不用付费,随意参观,也可以拍照,内部拱顶的装潢则混合了西班牙和摩尔人风格,历史上的多次翻修也加入了不同的风格元素。最著名的是主祭坛,全木制的,不过我到的时候正在维护,罩了一层帷幕,看不见,不过两侧的altar也很精美

San Francisco教堂图片

在教堂广场的侧面,是博物馆的入口,也就是以前的修道院部分,这里也有地下墓室可以参观,另外还可以到教堂大殿的二层。门票7sol,似乎不能自由参观,有英语or西语的讲解员,要在入口大厅坐等,等凑够人数由讲解员带领参观。内部不许拍照。因为是周末,本地游客不少,西语的游客已经组了多个tour了,我还没有第二个可以结伴的英文有游客,但他们也不打算让我等很久,于是找了个讲英文的大婶,就开始带我参观了

San Francisco教堂图片

这个修道院里原本包括7个cloister,包括主庭院和一些厅室,但在历史上多次改建过程中有些损毁了,有些赠与兄弟单位了。教堂通往cloister的通道里使用了1620年代的塞维利亚釉瓷砖,至今还呈现出鲜艳的色泽。同样古老的还有木制的顶棚,也设计成精美的样式

开始参观后,很快赶来一对欧洲情侣,加入了我们的英语讲解。导游就带领我们逐个参观cloister,包括会议厅、祷告室、饭厅等。很多房间都收藏了大量殖民时期的油画,例如Diego de la Puente画的秘鲁版最后的晚餐,耶稣和十二门徒一起吃cuy,就挂在饭厅里。

San Francisco教堂图片

这样的画Puente一共画了三幅,后来我在Arequipa的修道院也见到一幅,但在cusco大教堂有一幅尺寸大很多的。还有很多风格鲜明的鲁本斯画派的作品。讲解员解释了在拉丁美洲的教堂为何收藏了大量油画,是因为早期向印第安人传教的时候,语言不通,只能通过绘画来展示教义,同样的道理,也是为什么拉美的教堂门面上的圣像雕饰都极其复杂精细,也是为了向当地印第安人说明教义

接着到了图书室,古朴的木阁楼里收藏了25000种古书,包括在征服战争以前的印第安文献,举世闻名

有个通道,来到教堂大殿的二层,这里有精致的木雕刻画了众多圣徒的故事,并且有详尽的双语文字说明,讲解员就让我们自己看看。

著名的地下墓室

从这里俯瞰教堂的大殿,视野也很好

最后来到著名的地下墓室,这个catacomb是利马最古老的,一直使用到1808年,快装不下新尸体的时候,lima政府在市郊修建了一个新的墓地。但这个地下墓室直到1943年才被发现。讲解员说只有富人才有钱买单独的墓穴、空间,普通屌丝死了只能堆在集体墓穴里,就是一个大槽,为了防止尸体发霉发臭,就在尸体上铺一层土,等新的尸体来了再堆到上层。这些人都是买不起棺材的。所以发现墓室的时候,大约有七万尸体,只剩下遗骨随意堆放在狭窄的通道里,没有可能分清楚谁是谁。不过我看大部分都是四肢骨架,几乎没有头骨和躯干,很奇怪

目前可见的基本是原始建筑,也有部分restore、加固,除了对墓穴墙壁的翻修,这里还为游客准备了一处特殊的景观:这里有一处空荡荡的圆形大坑,一些完整的尸骨就被搬进来,排列成车轮的辐射状,几何对称性的美感,体现在人体的遗骨上,成了一种很怪诞的组合,不清楚教堂的人当初是怎么产生这样的想法的

著名的地下墓室图片

因为进出墓室的tour一个接一个,所以人很多,有时候还要等在外面片刻才能进入,所以并没有觉得很恐怖,内部也都有照明的。在这里还看到很多暗道,有的显然是与修道院教堂连结的,导游说墓葬仪式后只有死者的直系亲属可以和修士一起抬着死尸从巷道进来。但据说这里还通过复杂的秘密通道连结了中心广场的教堂和宗教审判所,但由于担心损毁地面建筑,一直没有清理挖掘,现在都暂时封闭了

中饭

参观完san francisco,就回到主广场,本来计划是再去看看殖民时代住宅的代表Casa Aliaga,按照LP上的地图,沿着总统府西侧(面对总统府左手侧)的外墙走了一条街,这个casa应该就在马路西侧左手边的拐角,这里确实有个casa,不过街上并没有明显标识,也没有看到有对游客开放的入口。我只好先后问了路边的警察和一些路人,都指给我不同的方向,最后也没找到,只好放弃了。回来后看网上的照片,应该就是我看到的路口的房子,但估计是当时不是open hour,这旁边就是沿河的市民公园,也有不少人在这里休息、锻炼身体。接着就仍在这总统府西外墙的街上走进一条商品街,找了家小餐馆吃中饭,虽然距离武器广场很近,但也不贵,一个menu才6.5sol,又要了一盒软饮料也才2.5sol

返程

吃完饭就不想再走了,在广场边没有交通管制的街上打车回旅舍,司机要价7sol,还价到5sol,再往下砍不动了,如果不是旅游景点,这样的距离3-4sol足够了。回到住处后赶快提了行李,再出门打车15sol去Cruz del Sur的专用车站。出租司机都知道这个地点,即使不知道车票上也写了地址,在San isidro区,不在centro区域。到了Sur车站一看,确实是peru第一大bus公司的派头,占地面积很大,配套设施齐全,除了售票厅咨询台、候车室、停车场和boarding区,还有面积很大的cafe和网吧。puerta一共有4个,每个上车口有牌子写明下一班车发车时间、终点站。我到了候车大厅,很快就找到了我要乘坐的去paracas车次的puerta,实际上去paracas/ica/nazca方向的车次不少,我核对了发车时间才确认了我应该在哪个puerta等候

等了不到10分钟,就开始boarding了,虽然是短途车,至少不是过夜车,也是用双层大巴运营的,似乎cruz del sur没有单层的大巴,我只在cusco和圣谷地区见到过它家的中巴。我买的是二层的普通座位,semi cama,只坐了不到一半人,发车之前也有人上车给每个座位摄像,安保措施很严格,虽然上车时没有认真检查行李。准时发车,就离开lima前往paracas,开始了秘鲁南部的行程

再回到利马,是整个trip最后一天,从cusco乘飞机到lima,应该是转机后飞回美国,但转机时间是10个小时左右,中午到,半夜走,我就打算利用下午和晚上时间,再到城里转转。于是先到洗手间换了衣服,lima的气候和cusco、圣谷很不同,很热。之后就把多余的衣物、大背包存在机场,只带随身物品进城就可以了

LIM机场只有一个terminal,国内和国际都在一个大厅里,二层是联通的,但一层出发柜台是隔开的。从到达口出来,右手边就是存包处,是个写着"left luggage"的窗口,要价是4sol/hour 或者24sol/天,我正在算我需要存多少小时的时候,一位刚存完包的大妈提醒我,如果超过24sol了,就按天存,不要按小时了。窗口里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们的奸计被识破了,显得很不愉快。我算了算确实超过24sol了,就按天存,当场要查护照,但不用交钱,给了一张打印的凭条,取包时候交钱。在机场一楼大厅还有给客人打包行李的,有4、5处柜台,伙计都统一穿着黑绿相间颜色的制服,35sol打包一次,就是把行李用塑料布包紧,千万不要把他们当成存包的!

Reserve公园

先去了Pueblo Libre区的博物馆Museo Larco,然后才按计划再到centro来,看个Reserve公园。从Larco博物馆出门,就有几辆出租车相隔一定距离停在路边,看我出来就都热心招呼我,我就说要去Parque de la Reserva,司机都知道这个公园,可以看magic water喷泉,实际上我刚到lima住在1900 hostel的时候,离这个公园很近。于是第一个司机出价10sol,我嫌贵,他又不肯降价,我就走到第二两车,司机出价20sol,我更不想搭理他了。他看我要走,竟然说这个公园今天看不成喷泉,因为在清洁!那么怎么办呢,他就说载我去miraflores,便宜,15sol...我只好赶快躲开这些奸诈的司机,来到博物馆旁边的主路上,随手拦下taxi就上车,让司机去Reserva公园。司机报价7sol,我半块钱也砍不下,从距离我估计这应该是正常的价格了

虽然我看地图并且在我当初住在lima古城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公园的位置了,但这个司机看来不是特别清楚,先看到了附近的另一处大公园Exposition公园,我看目的地不对,就没下车,司机再问这个公园的警卫,才知道准确方位,再载我过去。付钱下车,入口是售票处,想不到一个公共公园还要买票,本地人外国人都一样,4sol票价

Reserve公园占地8公顷,是一座新古典风格的城市公园,形状很不规则,夹在Arequipa大道和Republica大道之间。是由法国设计师Claude Sahut设计的,在1926年由秘鲁总统倡议修建,在1929年完工。之前,这里是附近Park of the Exposition的地盘。这里最著名的是El Circuito Magico del Agua (the magic water circuit),是13处风格、规模不同的喷泉的组合,是2007年竣工的项目,还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大的喷泉组合)。这个工程花了利马市政1200万美元,总有人批评这是一项毫无意义的浪费的面子工程,后来竟然还卖门票的,也成了人们诟病这个公园、批评市政府的重要原因。虽然被批评,但我看这里本地人很多,虽然不是周末,但也有不少家庭、情侣、以及单个人来这里散步、游玩的,外国人却不是很多

走进公园后有明显的路标指向不同的喷泉,先看到的就是主喷泉Magic Fountain (Fuente Mágica) ,水泵可以喷到80米高,这个喷泉和另几个喷泉都是允许游客走进去玩水的,虽然在高压区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所以总有警卫严密监视着。旁边是一处欧洲风格的回廊,这里有很多摄影师可以给游人拍照,当场取照片,价格也不贵

Reserve公园图片
Reserve公园图片

接着沿步道走到其它喷泉看看,都有独特的设计风格。在公园的一角还有几个贩卖零食、饮料和纪念品的摊位,我也买了一杯chicha一边走一边喝。在公园另一角有洗手间,是付费的,0.5sol

Reserve公园图片
Reserve公园图片

最有特点的一个应该是Tunnel Fountain of Surprises (Fuente Túnel de las Sorpresas), 喷泉水帘构成了35米长的一条通道,游客可以从中穿过,不过只能按一个方向走,有人在旁边指挥监管,虽然是在水帘下走,也还是不免被淋湿的。我因为要赶飞机,不方便换衣服,就不玩水了

Reserve公园图片

我在这里等到晚上,所有喷泉都打开了灯光照明,还有的不断变换颜色,很漂亮。我知道这里有音乐喷泉表演,就在草坪上的120米长的喷泉Fantasia Fountain (Fuente de la Fantasia)这里,因为这处喷泉四周是被围起来不允许人进入的。果然天黑后不久,这里就开始响起音乐了,我绕了一圈到这里,喷泉跟前的长椅早都被坐满人了,连喷泉前的护栏边都站满人,我找了个空位置站住,看了一会儿,但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变换颜色的水柱和声音很小的音乐,所以就打算走人了。

Reserve公园图片

不过正要走,真正的声光秀开始了,原来这里的喷泉只是作为水幕用,而有激光打在上面呈现出各种图案来:有不断闪动变幻的几何图形,有利马市徽,有自然风光,还有舞蹈表演的场面!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音乐喷泉表演,像农民进城开了眼界一样,当场惊呆了

Reserve公园图片
Reserve公园图片
登机

看完这场盛大的表演,回味着如此酷炫的景观,很难把它和古老的lima城联系起来,但这里的人们,却是如此真实地高端地娱乐着。我拖慢脚步走出公园,故意避开大批人群,就为了打车方便些,天黑了我就不想再花时间找公交车站了。出口和入口不在一处,有几辆出租车正在候客,有个司机大叔挂着secured taxi的胸牌,迎着我走过来,我说去机场,本以为他会因为一笔大生意而高兴,他倒失望了,说他没有资格开去机场,只好让旁边的普通出租司机载我了。于是说价格,他出价70,我还30,最后40成交,和我之前找朋友了解到的价格一致:返回机场打车不容易,价格也比从机场到城里高一些,如果是机场taxi到这个公园所在的centro,30sol应该可以打到车了

路上有些堵车,但也没太耽误时间,况且我还有很多时间。不过司机可能是因为permit的原因或者其它原因,只把我放在从机场出来坐公交车的过街天桥下面,而没有把我拉到机场入口。好在我认识路了,自己走进机场去。我是后半夜的飞机,看时间还早,也没急着取包,反正是按一天24sol存的,就到二层的餐饮区吃饭、上wifi,这里很多咖啡厅和快餐店是有wifi的,信号还都不错。在dunkun donut买了三明治和多纳圈,又在旁边cafe买了一大杯chicha,最后告别一下我最爱的这种秘鲁饮品,花了20多sol,机场的宰人价

等吃喝足了上网玩够了,才去取了包,交费后也剩不下多少sol了,干脆也不换了,都带回美国来了。到国际出发一侧的柜台值机,UA的地勤查看了护照和美国签证,也没多盘问什么,比想像中宽松多了,只问了在美国的地址,这是例行的。在柜台上就发了海关登记表,方便了旅客

机场本身安检不严,不用脱鞋之类的,但还是把我提包里的矿泉水搜出来了,说是不许带,可能是怕我口渴,还让我喝了几口才替我扔掉。到候机区等候的时候,才看到UA的地勤开始布置特殊的安检区,这也在预料之中,以前从墨西哥、危地马拉飞回美国,都是有二次安检、询问的。不过这里却也很宽松,只把提包、背包拉开查看了一下,都没有把东西翻出来看。只有少部分人不幸被抽检了,搜身、脱鞋检查

登机图片

准时登机、起飞,到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休斯顿,入境也一切顺利,却在机场待到下午才再次起飞飞回费城,结束了这次厄瓜多尔、秘鲁的行程

第16天

在lima游玩的第一天,先去Cruz del Sur的售票点买完车票,就在门口打车。这里的taxi很多,都是等候旁边长途车站出来的乘客的,我在lima的计划是先把远的景点逛了,包括huaca pucllana遗址,人类学、考古学与历史学博物馆,miraflores,然后再回到历史中心区慢慢逛。所以问出租司机怎么去博物馆,但问了两个司机都不知道,即使给他们看LP书上写的地址他们也不知道,只好改问Huaca Pucllana,这司机就知道了,于是先去位于miraflores的huaca pucllana遗址,之后我才去的博物馆,然后再回miraflores

不过后来看地图,绕路绕太多了。这个国家人类学、考古、历史博物馆是在从lima中心区到miraflores路上中点再稍微偏向海滨一小段,在pueblo libre区,所以我从miraflores往返博物馆的路程相当于白跑了。为了这个地理顺序,我这里还是先把博物馆写了,另外还有整个行程最后一天回到lima参观的Larco博物馆,其实也在pueblo libre区里

从miraflores区,例如我在的huaca pucllana遗址打车到考古学博物馆,遗址官方taxi的老司机看了我LP书上博物馆的地址,就说知道,可能真是因为这个遗址和博物馆有业务往来,司机常跑这段路。于是开始讨价还价,老司机说25sol往返,我就上车了,我上了车司机就改口,说25sol是单程,往返要50sol,于是在车上继续砍价,砍到40sol,我就说我不回这个博物馆了,回miraflores后把我送到melacon海滨,司机说可以,于是上路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很快来到中央的bolivar广场旁边,博物馆就到了。利马城的bolivar广场不计其数,所以不能以这个作为地标。司机说好就在门口等着,我就进门了,先买门票,10sol/人,看起来就比墨西哥城的人类学博物馆小很多,只是个庭院,在四周布置起展厅,庭院本身是个殖民时代的老建筑,圣马丁、玻利瓦尔等人都在这里住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整个博物馆都可以拍照,不允许用闪光灯,西语、英语的文字说明在主要展厅都非常详尽,在另外有些展厅就没有英文的。布局也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秘鲁境内各主要古文明,规模大的单独占据一个gallery,其它的或者拼凑一个gallery,或者就在走廊里占一个玻璃柜而已。所以,参观顺序一定不要搞错,另外有几个展厅的位置比较混乱,要随时注意不要走错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从入口左手边开始参观,第一个大展厅是夏文(chavin),也许展品在展厅里放不下了,所以搬到走廊里一部分,也许是最著名的展品放在走廊里吸引访客注意。最著名的就是La Estela Raimondi石碑,是意大利旅行者Raimondi在19世纪发现的,刻画的是chavin宗教仪式中的神祗。虽然这块碑明显应该存在于Chavin de Huantar圣城,但发现地点却是附近的一处农田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chavin的展厅里,展示了一些出土器物,以及另一块"Tello石碑",比Raimondi石碑尺寸小一些,但雕刻的精致程度并不逊色。在前面Chavin的游记中已经提到,Tello就是Julio Tello,利马的考古学教授,秘鲁本土的著名考古学家,领导了夏文等多处考古遗址的挖掘工作。后来看地图,连博物馆门前的街道都以Tello命名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继续按顺序参观,就来到paracas文明的展厅。这个paracas展厅看来被布置成近期的特展了,在入口就专门发了一本小册子,展厅也是双层的,布置很现代,还应用了多媒体技术介绍历史背景和考古发掘。因为我下一站就要去paracas,本以为可以看到一些文明遗迹,可惜后来的day tour并没有安排(除了一幅类似nazca地画的景观以外),所以在lima的博物馆见到的paracas文明遗迹,就成了我对这个文明的全部认识了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这个在利马南部的paracas半岛上存在于公元前800-公元200年间的文明,以众多墓葬的发掘而逐渐被世人所知,墓葬中出土的金属、石料器物以及陶瓷等都说明了相关手工艺在paracas发展迅速,也有助于了解paracas人的体性特征、宗教仪式活动。有一整座墓穴被搬到展厅里展示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秘鲁众多古文明中,paracas的织物是很著名的,为了介绍textile,展厅里还专门安置了个工匠,现场表演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paracas展厅的一个角落,安排的是puno地区的pukara文明,存在于500BC-380AD,这纠正了我之前的印象,我以为在秘鲁南部,wari和印加之前,是没有成规模的古文明的。pukara文明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由政治-宗教精英统治,和周边的文明,如玻利维亚境内titicaca湖区的Tiwanaco文明等,有广泛的物品、文化交流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接着来到wari文明的展厅,也写成huari,如果了解西语的发音,这两种写法其实没什么区别。这个文明发达于公元500-1000年间,和邻近的玻利维亚的Tiwanaku文明差不多同时代。地域主要在秘鲁境内中南部安第斯山区和海岸地带,但从2008年开始在北部也发现了一些wari文明的遗迹,说明wari人曾经大规模扩张过。huari展厅不大,最吸引人的是陶器,器物大多制成人脸样式,配色讲究,造型谐趣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接着的展厅展示中部海岸的chancay文明,时间大概在公元1000-1470年,地域不大,后来还有很大部分土地被chimu占领,最后和chimu文明同时被扩张的inca终结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chancay只占据了一个小展厅,在此厅内侧有个更大的展厅,属于北部的奇穆文明和邻近的sican,或者叫lambayeque文明(公元750-1350年),在特鲁希略的时候去了奇穆的遗址chan chan,这里就算是复习一下,而没有去chiclayo所以也就没有机会看到sican的真迹,这里就多看几眼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印加文明自然也占据了一个大展厅,虽然展品并不比夏文、paracas等展厅更多。inca的器物显示出这个文明并不重视艺术、或者说没有艺术天赋,和其它展厅的器物比起来,实在太寒碜了,造型很平常,配色也不吸引人,工艺还很粗陋。不过这个展厅有个巨大的machu picchu沙盘,还说明了每个区域的功能,比后来在MP遗址现场观看看得还更明白。展厅也重点介绍了印加的梯田农业技术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古代文明展区,还有个单独的展厅是留给亚马逊丛林地带的,这里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有复杂社会的文明形成,但也形成了一些范围较小但特点鲜明的聚居地,最久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以前。展品中有很多与打渔活动相关,如独木船等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除了规模较大的文明单独占据展厅,其它的文明出土文物就归类摆放在回廊的玻璃柜里,很奇怪的是,在北部规模很大的莫切文明,在这里展品很少,也只有一个玻璃柜。除了地点受歧视,这些展柜也都没有英文文字说明,虽然西语的看来很详尽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古代文明展区中还有个特展,是展示各文明出土的金饰的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看完以上展厅,也就基本上绕庭院转了一圈,但庭院的东侧是圣马丁和玻利瓦尔住宅旧址,还有几个大面积展厅,展示的是殖民时期、独立战争和共和时期的文物。殖民时期的展品主要在走廊中,有一些16世纪的武器,大炮、火枪等,也有很多油画,例如市井生活画、教堂内的圣经画、殖民军将领和印加国王、大臣的画像,多数出自库斯科画派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独立战争、共和时期的展厅中,有很多解放者和战斗英雄的巨幅画像,也有一些描绘战争场面或者西班牙统治者残害殖民地民众的油画。对独立战争之后秘鲁的建国过程,则主要介绍了宪法和共和制的产生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在这个展区之中,还保留了殖民时期、独立战争期间住宅的原貌,圣马丁和玻利瓦尔用过的家具、器物也有一部分陈列展览

秘鲁:利马的博物馆图片

参观完所有的展览,用了大约1.5小时,估计比出租司机预计的长,所以出门的时候看到司机正在路边焦急地张望呢。行程最后一天又回到lima玩了几个钟头,当时从机场坐小巴combis到miraflores,计划到Museo Larco博物馆,但路上翻看iPeru的地图,发现Larco博物馆在从机场到Miraflores中途,pueblo libre区,我就让坐我旁边的大哥看了一下地图,提醒我什么时候该下车,虽然他不懂英文,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和售票员也说了一下,到了Faucett大街(车是沿着这条大街开的)和Sucre大街交汇的地方,就让我下车了

下车后当然我也不认路,但我知道应该是很近了,就在路口随手拦下taxi带我去。出租司机看我的地图琢磨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于是顺利开到,路程不远,收了6sol,后来再仔细研究地图,这个地方其实离我去过的国家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博物馆距离也近,步行15-20分钟的距离

Museo Larco全称Museo Arqueológico Rafael Larco Herrera,是lima的一家私人博物馆,主要收藏前哥伦布时期艺术作品。1925年,Rafael Larco Herrera获得了一批珍贵的文物,大约600件陶器,随后他与他的儿子一起创建了这个博物馆,在向其它私人收藏家购买了多批文物后,博物馆的规模迅速扩大,并且在cusco开辟了分支

进门在左手边访客中心买门票,很贵,30sol/人,后来还看到有讲解员,不清楚要付多少钱才能请一位。不过馆内是可以随意拍照的,只要关闭闪光灯就可以(储藏间不允许拍照)。沿着箭头标识走到展厅。博物馆本身建在18世纪的大庭院中,而这里的原址是7世纪的一处金字塔

Museo Larco图片

馆内的文字说明做的很详尽,比国家考古学博物馆的更好,不仅有西语英语,也有另外集中欧洲语言和日语,另外不仅对展品和历史背景进行了介绍,还引导访客如何通过文物进行简单的考古学思考,例如如何通过陶器的人物造型研究古代风俗,等等

Museo Larco图片

今天,这里藏品的时间跨度达到一万年,仍主要是陶器,造型和图案都有强烈、独特的风格,和我在考古学博物馆看到的感受一样,这里也有不少textile和金银饰物、器皿。基本按照时间、文明的顺序布展,但也强调文明之间的融合和相互影响,涵盖了秘鲁境内各主要文明:北部沿海的cupisnique/mochica (moche)/chimu,南部沿海的paracas/nazca,安第斯山区的chavin/huari/inca等等

Museo Larco图片
Museo Larco图片
Museo Larco图片

风格强烈的wari陶器

Museo Larco图片
Museo Larco图片
Museo Larco图片

除了按文明归类的展厅,也有一些特殊主题的展品归类,都为研究当地古代相关风俗提供了线索。这些展厅的设置,与其说是单向度地向访客展示收藏,不如说是邀请访客加入一场真正以实物为依托的考古学研究。这样的布展理念,比很多national museum都要先进多了。如这个展厅,祭祀仪式中的器物,包括一些画有杀人祭祀场面的陶器;也有个主题是丧葬仪式,收集了与此风俗有关的藏品;有一展厅是展示与古代文明的舞蹈、音乐活动相关的,如舞者造型或乐器演奏者造型的陶器

Museo Larco图片

这个Larco博物馆最让人称奇的部分是它的储藏室,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游客开放储藏室的博物馆,几个大房间里密密麻麻摆满了各式各样陶器。不过并不是乱摆,而是按时间、风格等归类后摆在玻璃架相应的格子里,听路过的一个讲解员说,这里的工作人员可以在成百上千的人脸造型的陶罐里挑出哪几个刻画的是同一个人,甚至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年龄时的容貌!

温馨提示

虽然展品很多,但大部分还是放在储藏室里的,所以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参观完了,也有藏品类型相对单一的原因,除非考古发烧友,如果连着看几个小时的陶罐,恐怕也没有耐心再看下去了。所以1个小时刚刚合适。这是个很大的庭院,除了展厅一侧,另一侧还有餐厅和纪念品店,这里有秘鲁上等手艺工匠制成的陶器,如果喜欢这类艺术,不妨在这里买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

哪怕是时间最紧张到游客来到利马,也会到miraflores区看看,这里有着lima很独特的一种面貌,说是波希米亚也好,说是高大上也好,都可以用来形容这里,但似乎又并不全面...实际上,miraflores在很多西班牙语国家都作为地名,意思是"to watch flowers",不过这个名字在lima似乎特别适宜...如果是正常的顺序,从centro出发,可以先到Pueblo libre参观这两个(个人感觉是利马最好的)博物馆,然后到miraflores去。不过我当时是从centro的cruz del sur车站直接打车到huaca pucllana,花费15sol,砍价便宜了5 sol的结果。从历史中心任何地方到miraflores海滨地区,都应该是这个底价,大家要无情地往下砍!沿途主要开高速公路,真的是高速公路,因为两侧是对步行道封闭的,司机都把车飙到很高的速度,超速两倍看来也没人管

还应该说一下从机场到miraflores,是我行程最后一天的经历,当时打算利用转机时间从LIM到城里转转。从domestic到达出来,就有很多出租司机围上来,我一个也没搭理,直接找到iPeru咨询室,在二层,在这里我就打听了一下如何坐公交到市内,因为机场在callao区,远离lima市。iPeru的人如预料的,还是劝我打车,45sol/车到miraflores,30sol左右到centro historico,说公交车很不安全,但我下了决心要坐公交,他们就告诉我,从机场出门右转,沿着side walk一直走,顶到头左转,就能绕过停车场区域,到机场前的主干公路,还能看到一个绿色的过街天桥,(不用过桥,)桥下就是到lima方向的公交车站

我就按照指示往过走,发现大部分lima本地乘客和机场工作人员也都在这条路上走,看来也是坐公交车进城的,我就跟着他们走了。果然很快就到了绿色天桥,桥下是个候车区,破破烂烂的挤满人的小巴一辆接一辆开过来。车窗上一般写着路线号码和目的地、途经地,但我一个也看不懂,跟车的售票员也会下车招呼乘客,但我也听不懂。但幸好,有个乞丐在这里帮游客找车,是个残疾人,因为穿着交通警才穿的荧光色坎肩,我开始还以为是官方人员,后来看他不断地找乘客要小费,才知道不是。对于本地人来说他完全是多余的,但对于我来说他就帮了大忙了,我告诉他我要去miraflores,他很快就帮我拦到一辆车,我问了司机确认了一下,就上车了,给了残疾人几个硬币的零钱

iPeru和LP书上写的是坐"S"路车,车上标着S字母,但乞丐帮我拦的也不是,看来有不少车都是到同个方向的。从我坐这种本地小巴的经历,我没觉得有任何危险,本地上班族坐这种车很正常,而且因为大家基本都是坐着的,小偷下手的机会比大公交车还小。当然必要的戒备心还是应该有的。我这半天打算去的有Museo Larco博物馆和Parque de la reserva看喷泉,我还没仔细看地图,上车后买票,就说了个miraflores中心的地名,parque kennedy,收了我3sol

到了miraflores区,huaca pucllana绝对是不容错过的景点,是公元200-700年间兴盛于本地区的lima文明的遗迹,虽然不是大规模的古代文明,但也占据了今天秘鲁中部沿海一带很大的地盘。和北部的一些遗迹一样,这里也是土坯、粘土建起的。到遗址门口,先买票,12sol/人,票价包括了西语or英语的讲解,游客现在门口小博物馆门前等着,有长椅,可以坐下休息,等凑够人就有讲解员带领着逛。这里英语游客不少,不必担心会等很久,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了,又等了五分钟,来了2、3个人,就开始了。讲解员是个小伙子,英语很流利,对lima文明的背景知识也很熟悉,口才不错,很能说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进遗址就先看到一处小博物馆,陈列了一些出土文物,也包括西语、英语的对遗址历史背景的简单说明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遗址里有一处很大的餐厅,也看到遗址到处都有照明设备,看门口的牌子是开到晚上的,看来晚上来游玩有另外的乐趣呢。在到主体金字塔之前,先在周围转转,周边遗址包括一些小广场,讲解员说是用于宰杀牺牲(鱼、牲畜、或者人)或者其它宗教仪式的准备活动。在刚进遗址就发现,这里的墙壁有个很奇怪的特点,所有土坯砖都是立着垒的,相邻砖块之间还有明显空隙,而非平放后叠摞,导游故意卖关子,说tour的最后再告诉大家原因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走到遗址边缘,看到围墙外有一条马路,而马路对面也有一部分遗址正在挖掘,但没有对游客开放。沿着围墙绕到园区入口的对侧,被开辟成了小规模植物园,也有个牲畜棚,讲解员说这里种的植物都是lima地区的特产,从lima文明时代就有了;而牲畜棚里一部分被cuy豚鼠占据,另一部分有几只alpaca和llama,这难道在lima文明时代也有?在这里迎面赶上西语团,我们这里只有5、6个人,而那边粗略看有二十多,还很多中学生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参观到最后就来到遗址的主体部分,大金字塔,金字塔前方还有个巨大的广场。这个pyramid其实是个7层交错的宏伟平台,主要是宗教仪式所用。沿着上坡土路可以上到顶层,俯瞰周围的遗址和miraflores的社区,这里确实和lima整体的经济水平不太一致,街道两旁没有什么高楼,都是庭院式的house,和北美的社区很像,街道也宽敞,绿化很好,人不多,看来lima富裕一些的家庭都住在这里了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在这个金字塔的考古发现显示,在700年之后,到900年期间,南部的wari文明侵占了这里,对这里的建筑风格施加了明显的影响,而wari独特的墓葬也不断在这里被发现。区别于其它文明,wari的墓葬中尸体都是坐姿或立姿,而非躺倒的。这里的考古工作目前正在进行,几乎每个月都有新发现,就在4、5个月之前还有新的墓葬被发掘。在另一侧,还发现了ychsma文明的遗迹,这是在wari占领期之后这里的文明。可以看出金字塔大部分仍然埋在土下,外表看来就是个大土丘,而挖掘出来的砖土堆成一堆一堆的,还没有整理、重建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秘鲁:利马,繁花区里看繁华图片

在参观结束之前,讲解员终于给我们解释了为何整个遗址里的垒墙的砖块都是立起的,而且相互之间有缝隙,原来这里在古代就饱受地震之苦,人们不得不设想防震的建筑技术,于是砖块就被立起来了,这样比平放的砖块垒起的墙更稳定!讲解员同时也给我们展示了一些重修后的墙,可以看出这些重修的墙用了一部分原始砖块,也用了一部分现代的砖块,对比非常明显,因为现代砖块的工艺水平明显高很多,边缘都很整齐,每块砖尺寸也是相同的

melacon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就在遗址里逛了一圈,离开之前,我才问导游如何去国家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博物馆,因为taxi司机很多都不认识,导游就让我找他们遗址门口的taxi,说是他们自己经营的,司机肯定认识。从遗址出来,果然有两辆出租车在候客,司机都挂着遗址的官方taxi司机的牌子。秘鲁的景点都很有意思,还自己经营出租车

当天从考古学博物馆参观完,再回miraflores,同一辆车,按事先商量好的,让司机直接开到海滨melacon去。司机先问了一下到melacon哪里,我估计是个很长的海滩,我就让司机把我载到游客最多的地方吧。快到海滨的时候,又看到高档庭院、住宅楼多起来,街道绿化也更好、更宽阔、干净了。到了melacon的一处小公园,付了商定的40sol下车,游客很多,因为周末、天气又不错,本地人也不少,有散步的,也有玩划板、跑步、遛狗的,很休闲的感觉

melacon图片
melacon图片

下车地点其实不在海滨,而是在海边山崖之上,可以俯瞰海边沙滩,如果下去要走很长的步道,不过看起来沙滩质量很一般,水的颜色也是黯淡、浑浊的,我也就没兴趣下到水边去了。就沿着山崖边缘的路径,跟着大多数人走路的方向,往似乎更热闹的地方走去

melacon图片
melacon图片
melacon图片
melacon图片

很快就走到miraflores最热闹的地方了,这是一处广场,旁边有个shopping mall,这里就是larco mar了。这座mall设计得非常现代时尚,依山崖地形而建,广场算是顶层,走下去还有两层,每层都是名牌店,有卖服饰、化妆品、电子产品等。也有大量的快餐厅、咖啡厅、高档餐厅。在mall里云集了大量游客,因为大多来利马的旅客,出于安全、便利等考虑,都会在Miraflores住,而在这海滨区附近,就既有高档酒店,也有青年旅舍、家庭旅馆,可以满足不同层次游客的需求。周末的原因,larco mar里本地人也很多,尤其是本地的年轻人,都衣着光鲜、打扮时尚,利马最时髦的元素大概都能在这一带寻到

melacon图片
melacon图片
吃饭休息

来到lima,我就决定奢侈一下了,就在这明显会宰人的地方吃中饭,并且决定找一家有wifi的咖啡厅,吃完饭还可以休息一下,上上网。先看了星巴克,但没有座位,这里的咖啡厅生意还都不错。我就再从手机里找信号,看到旁边一家cafe就有wifi,于是就这家了,虽然并没有在靠海的方向,而是在mall的中央空场上,半露天,但都是沙发座,有遮阳伞,看着也不错。店员英文不错,点了一个三明治、一个muffin、一杯smoothies(西班牙语frappes),花掉24sol,够我在寻常街区里吃3顿menu的,不过wifi真的很好用,要找店员要password才能上

吃完饭休息够了,就打算回市中心去,因为时间还早,还够我去武器广场转转的。larco mar里有个iPeru的柜台,虽然是周六,也有人在值班,我就去打听回市中心的交通。听说我要去武器广场一带,这位大婶就千叮咛万嘱咐,说是安全很成问题,背包要随时盯住,等等,还说千万不要到Rimac河北边去,那边是贫民区,很危险。我就和她说我这两天都住在市中心附近,她也就不多罗唆了。告诉我从larco mar打车到历史中心区要30sol,也可以乘公交,在地图上给我标出了乘车地点(在kennedy公园旁边)

我就回到mall之上的广场上,路边有一长串黄色出租车在候客,问队首的两辆车的司机,到市中心多少钱,他们果然拿出一张印刷精美的价目表,写着30sol,我试着还价,看来很难。我就没再理他们,因为早上打车过来这一带只花了15sol,我住的旅舍的staff也和我说15sol是合理价位,30sol明显是宰人太甚了。正在我走开的时候,路边停下一辆过路的taxi,问我去哪儿,我说plaza de armas,司机说20sol,我问15sol,他也爽快地答应了,于是赶快上车,就没再去找公交车了

第17天

秘鲁:帕拉卡斯,当沙漠遇见海洋

从利马南下的第一站,是帕拉卡斯,这里的沙漠和海洋都是秘鲁国家自然保护区,停留半日或一日,可以看到奇特的地貌景观,也可探索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从利马Cruz del Sur大巴站坐上车,虽然买的是二层semi cama,但仍然很舒服,leg room很宽松,也有挡腿板,和一层不同,二层是有行李架的,我35L的大包也可以放下,这样的座位,在白天已经足够了,完全不需要一层那种VIP座位

到paracas路程3.5小时,一路沿海,有时是在沙丘、沙地,有时是在农田之间,直到lima这一带,我才第一次知道沙漠和海洋是可以如此接近的。不过论风景的壮丽,还是比不上我从barranca到lima走的那一段。虽然不是饭点,也发了一顿正餐,牛肉丸子配米饭,订票的时候就选好了,饮料依然是两种可乐任选。我发现大巴车真是个充满情调的地方,我旁边一排两个座位有一个空座,另一个座儿是个腼腆漂亮的小姑娘,一个人坐车去paracas,看起来似乎是去办公事的,也没带行李,跟车的伙计就大献殷勤,等发完第一轮餐,还剩下一盘,他毫不犹豫就给那个小姑娘吃了。(我要是他我也会这么干的。)

路上路过pisco,大部分bus的站点,sur却没有停,而是直接到了paracas镇子,就在镇外的南十字星专用车站停车,很简陋,有个简易房当售票处、小卖部,圈起一个小停车场,但车站里还有个hotel,显然是sur自己开的

秘鲁:帕拉卡斯,当沙漠遇见海洋图片

预定了paracas backpacker house,所以沿着镇子里的主路(不是高速公路,而是车站背侧的马路)往下坡方向走,大约600米,走到看见小广场的时候,左手边(车站同一侧)就看到这个旅舍了,这是之前和旅舍email沟通时候得到的指示。路上途经很多旅馆、旅行社、餐馆,也有一家叫backpacker什么的酒店,要注意区分。不过看来是淡季,生意都不是很好。Paracas是个人口只有四千多的小镇子,位于paracas bay的海滨,这里因为距离两个热门的景点Paracas国家自然保护区和Islas Ballestas岛都很近,所以近年旅游业迅猛发展

入住旅舍

走进旅舍,是老板亲自接待,老先生英语非常好,相貌也不像是秘鲁人,后来看到老板娘,才像是秘鲁人。老先生正在给两个刚来的香港女生上课,讲解旅游景点、一日游的tour等等,让我在一旁稍等。等这两个女生接待完了,就又给我大致讲了一遍,其实事先email已经沟通过这些情况了,然后就让我先把包放进房间里,再给我指点了一下小镇里超市、不同层次饭馆的位置,以及旅舍里厨房、厕所、浴室的位置

这家旅舍虽然在tripadvisor上推荐了,在booking上评价也不错,但我还是不想推荐了,实际上旅店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三层的小楼房,我不清楚条件如何,另一部分是木板房,条件不是一般地差,用我一个朋友的话说,就是“简易工棚”:真的是薄木板围起的几个格子,棚顶搭上薄木板盖住。这里还养了一只猫,加上附近住户的猫,经常在棚顶上窜来窜去,在屋子里就听到很大的声响,而且经常是突然吓人一跳的。浴室和洗手间都是共用的,浴室也是几个棚子,洗手池干脆是室外的,感觉是当初中学军训到村子里的兵营了。不清楚是因为木头还是潮气、或者海水,整个院子里弥漫着一种腐臭的气味。房间里也极其简单,我预定的45sol的双人间,除了两张床、一套小桌椅,就没别的了,空间也很小。这里唯一的好处是wifi信号不错,在房间里也很强,另外把门窗关严窗帘拉紧的话没有蚊子(但我相信如果不关严那一定后果很严重)

入住旅舍图片
入住旅舍图片
入住旅舍图片
海边漫步

放下行李收拾了一下,就找老板把第二天的tour订了,老板说我可以到镇子里货比三家,我估计价格也不会有什么出入,就说完全信任他,找他订了,45sol,包括早上的鸟岛以及下午的国家自然保护区(他们都叫国家公园)tour,不包括各自的门票和上岛的船票,老板说他们习惯退房时候一起算总账,所以不要提早交钱。实际上在paracas也有不少旅行社经营到ica和nazca的tour

解决了这件事,就趁着天还没黑到镇子里、海边转转,这个镇子实在太小了,从高速公路到海边就只有2、3个街区的距离,而沿着海滨的长度也只有4、5个街区的样子。海边的沙滩很普通,海水的颜色、质量也远远比不上那些著名度假区,但还是有不少纪念品店、餐馆,也有不少游客在散步。这里还有个特别的项目,是本地人养了一些海鸟,游客付小费后就可以和鹰合影。这里蚊子特别多也特别凶猛,隔着袜子把我的脚踝咬出几个大包

海边漫步图片

靠海的餐馆自然都不便宜,但中心广场旁的大棚里,很多餐馆都比较便宜,在旅舍遇到的两个香港女生正在吃饭,我也凑过去聊了几句,不过没吃东西,在大巴上吃完就很饱了,到现在也不饿。于是回旅舍之前只去超市买了些饮料、点心。镇子很小,没有大超市,只有中心广场旁有个小超市。晚间没再出门,早早洗漱休息了,鉴于在海边的经历,把门窗关得很严,才防止了蚊子侵袭,晚间睡得还可以

海边漫步图片

第二天为了早上的tour,7点多就起床了,洗漱后吃完了昨天买的点心,收拾好行李就退房了,不过老板暂时还没收我的钱,让我从早上的tour回来再交钱。后来发现其实不用这么早就退房,从鸟岛的tour回来再退肯定来得及。出发时还不到8点,只带了随身物品,跟着旅行社来的一个小向导,和旅舍其他报了tour的住户一起走到去鸟岛的上船码头,就在昨天散步的海边,很近。路上小向导想让我们排成两队,没人听她的

码头上有专人组织协调,大概30-40人可以坐一条船,船都是一样的,马达驱动的小艇,没有cabin的,每条船配一个双语导游。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3、4个船的队伍了,后面还陆续有人再来。

海边漫步图片

进码头的时候确实要排队了,有人下来卖票,先卖船票,2sol,再卖鸟岛自然保护区的票10sol,这样大家在队伍里就可以买了,不必到窗口去挤着

上船后等坐满人就开船了,每个座位有救生衣,大家都自觉穿好了。因为没有cabin,乘客全都暴露在海风之中,我就很庆幸带了长袖外衣,虽然岸上很热。另外长袖衣裤也可以有效防晒,否则像今天这样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海面上很容易晒伤。导游也对着麦克风开讲了,但因为马达和海浪声音大,声音基本听不见

海边漫步图片

等开了10几分钟,就到了El Candelabro,是一处沙丘上有一幅类似nazca地线那样的巨大图案,据说是古时作为航海者的指向标的,但到底是何人所做,现在都不清楚,有可能是附近的paracas文明的杰作(公元前200年)。小艇到附近,就停了马达,在海面上漂一会儿,让游客有足够时间拍照、观看

海边漫步图片

从地画离开,又开了而是几分钟,才到了isla ballestas鸟岛自然保护区,这是paracas附近一群小岛的总称,大约0.12平方公里,主要是岩石,成了多种海鸟栖息地,也包括一种企鹅和一些海狮、海豹。

海边漫步图片

我们的船和前后的船一样,也开低马达,在相邻几个岛离岸很近的路线上慢慢徘徊了一圈,这几个岛都很有特点,岩石形状奇特,也因此成了海狮、企鹅和海鸟聚集地。这些动物看得都十分清楚,也对游艇早就习以为常了:海狮懒洋洋得很讨人喜欢;海鸟则铺天盖地,很多乘客被鸟粪砸中;企鹅比较让人失望,典型的热带企鹅,个头很小。还可以看到有人为修建的保护动物用的建筑,以及常驻工作人员的工作站。导游依然不停地讲解,可惜我什么都听不清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热带企鹅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海狮成群结队

海边漫步图片
海边漫步图片

在这些岛之间转了30多分钟,就回程了,有人说这里是“穷人的Galapagos”,但我觉得没有可比性,如果说规模、物种多样性,这里比Galapagos的百分之一恐怕都不及。也许是船夫故意,也许是风浪确实大,这一程起始的一段小艇像失去控制一样在海面上蹿下跳,不断有大浪拍打进艇内,我裹在身前的外套完全被打湿了,脸上、头顶也像被浇了一盆水一样,直到快到海岸的时候才又平稳了。和预计的差不多,回到码头是10点,这个tour一共用了2个小时。

鸟岛、国家公园tour

很多游客和我一样是报名了早上的鸟岛tour和下午的国家公园tour,但其间没有connection,要回旅舍去等着下午的tour来接人,大概11点出发,还有1个小时时间。我就先在旅舍把账结清了,交了90sol,tour和房费各45sol,本来想先吃中饭,但虽然没有认真吃早点,到现在也完全不饿,就只在旅舍里和香港女生聊聊天,一起等到11点

有一辆中型商务车来旅舍接人,大概30个人座位,导游大叔看着眼熟,原来就是早上我乘坐的小艇上那位说了很多话我却一句也没听见的大叔,看他穿着国家自然保护区的马甲,写着volunteer的字样。看来我们这个旅舍是最后一家pick up的,车上已经有不少人了,等我们的人上来,基本就满了。于是就开出镇子,先到了paracas自然保护区的入口,距离很近,就在主干公路(泛美公路)旁边

Paracas National Reserve主要包括paracas半岛、海岸地带和热带沙漠区,占地33500公顷,其中约2/3是海洋,这里也主要是为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和由paracas文明遗址构成的历史文化遗产而建立的,是秘鲁最早建立的海洋生态保护区

在路边的收费站,有ranger上车来收费,本来是10sol/人,凭借早上鸟岛保护区的10sol门票可以在这里便宜5sol,车上还有个华人family,父母由女儿陪着,(后来听他们和其他游客聊天是定居秘鲁多年的,)看来父母年龄已经够免票的资格了,所以没收他们的钱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进入景区后,先来到也在公路旁的景区博物馆,导游带着参观了一遍,不过文字说明非常详细,西语英语双语的,也不需要有人讲解。这里真货展品不多,大多是仿真模型配图片,解释这个地区的地质变化、动植物等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在博物馆还有个观景台,可以看附近的沙漠与远处的海岸,两者距离是如此之近,让人难以想像。导游说这个地区常年不下雨,干旱地区就形成了沙漠,颜色很单调,并不好看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从博物馆出来,就离开主干公路,开上公园的土路,导游说这些路原本是通往盐场的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先来到了著名的La Catedral,这处天然石拱,以奇特的形状多年来吸引了无数游客,但2007年的地震,把它震毁了...观景台修在悬崖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的岩石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这个观景台距离不远处就是Supay海滩,峭壁上可以看到平行的多孔结构岩石层,据说是火山喷发所致。这里是个强风区域,所以有安保人员严密监视,不允许游客绕过观景台到距离悬崖更近的地方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之后就开了很长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到了Roja海滩,一处红色沙土海岸,不过这里红色成分更偏重紫色,比起我在约旦Wadi Rum看到的红色沙丘审美上差太多了。附近还有多处红色沙滩,都是porphyry岩石的侵蚀形成的

鸟岛、国家公园tour图片
吃饭

参观完Roja,就开到另一处海滩吃中饭,是不包括在团费里的。导游说这里是景区里唯一有餐馆的地方,可想而知这价格要宰人到什么程度。进饭馆后看了菜单,果然远高于镇子里饭馆价位。虽然也有便宜一些的,10sol的煎蛋卷,但我还是点了一盘海鲜炒饭,30sol,也许店家知道价格宰人,所以给的海鲜量很足,比米饭还多。导游和司机留了1个小时在这里,大部分人吃完饭就去游泳了,我和两个香港女生一直在聊天

饭后就回paracas镇子,总共花了4小时在景区里,但有1个多小时是在吃饭,另外还有很长时间花在看一个没什么真材实料的museum,所以回想起来觉得这半天的tour很不值,还不如自己去ica或者nazca玩一下。回到paracas镇子里之前,现在镇子外绕了一大圈,直到我都无法确定方位了,最后停在一家看起来极高档的度假村门前,放下那一家华人family,这真让我费解,住到如此高大上的酒店,却要和我们这些穷人挤同一个tour

回到镇子后,发现竟然正在刮沙尘!走进旅舍,凡是露天和办露天的地方,包括当作lobby的办公室里,沙发、座椅、桌面上全是浮土,店里的伙计正在不停地擦拭,不过风一直在刮,擦了也没用,很快又积累起一层。我已经退了房,所以只能忍着脏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后来提包上也积了不少浮土,头发里也都是浮土所以就变得很粘。这一天就成了我整个行程里最脏的一天。paracas所在地区属于多风地带,并且由于地处沙漠,风中卷着大量沙土,老板说每天下午都刮这么一阵,这也是paracas得名的来由(大概是土著语言)...

我预定的cruz del sur的去arequipa的过夜大巴发车时间是6点50,所以我就只能在旅舍里忍到5点多,才带齐行李步行走出镇子到镇口的大巴站,先在柜台用电子voucher换了正式车票。候车区里,看到那两个香港女生,她们要去nazca,比我早将近2个钟头就离开旅舍到大巴站了,可我到的时候她们竟然还在等着,我正幸灾乐祸呢,cruz del sur的工作人员过来和我说,我的那班到arequipa的车从lima开过来,现在情况看也要晚点,而且晚多长时间还不知道!

没办法,只好在候车区等着,送走了那两个香港女生后,又送走了好几批乘客,天黑以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等车,看来也没别人和我同乘这班车了。这里也有个小卖部卖食品饮料,但既然车上还有一顿晚饭,我就不吃了。我这班车最后是快到8点半才来的,也许是因为晚点的歉意,站上的工作人员简化了安检程序,既没有用扫描棒搜身,也没有查包,连护照都没查,直接让我上车了,可能也没有录影,因为我看前面几辆车boarding的时候是放置了一个小摄相机在车门口的

因为是过夜车,我依然预定的下层VIP座位,上车的时候还很空,上层看起来几乎没人,下层的12个VIP座位也只坐了3、4个,正好我旁边位子也空着,就把背包、外衣放一边了。等我上车后立即就开车了,伙计过来问是不是现在就吃饭,我说那就赶快吧,我已经很饿了。我也不记得我在网站订票时候选的什么食物了,反正端上来的是豆腐干土豆块配米饭,还有甜的、咸的两种点心

吃完饭,大巴很快到了一处车站,看周围是个中型城镇的样子,估计是ica或者nazca,一下子上来不少人,我旁边也有人坐了,我只好再把行李搬到自己座位范围里。再开车后刚上车的大多数乘客开始吃饭,我就开始睡觉了,虽然只有九点多,幸好我后面的座位还是没人,我可以尽情把椅背放平。这一晚睡得还不错,因为再往山区里开,就只觉得和到huaraz的感觉一样,路上曲曲弯弯很多山路,躺在座位里也是摇摇晃晃的

第18天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上)

从paracas乘过夜大巴来到arequipa,早上被其它座位上乘客的说话声音吵醒,往窗外一看,还是太平洋呢,这离arequipa还不近呢,想继续睡,却睡不着了。沿途的风景真不好看,到处是光秃秃的乱石岗,和破败的村镇,沿途海拔要上升到两千多米,但我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阿雷基帕是秘鲁人口第二大城市,86万居民。(根据不同统计,也有认为特鲁希略是第二大的,这里是第三)是秘鲁的商业中心,也是重要的工业城市,其中羊毛工业很重要,是出口的重点产品,和周边的智利、玻利维亚和巴西都有紧密的商贸联系。这里和中国的广州是姊妹城市

该城位处海拔2380米,在公元前5000-6000年就有人居住,但直到印加来到这里之前,这里只有Chili河平原的旷野,有一些游牧、狩猎部族,没有发展出任何成规模的文明、城邦

1170年,inca Huayna Capac带印加军队扫荡到这里,定居下来,建立了arequipa城镇。在1540年8月15日,击溃了印加帝国的西班牙人在皮萨罗的特使Garci Manuel de Carbajal的带领下在这里建立了城镇,当时皮萨罗给它起名Villa Hermosa de Nuestra Señora de la Asunción,一年后,西班牙国王正式认定这里为城市,并且嫌这个名字太罗唆了,敕令改名为city of arequipa

在建城时,由于周围火山密集,共计有80座,(其中最著名的是el misti火山,它曾在1438年和1471年期间强烈爆发,最近一次小型爆发在1870年,)叫做sillar的白色火山岩成了易得的建筑材料,所以这里大量建筑都是以此构造的,这里也就被称为“白城”

殖民时期,这里一直以经济繁荣和对西班牙王室的忠诚而出名,在独立战争时期,这里也是和ayacucho等南方城市一同在较晚的时间才独立的。在随后的共和国历史上,这里却以经常发生反对利马政府的叛乱著称,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中期,几乎每5-10年这里就发生一次叛乱,很多自由主义的、反中央集权的知识分子、意见领袖聚集在这里,后来walking tour的导游也说,利马和阿雷基帕这两座城市是长期互相鄙视的。因为政治的冲突,最终秘鲁全国最高宪法法院被建在这里,所以这里也叫做the legal capital of Peru。在历次秘鲁与邻国的摩擦中,由于距离玻利维亚、智利很近,这里也多次成为战争前线

从建城后,这里就是西班牙人比例最高的地区,该城至今保存了很多状况良好的殖民时期建筑物,所以332公顷的古城中心已经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到了9点多,终于开到了arequipa的巴士总站Terminal Terrestre和Terminal Terrapuerto,号称是两个车站,其实只相隔一个停车场,这是我在秘鲁这么多天第一次看到一个城市有统一大巴站。这个车站距离市区3公里远,出了站有不少taxi司机围过来,我试着讨价还价,但很难,因为门口张贴着大幅告示,写明了到城内各处的价格,到我预定的旅舍所在的plaza de armas区,标明了7sol,所以司机出价8sol的时候,我只能还到7sol,没法再便宜了

入住酒店

到了预定的住处los andes B&B,就在武器广场边一条街的距离。时间还早,才9点半,但仍然让我check-in了,看来是这里的惯例,也可能是因为淡季,空房多。这里要求入住的时候付全额房费,可付美元or索尔,因为我在booking预定的确认邮件是美元价格,前台服务员就换算成索尔,但汇率算错了,少算了一半,我不能无端占便宜,就及时纠正了

这处hotel(实际上这里还是个西语学校)位置很好,看到在几家订房网站和tripadvisor也都有很高的review,我才预定的,58sol/晚的不带卫生间的单人间。房间有一张双人床,还有个木架子、小板凳,剩下的空间就很小了,木地板、墙面、床铺都很干净。我的房间是在背向街道一侧的,有利有弊,没有噪音问题,但到公用卫生间要经过露天走廊,天黑后比较冷;公共空间很大,布置得也很漂亮,每个空间的墙壁都用不同的颜色喷涂了,似乎是模仿arequipa城里的santa catalina修道院;wifi还不错,每层都有单独的wifi,所以房间里也有很强的信号;店家不仅慷慨地让我入住了,还让我当天就可以吃早餐,(第二天因为我很早就出发去colca canyon了,所以也没吃上他们的早点,这第一天的估计算是补偿?)因为早餐是供应到10点的,虽然很basic,面包+果汁而已,第一天还有小香蕉很好吃,第三天就没看到,但这样的价格也不该期待更多了。总之这个价格对于这个旅舍,是物有所值了

因为前一天在paracas饱受沙尘之苦,身上浮土很多,头发也粘粘的,所以吃完饭就赶快洗澡了,也怕晚上洗会着凉。等头发晾干的时候就到旅舍lobby的常驻的旅行社代表那里了解一日游的情况,有个独行的大叔看来没做功课,所以问了很多colca canyon问题,我都能回答的,但旅行社代表还是耐心地都回答他,然后才轮到我。这个小伙子英语很流利,聊了一下才知道以前在美国印第安纳生活过,是海归。我因为事先了解了情况,colca canyon的二日游虽然时间充足,但也没有多去什么地方,而一日游虽然走的早(凌晨2点),但晚饭之前就回来了,还可以接受。问了下价格,70sol不包门票(另付70sol)和中饭,和我事先了解的也出入不大,就直接报了下一天的一日游(也听说有更便宜的,但车况非常差,很可能中途就抛锚开不动了);当场交了钱,领了一张voucher,之后我还关心还有什么别的day tour

但因为淡季、雨季,本来有的sogay waterfall的一日游暂时取消了,如果private tour,车+司机大半天要60美元左右;而看火烈鸟的salinas盐湖只有private tour,车+司机一天要上百美元;最后旅行社的小伙子给我推荐了市郊的双层bus tour,只要30多sol,我说再考虑一下(后来我问了其它城里的旅行社,尤其是聚集在广场四周和附近街道上的众多旅行社,差不多也是一样的情况、价位)

在旅舍里待到11点多,才带了随身物品出门去逛,虽然不像paracas那样刮沙尘,这里街面也不干净,也可以看到街道两旁刮风后留下的浮土。按照从旅店前台拿的便携地图,走了3个block就到了santa catalina修道院,( http://www.santacatalina.org.pe/ ;)全城最著名的景点,离武器广场也不远。这个大院落至少有两个明显的entrance,一个是对游客的,在Calle Santa Catalina大街上,在对侧Simon Bolivar大街上还有一个,是给修女和想要到这里来当修女的访客的...

入住酒店图片

门票35sol/人,在秘鲁算是宰人价了,买票进入院落后第一重院子是patio del silencio,一下子就被院落围墙的鲜红色吸引了,还种植了很多献花,后来看到整个修道院都如此。侧面有个小通道,通往会客室,这里是唯一的修女与修道院外人士(包括亲属)见面、会谈的地点,并且全部会谈过程有高级修女在一旁监督。后来听导游说即使生病了也是从外面请医生进来,而不允许外出看病的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这里有西语、英语的讲解员,英文的20sol/小时,我请了一个位,给我讲讲,更主要是沿途帮我拍照。于是就随着她沿着景点地图上推荐的路线走了一圈。听她介绍,Santa Catalina修道院属于多明我会修女团,在1579年由一位富裕的孀妇Maria de Guzman在阿雷基帕古城内建立,两万平方米面积,以强烈的摩尔风格修建,从建立之后不久就成了全城最著名的地方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从鲜红颜色的patio del silencio走到整个修道院最西北角的claustro novicias (claustro = cloister),就觉得形制古朴很多,小庭院四周回廊里有一些壁画很精致。早期历史上加入修道院的女子大多是12岁左右,先学几年基本功课,包括神学、艺术等,之后看看能不能适应这里孤单隔离的生活,如果能够适应,就留下来终生修道了,否则就离开。这最初几年的生活就在这个cloister中度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返回patio del silencio再走进涂刷成蓝色的Claustro de los Naranjos,因为这里有很多橘子树所以得名。修道院内部很多庭院、街道的墙壁都涂刷成鲜艳的色彩,不仅是为了美观,也有区分不同功能的意义。这个庭院有一项重要的功能就是停放去世修女的灵柩,并且请画家在24小时之内完成她的遗像,因为在修女活着的时候是没有机会找人画像的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接着来到calle malaga,这个修道院从建成后不久,就形成了“城中之城”的格局,大院里采用了微型城镇的布局,巷道都以西班牙城市名来命名成街道calle了。在Malaga这里有几处展厅,展示修道院历史上的一些宗教仪式用品、文书等,也包括一个纪念品店。导游说在这个calle东侧墙的背后,整个修道院的东北角,就是现在这里修女的驻地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从naranjos庭院东南角出来,就到了Calle Cordova,这个两侧涂成白色种满献花的街道和更靠东的红色的Calle Toledo街道是连贯的,实际上组成了院落里最长的一条街。这个区域是古时修女的生活区。在17世纪后,这里的传统是每家的第二个孩子要成为修士、修女,将一生贡献给天主。但这个Santa Catalina修道院走上层路线,只收arequipa大户人家的女儿,并且要带着“入盟费”前来,费用大约2400个银币,折合今天大约150000美元,于是当时地方上的土豪纷纷携女涌来,以加入这个修道院来显示势力。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修道院还要求修女自带衣物、家具等,于是有些修女就把家里的宝物都搬来炫富,例如修道院里收藏的一些中国瓷器,就是那个时代修女带来的

导游带着参观了一些古代修女住宅,这里的房屋最早也没有集体住宿的制度,各住各的,各修女家自己花钱修建,所以大小不一,有钱人家就修大一些,穷一些的就修小的;另外大户人家的修女还带来奴仆,修的住所也包括奴仆房,修道院里人数最多时候有450人,包括修女和她们的奴仆,住在80多处房屋之中。这些房屋虽然有大有小,但内部装饰、布局都差不多,特别的一点是床铺都放在墙壁的凹陷处,这是为了防地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在Toledo大街还有一家咖啡厅,在一处小庭院内,导游推荐我在跟她走完一圈后,可以再来这里小坐一下,我看看了门口的价目表,表示还是算了吧。穿过toledo就到了后院,看到了洗衣服用的大缸,导游还亲自示范,讲解了如何使用:原来大缸旁边是水槽,用手或挡板把水槽挡住,水流就从水槽旁的空隙流进大缸里了。洗衣区旁边是洗浴区,是一个大坑,顶上可以用树叶等遮蔽。后院的南北两侧都是花园,北侧的在修女生活区里不对游客开放,南侧的是开放的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这样就绕到了大院的南半边,红色的街道成了Calle Burgos,和Calle Toledo街道两旁的房屋一样,因为历次地震而损毁严重,很多已经不能对公众开放了,但有一些开放的,走进去看看,内部都差不多

再往西走,穿过Sevilla街交叉路口,就到了Calle Granada,这里导游带着参观了修女生活区里的厨房。由于前面提到的17世纪后兴起的奢华风尚,Santa Catalina修道院逐渐成了教会内的笑柄。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在1871年,连教皇都看不下去了,派遣多明我会一位严格的修女Josefa Cadena来整顿,她把修道院积攒的入盟费都送到欧洲去,再遣散了所有的奴仆杂役,对剩下的修女进行筛选,对不适应艰苦的修道生活的,就劝退回家了。所以这里的修女开始自己做饭了,把一个以前的小教堂改造成集体使用的厨房。不过为了维持收入,这里搞了一种新的创收项目,办寄宿学校,收小孩子进来学习艺术、文化,但学生不必以当修女、修士为志向,当然这是要付大笔学费的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继续走就到了plaza zocodober,这处小广场曾经是修女们休息时聚集的场所,也在这里交换一些物品。在这里,导游让我上台阶到了一处房屋顶上的平台,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和修道院内、外的街道。在这个plaza之中可以看到雪山,天气晴朗,能见度高,还有一棵高大的松树,拍照取景不错。空场中央是一处古老的喷泉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最后来到Claustro Mayor,是一处相对之前看到的claustro更大的庭院,实际上是Santa Catalina修道院的教堂的后院,但教堂的入口是在修道院外的街上,这一天似乎也没开门。这里的侧厅面积也不小,布置了一些展览,主要是收藏的油画

santa catalina修道院图片

转完一圈,给导游付了20sol的讲解费,这也是目前修道院的创收方式之一。1960年代的地震,对这里造成严重损毁,修道院不得不重新盖房,不过这时的修道院早已没什么经济来源了,就转而交给Promociones Turisticas del Sur S.A. 公司和World Monuments Fund来运营管理,这里从那时就向公众开放了,收取不菲的门票、导游费,用于修道院的日常维护,如水、电费等。另外私人公司也用这里办会议挣钱

回顾历史及午饭

这处修道院到20世纪后期,修女的人数就很少了,虽然现在已经不用付“加盟费”,但即使来了的,也很少有能耐得住寂寞,目前就只有20多位了,住在修道院东北端mallaga街道之后,当然是不对外开放的。我自己又转了一圈拍了些照片才离开,这无疑是我在世界各地探访过的修道院里最特别的一处了,特别在于它悠久而传奇的历史,在于曾居住其间的那些修女们

已经到了中饭时间了,因为武器广场附近宰游客的高档餐馆很多,我好不容易才在附近街区里找了一家本地人多的饭馆,是卖素菜menu的,也不错,7sol一份,菜单每天是固定的,没有提供选择,一大碗蔬菜汤面,一盘类似意大利面的本地人叫tallarino的面条,配面包和小盘蔬菜沙拉、饮料,吃得很舒服

walkingtour

按计划,吃完饭就去参加免费的walking tour(双语),集合地点在武器广场上大教堂对面一侧的旅游信息服务中心,这里和iPeru店面紧邻,属于阿雷基帕市自己办的infor,这个walking tour也是他们办的,每天两次,上午10am、下午3pm。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些人坐在店里等候了,需要先在这里登记个人信息。等到3点过了几分钟,导游来了,很快就出发,一共十个人左右,导游是个看起来有些老气的小伙子,英语很好,也很能说,也很会调动气氛,因为tour里大部分人不讲西语,他也就以英语为主,直到一个西语游客表示不满,他才偶尔用西语给那个人讲讲。还带着一个摄影师,后来在几乎每个参观的地方都拍了合影,说是上传到他们的facebook网页,看来是宣传需要

这个tour持续了大约2.5-3小时,走过了downtown除了santa catalina修道院等付费景点以外的所有主要景点,每个地方都是看看就离开,导游也说只是提纲挈领给大家介绍一下,之后大家再自己慢慢逛。先来到我住处对面的museo santuarios andinos,在预定和上午入住的时候,我都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就是这么著名的景点。这里著名是因为冰山少女的尸体Juanita就保存于此。不过和预先了解到的一样,导游也说Juanita每年这个世界都送到世界其它博物馆巡展,所以几个月之内都看不到,但也说如果我们有兴趣可以参观一个替代的展品,从ayacucho高山上发现的类似的风化尸体。虽然没有Juanita,导游还是借助这里辅助展厅的一个沙盘模型,讲解了arequipa地区的地理概况,特别是colca canyon的情况,也提到了峡谷内秃鹰的情况

接着来到武器广场东南角的教堂Iglesia de la Compania,一座16世纪末期修建的教堂,导游在这里详细讲解了教堂巴洛克式facade,也让大家明白了拉丁美洲的教堂facade都修得非常复杂精致,是为了向不能进入教堂内部的印第安人传道,这facade除了有天主教的圣像,也雕刻了一些本地的动物

walkingtour图片
walkingtour图片

走进教堂,导游直接带我们参观一幅cusco画派的油画,在lima的san francisco和后来cusco大教堂我也看到了同样的油画(cusco的尺寸更大),秘鲁版的《最后的晚餐》,餐桌被改成圆桌了,餐盘内画着秘鲁的名吃炸豚鼠。这幅画和其它一些悬挂在教堂内到油画都是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

walkingtour图片

从教堂出来,沿着门前santo domingo街往东走,就来到Compania教堂的cloister,一处空旷的庭院,四周的回廊的廊柱却有着复杂精致的浮雕,像是compania教堂门口的风格。从这里上二层,天晴晴朗,可以远观城市外围的雪山,主要的三座misti, chachani, pikchu pikchu都能看到。

walkingtour图片

庭院里也有一些纪念品店,卖羊驼毛制品等,阿雷基帕的羊驼毛制品店是秘鲁各旅游城市中最多的)。导游到院子里一处冰淇淋店重点讲解,因为这里有卖阿雷基帕特产的用cheese为主要原料制作的冰淇淋queso helado。这个claustro里还有一些装潢高档的咖啡厅,不少本地人也在这里休息、闲坐

walkingtour图片

从这个cloister旁边的市场,导游带着大家走进一家el ekeko商店,ekeko是tiwanac人和随后的印加人信仰的一位神,这家店门口和店里都有ekeko的雕像,主要经营纪念品、手工艺品以及药材、保健品等,导游给大家介绍了本地的古柯叶等药材,但同时说没有时间留个大家购物,请大家如有兴趣随后自己来

走街串巷

从这里又走街串巷,看到大量纪念品店,特别是大量羊驼毛织品店,然后来到BBVA银行。今天在古城内仍可看到大量保存完好的殖民时代庭院、住宅,BBVA银行所在的庭院就是个例子,这里原属城中大户,后来被银行收购。这种银行收购古建的情况在秘鲁很多古城都很普遍。导游指出了这类庭院的典型特征,高大的入口通道,是为了走马车的;以及庭院墙壁上精致的雕饰。在随后进入的另一处老庭院,则是当代艺术博物馆,展示了本地艺术家的作品,因为时间不多,导游只带我们快速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然后我们来到Universidad Nacional de San Agustín de Arequipa (UNSA),建立于1828年的这所国立大学,是阿雷基帕最大最古老的大学,不清楚有没有其它校区,但这古城里的校区没有现代的分离的校园,而是占据了几处庭院,混在街区之中

圣马科斯大学图片
圣马科斯大学图片

行程中的一项安排是看羊驼,导游带着我们走出古城核心区域,来到一处羊驼制品厂,叫做mundo alpaca(羊驼世界),这里有一处小动物园,饲养着成年和幼年的alpaca和llama,在展厅里也展示了羊驼毛加工过程,包括如何区分成年、幼年alpaca和llama的毛(导游特别提醒大家如果是买围脖一定要找baby alpaca的,否则不舒服),分选和编织过程等,也有人现场表演手工编织。导游依然说没有时间给大家购物,让大家随后自己来,但既然他把大家带到这里而非其它的羊驼毛织品店,说明这里也是walking tour定点关联的

圣马科斯大学图片
居民区

再走回城里的路上,经过了阿雷基帕城最古老的镇中心,原来武器广场并非是最早建城的地方。这个小广场周围是居民区,游客反而不多,但上坡下坡的小街巷,两旁白色火山岩房屋在我感觉却比武器广场附近的街巷更能代表“白城”的古城风貌

居民区图片

之后就走到了手工艺品市场mercado de artesanía,在Plazuela de San Francisco旁边,是阿雷基帕监狱的旧址,后来犯人太多,关不下了,才迁走了监狱,把囚室都改成商店了,这里的二层天台也能看到雪山。这次walking tour结束于Santa Teresa修道院前,导游强烈推荐我们到这个17世纪的修道院里逛逛,说是不比Santa Catalina差,不过我们的tour却没有进去,这里也是收门票的,但不贵。这里还有个小广场,也是本地人聚集的场所

吃饭

导游带我们到santa teresa门前街道上一家酒吧,品尝pisco sour,这是一种秘鲁特产的酒精饮料,以pisco酒为主体,混进冰块、柠檬汁、鸡蛋清等,在刨冰机里绞碎冰块并混匀,因为味道是酸甜,所以叫pisco sour,导游亲自上阵演示如何制作,然后每人一小杯,坐在酒吧天台上品尝。秘鲁人一般是有一套程序,先往上举举杯,再往上端一下,像是敬天地的意思,最后摆在正中,一饮而尽。我很难一饮而尽,喝了几口才喝掉,酒精的味道很淡了,反而是柠檬汁的味道更强烈些。喝酒的时候酒吧送上了优惠卡,既然导游把我们带到这里,显然是要帮这里做生意的。喝完酒,导游、摄影师就和大家告别了,大家各自给了10sol小费(因为导游在出发的时候就讲了希望给10sol),我们也没有在酒吧逗留,各自散去

吃饭图片
阿雷基帕大教堂

我看时间还早,就没有急着回住处,而是还到武器广场,到大教堂参观一下,Basilica Cathedral of Arequipa毫无疑问是全城最重要的天主教建筑,最早是1544年起建,材料采用火山岩,后来多次地震、暴乱使这里不断被损毁,又不断重建,最近的重建是2001年地震之后。这个教堂奇特的设计在于,它面对广场的entrada并不是正对主祭坛,而是在大殿的侧面,所以这个教堂从广场看是扁平形的,walking tour的导游也提到了,说是为了防地震;另外因为扁平的格局,教堂的两个钟塔间距也特别远,所以在广场另一侧看,雪山正好夹在两钟塔之间,也算是完美的图像了

阿雷基帕大教堂图片
阿雷基帕大教堂图片
阿雷基帕大教堂图片

武器广场上人很多,本地人、外地游客都在这里聚集,中央的喷泉也很漂亮,很多鸽子在这里自由自在地觅食,也不怕人。在广场四周的建筑都是典型的双层柱廊结构,完好地呈现着殖民时代的遗产,一些饭馆、咖啡厅位于顶层天台,可以俯瞰广场、教堂,但我有朋友去过,价格很宰人

阿雷基帕大教堂图片
晚饭

广场边逛了逛纪念品店,买了几张明信片,因为有朋友希望我在秘鲁寄给他们,1sol/张,买了5张所以砍到4块钱。也问了一些travel agency一日游的情况,虽然已经报名的colca canyon的tour,但还有一天时间不知道去哪儿,这个区域有很多旅行社,一家一家逐个问,比较一下价格,发现情况都差不多,我想去的几个地方都只能做private tour,我就说再考虑一下,没有立即决定

晚饭是在一家tallarino面馆吃的,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个tallarino和意大利面是不是同一种东西,一盘牛肉tallarino,一杯chicha果汁,7.5sol,量不是很足。所以回住处的路上在步行街(武器广场东北角,在广场上面对教堂的右手边)的快餐店买了点心带回住处,也顺便找ATM取钱,这步行街白天晚上都很热闹,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店也很多,也有星巴克。广场的夜景也出乎意外地漂亮,大部分旅行社、纪念品店、饭馆和cafe都会开到晚上9、10点。因为下一天凌晨就要出发去colca canyon,所以回住处很早就休息了

第19天

countrysidetour

继续说arequipa。从colca canyon回到城里后,就快到晚饭时间了,我在住处简单休息一下,仍然到武器广场,报名第二天的tour,因为其它地点没有group tour,价格都很贵,就只剩下countryside tour了,双层大巴载着游客用半天时间在市郊转几个景点,有跟车的导游,每天有多班,不同的旅行社报价在每人30-45sol不等,最后在广场西侧找了一家出价最便宜的,订了最早的一班,当场交钱取了voucher

还打听了cusco的tour,这里的旅行社大部分也是可以预售的,因为他们和cusco的旅行社都有合作关系。问明白了cusco城内和城郊的路线只有下午半日游的,没有上午出发半日或一日游的,虽然各家报的线路、时间都一样,但价格差别很大,20-35美元不等,注意他们一般报美元,因为换算成sol就显得太贵了。我最后找了一家27美元的,因为更便宜的几家语言沟通有障碍,我说不明白。我除了要报tour以外,还要他们在上午的时候帮我存行李,他们也都答应了。于是也就当场交钱,换算成75sol,领了voucher,看着他们电话沟通过,才放心。后来在cusco我才发现到武器广场,30-40sol就可以买到这个tour,所以在arequipa预定,明显被宰了,不过我在这家旅行社报名的时候,他们的店员犯了个错误,后来这个错误被我在cusco揪住不放,迫使他们把我的tour取消然后全额退款了,这后面再说,总之,cusco的tour到了cusco再定,不要提前订

晚饭在广场2、3条街以外的街道转了转,才找到一家合适的本地人为主的餐馆,看样子是家chifa,但没见有中国的厨子或店员,一盘土豆丝炒牛肉,又打死卖盐的了,配米饭、一杯chicha,才6sol。吃完饭又逛了逛步行街,广场,在点心铺买了两块秘鲁特产tamale粽子(一甜一咸),才回住处休息,不过品尝了一下就扔了,也不能说人家的不好吃,反正吃惯了中国粽子的还是不要尝试了

countrysidetour图片
阿雷基帕游

在阿雷基帕的最后一天,早上起床洗漱后收拾东西退房,之后才到餐厅吃早点,接着就是半天的country side tour,在下一篇游记和colca canyon一起记叙,这里继续说tour回到古城后,仍到moral大街解散。我按计划先去邮局把昨日写好的明信片寄出了,古城里的邮局距离武器广场2条街,在San Francisco和San Jose的路口,有一幢大建筑,秘鲁邮局门口都有serpost的牌子,很容易找到。先到窗口买邮票,这里游客估计不少,服务员也会用僵硬的英语说出价格,从秘鲁寄到中国,6sol/张(每张贴两张3sol的),比明信片本身贵多了。到一旁自己用矿泉水把邮票背面沾一沾,就贴在PC上。到邮筒跟前,并排三个孔写着urbano, extremo, republico,看到我犹豫,旁边保安就指引我投到extremo里,估计是国际快递之类的意思,后来还问我是不是哈崩,我说是奇诺,估计在他们看来没什么差别。秘鲁寄到中国的PC还满快的,我寄出后一个月左右就都寄到了

到吃午饭时间,我看距离我第一天吃饭的那家素菜menu馆子不远,就又去了那里,结果在附近转了两圈才找到,这家饭馆在urgate街上,san francisco, jerusalem两条街之间,还是值得推荐的。这一天菜单换样了,主菜换成了普通的炒蔬菜配米饭,没有tallarino面条了,但多了一碗甜品,果汁调制的羹。仍然是7sol,可惜我只有100sol了,让店家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开

下午继续在古城里逛,先来到距离武器广场很近的casa de moral,一处1730年建成的殖民时代大户人家庭院,代表着安第斯本土风格和巴洛克风格的融合,在1950年代维修后对公众开放,如今属于秘鲁banco de credito银行

阿雷基帕游图片
阿雷基帕游图片
阿雷基帕游图片

门票5sol/人,我到的时候没别的游客,逐个屋子转一遍,有会客厅、卧室、祷告室,家具都按老样子摆放着,有详尽的英文西文文字说明,主要是交代房屋曾经的主人,一些殖民时代市里的上层人物

阿雷基帕游图片
阿雷基帕游图片

这里收藏也很著名,有很多殖民时期库斯科画派的作品,图书室也有三千多本殖民时期的古文献。因为目前是银行管理运营,这里还有个屋子开辟成钱币展览。还有个后院小花园,可以上台阶到房顶,花园里陈列着老式的马车,还有一些大陶罐

下一个目的地是距离古城中心有一段距离的Recoleta修道院,在LP书上建议打车前去,我看地图上距离还在我步行范围之内,就决定走过去。从武器广场南侧(大教堂对侧)大街往西走,走上Puente Bolognesi大桥,这一个区域游客就很少了,似乎是本地卖乐器集中的地区。从大桥走过Rio Chilli河

阿雷基帕游图片

过河后继续走上坡路,到岔路口往右转,到下一个岔路口继续沿着右手边走,这条路就叫la recoleta,看来也是一处有年份的居民区了。因为要上坡,所以还是比较消耗体力的,从古城里过来,还是建议打车吧。到了recoleta教堂、修道院门口,人家还没开门呢,我赶快查看LP和门口的时间表,幸好这一天还开,中午12-3点午休,下午3点开门,还有10几分钟,只好等着,不久又来了三、四个访客,也说不准是不是游客,但也都只能等在门口

阿雷基帕游图片

等到3点过了10分钟才有人给开门,门票10sol/人,发了本英文小册子,但没有讲解服务,工作人员基本也不会讲英文。这座修道院建于1648年,属于方济各会,一共有4个cloister,包括11个房间,有一部分不开放,剩下的大多改成展室了,也有的是著名修士曾生活的地方,家具用品都摆成原样供人参观

阿雷基帕游图片
阿雷基帕游图片

这里的展览十分综合,有考古学、人类学展览,还有自然历史展览,展品都是修道院自己收集的,可惜展览都没有英文说明

印加与前印加时代的考古文物,还包括像juanita那样的干尸

阿雷基帕游图片
阿雷基帕游图片

殖民时期教堂收集的油画、圣像

阿雷基帕游图片

亚马逊地区的动植物标本展览和民俗展示是这里的特色

阿雷基帕游图片

修道院的二层是著名的图书馆,收藏着两万多卷殖民时期的古书,最早的1494年出版,这里不是随着整个修道院开放的,只在每天特定5、6个时间开放。我到楼上的时候,门口贴着开放时间,我看距离最近的时间是3点45,还有十分钟,门口很贴心地预备了长椅,可以坐等,也没见其他人来。到3点50了还没人来,我只好自己下楼去门口叫人。看门人来开的时候,看到这里防守确实严密,有两层门,外层木门,上了两道锁,里层铁门,也有一道锁。看门人在我参观的时候,就在门口等着,以防不测,这里有单独的英语、西语小册子

阿雷基帕游图片

大部分书都按类别摆在两层楼高的书架上,有神学、历史、医学等类别,还有乐谱。书架前都拉上隔离带,是不允许人靠近的,也有一些书封在玻璃柜里,可以近距离观看。还有一些不是很珍贵的书放在玻璃柜下的小书架上,访客可以取出来翻翻,都是西班牙文的,主要是18-19世纪的

阿雷基帕游图片
晚饭

等我参观完出来,看门人立即就把两道门又锁上了。离开修道院,我看旁边的教堂还是没开门,估计没法入内参观了。就在门口打车回古城里,司机要价4sol,有些宰人了。回到住处才发现,前日参加free walking tour的导游,帮我报名colca canyon tour的旅行社店员都在,正和旅店的前台在聊天,看来他们都认识,因为旅行社的小伙子和我说他是海归,这个walking tour的导游英语十分流利,看来也像是在海外生活过,我猜是不是他们有个小组织?

晚饭就在住处附近找餐馆,远离武器广场的方向走,餐馆不多,走了2、3条街才找到一家,一份menu花了6sol吃得很饱。这时不远处传来礼炮的声音,可能这一天是节日或者有庆典,吓得我吃完饭赶快逃回旅店,不过天黑后也就没再听到

因为我预定的cruz del sur的前往库斯科的大巴是8点半发车,我就7点50带齐行李离开旅店,在街上打车去大巴站,司机要了6sol,很公正的价格。给司机看预定voucher的时候,我才看到cruz del sur是在terminal teropuerto,而非terminal terrestre,不过反正这两个terminal靠在一起,也没什么差别

前往库斯科

不过到车站外围的时候极其堵车,我等不及了,就付钱下车自己走进车站,于是我站在车站外路边看到左、右手有两栋车站大楼,我就不知道哪个是teropuerto那个是terrestre了,只好先进一个看看,左手的,进门就看到有cruz del sur的柜台,于是取出voucher换了正式的车票,但售票员说我还是走错了,这里是terrestre,要到另一侧的teropuerto上车。我赶快再穿过中间的停车场,到另一侧的楼去

arequipa的大巴站有秘鲁各大bus公司的售票点,除了公用候车厅,像Cruz del Sur或者Oltursa这样大公司还有自己的候车室,我到了cruz del sur这里,已经开始boarding了,稍微排了下队才轮到我,检票大叔却说我应该先买车站使用费。没办法,只好再到候车厅中央的收费岗亭,交了2sol,因为是出arequipa地区的,本地区内的短途bus只要1sol,得到一张红色纸条,钉在车票上,这样才能上车

cruz del sur的安检很严,背包都要打开检查,但也没有把东西掏出来,只伸手进去摸了摸,还有用手提扫描仪搜身,之后才放行。仍然是双层大巴,上层普通座位没注意,下层的12个VIP座位是坐满了,开车前也有人上来摄像。八点半准点发车,之后就有人来发晚餐了,但因为已经吃过饭了,完全不饿,吃了一半就扔了,然后昏昏沉沉就睡觉了,夜色中离开阿雷基帕,奔向本次行程最后一站,库斯科-圣谷地区

第20天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

从阿雷基帕城往返colca canyon的一日游tour是早上三点不到就出发的,和旅行社代表买票的时候,被要求两点半就在住处lobby等候,于是两点多就起床洗漱了,之后在lobby等着,把看门的大叔也吵醒了,不过他也习惯了,因为这个tour每天都有,不过我住的旅店这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参团。却等到2点50才有人来接,在街上按门铃,我赶快下去。上了一辆20多个座位的商务车,已经坐了一半人了,又跟着在城里转了两圈,因为有的旅舍叫门没人开,转回来再叫门才有人出来,最后坐满了才出城

上车后导游给每人发了一条毯子,因为凌晨到清晨都要开山路,还有经过海拔4900米的地方,会非常冷。导游看来是个常年带户外tour的壮小伙子,英文也很不错,全程都有英文西语讲解,tour里大部分都是西语游客,剩下的英语游客也都比我会的西语多,似乎都可以用西语简单对话。导游、司机和车都是我报名的colonial tour自家的,这个tour在我的住处有办公点,主办公室在大教堂西侧外墙。后来一路上在停车点、观景点看到同样路线day tour的车至少还有5、6辆,也包括大巴车

车开出城后,车上除了司机以外的人都睡过去了,连导游都睡了,真让人担心司机也会睡过去。路况很好,很平整,看来是一条主干公路,还有很多大货车。因为是夜间,路边也停了很多大货车,司机在睡觉。在天刚亮的时候,到了4900米的高度,司机停在路边,导游和不怕冷的乘客都下车到观景点拍照、看雪山。这一天继续我雨季游秘鲁的好运气,天气晴朗,云也很少,观景十分清晰。这里竟然还有几个摆摊卖纪念品的,还是在这么早的时间上。我走了几步就觉得心脏有压迫感了,再加上天气确实很冷,就拍了照赶快回车上了

Colca大峡谷是colca河的谷地,在阿雷基帕西北100英里,有4160米深,比grand canyon深两倍,也曾经被认为是世界最深或美洲最深的峡谷(但我们的导游很客观,说中国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才是世界最深)。这里有多种pre-inca时期的古文明,至今还有讲Aymara语的源自titicaca湖区的collagua文明和讲Quechua语的源自Wari的cabana文明的后代居住在这里。印加人1320年来到这里,以通婚的方式逐渐控制了这个地区,从印加时代遗留下来的梯田也仍然有人在耕种。西班牙殖民者从1540年开始经营这里,包括移民和建教堂、殖民城镇

Colca canyon的交通一直十分闭塞,chivay到arequipa的路是1940年代才修起的,主要是为了山谷里的银矿和铜矿,后来因为水电计划又修了不少路。这也促使了旅游业的发展。Colca谷地中有多彩的安第斯自然风景,人文景观,使得这里如今成为秘鲁访客量第三大的旅游景点

过了4900米的高度,山路就开始曲曲弯弯,从arequipa出发起算,大约3.5小时开到chivay镇,colca canyon地区最重要的游客集散地。镇子外有检查站,在这里收了70sol/人的景点门票,是不包括在70sol的团费里的,导游在车上已经提前收了,节省时间。进镇子后就先来到一家餐馆上厕所、吃早点,这是包括在团费里的,后来的中午饭不包。早餐很basic,像是青旅的早餐,果汁和热饮,面包,每人一片火腿。吃完饭就往colca山谷里开,看到大片农田,特别是梯田,这是印加甚至更古老时代的耕种传统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图片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图片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图片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图片
秘鲁:火山脚下的“白城”阿雷基帕(二)图片

到了一处镇子似乎是旅行团固定消费点,只见车子在镇子中心广场上一停下,广场喷泉旁就有一群穿着传统安第斯服装的小女孩伴着音乐节奏开始跳舞了,不过精神似乎都不太好,感觉是跳太多次,已经麻木了,一段民族舞蹈结束,就有人到围观的游客之间收tips。也有村里的大妈养了鹰隼一类的鸟,或者alpaca,游客可以合影,1-2sol/次,动物都很驯服很听话。注意一定要备好零钱,否则要吃亏,我和大妈说好了1sol,但我只有2sol的,大妈收了后就说找不开。这里当然也有很多纪念品摊位

观景台观景

接着为了赶时间就直接去看秃鹰的观景点了,colca峡谷是珍惜品种安第斯秃鹰(Vultur gryphus)的聚居地,导游说有两种,一种黑白色的,一种褐色的,都非常少见了。大部分游客是慕名而来,但这里还有giant colibri等珍惜鸟类。沿着坑坑洼洼有时还有山上溪流流过的土路,大约1小时,开到cruz del condor观景台。我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tour的游客了,观景台看起来很挤,还看到了前一天一起参加walking tour的几个游客,观景台边缘的摄影师们早已把“先进武器”摆出来;大大小小的车停满了路边和停车场。这里纪念品摊位也很密集

这里的峡谷本身也很壮观,从边缘到谷底有1200米深,算是比较深的部分了。导游给了我们1小时的时间,大约9-10点,按常规是condor活动最多的时间,但能不能看到,看到多少,其实要看运气了。我们开始等的时候,正有另一个tour的人撤走,说是等了1小时只看到一只。而我们等了不久就看到了,后来一共看到5、6次,有时候还是两只“比翼双飞”,遗憾的是一直没看到距离很近的,像有些朋友看到的那样就在头顶飞过的,没有,并且也只看到黑白色的,没见到有褐色的。后来导游说是季节原因,雨季condor出来少

观景台观景图片
观景台观景图片
观景台观景图片
观景台观景图片

从condor观景点离开,天气就开始热了,毯子已经不需要,导游就收走了,我穿的冲锋衣也脱掉了,仍然觉得很热,幸好这一天的tour主要是停车照相,也不需要运动。回chivay的路上停了几个观景点,每处都有很多纪念品摊位,也可以看到一些步行道,不过一日游的tour一般是不走的。峡谷里大量的梯田很值得注意,这是我在秘鲁第一次看到这种印加的农业传统,不过比起亚洲的梯田,这里的似乎规模太小,层数不多,也不太整齐

观景台观景图片
观景台观景图片

之后来到一处叫maca的小镇,和早上停的第一个小镇差不多,也是游客集散地,一条纪念品街两旁摆满摊位,也有大妈牵着羊驼、鹰隼供客人合影的。镇子的教堂古朴典雅让人印象深刻。这里的厕所都是各家店铺所有,收费价格高达5sol/人

观景台观景图片
观景台观景图片

回到chivay之前,车子开到一处温泉,因为tour里有这个项目,不包括在团费,要另付15sol门票,但也可以不去。我对此没有兴趣,和另几个秘鲁本国大妈、司机一起留在车里,等了1小时,其他人才泡完出来

中饭

中饭是在chivay里的一家自助餐厅,费用不包在团费里,所以档次一下子就高了,看来也是个旅游团定点餐厅,很多tour都正在这里吃饭。如果不想在这里吃,也可以到镇子里找本地人饭馆,但这里是镇子边缘,距离中心看来有一段距离。25sol/人,饮料另付钱,有鲜榨果汁等,我自己带了矿泉水,就没点饮料。冷菜、热菜、汤、甜点都非常丰盛,烤香蕉尤其适合我的口味。还有free wifi(不过信号非常弱,基本没法用)。吃饭的时候还有乐队伴奏,当然他们也是到座位间要小费的。这里还可以用银联卡!

饭馆门口,有个身着本地服饰的小姑娘斜坐在台阶旁,书包还在手边,似乎是刚放学,牵着一只小羊驼,就这一刻的情景,把我心里那说不完道不尽的安第斯,说完了,道尽了

中饭图片
沿途风光

等大家都吃完,司机和导游也酒足饭饱了(他们估计不用付钱,司机走的时候甚至还打满了一瓶鲜果汁),就开车原路返回arequipa,因为来的时候是黑夜,返程的时候就多看看沿途的风光了。还经过了一个羊驼自然保护区,也是tour的内容,导游问大家是否要下车,大部分人说只在车上看看就好了,外面很冷。在这里我看到成群结队的alpaca和llama,也第一次看到野生的而非驯养的vicuna(实际上这种珍贵的羊驼品种也很难驯养,它们是不成群结队的,只是以family为单位生活着,我们看到草场上的vicuna母子在一起,vicuna爸爸在不远处守着,导游说只要我们停车后有人下车,它们会立即奔走掉)

沿途风光图片

仍然用了3个多小时回到arequipa,在商业区堵车堵了30分钟,这里有不少高档饭馆、咖啡厅,也有一些金融机构、大公司,人多车多,但总体仍然很破旧

第21天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

在arequipa最后一天,参加countryside半日游tour。按照前一天报名旅行社的要求,9点不到就到了旅行社门口,比bus出发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多,结果旅行社的人来没来上班呢...等了5分钟,不远的广场西北角mifarma药店里有个大叔叫我过去,原来这里才是双层bus tour的售票点,叫做tours class arequipa。大叔也顾不上和我说话,还在不停地卖票呢,看他的票价比我在旅行社订的要贵不少。我就继续等着,到9点15才有人来带领聚集起来的乘客到bus停靠点,因为中心广场这里是不允许停车的

经营同样路线双层巴士tour的公司看来有很多家,在Santa Catalina修道院后墙的Moral街边停了很多车,有不同公司的标志,颜色也不一样。上车时有人查看车票或者旅行社代售的voucher,在表格上登记,一层没有人坐,都到二层了,不过并不是敞篷的,有个大遮阳棚把整个二层盖住。持有车票的乘客都有座位号,但我这个voucher没有,可能上车时查票大妈和我说了,但我没听清,所以就找没人坐的座位坐下了,但只有靠过道的了,直到两个景点后有个坐在靠车外座位的MM身体不适坐到楼下去,我才占据了靠外的位置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我们的车出发的时候上层基本坐满了,除了我以外似乎都是本国游客,另几辆其它公司的车很空,也见不到外国乘客,这个tour似乎只吸引本国人。所以在一层的导游先到上面看了一下后,就只用西语沿途讲解了,直到第一个景点我提醒她之后,她才同时用英语讲解。跟车的导游除了负责在车上用麦克风讲解沿途的景观,也负责在几个下车的景点现场讲解。我这辆车的导游是cusco人,还会说quecha语,在arequipa工作,英语不错,后来聊天时她说也在美国生活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天气不错,晴朗,能见度高,适合观光。bus先到武器广场转了一圈,又上了两个人,才往郊区开,先到了Carmen Alto观景台,这里可以看附近的农田,以梯田为主,和远处的三座主要雪山,导游一路上都在强调雪山,但这里的雪山比我在瓦拉斯看的雪山低很多。在这个停车点,导游还让大家品尝cheese冰淇淋。这里也有个ekeko神的雕像,很多人在合影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下一站停车点是yanahuara,这是阿雷基帕中产阶级聚集的区,有很多装修高档的庭院、住宅楼,也有现代的银行、金融机构办公地,但这里也有悠久的历史,在pre-inca时代就有聚居点,在殖民时代就建成了区,所以巴洛克教堂等古建筑都历史悠久。bus停在yanahuara中心公园,这里有一处观景台,连环拱形结构是为纪念太平洋战争中牺牲的秘鲁士兵而修建的纪念碑。虽然地势不高,但可以看到远处的火山和阿雷基帕城。我们到的时候,还正有电视台在这里录节目,一位美女主持人在观景台上面对镜头说着台词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继续行程,下一个停车景点和前一日walking tour去的羊驼织品公司类似,这一处叫做incapalca,也有个小型zoo,展示各种羊驼。导游很有经验,已经准备了一些草料,可以在围栏外吸引羊驼凑近,方便大家看、拍照。同车的大部分游客虽然都是秘鲁人,但看羊驼的机会似乎也不多,所以来到这里也都很兴奋。这里养了寻常的alpaca和llama,也有一只相对少见的guanaco和一只更少见的vicuna,后两种都很凶,虽然也被导游的草料吸引到围栏边,但看到游客就会吼叫,同时喷出吐沫来,游客就纷纷躲闪。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随后的行程,经过了sachaca镇,经过了这里的教堂和著名的殖民建筑Goyeneche Palace (Palacio de Goyeneche),17世纪的殖民建筑,在18世纪被Goyeneche家族收购,屡次重修,这里曾使阿雷基帕大主教、随后的利马大主教Jose Sebastian de Goyeneche的住宅,目前这里属于秘鲁Banco Centro de Reserva银行。不过bus都没有停,只让大家在车上看了看,我坐在靠教堂和palace的另一侧,也看不清楚。接着经过Tingo镇也没有停,镇中心的水上公园看着很漂亮,是2012年才建成的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然后就来到Huasacache/Hunter镇,镇子入口处有个教堂造型不错

在这个镇子里socabaya河河滨有一处la Mansion del Fundador庭院,这里是皮萨罗的特使、阿雷基帕城的建立者Garci manuel de Carbajal为自己修建的住宅。但从殖民时期起,这里就几经转手,包括Goyeneche家族也曾经占据这里,到20世纪后期,这里已经年久失修,但一些古建筑爱好者最终得到了这个庭院,进行了彻底维护、翻修,恢复了殖民时代的原貌,并对公众开放,作为arequipa市郊的一处景点,也可以承办婚礼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这里门票12sol/人,不包在bus tour费用里,趁着其他游客买票进门的时候,我先进来在庭院的花园里转转,这里也养了羊驼,并且是可以免费拍照、合影的,不像有些景点要收钱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等人都买票进来,导游就带着大家转一圈,这时还有另外一个tour在,显得有些拥挤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从这里离开,就开到了molino de sabandia,这是个度假中心的样子,有个马场,可供游客骑马,10sol/人,转一小圈,但我和车上另外不少人并没有去骑马,只是在附近转转。也有个老庭院、花园,不过看到也要收门票,10sol/人,也没几个人进去。我就趁这时间和导游聊天了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导游等到骑马的人都玩好了,就招呼vamus让大家再回车上,再开车就是回城的路了,途经andenes de pancarpata,另一处规模较大的梯田,但没有停车,大家只在车上拍照、看看

countryside半日游tour图片

回到城里,经过了一片很热闹的地区,也有一些现代气息的建筑,导游仍然在尽职地讲解

最后仍然回到moral大街,就地解散,我继续在城里逛

秘鲁:库斯科,太阳神庇护下的印加帝都

从阿雷基帕到库斯科过夜大巴,睡得不错,睁眼醒来,已是天亮。因为车内外温差太大,车窗上全是凝聚的水珠,透过车窗往外看,已经在库斯科郊区了。库斯科的面积比想像中大很多,从城郊开到市内就用了很长时间。街景给人很好的印象,街道很平整也很宽阔,两旁房屋也比lima和arequipa整齐,绿化面积相当大,街边公园一座挨着一座。因为一直在下小雨,行车速度就稍慢,预计到站时间6点半,实际7点才到

来到库斯科,也就进入了印加文明的核心地带,这也是绝大多数前来秘鲁的观光客的行程重心。印加帝国在本地的Quechua语中叫做tawantinsuyu,是前哥伦布美洲最大的帝国,以今天库斯科城所在地里为帝国的行政、政治和军事中心

印加文明在13世纪早期从秘鲁高原地带发源,传说中其祖先是从一处山洞中走出的四个兄弟、四个姐妹,他们经过长途跋涉后来到cusco定居,繁衍后代,其中ayar manco最终成了部落的头领,被称为manco capac,在他的带领下,印加王国初步形成。之后,王国逐步以cusco为基地向外扩张,尤其是在1438年前后,在国王pachacuti-cusi yupanqui(意为“大地的撼动者”)的带领下开始的扩张,他的儿子Tupac Yupanqui统帅军队,在父亲去世后继任为国王,在两代国王统治时期,印加的领土涵盖了安第斯的大部分,包括今天的秘鲁和厄瓜多尔的一部分,海岸地区的宿敌奇穆(chimu, chimor)帝国等都被征服

Pachacuti还构建了印加帝国的行政体系,在他这位神化的国王之下,以地域划分了四个省,各自有最高领导人,他还以和平谈判为主要方式说服周边越来越多的部落加入他的帝国,把高效的行政系统移植到新获得的地区。在这段最繁荣时期,印加人口以百万计,估计从四百万到三千七百万不等,据说马丘比丘也是在那时pachacuti作为王室居所修建的

到了1533年,印加帝国通过武力征服、和平谈判等手段软硬兼施吞并了南美西部大部分土地,以安第斯山脉为中心,除了今天的秘鲁,还包括厄瓜多尔、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和哥伦比亚的很大部分领土,领土可以和欧亚大陆历史上任何的大帝国相比肩

1532年,印加的历史进入了最后的辉煌。西班牙殖民者在皮萨罗兄弟的带领下,经过多次探查后终于开始对印加的征服战争。这时印加王室内乱刚平,huayna capac的两个儿子huascar和atahualpa内讧,以atahualpa胜出而结束,另外天花等欧洲人带来的病毒从中美洲传入南美,也对印加社会造成了巨大破坏。西班牙人虽然只有168个士兵、一门大炮和27匹马,但他们的骑兵战术在新大陆印第安人面前所向无敌。于是在瓜亚基尔地区的Puna战役和皮萨罗在秘鲁建立第一个殖民城市Piura之后,印加新国王Atahualpa决定在cajamarca与皮萨罗会谈一下,他当时领着八万印加武士在这里驻扎

在会谈当日,atahualpa并没有带很多武士参加,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或许是语言沟通障碍,谈判破裂,西班牙人把这位国王监禁了。虽然印加人提供了据说足可以填充一个大房间的金银用于赎回atahualpa,但皮萨罗不顾众人反对,自作主张把atahualpa处死了,在差不多同时间,atahualpa的兄弟huascar也被不知道是西班牙人还是atahualpa的人暗杀了

在atahualpa和huascar死后,皮萨罗把manco inca yupanqui作为傀儡扶上印加统领的位置,但manco在皮萨罗和另一位殖民军头领Diego de Almagro决裂、后者决定单独占领cusco的时候,支持后者,希望以此恢复印加的实际统治权。但Almagro党随后被皮萨罗消灭,Manco带人遁入Vilcabamba一带延续印加政权,直到1572年他的儿子Tupac Amaru统帅的印加军队被最终消灭,印加帝国也就彻底亡国了

印加帝国在Quechua语中本名tawantinsuyu,意为“四省联合”,说明印加帝国是由不同文化、部族混杂构成的,虽然有几百种语言(没有任何书面语),quechua仍是印加帝国的官方语言。印加帝国发展出了复杂的宗教崇拜,特别是对国王sapa inca的崇拜,国王被认为是太阳神Inti的儿子,威武无比。印加宗教相信人死后会进入另一个非常美好的世界,在葬礼或重要宗教仪式中盛行杀人祭祀,尤其是王室的葬礼,上千奴隶被杀掉殉葬,也包括杀儿童祭祀

秘鲁:库斯科,太阳神庇护下的印加帝都图片

印加帝国的经济是典型中央计划型,虽然有与外部部族的贸易,但没有发展出内部市场经济,为了政府能提供公共服务,家庭需要支付税款,也需要出人力参与公共工程,后来西班牙殖民者也沿用此制度,从印加家庭抽人从事极其艰苦死亡率极高的挖矿活动。印加的农业技术十分发达,特别是被经济史家称为vertical archipelago的山区分区农耕、畜牧计划的使用,可以充分利用土地

库斯科城的历史

海拔3400米的库斯科,位于安第斯山间和乌鲁班巴河谷,是库斯科地区的行政中心,2009年统计有人口51万。作为印加帝国的古都,库斯科在1983年就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也是秘鲁最热门的旅游城市,每年访客二百万

库斯科城在本地quechua语言叫做 qusqu,据考证最早的含义是"Rock of the owl",后来西班牙人沿用这个名字叫做cuzco,在英语中有时候也写作cusco。印加人13世纪到这里之前,killke人在900-1200年间占据这里,今天可见的saksaywaman遗址,就是killke人在1100年前后修建的

西班牙殖民者在1533年11月15日开进cusco城(头领Francisco Pizarro在1534年3月23日进驻),那时候cusco的印加人已经由于征战和天花病毒死伤很多了。随后西班牙人开始大量修建新建筑,包括天主教堂等,建筑风格混合了印加和西班牙的样式,例如印加的大石块地基上建起殖民建筑,建材则来自很多被西班牙人拆毁的印加宗教、王室建筑。殖民时期的库斯科仍然十分繁荣,因为农业、畜牧业和矿业带来了大量收入,由于大量教堂建起,这里也成为天主教的传教中心。到1821年秘鲁独立后,库斯科仍然是东南安第斯山区的重要城市

车子开到库斯科的Cruz del Sur的专用车站下客,和阿雷基帕不同,这里没有各巴士公司共用的汽车站。因为时间还早,我就暂且在车站候车大厅里坐下休息,逐渐地其他下车乘客都走了,但我也不着急,因为海拔太高,我不打算在cusco住宿,当晚要到海拔较低的圣谷里的ollantaytambo住宿,所以也没有住处可以让我放行李,我就自己坐在长椅上看看攻略。等到8点多,看雨已经停了,就背起行李走出车站。大巴刚到的时候,有很多出租司机在这里招呼客人,这时门口却空荡荡的。我从车站门口的街道往外走,走出一条街到了主干公路上,才看到有出租车。库斯科街上出租车很多,但似乎都不是很正规,不像秘鲁其它地方,出租车外表看来都比较新,而且有几种固定的颜色,车上也有顶灯、编号等标志,库斯科的出租车大多很破旧,也没什么固定颜色、标志,所以根本分不清什么官方的出租和黑车

大多攻略的建议很有道理,就是早上在武器广场的大教堂9-10点开始售票前,先跟着本地人进教堂参观,一般没人拦也没人收钱。我就让司机师傅直接拉我到大教堂,司机只要了4sol,价格很公道。到教堂后直接走进去,果然省了25sol的门票钱

1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成人/学生$4.75/2.3,宗教套票10/5.35
  •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六 10:00-18:00;周日 14:00-18:00
  • 地址:Plaza de Armas, Cusco, Peru
  • 查看详情

库斯科大教堂也称cathedral of santo domingo,是库斯科的罗马天主教母堂,位于武器广场的avenida de sol大街上。这里原址是叫做kiswarkancha的印加神庙,西班牙人来到后,拆毁了神庙,修建天主教堂。当时西班牙殖民者Juan Miguel de Veramendi设计了教堂,地面结构为十字架构型,整体为哥特-文艺复兴风格,facade是巴洛克风格,雕饰中混入了印加本地元素,如雕刻了美洲豹图案。教堂于1559年开工,库斯科城内残余的大量印加人充当了劳工,石料来自saqsaywaman遗址,前后持续修建了大约100年,1654年完工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教堂门口看不出非常精美的facade,但内部规模宏伟空间很大,本地人都在各个角落里在教士组织下做祷告,还伴随着悠扬的钢琴声和圣歌唱诵,我就随意走走,在一处长椅上坐下休息一下,虔敬地感受这里神奇、庄严的宗教氛围。教堂内是禁止拍照的,但早上没有严格管制。大堂内以柱廊等将空间大致分为3个部分,中央尽头是两个主祭坛,原初的是lambran,木制的祭坛,较新的是19世纪初期建造的新古典风格的木制、镀银的祭坛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库斯科大教堂是殖民时期艺术的精华,集中了很多考古出土文物,也收藏了大量18世纪cusco学派画家的作品,这个画派是西班牙殖民者为培养印加本地画家而创立的,但印加画家绘制宗教主题作品被要求不能署名,所以大量绘画现在无法知道作者了,只有少数例外,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如marcos zapata的作品,最后的晚餐被融入了本地元素,如食品画成了秘鲁地区的家常菜豚鼠,这幅画我在arequipa和lima也见过,也是zapata画的,但cusco这幅是最大的。据说也有不少油画是荷兰著名画家van Dyck的作品。侧厅中是cusco画派画家绘制的库斯科历任主教的画像,直到最近的主教仍然有画像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在大教堂两旁还各有一个小教堂,在内部和大教堂并不联通,而且也还都没有开门,就无法入内参观了。武器广场上在santo domingo教堂的斜对侧,是另一座精美的教堂,耶稣会的iglesia de la compania de jesus,于1571起修建,当时的建筑师希望在精美程度上超过santo domingo,特别是facade,结果引起争议,惊动了教皇,但最终耶稣会还是如愿修建好了这座教堂。早上这个教堂也没开门,后来直到离开cusco也一直没时间走进去看看,很可惜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除了这两座教堂,广场另两侧也都是印加和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建筑,虽然没有教堂那样高大,但也展示着鲜明的库斯科的历史风格。广场本身也很值得仔细探访一圈,论面积不比秘鲁任何古城的武器广场小,广场中央有印加国王的金像,广场上有很多花坛、绿地,遍布着长椅供本地市民和游客休息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库斯科主教座堂图片
吃饭

在广场和教堂参观之后,就到吃早点的时间了,广场四周的所有门面都是为游客提供服务的,或者是旅行社,或者是纪念品店、餐馆、咖啡厅。找了一家已经开门的快餐店,看菜单就知道是专宰游客的,不过早上这个时间开门的餐馆本来也不多,又已经饿了,就不再去别处找了。点了个套餐,一块肉饼,配炸薯条,蔬菜沙拉,又点了一杯菠萝汁,花了18sol

吃完饭出来,广场上的travel agency也都上班了,各家的店员都到路上来抢游客,看到我一个人在街上走,也凑过来推销。虽然我已经在阿雷基帕预定了下午的半日游,我还是问了问价格。这里的半日游属于常规路线,中午开始,晚上回来,包括了cusco城内武器广场、大教堂、qurikancha和城郊的saksaywaman等四个遗址,报价大约20-35sol不等,取决于讨价还价能力,至于服务内容本身,各家旅社并无太大差别。同样的tour,我在arequipa报名的时候却花了20多美元!而且在arequipa很难砍下价格来。显然在cusco本地找tour是最明智的。这里也有双层bus的tour,各旅社可代卖车票,也有巴士公司官方售票点。不过看介绍,这个路线上景点虽多,但只有一个景点可以下车,那就没有意思了

摆脱了旅行社招徕客人的店员的围堵,照着LP的地图找到广场西北边的iPeru信息咨询处,如果站在广场面对大教堂的话,就是左手边一侧和大教堂一侧交汇的角落里,在BCP银行的营业厅里。我到的时候,前面有个秘鲁本国游客似乎在投诉,虽然听不懂,但估计那老兄是被黑旅行社代卖的马丘比丘门票坑了,听他抱怨了很久才离开,iPeru的店员帮他打了几个电话,看来也没什么效用。轮到我,我只是问了一下如何在官方售票点购买MP门票,以及前往MP的火车票,还有如何前往ollantaytambo的问题,又要了一份免费地图,这里的店员英文都不错,而且看来周末也开门,这一天是周六。离开iPeru之前又取了钱用来购买MP门票和火车票

这些事办完,才前去我在arequipa预定了半日游的旅行社,有地址,是在广场和qurikancha遗址之间的El Sol大街上,距离不远,步行5-10分钟也可以到,但我还是图方便就打车了,没想到因为单行道的问题,出租车反而必须绕一个大圈才能开到el sol大街上,所以收了4-5sol车费,很不划算

来到旅行社后先核实tour的具体事项,在arequipa报名的时候,付了27美元,说好是包括所有门票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不太可能,因为这些景点大多需要买通票,而通票就是70sol价格,接近30美元了,但店员说得很确定,我也就不再多问了。到cusco这家合作的旅行社(其实是同一家的不同分店),店员果然改口说这价格不包括城郊四个遗址的门票,要我自己买通票,我以在arequipa付款时候店员写给我的一张纸条作为依据,坚持不会让步。旅社的店员给老板打了几个电话以后,居然同意了,愿意为我付门票。tour是下午2点出发,让我在1:30回到旅行社,我就把背包留下让店员帮我暂且看着。虽然我觉得这里仍然不太靠谱,但我没时间扯皮,还要赶快去买MP门票和火车票

库斯科城

虽然是淡季,但还是决定提前买MP门票,在网上尝试了信用卡支付,但无法通过,只好在本地买了。cusco城内买MP门票的官方售票处在Direccion Regional Cultura-Cusco,简称DRC,街道地址是Av. de la Cultura 238,距离比较远,步行不可能,就在El Sol街上打车前去。司机大叔只要了4sol,很便宜,开过几条大街,又问了路人后,停在de la Cultura大街上一处办公楼门前,司机问路边保安是否到了DRC,得到了肯定回答,就让我下车了。下车后才发现这个办公楼因为是周六所以没开门,但我之前在LP上看到和在iPeru问到的信息,周六上午都是开门的,看来这里不是卖票的地方,然后我再看门牌号,果然错了

没办法,只好取出iPeru的地图指着标示出来的DRC问路人,问了几个,都说距离不远了,但我沿着他们指的方向走了4、5条街也没找到,而且沿街的建筑门牌号标识也都不清楚,最后再问路人,反而是让我往回走了。我看路人都如此不靠谱,也就没办法自己找了,赶快在路边打了车,好在司机一看我的地图和地址就知道我是要去买MP门票的,显然是知道这地方的,于是花了3sol(司机先要4sol),让这司机把我拉到正确的地点,果然是从上次下车的地点走反方向了。这是个很隐蔽的小写字楼,上面写的地址是对的,但路边没有任何明显标识,况且旁边的楼还在施工,如果自己找,难度很大

进门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一些游客在这里了,后来还陆续赶来不少,除了外国人也有秘鲁本国游客。cusco市民也不少,到这里办一些本地的行政事务。一层办事厅,进门右手边窗口写着reserva,需要现在这里预定门票,预定的时候要查护照原件,查看无误后根据选定的日期出一张预订单。拿着预订单到另一侧的caja(付费窗口)缴费126sol(不包括wayna picchu)。这里因为负责MP门票销售,办事员多少都会一些英文。不幸的事再次发生,我刚交完钱,电脑系统就坏了。没办法,只好坐等他们修复系统,其他游客已经排队排到门口了,也只能等着。马路对面有小餐馆,可以吃饭、上厕所。还好只等了40多分钟,系统就恢复了,立即给我出了票

又在cultura大街上打车回到武器广场(这里其实有不少公交车我详细有的是到武器广场一带的),已经买了MP门票,就要去买前往MP的火车票(到MP山下的aguas calientes镇),也可以在网上预定,但我没有试。运营到MP的火车公司原本是由PeruRail垄断的,后来有了竞争者,目前还有Inca Rail和另一家只在旺季才开车的公司。Peru Rail和Inca Rail在cusco武器广场上都有售票点,而Peru Rail的售票点也分布在lima和arequipa的游客集中地。我在两家的售票点都询问了一下价格,我需要的是早上从ollantaytambo出发到AC镇晚上返回的最普通class座位,发现虽然都是宰客,Peru Rail便宜几块钱,108美元,就买了它家的,付款可以付美元也可付sol。买火车票时需要查看护照,我旁边柜台买票的一对中国小夫妇没有随身携带任何证件,商量后只提供了护照号码,也卖给他们了

忙完这些事,就已经到中午了,赶快在大教堂旁边的KFC吃饭,这里也有麦当劳,都开在广场旁的印加老房子里,成为一种奇特的文化融合的例证。点了一个鸡肉卷一个苹果派,7sol,拿到广场上找个长椅坐下吃。刚吃完就开始下小雨,我赶快回el sol街上我报了半日游的旅行社,因为早上发现打车要绕路,就干脆自己走过去了。到了旅行社,不是我早上交涉的那个店员了,换了个大妈,看来她们交接的时候是商量过的,于是这位大妈说早上谈好的我不需要再付门票的事是不可能的了,我仍然坚持这是我在arequipa报名时候谈好的,所以没有再谈的必要,我做了一些让步,提出我可以付30sol参团,我在arequipa付的多余的款额退给我,我自己再买门票,这个价格是广场上问的一些travel agency的平均价格,这大妈竟然也不同意,所以最后解决方案就是把在arequipa交的27usd全额退给我了

我上午已经看到我要去的qurikancha也在el sol大街上距离很近,就背了包离开旅行社走过去。这个景点很好找,在el sol大街上就可以看到它巨大的城堡风格的建筑,从侧面上坡路走过去,看到的是一个santo domingo教堂,不过这个教堂常年不开放,教堂背侧就是Qurikancha的售票处和入口。我询问是否能在这里存包,答复说没有这服务,我就只能到附近街道上找找存包的地方,我不可能背着这么重的包参观景点,后面还要去郊外的遗址呢

库斯科城图片
库斯科城图片
库斯科城图片
库斯科城图片
1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成人/学生$3.6/1.8
  •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六 8:00-17:00;周日 14:00-17:00
  • 地址:Pampa del Castillo at Plazoleta Santo Domingo, Cusco, Peru
  • 查看详情

先问了qurikancha门口马路对面的一家五星酒店,前台帮我请示了领导,说是很抱歉不提供这服务,我就从quirikancha旁边的小巷子走进去,看到一家guest house,这样的小旅店都很愿意帮忙,当然不可能是免费的,于是付了10sol让我把大背包存一个下午。这个价格是我自己报的,店主很高兴答应了,后来觉得给5sol就够了

Qurikancha包括地上的庭院、遗址,和地下的遗址博物馆,地面上部分的门票是不包括在我后来买的cusco景点通票里,要另买票10sol,而博物馆是包括在通票的。我就先到地上的部分参观,这里团队非常多,打着小旗的导游带着游客一批一批地入内,因为下午2点左右是各旅行社的半日游发团时间,而这个景点一般是行程里第一或第二个参观的

庭院本身是典型的殖民时代风格,应该是附属于santo domingo教堂的,庭院围绕的建筑是双层格局,占地面积巨大,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气派。因为地势较高,还可以俯瞰周围的街区,可惜二层似乎在布置一个艺术展,不让游客上去,否则视野应该更好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在众多厅室中,布置了很多殖民时期文物的展览,特别是教堂的圣像、油画、教士的袍服等,庭院回廊里也挂着很多油画,大多不允许拍照,有人时刻盯着

太阳神殿图片

Qurikancha原址是叫inti kancha或者inti wasi,inti是印加的“太阳神”,在印加时代是库斯科城内最重要的“太阳神庙”,那时候极其奢华,墙壁和门面都是镀金的,附近的庭院也摆满黄金雕塑,当时西班牙殖民者囚禁atahualpa国王索要赎金,印加人就从qurikancha取出大量黄金。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后,拆毁了这座印加神庙,只保留了大石块垒起的地基,在之上盖起教堂和庭院,大概修建了一个世纪才建成。后来的地震把殖民建筑震坏了,而印加的地基仍然很牢固。所以在庭院四周的屋室中,还可以看到大量印加的基石、墙壁,也有一些相关的知识介绍,如印加历法等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在qurikancha的时候,雨势渐增,后来成了瓢泼大雨,并且雷电交加,所有旅行团都滞留在回廊里,我也只能坐在长椅上等雨停了才出去。从qurikancha离开,就打车去了saksaywaman遗址,回来之后才到qurikancha的地下博物馆参观的。入口在el sol大街的草坪之上,不太容易看到。进门的时候检查了我在saksaywaman买的boleteria turistico(游客通票)。博物馆不大,分几个展厅,介绍了这个遗址的背景,也展示出土自太阳神庙的一些文物。印加的艺术品本来就很粗陋,这里的也一样

太阳神殿图片

从qurikancha前下坡走到el sol大街上,打车去郊外的saksaywaman,其实就在武器广场北侧(jesus教堂对面)山上,司机出价15sol,还价到10sol。沿着iPeru旁的小路开上山,这山坡上从西班牙人到来之前就是cusco主要居民区,窄巷和民房到今天还基本保留着原初的面貌,忠实地呈现着印加时代的风貌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遗址周边沿着山坡有多个入口,司机把我拉到一个正有很多游客排队买票的入口,告诉我沿着游览路线从另一个口出去,会看到候客的出租车,不用担心下山的交通问题。在这里先上厕所,接着排在队尾等着买票。这里不单独卖票,只卖游客通票boleteria turistico,有两种,一种是包括cusco城内和城郊景点、圣谷地区景点(当然不包括MP)的大通票,130sol;也有只包括cusco城内和城郊景点或只包括圣谷地区景点的小通票,70sol。考虑到我还要去圣谷的几个景点,就买了130sol的,10日有效

太阳神殿图片

进门的时候检票员就在通票的saksaywaman的图案上打孔,表示这个景点已经看过了,以后就不能用这张票再来了。印加遗址saksaywaman有多种西语、英语拼法,但读音是一样的,类似英文的"sexy women",位于库斯科古城北部边缘海拔3700米的山岗之上,可以俯瞰库斯科城和附近山谷,是个战略要地。

【来自网上的遗址俯瞰图】

太阳神殿图片

遗址最早是killke人在1100年前后修建的,之后印加人大规模扩建,作为保卫库斯科的军事城堡。这里最著名的战役发生在西班牙人入侵之后,1536年manco inca叛离皮萨罗,包围库斯科时,就以saksaywaman为基地,后来才向ollantaytambo和vilcabamba撤离。今天的saksaywaman,除了作为旅游景点,还作为一些观光性的仪式的举办地,是库斯科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一部分

太阳神殿图片

从这个应该是西侧入口的地点进入遗址,就来到一组延伸很长的大墙的尽头,这些墙都是典型的印加风格,由精雕细琢的大石块不加任何粘合材料地严丝合缝地垒起。在遗址的南半侧,实际上有三组这样的高低错落的、沿山势修建的墙壁,非常结实,即使在库斯科大地震中也完好保存下来。其中最长的一条400米,6米高,用了大约6000立方米的石料,大石块有100-200吨重。平定manco inca后,西班牙人用saksaywaman的石料修建了不少库斯科城内的殖民建筑,城堡内的大部分建筑就被毁了,只剩下最大最重的不易搬运的石块留在原址

太阳神殿图片

在墙壁有处缺漏,可以沿台阶走上去,是这南部城堡的main gate,较高地势上大部分区域对游客是封闭的,这里有迷宫一样的通道

太阳神殿图片

沿着台阶爬上土丘顶层,就看到一些大广场,有的可容纳上千人,是用于印加的宗教仪式的。中央的对游客开放的是sallac marca tower广场,可以俯瞰山坡下的cusco古城,明显看到城市座落在山谷之中,绝大部分房屋都覆盖着红色屋顶,被雨水冲刷后显得格外亮堂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在sallac marca西侧紧邻着的是muyac marca tower广场,有更复杂的建筑,但游客无法靠近。在sallac marca东侧是paucar marca tower,也可以俯瞰cusco古城,还可以看到更远的机场

太阳神殿图片
太阳神殿图片

这几个广场还有小径通往南侧山坡上,那里有大量储物间,储藏武器、农作物等,不过我没有过去在遗址的北侧,没有大墙,只有个小土丘el rodadero,也有不少游客爬上去,但我没有时间去了,就没有从下层长墙的main gate,而是从土丘东侧沿墙壁间的台阶走下来,到了遗址东北侧出口

太阳神殿图片

这个入口靠近遗址内的是一处旅游车停车场,很多旅行团的大巴、中巴停在这里,还有很多本地大妈穿着安第斯传统服饰、牵着羊驼在这里等游客,游客付一笔小费就可以和羊驼合影,也有不少卖手工艺纪念品的。穿过这个停车场来到门口,有几辆出租车正在等候游客,看我出来就立即迎上来。我问了到qurikancha的价格,说15sol,我还价10sol,司机说那只能到武器广场,最终商定12sol到qurikancha。也许仍然是单行道的原因,司机没有从我上山的路下去,而是从另一条路下山,也没有穿过武器广场,似乎是从qurikancha的远离武器广场的一侧绕回去,难怪一开始要15sol的价格

太阳神殿图片

坐出租车在库斯科城内走街串巷,随处都是印加、殖民融合风格的建筑,还加上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融汇,例如到处可见七色彩条旗,据说是印加帝国国旗,(但也有人说是现代人搞错了。)在这样的城市观光,的确是很难得的一种体验,有机会真应该多在这里住几天

太阳神殿图片
离开库斯科

先在qurikancha参观了地下博物馆,再回到我寄存行李的小旅店,取回背包,再到el sol路上打车去长途小巴停靠点。在LP书上和在iPeru打听的结果一致,要到城里的Puente Grau大桥去坐车。从武器广场这一带到Grau大桥,打车4sol,在桥下有个小停车场,但走进去打听,只有到Urubamba的车,到urubamba还要再转车才能到我要去的ollantaytambo,但司机给我招呼了马路斜对面pavitos街口的小伙伴,那里有直接到欧雁台的车,于是我顺利坐上车(iPeru的人说晚上6、7点之后就没有车了,如果打车从cusco到欧雁台,要准备花150sol以上,50美元左右),车票10sol(也有收12sol的车)。上车时候只有2、3个人,但很快坐满了10几个人,就发车离开cusco,向圣谷深处驶去

再回cusco,就在行程最后离开秘鲁的一天,早上从ollantay坐车回cusco,在这里赶飞机飞回利马。欧雁台的中心广场上经常有小巴停下招呼客人,这些车有直接到cusco的。但有时候也没有这样的车,只能在广场旁边的菜市场门口找去urubamba的小巴,在urubamba换车去库斯科。从欧雁台到urubamba,车费1.5sol,比去moray和maras那天坐的还便宜,但沿途上下车过于频繁了,导致站着的人都挤满了。到urubamba小巴集散站,以市场所在大厅把车站分为两部分,一侧是到欧雁台的,另一侧就是到cusco的,所以下车只要穿过大厅到另一侧就可以找到车,车次也非常多。上了一辆小型商务车,比一般的combis还要小,而且不是能站人的。等了5分钟,上满人了才开车。大概10点从urubamba开出,到11点20多才到Grau大桥,不过这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因为这辆车上不能站人,所以沿途也没有停车上下人,除了到cusco郊外的时候有人下车。到站后付费6sol

回复 403# kukurany2.0 

    

看到时间已经不多了,就取消了在cusco城里再逛逛的计划,直接在Grau大桥打车去机场。LP书上说12-15sol是合理价格,司机出价15sol,我就没有还价,大约20分钟开到机场。我预定的航班是TACA的cusco到lima的航班,再转接United从lima到houston,TACA的航班全部由Avianca柜台值机,因为已经合并了,但不能给我打印到美国的登机牌,只负责第一个航段的值机

值机后就到二楼的咖啡厅吃中饭,有些宰人了,点了一份汤,加两个煎蛋,一个苹果派,花了28sol,不过机场规模太小,也没有别的快餐店之类供选择了。进入候机区域,安检很松,似乎只是走过场,也不用脱鞋等等,连包里放的矿泉水都没查出来。在候机区等了一会儿就登机了,看到一位老人身体不适,呕吐不止,看来是高原反应严重,有机场的医护人员陪着吸氧,医护人员英文都很不错。Avianca的航班上坐满了本国乘客,很多老妇还穿着安第斯传统服饰,没有发机餐,只给了一块点心和一袋薯片打发。飞回lima后,才终于不用再为高海拔的身体反应担忧了,但没能多在库斯科停留几天,也成了这次行程的一个遗憾

第22天

秘鲁:印加圣谷

乘坐小巴从库斯科出发,前往ollantaytambo,司机只在出城后加了一次油,就开上主干公路,之后司机就一路超速,即使在盘旋山路上也不例外。好在路况很不错,路面平整,标识清楚。翻过连绵的几座山后,就到urubamba,这段路沿途的风景,壮阔中有细腻,让人赞叹

秘鲁:印加圣谷图片
秘鲁:印加圣谷图片
入住酒店

到乌鲁班巴镇子上,司机停了片刻,有人上下车,之后再继续开到欧雁台,先在欧雁台中心广场上停了一下,我没意识到应该在这里下,因为我预定的guest house就在这广场上,就继续坐车到终点站,在欧雁台的火车站门口。从cusco出发,2h路程,到欧雁台晚上7点,下车时候付钱,10sol/人

欧雁台镇除了中心广场,火车站前也是游客聚集地,咖啡厅、餐馆云集。在这里有不少摩的等人,我就找了一辆载我回中心广场,如果步行的话20-30分钟,车老板要了我2sol,我预定的是chask wasi旅店,摩的老板带我走进广场旁的一个巷子,似乎是这家旅店的旧址,只找到一块牌子说明已经搬家了,问了过路的镇里人才知道,搬到了广场另一侧的路边了,于是车老板又带我过去,找到地方才和我道别,很负责任

到旅店入住,店家竟然没有登记任何个人信息,连护照也没查,房费也是退房的时候交。我预定的是双人房,可能是因为淡季(我住的几天只看到另外4、5个房客),竟给了我一间有三张床的房,一个上下铺一张单人床,有独立卫生间,空间很充足,除了床和桌椅,空间仍不拥挤,洗手间空间也不小。缺点是wifi不好用,只在公共区域才有,不过这也是在预定网页上就写明了的。公共区域不大,只是饭厅和庭院,养了一只猫,很可爱

天色已晚,放下行李就出门找地方吃饭,广场附近都是专宰游客的饭馆,内外部装修都很精致,还有wifi,价格也不菲,以西餐为主,没有秘鲁本国人习惯点的menu套餐。如果是白天我可能还会附近找找,这个时间就算了,随意找了一家。点了一盘意大利面,一杯果汁,就花了20sol了。吃完饭上了一会儿wifi就回住处了,第二天还要在圣谷里游玩,就早早洗漱休息了

通常所说印加文明的圣谷,指的就是乌鲁班巴河谷。乌鲁班巴河也叫willkanuta或者willkamayu河,在本地语言中有“圣河”的意思,是附近山谷的河流汇集而成的。圣谷与印加都城库斯科和马丘比丘都很近,大致以几个大镇子为界,如calca, lamay, pisac和ollantaytambo,包括了大量考古遗址和村庄。这里曾经是印加重要的农业基地,即使在今天秘鲁,也是重要的玉米产地。游客来到圣谷,除了要去马丘比丘以外,还会在欧雁台、皮萨克、钦切罗等热门景点游玩,如果时间更充足的,也可以探访更多的景点,整个谷地里印加遗迹到处都有

到欧雁台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因为不必赶路。住处是负责早餐的,但极其简单,只给了一些面包、果酱,以及咖啡或茶作为热饮。我这一天的计划是探访圣谷的moray圆形梯田、salinas盐池,以及欧雁台镇子里的印加城堡。吃完早饭就出门,发现天气阴沉,在下小雨,不过后来很快就停了,虽然仍多云,到中午还很热,安第斯山区多变的气候在整个行程里给我深刻的印象

出发

先到中心广场东北角的global net的ATM取钱(广场这里一共有两个ATM,另一个要沿着往火车站方向去的公路走下去一段,路边有个BCP银行),有西语、英语和另外几种主要语言(也有中文)的界面可选择,去了400sol,够这一天坐车、包车用。到广场东南侧杂货、菜市场,就是小巴车集散点,大多都是到urubamba的车,有几辆正在上客。这里的车看来也没有固定发车时间,坐满了就开车。我上车不久就坐满了,还又上来几个人站着,司机立即开车,大概40分钟到了urubamba,路上停了几处上下人,所以总有人站着。到站后收了2.5sol,我怀疑要么是司机找钱找多了,要么就是这里的小巴车费并不统一,取决于司机,我后来又坐回程的以及另外一次坐同样的路线,价格都更贵

Urubamba有个小巴集散站,在镇子边缘,从车站出来,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司机马上招呼我,没看到另外的车,就先上去了。和司机说明我要去moray和salinas,司机很熟悉,这应给是圣谷地区常规的一条线路,所以就拿出一张打印好的价目表。这个司机看来是欧雁台的,所以价目表上所有线路都是从欧雁台出发的,从欧雁台到moray+salinas再回欧雁台,100sol,司机说我是从urubamba走,再回urubamba,距离近了,就收80sol,我还价70sol都谈不拢,我就只能接受了。LP上写的也是这个价格,也不吃亏。根据攻略,这两个地方没有公交可以到,只能参加tour或者包车

开车后,司机一路上多次试图让我增加景点,一会儿问我去不去chinchero,一会儿问我去不去cusco,我都一一回绝。从乌鲁班巴出发往cusco方向开有两条路,一条是经过pisac,一条是经过chinchero,我前一天从cusco赶来也是经过chinchero的,司机要先去moray,走的也是这条路,在一个路口有分叉,一条到cusco,一条到maras镇子,这段路都是paved road,很平整,车子可以开得很快,到maras穿镇子而过。一个很普通的镇子,狭窄的街道上很安静,没什么人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从maras到moray,沿途有路牌,自己开车的也不会迷路,但路况不好,都是土路,而且雨季很多地段比较泥泞,路上经常出现成群的牛羊,不得不减缓车速。但这段路两旁风景绝佳,开阔的谷地里有大片的农田、牧地,远处山峦云雾缭绕,仙境一般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moray

从urubamba出发时候算,开了40多分钟,到moray景点,司机进停车场之前停在值班岗亭片刻,让我把在cusco买的boleteria turistico通票取出来等检票,却没有人出来查,于是直接开进停车场。司机在停车场等着,我自己到景点里去

莫雷Moray是圣谷地区的一处考古遗址,海拔3500米,在maras镇西侧外围。遗址的主体部分是几组同心圆形状的凹陷梯地,最大的一处有30米深。这些梯地用途还不清楚,因为同心圆造成的光照、风向效果,导致梯地高层和低层之间气候差异很大,温度差异可以在最高和最低层相差15摄氏度,所以这里很可能是印加人的农业实验站,而且这里也发现了复杂的灌溉系统

沿着停车场旁的小路走下山,也没人看守,只看到另外一家人前来的游客,没再见其他游人,后来转了一圈也只另外看到零星几位游客,直到我们走时才看到有旅游团大巴开来。从小路下山就来到最主要的一处圆形梯田,从山坡上看,山坳里凹陷于地表的田地边缘的确是十分齐整的圆形,而且同心圆的每一层都同样整齐而且层间相距的高度和宽度都保持一致。除了内层几层同心圆结构,外层的并非圆形,而是椭圆形扩展到更大的区域,旁边山坡上也构建了梯田,和同心圆似乎是连贯的。山坡上和凹陷梯地里,每一层都覆盖着草地,很难有人不为这纯粹几何图案的美感而惊叹吧,也很难想像这要多么精准的工艺才能建成。不过,近年来降雨对莫雷的影响加剧,雨水渗入地下对堆垒起梯地的石块侵蚀严重,主同心圆梯地的东侧已经开始坍塌了,目前用木支架暂时架起,随后会开始修复工程。所以这一组田地就不允许有人走进中央了,在山坡之上偶尔有巡视员盯着,有游客走入禁地就会吹哨警告

moray图片
moray图片
moray图片

在这组最大的同心圆梯地背侧,还有两组较小的,相对来说也不太整齐,但对游客没有限制,可以随意走到内圈中央去

moray图片

在moray景区里一共待了半个小时,也没什么更多内容可看了,就回到停车场,让司机赶去下一处景点salinas盐池。路途不远,也在maras一带,快到的时候就有人在山路上拦路卖票了,这里不接受景点通票,只能另买,7sol/人,司机不用买票。在售票点到盐池的路上,有一处观景台,一定不要错过,可以以最开阔的视野观看整个山坡上的盐池

moray图片

从山路上的观景台到景点入口,看到几辆旅游团大巴正要开走,这里有个停车场,车不能再往里开了,司机让我自己走进盐池参观,他等着。入口这里有厕所,1sol/人,进景区还有人检票。从停车场、检票口到盐池还要走一段很长的山路,很可能是本地人为做游客的生意故意搞的,因为路两边全市纪念品店,除了常规纪念品,这里还卖盐池里出产的盐,已经打包好了

salinas盐池

走到盐池地区后,就没有规划的道路了,游客可以和盐池工人一样,沿着池子间的堤道随意走进盐池里。maras镇外山坡上这座盐池,从印加时代就已经建成了,本地一直从这里的水体中获取盐类。在盐池最靠山坡的堤道旁,是一道狭窄的水渠。山中地下涌出的泉水含盐量很高(我用手指沾着尝了一下,确实很咸!),泉水被精心修筑的水渠引入在山坡上修建的盐池,通过水渠边缘的缺口流入几百座水池之中。大多水池长度小于4米,深度不超过30厘米,周围封闭。将流入盐水的缺口堵住后,已在池中的盐水就逐渐蒸发,在池壁和池底剩下盐晶颗粒。工人就可以进入池子中收集这些盐类。对这盐池系统的维护、对盐晶的收集,需要大量工人协作劳动,而历史上直至今天,盐池的使用也是非常开放的,对任何新来本地社区的居民,只要想做盐,都可以在盐池最边缘处自行开挖新池子。所以一直往山坡下方向走仍然看不到盐池的尽头,可见已经有多少池子修建起来了。我走到堤道越来越窄不太容易通过的地方就折回了,看得再多其实都是一样的

salinas盐池图片
salinas盐池图片
salinas盐池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

沿原路返回到停车场,让司机可以回程了,于是开回urubamba的小巴集散站,我付了车费下车。后来这司机有拉了客人到欧雁台,所以后来在欧雁台又见到他一次。进集散站停车场,正好有一辆到ollantay的车要发车了,我赶快上去,只有副驾椅背后面的加座了,开车后一直坐着很别扭,直到中途有人下车才能坐到正常的座位上。这一趟到欧雁台中心广场,花了5.5sol,比早上贵了3sol

回到欧雁台已经下午1点多了,在广场东北侧的进镇子的道路两旁有一些价格可以接受的饭馆,很多也是给本地人服务的,我就找了一家号称是中餐馆的,只有店主一个人在,也没有厨子,看来这大叔是会做一些简单的中餐。不过我也没点中餐,只要了一份鸡肉,cheese配tallarino面条,花了15sol

吃完饭也没有回住处,直接在欧雁台城内逛。ollantaytambo是圣谷中印加时代遗留的古城,建在patakancha河与urubamba河交汇处,距离库斯科60公里,海拔2792米。从15世纪印加时代至今,一直有人居住,成了全美洲持续有人居住时间最长的城镇

印加时代,15世纪中期的Pachacuti国王占领这里,把这里修建为皇室居所,包括依山势精心修建的梯田、住房和宗教仪式中心。今天的镇子上还能看出原先的布局、风貌,如四条横向街道和七条垂直的纵向街道组成网格,中心地区曾建成一个叫做manyaraki的广场,广场周边都是明显更高大的建筑物。但在殖民时代,这些建筑都被拆掉了,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plaza de armas广场。欧雁台从印加时代就是交通、军事要地,修建了一些重要的道路,向西通往马丘比丘,向东通往pisaq

西班牙征服后,manco inca Yupanqui曾短暂叛离,在1536年前后以ollantaytambo为基地,在到pisaq的道路沿线设置重兵把守,多次击退西班牙人的进攻。但随后manco inca主动撤离到vilcabamba进行后续的抵抗活动了,但这里仍有居民留下,在整个西班牙殖民时代、随后的共和国时期,都没有离开,到19世纪,这里的印加遗迹又引起了考古人员的兴趣。今天,这里也成为圣谷中最著名景点之一,除了本身有印加遗址,这里也是前往马丘比丘的火车或inca trail的起始点。不大的镇子里,印加遗址随处可见,即使今天仍在使用的民居、庭院,也都充满印加的残迹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欧雁台最主要的遗址,是在广场西侧一座叫做Cerro Bandolista的陡峭的山上修建的宏伟建筑,白天在镇子里就看到了,但昨晚天黑的时候完全看不见。从广场西侧道路走过去,过一座桥,就来到景点门口,有几大排密集的纪念品摊位,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旅游团的车下客了,后来在景点内看到不断有旅游团在导游的带领下进场,景点保安员一直都很忙,不断提醒游客不要走入禁区。这个号称“小马丘比丘”的遗址,是cusco或圣谷其它地区的一日游的tour必到的景点。进门的时候要查圣谷-库斯科景点通票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这里曾被认为是军事堡垒,但实际是神庙。建筑群中大量建筑显示为未完成状态,还可以看到石料的堆集,说明这组建筑是在仓促之中被遗弃的,但没有人能说清楚印加人为何把这里遗弃了。在神庙和镇子之间的山坡上,是pumatallis梯田和陡峭的通往山上的石台阶。以石台阶为界,神庙建筑群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中央部分,南侧的神庙部分,北侧的墓地部分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沿高大的台阶向上走,爬一段,歇一段,一侧是南部神庙部分,另一侧是中央的梯地。上得越高,视野越开阔,可以看到镇子全景,也可以看到相对欧雁台城堡的另一侧山上的另一处印加遗址Q'ellu Raqay,建筑风格看来和欧雁台神庙类似,但有人认为那里是Pachacuti修建的印加王室的住所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南部神庙先看到的是未完工的神庙入口和神龛,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空场,周围是纪念碑式的巨石高墙,精心打磨过的石料不用任何粘合材料就严丝合缝地堆垒起来。主体部分是太阳神庙,也是未完工的,最引人注意的是六块树立的巨石组成的墙壁,这里的神庙都延续了印加宗教建筑的传统,和cusco的神庙一样,用了大量大石块。从这里可以俯瞰遗址另一侧的田园风景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从南部区域走进邻接的中部区域,就看到很多方形建筑,有的还是上下两层,相比神庙部分,这两部分的石料就粗糙得多,大多直接使用野外采集的石块,显然这里建筑的重要性不及南边。这区域的山顶高处,还修建了很多储物间,修建在高处可能是因为温度较低,便于长期储存物品,特别是农作物,这些房屋还配备了先进的通风系统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中部建筑下的山坡上是梯地。在圣谷地区随处可见依山势修建的梯田,这种农业技术充分地利用了空间,也使得印加人可以在不同高度所以不同气候条件的田地上尝试耕种不同的作物。但欧雁台城堡和其它神庙建筑群中梯田层间高度比印加梯田通常标准要高很多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层间要垒起高墙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经过修在峭壁上的狭窄通道,由中部转移到北部山坡上,这里有面积更大的梯地,但建筑相对较少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从北部梯地下到地面,还有一些地面建筑,有一些是神庙,修建有喷泉、水池等,从地基还可以看出建筑的整体轮廓

前往欧雁台城图片
晚饭

算上休息和拍照的时间,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参观完了,在进门的时候还担心是否能爬到顶层,后来觉得也不是很累。如果时间紧凑的,一个小时参观完也没问题。看看时间才3点多一些,就后悔这一天应该多安排个景点,例如加一个钦切罗。既然时间早,就来到第一天吃晚饭的咖啡厅,点了两杯果汁一边上网,一边整理游记、看书。这一天的内容可算是很丰富了,一日内探访这圣谷三绝,莫雷的圆形梯田,萨利纳斯的山地盐池,欧雁台的印加城堡,都是不容错过的景致,梯田和盐池无疑反映出印加时代以来世代相传的农业传统,而欧雁台的遗迹,堪称探访马丘比丘的预演

到晚饭时候因为中午吃得多,所以也不饿,就没点正餐,只在回住处的路上买了矿泉水,一些点心、面包当晚饭。这里的咖啡厅都卖甜点,小卖部却只卖饼干和巧克力,只在BCP银行旁边的小卖部看到有卖面包的。因为下一天要赶清晨的火车去马丘比丘,所以很早就休息了

第23天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

为了赶早班火车,5点半就起床了,洗漱后带了随身物品出门,竟然已经天亮了,虽然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店铺也都没开门。天气多云,但没下雨,这一天也都如此,雨季的安第斯我这运气真算不错了。刚要走,发现没带钱包,而这家店如同peru其它旅店一样,不发街门钥匙,只能赶快按门铃,数不清按了多少次,才把店里熟睡中的伙计吵起来,给我开门回房间拿钱包。广场上有摩的等着载人去火车站了,司机们都知道火车班次时间。打车到镇子尽头的火车站,步行20-30分钟时间,要2sol车费,路上司机还拉了一位本地老人,最后每人给1sol就可以了

因为取钱包耽误了些时间,到火车站时候离开车只有15分钟了,据说是提前30分钟检票。要出示火车票才能进站,也不用进候车室等着了,直接上车,上车时候又要查一次车票。这趟车只有两节车厢,我坐的一节几乎被一个上海来的旅行团占满了,导游就有两个,一个国内跟来的,一个本地的。虽然是expedition级别,是整个线路里最低级的车,但也是观景构造,有天窗,但窗子太小,看风景视野并不好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火车准点开出,开得不快,可能因为铁轨太窄,所以一路晃晃悠悠。沿途风景奇特,基本是伴随乌鲁班巴河前进,河水湍急,河道窄的地方河水咆哮着奔涌而过。铁轨就修在河岸上,有的路段和河水非常靠近,难怪雨季经常有铁轨被冲坏的事故,也的确看到一些路段有工人在维修。看河岸的山峰要仰视,清晨云雾很重,山峰大多隐匿着。铁路两旁也很少见有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基本实在山间丛林里穿越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偶尔也见到铁轨同一侧或河岸对侧有inca trail的路段,快到热水镇的时候也见到一些背包客沿着铁轨步行,看到过省钱攻略说是可以坐本地巴士到距离热水镇很近的一个镇子然后沿着铁轨走到热水镇。路上也有错车的时候,因为peruRail也给当地村民开普通列车,要给我们的车让路。车厢喷涂的图案和我们的车差不多,但内部类似中国的绿皮硬座车,还有不少人没座位站着。后来在热水镇的火车站看到本地人列车的价目表,同样路线的价格比我们便宜很多(我们要花50-100多美元,他们只花10美元不到),但也写明了只有本地人凭当地村民证才能买票,上车也要查证件,本国非cusco地区的游客和外国游客都是不可能混进去的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火车上发了一块面包,一杯热饮,我还把前一天买了剩下的蛋糕吃了,就当早饭。从ollantay开出来一个半小时,到热水镇,进镇子前经过一处发电站,也有不短的历史了,1958-1965年间修建,1981-1985年间扩建,1998年曾被山体滑坡冲毁,在2001年才重新运行,负责这附近圣谷地区的电力供应。到镇子里,没有像别人提到的,直接停在镇子主街当中的铁轨上,而是停在看来新修的车站里了。另一家公司inca rail的火车也停在这里。出站后穿过一片还没有任何一家摊位开门的集市,再过桥到河对岸,就进了镇子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aguas calientes热水镇座落在马丘比丘山下,是通往马丘比丘最近的镇子,爬山1.5小时可到马丘比丘。镇子的雏形是1901年一些农场家庭建起的聚居地,1920年代开始修建马丘比丘铁路,这里因为铁路工人的聚集而逐渐扩展,后来成为从cusco起始的马丘比丘铁路的终点,火车不仅服务游客,也服务沿线的村民,但车辆规格不同,价格自然也不同。作为马丘比丘游玩的游客集散地后,镇子里充斥着大量为游客修建的配套设施,包括旅馆和餐厅等,大多装修精美有情调,价格宰人没商量。也有温泉,镇子以此得名。镇子几年前曾经被洪水部分冲毁,后来又重建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到马丘比丘可以从镇子外开始爬山,大多数人选择坐shuttle巴士(坐车的路上看到步行道,有人在路边拦车,可能是走累了,但车一般是不停的)。车站就在火车站河对侧河边路上,下坡方向,在桥上已经看见了,到车站先买票,可以付sol或美元,外国游客单程28sol,往返53sol,本国人便宜一些。车次频繁,买票后就上车,有人查MP门票,没有门票不允许上车,因为山上不卖景点门票。热水镇里有MP售票点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上车后已经只有最后一排座位了,很快就坐满发车。山路修得不好,坑坑洼洼,土路和石板路都有,车子开得也晃晃悠悠。因为车次多,经常要错车,路窄的时候还需要一辆车先倒车,另一辆才能通过。越开到高处,路边视野越开阔,可以看到附近巍峨而错落有致的山峰,云雾比早上逐渐散去一些了。有一段转弯路段塌方了,车辆不能通过,有管理人员安排乘客下车,步行穿过这段路,再坐上另一辆车继续上山

秘鲁(终结篇):马丘比丘图片

到山顶车站下来就是景点入口,没有卖门票的,排很长的队的是要上厕所的,1sol/人,而在景区里也没有厕所,所以建议还是在山下上完厕所再上来。有大包的游客也可以在这里存包。进门的也要排队,查门票和护照原件,一定要带着!但没有查背包,所以食物和饮料就都带进去了,景区里规定是不允许吃喝的,但在一些休息处吃喝也没人管,景点管理员自己都在吃喝。虽然不是旺季也不是周末节假日,仍然不少游客,特别是不少团队,导游打着小旗子招呼着团员。中国大陆来的旅行团除了火车上的,又看到另外一队

马丘比丘是15世纪的印加遗址,在印加谷地之内,距离印加都城cusco西北80公里。大多考古学家都认为,马丘比丘是1450年印加最繁荣时期皇帝pachuacuti修建的皇室居所,而并非一座城市。也有人认为是印加的宗教仪式场所,因为周围的几座山的排布正好满足印加人的天文学理解,另外巨石修建的建筑也往往只见于印加的宗教场所。同时也有可能是监狱、农业实验站等场所

不幸的印加人在修建马丘比丘后不到一个世纪就遭到西班牙殖民者入侵,而不得不废弃了这个地方。但由于地理位置隐蔽,除了本地人知晓外,西班牙人一直也没能发现这里,所以完整地保存下来。直到1911年耶鲁大学的考古学家Hiram Bingham来到圣谷寻找印加最后的根据地Vilcabamba,但误打误撞来到MP,所以就把马丘比丘当作vilcabamba了,直到1964年另一位考古学家Gene Savoy发现了真正的vilcabamba为止。发现MP的时候,有一些当地Quechua贵族还在这里面修了庭院居住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1913年4月期用整期刊物介绍了Bingham的发现,举世轰动,从那时起,马丘比丘就成了一处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也是秘鲁全国访客量最大的景点。在bingham之后,人们发现比bingham更早的几十年间,也有零星的欧美探险家在这里留下过足迹,或在邻近的山丘上观察过马丘比丘,而且到MP的路也并不像Bingham宣称的那样非常难行

美国人Hiram Bingham (1875-1956)有多重角色,他是一位学者,也是探险家和政客。早年在耶鲁大学、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哈佛大学等地求学,获得博士学位,又在耶鲁大学取得教职,教授南美洲历史。Bingham并非受过训练的考古学家,在1911年从智利回美国途径秘鲁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些印加古城,这激发了他的考古兴趣,于是从耶鲁带了更多的考古人员返回,最终在quechua本地农民的引领下发现了马丘比丘,从而声名鹊起。在1912和1915年,Bingham在耶鲁和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又两次回到马丘比丘进行考古发掘。Bingham在1922年开始,成为耶鲁大学所在的康涅狄格州官员,1924年成为共和党的国会议员,一直做到1932年

1981年秘鲁政府把马丘比丘和周围的326平方公里的土地划为保护区,不仅保护MP的文物遗址,还保护附近的珍稀动植物。1983年成为UNESCO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2007年更是在举世瞩目的“新世界七大奇迹”评选中被选中。文物也大多被Bingham带回他所在的耶鲁大学了,从Bingham发掘时起,当地人就注意到他大量运出文物的情形,那时就引起的争议和冲突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秘鲁政府与美国有长期的争执。为了给游客更明确的印象,马丘比丘中大多建筑都修复过了,在遗址中今天仍可看到众多维修工在工作。但MP的维护目前仍遇到问题,游客太多,导致破坏日渐严重,这种破坏也包括市容文明方面的,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在马丘比丘拍裸照;交通方面秘鲁政府曾经有在附近修直升机停靠点和机场的计划,后来也终止了。游客的安全问题目前也日益突出,尤其是山体滑坡、洪水导致的人员伤亡,时有发生

马丘比丘的历史图片

景区门口也见到有讲解员服务,可以花钱聘一位。很难让人相信的是如此著名的景区里,基本没有文字说明,只有少量路标。如果想详细了解景区里主要的景点,还是请一位导游比较好,或者也可以跟着其它旅行团蹭着听。进入景区后在遗址的南端,按照大多建议,也是景区建议游览路线,先左转上山,山顶有梯地和城垣守卫者的guard house,有观景台可俯瞰整个遗址和对面、周围的山峰

17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55美元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51-84-582030
  • 地址:Machu Picchu, Peru
  • 查看详情

马丘比丘建在两座山machu picchu和huayna picchu之间的山脊上,海拔2430米,比cusco城低1000米,所以气候比cusco更温和(但仍然分为旱季和雨季,雨季是十月到四月)。城垣两侧俯瞰山谷,几座山还有多面被乌鲁班巴河环绕,河岸峭壁立起450米高,整个城垣在军事上易守难攻,很难找到进入的通道,城里的水来自山泉,也不太可能被敌人轻易阻断。云山雾罩中,古遗址如仙境一般,可惜游客太多,喧闹着在摆各种pose照相。守卫屋在很多印加遗址中都有,一般只修三面围墙,一个较长的面是开放的,面对要守卫的地区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在这个山坡上,有两条印加人从山林中开辟的道路可以通向cusco,一条通过sun gate,另一条通过inca bridge,都十分隐蔽,军事上很易于防守。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走了相对较短的到inca bridge的路。进口有人看守,要登记姓名电话才能进入,出来时候也要签名,可能是安全防范措施。但路途并不难走,只是有的路段修在峭壁边缘,有恐高症的就不要走了。路上可以俯瞰乌鲁班巴河和附近的村落,视野不错,而inca bridge本身很小,几组木板搭在两段trail之间,不允许靠近,也不可能过桥走到另一端去。一共30分钟就走个来回了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从山坡上下来到遗址内,看到山坡上的梯地,在遗址东南侧的这片梯地,是遗址各处梯地中面积最大的。梯地不仅可以耕种,还可以防止山体滑坡,也给可能的进攻的敌人造成困难。梯地上还有一些储物间,到后来回程的时候,梯地上还出现了几只羊驼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从东南区梯地边缘的main gate,就可以进入马丘比丘遗址的主体部分

马丘比丘图片

城垣范围内一共建了大约200间房屋,以kanchas(建筑复合物)的形式依山势而建,所以并不整齐,中央围绕着一座东西向的大广场,不同kanchas和房屋之间有墙壁和石台阶。广场为界,遗址可分为两部分,广场西侧是上城,宗教仪式用途;广场东侧是下城,以居住区为主。从main gate进入的是上城,穿过一片普通房屋遗址往下坡走,就到了太阳神庙,是这处印加遗址里建造较早的建筑,配套设施包括一处山泉留下形成的洗澡用的水池。这里同时还有王室陵墓

马丘比丘图片

印加重要建筑的经典风格,是用大量精雕细磨的巨石,不用任何粘合材料堆垒起,筑成dry stone wall墙壁。印加专门有一类人负责石块打磨和构建,叫做ashlar,但建房时如何搬运大石块目前仍不清楚,因为他们因为没有合适的牲畜而不使用轮子。修成的大墙十分结实,有抗地震效果,因为在山脊上,也有防山体滑坡的功能。马丘比丘的神庙、王室建筑,也都是这样的构造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从太阳神庙再折回山坡上方,穿过一片乱石岗,就到sacred plaza,这一带地势仍然较高,从这里俯瞰主广场和东侧的区域都十分清楚

马丘比丘图片

祭祀仪式用的sacred plaza小广场上有几处建筑,都是马丘比丘最早建成的建筑。面对着main gate方向的是大石块垒起的主神庙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主神庙一个侧面是山坡,山坡上有西侧梯地,比东南侧梯地小很多;另一侧是three window temple三窗屋,也是大石块堆垒起来的。主神庙对侧是一处普通碎石垒起的房屋,和三窗屋一样,可能是祭司的居所。有意思的是,在马丘比丘并没有看到前哥伦布美洲文明中常见的杀人祭祀的痕迹,更多的是以动物祭祀

马丘比丘图片

从sacred plaza往北走上坡,就到intihuatana了,这也是整个马丘比丘最早建成的几处建筑之一。intihuatana有一处长条形立起的石块,是bingham翻译的quechua语,意为"the hitching post of the sun",印加人以这块石根据太阳方位进行天文观测和历法运算,每年11月11日和1月30日太阳会位于石块正上方,不留下任何阴影,6月21日和12月21日分别在石块南侧和北侧留下最长阴影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穿过宗教仪式区和intihuatana,就到了遗址中央广场的北侧边缘,广场东边有一排整齐的建筑,属于居住区。从广场到景区最北端,是wayna picchu山脚下,爬山的入口。爬这座山要预定门票,限制人数,每天早上、中午放两批,我到时候刚赶上要放第二批,不少人在排队。这里有个小空场,有两个大茅草屋里有长椅,供游客休息。空场上有一块ceremonial rock,看来是宗教仪式用的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沿着顺时针游览路线,到中央空场东侧的居住区。居住区中也分为下等人居住的房屋和贵族王室住所,从建筑精细程度和用料方面等区分开,例如比较整齐的group of the three doorways,应该是贵族王室的居所。这个区域间也有存储间和有监控山下的torreon (tower)。在居住区较高地势的地方,可以俯瞰山坡上的梯地,和地势更低的建筑群,在这里远观东部terrace梯地也很壮观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在居住区和东部梯地交界处,还有个小神庙condor temple,因为石块的样子很像飞行的condor

museo de sitio博物馆

最后穿过东部梯地,回到早上上山俯瞰全景的通道入口,再原路返回景区入口。看了一下时间,从早上进来,一共花了4个小时在景区里,如果减少休息和拍照的时间,3小时也就够了。因为入口仍然积聚着大量游客,我就没有多逗留,直接坐车下山,在上山的时候已经买好了返程票,所以在车站直接出示车票上车。下山时在塌方处依然要换车,再上车的时候我和司机说要去山脚下的遗址博物馆,让他在Puente Ruinas桥边停车把我放下。有不少游客会提这样的要求,所以司机都知道

不过下山到桥边司机似乎忘了,我赶快走上去提醒,才下车。大桥这里正有不少刚从山上走步道下来的游客,在桥上照相,这里河道较窄,河水汹涌。这里有个上坡路,有指示牌标明了可以到遗址博物馆museo de sitio,很快就到了,22sol/人门票。我到的时候除了几个馆员,只有另外一个访客。文物看来很少,门票价格不值。也许大部分都被Bingham运回美国了,目前还只还回很少一部分,也可能有很多在lima的考古博物馆里。虽然景点内没有文字说明,这个博物馆的文字说明还做得不错,英文西文双语。介绍了MP大量历史背景,以及对梯田、灌溉系统和大石块建筑技术的简介,这些可能是访客最感兴趣的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博物馆还有对MP考古本身的介绍,例如Bingham当初来MP的情况,但并没有如预想会对他持批评态度。但也大力赞扬了例如Julio Tello和Manuel Chavez Ballon等秘鲁著名考古学家在这里的工作:Tello博士是在哈佛培养的考古学家,回秘鲁为祖国工作,主持发掘了北部chavin等重要遗址;Ballon博士则是cusco本地大学的考古学家,是MP考古中最重要的秘鲁人,这个博物馆就是以Ballon命名的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museo de sitio博物馆图片

这里的管理员都很友好,看我早早参观完了在休息室歇着,就给我打开电视,播放马丘比丘考古纪录片,内容很丰富,例如通过分析挖掘出的尸骨,发现这里居住的都是王室贵族成员,所以这里不是普通的城邦,而是王室居所,也常有人来朝拜;也推测了马丘比丘为何被遗弃,因为西班牙人征服了cusco和其它如chinchero和pisac等印加据点,所以这里不再有人来朝拜,这里也就自然废弃了,尽管西班牙人一直没有发现这里。博物馆门票还包括一个小植物园,我转了一圈,也没什么珍稀的植物

回程

从博物馆出来,沿主干公路向下山方向走20分钟,就回到镇子里。不过建议大家还是尽量在桥头拦车吧,倒不是路不好走,而是这段土路经常有巴士经过,虽然能躲避开车,但车过后就扬起尘土来,很脏。在镇子里吃饭,想着反正是行程倒数第二天了,就没有花心思找本地餐馆,也的确不太好找,就随意找了一家有wifi的咖啡厅吃饭,一直待到晚上,去火车站之前。这些餐馆其实也有menu套餐,相对便宜一些,25sol上下一份,但一般店员不主动提供,要问他们要这些menu的菜单,我就点完菜才知道。点了一份煎蛋,两杯果汁,花了70sol,包括被强行加收了20%的本地tax,店员声称是热水镇特有的。这里餐馆的伙计英语都不错,菜单也都是英文的

回程的火车是7点45发车,提前来到火车站,是本地人的列车正在上客,查证件很严,一般游客绝不可能混上去。我这趟回程列车也是expedition级别,和早上的一样,也有人发热饮和点心。天黑了,什么景色也看不到,就和旁座一个智利小伙子一直聊天。到欧雁台站后,和刚认识的两个北京来的游客一起走回中心广场,好在一路都有路灯。回到住处就早早洗漱休息了

第24天

回忆

行程最后一天了,早上8点多醒来,洗漱后吃了前一天剩下的面包当早点。收拾行李退房,这时才登记个人信息,护照号等,预定网站上显示的USD价格换算成sol,店家很实诚,我这一路大部分旅馆都按2.8算,这里按2.75算了。出门后先取钱,结果广场上的global net ATM机坏了,磨蹭很久也不出钱,最后幸好把卡吐出来了,否则就很麻烦了。只好稍微多走一些,到BCP银行的ATM取钱。取够了这一天花费的,就到菜市场门口坐小巴到urubamba,再转车去cusco赶飞机

秘鲁的行程在这里基本宣告结束了,后来飞离库斯科,飞离利马的时候,马丘比丘那巍峨的山峦,神奇的遗迹,仍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也许这世界奇迹,最恰当地为我这除此探访安第斯的行程,画上了句号。看过这游记,我相信你,也会如我一样,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找到你要的娱乐,你要的旅程:我这二十五天,一路南下,时而在安第斯山间穿越,时而伴太平洋海滨而行,与这片大陆深层的某种灵魂相沟通,而这里的风景与人物,也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希望当我再来的时候,安第斯山依旧繁花遍野,库斯科城依旧钟声悠扬...“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如同忧郁这个词...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远,而且哀伤”...

最新评论(6条)

游客
添加表情
评论
sgru8621
sgru8621 : 很舒服…
06月13日 22:40
sgru8621
sgru8621 : 很舒服…
06月13日 22:40
unjt5303
unjt5303 : [流口水]照片已美哭!暖暖哒很温馨
05月12日 22:42
BostonM
BostonM : [流口水]照片已美哭!暖暖哒很温馨
03月09日 10:05
hxj0716
hxj0716 : 照片很赞!
02月09日 18:32
ogiy2060
ogiy2060 : 怎么可以这么赞。
02月09日 15:36
猜你喜欢
12 篇,查看更多
前面后面
  • 6
    意外的亚马逊之行
    意外的亚马逊之行
  • 9
    在0经度0纬度的地方和...
    在0经度0纬度的地方和潘基文爷爷一起开会
  • 14
    飞越半个地球,去厄瓜...
    飞越半个地球,去厄瓜多尔度假——加拉帕戈斯群岛、昆卡、巴尼奥斯、基多行记
  • 11
    独行侠的南美厄瓜多尔...
    独行侠的南美厄瓜多尔背包之旅
  • 9
    厄瓜多尔浪不够
    厄瓜多尔浪不够
  • 9
    厄瓜多尔基多9日游
    厄瓜多尔基多9日游
  • 60
    跨越安第斯,直到世界...
    跨越安第斯,直到世界尽头......2016年夏季南美四国游记
  • 14
    【厄瓜多尔】怎样的目...
    【厄瓜多尔】怎样的目的地,才配得上40000公里的孤独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