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之行
头图加载中

攻略   >  巴格达旅游攻略   >  伊拉克之行

伊拉克之行
  • 顾剑
  • 创建于2015/04/24|浏览1.4万
  • 出发日期/2014/03/14

  • 天数/6

  • 人物/独自一人

前言

凡是“邪恶”的都是好地方

“邪恶”,是打了引号的,2002年初布什总统国情咨文里“赞助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包括伊朗,伊拉克,北朝鲜,外围的“邪恶”还有叙利亚,利比亚,和古巴。我呢,则是借用这个名词,来写一些被西方大国目为“邪恶”的国度,组成一个很特别的游记系列,这个“邪恶系列”将包括七篇游记:北朝鲜,伊朗,叙利亚,缅甸,古巴,伊拉克,利比亚。走的国家多了,越来越觉得,那些被认为“邪恶”的国家,作为旅游目的地,都是好地方:外来游客少,物价便宜,人民纯朴热情,又能满足你好奇探险的心理。

其实,你想想,“邪恶国家”这个标签从来不是小布什的发明,我们小时候就宣传有邪恶的国家,一曰苏修,一曰美帝。也有邪恶的边缘,那时候叫做“腐朽没落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比如英国,法国。对于很多穆斯林国家而言,“邪恶”国家,自然非以色列莫属。我呢,从小到大都不信“邪”。从那时的苏修美帝,到今天的邪恶轴心,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

----凡是被贴上“邪恶”标签的,全都是好地方!

关于伊拉克的安全性问题

知道我要去伊拉克的时候,所有的同事和身边的朋友,一致的反应就是两个问题:

----“伊拉克安全吗?”

当然不安全

----“怎么可能去伊拉克那么危险的国家旅游呢?”

说容易也容易,跟旅行团,重兵保护呗。

即便再惊讶的朋友,也没人会问我“为什么是伊拉克”。那太明显了。两河流域,人类文明的摇篮,“当古文明只剩下难解的语言,传说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对于我这种历史文明的爱好者, ”祭司,神殿,战争,弓箭,是谁的从前“,真正的问题,或许该问:

What takes you so long?

So,here I am.

还有个国内的朋友,问的问题比较牛:“伊拉克怎么办个人签证,能背包自由行吗?”

答案是:呵呵。。。做梦吧你。

伊拉克并不安全,2011年底美军撤离,2014年夏天起伊斯兰国肆虐。我去的时候在2014年3月,伊斯兰国还没闹大,炸弹和绑架事件仍然时有所闻。来伊拉克的游客大致分两类:大批伊朗,叙利亚等国的什叶派穆斯林,拿朝圣签证来伊拉克境内什叶派的几处圣地朝拜;西方游客,每年只有两百名上下,只能跟团,而且组团的旅行社每次都要和伊拉克政府打好招呼,派保镖全程跟随,签证由旅行社在伊拉克旅游和文化部备案,事先批准,游客到达之后报自己的名字,有部里的官员来接你,伊拉克边检按事先申报的名单对号入座。伊拉克根本没有“个人旅游签证”这个门类,想要背包自由行?要么朝圣,要么你是战地记者。至于商务签证或者外交签证?在那边住了两年三年的加拿大使馆工作人员,都没有去过哪怕巴格达近郊的任何一处古迹,他们的生活范围仅只局限在巴格达的国际安全区Green Zone里面。前两年有个电影叫Green Zone,就是讲的那里。我们到达伊拉克的第一天晚上,旅行社的英国老板兼领队应邀出席加拿大使馆的酒会,回来和我们说的:外来车辆一律不许入内,外来宾客必须在入口处由安全区里面的人亲自领进去。至于我们这些游客,根本进不去安全区。

说说这次旅行

伊拉克是我去旅游的第100个国家----七年之内的第100个。在所有这些国家里,我一向尽量避免跟团,只有非洲大草原Safari,委内瑞拉丛林的天下最高瀑布,这些地方自己很难搞定交通,我才会破例。伊拉克,当然是破例的情况。也好,省得我自己做吃住行的旅行安排了,少有的省力省心,----就是费钱呗。我走的还真不是高端团,9天路线,包括吃住行,不包括机票签证和小费,团费将近2100英镑(旅行社是英国的,所以用英镑交团费),两人合住的两星旅馆,单人房差另加收350镑。包早餐,然后每天只包括一顿正餐,标准是25美元每人。另一顿饭一般是在路上简单买点吃的自理。不过凭良心说,吃的还真不错,尤其是量特别大,我在最饿的时候也从来没能吃完一半----25美元在伊拉克能买好多吃的了。

可以看出,伊拉克旅行是为的探险,生活条件大致相当于国内的经济团,并不艰苦,但是跟“豪华舒适”也毫不沾边。我估计,大部分团费,都要用在保安方面了。据我所知,国内和美国都没有做伊拉克业务的旅行社,英法俄国才有。一个旅行社每年也就去两到三个团,每个团少的8,9个人,多的有20人,绝大部分团都在十人以下,这样算下来,近几年伊拉克的国际游客(朝圣者除外),也就是每年一两百人的规模。

我是2011年在文学城论坛旅游版上,听LVfan说去了伊拉克,这才知道伊拉克也可以旅游。我用的和她是同一家英国的旅行社,Hinterland Travel,网址是www.hinterlandtravel.com,他们不仅有伊拉克线路,还有阿富汗,巴基斯坦,土耳其东部等线路。老板Geoff Hahn是指南书Iraq: Now and Then的作者,早年就是自驾游爱好者,早在70年代就开车带着老婆孩子一路穿越叙利亚,伊朗,伊拉克,苏联的中亚部分,阿富汗,巴基斯坦这样横贯欧亚大陆。他是1937年生人,现在每年还亲自带伊拉克的团,人很风趣幽默,关键是他能和伊拉克的导游跟官员据理力争,替我们游客争取看到更多的景点。----这就要联系到伊拉克的特殊旅游环境了:

一般的旅行团,行程单上告诉你去哪些景点,就一定要去到,否则会退费。但任何去伊拉克的团,行程单上写得好好的,几乎全伊拉克所有的著名历史遗迹都能到,其实能去哪里不能去哪里,旅行社完全无法控制,有时候某处爆炸一颗炸弹,或者有发生骚乱的迹象,政府当局就禁止外国旅游团接近这整座城市。你想,每年不到200人的国际游客,我们的珍贵程度都快赶上大熊猫了!随团的保镖,是佩枪的现役警官,那都不能叫保镖了,应该算安全官:人家是部里派来随团的现役警官,他的职责就是保证游客安全,我们去玩的地方多,他没有好处,我们出了事,他吃不了兜着走。所以随团的安全官和伊拉克导游,是尽量想方设法能让我们少去几个地方。我们这些随团游客,无法和他们争论,因为他们没有必要听我们的。这就要靠我们的领队英国老头,出面和他们据理力争了。伊拉克国内各地的安全形势变化多端,很多地方即便列在行程表中,也很可能临时无法前往,Geoff老头为了让我们多去几个地方,有时候真能跟安全官和导游翻脸,争得面红耳赤的。很多地方实在去不了,也就只能如此,谈不上赔偿退费的事情。伊拉克的情况太特殊,我想,国内有些因为飞机晚点,就能占领飞机大闹机场要求赔偿的游客,在伊拉克可能要抓狂了,你要是质问“我花了钱的,怎么就不能保证我的权益?”,那答案也很简单:“没人请你花钱来伊拉克啊”。伊拉克这种地方,你不花大价钱肯定是来不了,但花了大价钱,也有可能什么也看不到,端的是要看你的运气了。拼RP的事情啊。

行程

以下是我原订的9天行程,括号内是经过临时改变,实际实现的行程

第一天:抵达巴格达,下午傍晚游览shichang ,Khadimain 清真寺,住巴格达

第二天:巴格达市内,主要是国家博物馆,几个市场,Mustansiriya神学院,Mirjan清真寺,Tel Harmal,住巴格达

第三天:开车出巴格达,到萨马拉Samarra清真寺与螺旋形宣礼塔,参观阿巴斯王宫(阿巴斯王宫上个月刚挨了伊斯兰国一颗炸弹,我们被政府禁止去那里,转而去了一个规模较小的王宫,但是中午在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市中心吃午饭,路上看到了他的宫殿。我们走后,提克里特一度被伊斯兰国占领,上个月政府军收复提克里特,发掘出2014年6月伊斯兰国所屠杀的1千7百多具尸体,距离我们走后3个月),傍晚住宿于库尔德地区首府伊尔比德Erbil

第四天:从伊尔比德出发参观Der Mar Benham和Der Mar Matti两个基督教修道院,亚述古都Nimrud,晚上回城游伊尔比德(三个景点都去了,但是因为导游丢了通行证,出发和回来都耽误了一个半小时以上,伊尔比德的游览推迟到明天)

第五天:离开伊尔比德,参观亚述古都尼尼微Nineveh,亚述城Assur,帕提亚帝国首都Hatra,萨达姆的提克里特宫殿(提克里特宫殿来的路上看过了,早晨出发前参观了伊尔比德城,但是主要的尼尼微,亚述城,Hatra都在摩苏尔附近,由于恐怖组织武装猖獗,这三个重量级景观都不能去,而且最近几年都没有团去过)

第六天:巴格达近郊的帕提亚帝国首都泰西封Ctesiphon遗址,Argagouf古城,回巴格达城内参观几个景点(Argagouf城由于安全形势没有去,城内的几个景点都参观了,还外加了2003年被推倒的萨达姆巨型铜像的基座)

第七天:去巴比伦,Borsippa,古城基什Kish,住宿什叶派圣城卡尔巴拉Kerbala。(完全实现了)

第八天:参观什叶派圣城卡尔巴拉Kerbala,库法Kufa,和纳杰夫Najaf的清真寺(由于我们团友的意外捣乱,被当局禁止接近卡尔巴拉清真寺附近范围,库法和纳杰夫还是去了。详细情况我会在后面“我们团的奇葩们”那节讲述)。回巴格达住宿

第九天:9天团的我,上飞机离开伊拉克,同团16天路线的,昨天晚上不回巴格达,继续奔赴南方,参观苏美尔古城乌尔Ur,乌鲁克Uruk,拉萨Larsa,巴士拉Basra,两河入海口沼泽地等等,我就不知道他们实现了多少预定的行程了。

行前准备

不用带任何食品,伊拉克的饭很好,而且量特别大,我基本上一顿正餐吃不了一半就饱了。也不用带驱蚊剂,至少我们这一路,没有感觉有蚊子。消毒湿巾在饭前饭后很有用。鞋子一定要易穿易脱,因为进入清真寺一定要脱鞋。在两河流域,日光强烈,防晒霜必不可少。虽说旅行社事先发的材料上面建议你自己带一些厕纸,和自己的毛巾,我发现这并非绝对必要。我们所住的旅馆,卫生间还是有厕纸的,也提供洗澡毛巾,还挺干净。不需要带任何个人检疫证明。入境的时候要交82美元签证费,属于落地签证,所以旅行社不会预收的,你一定要准备好美元零钱,尤其是那两块钱。去清真寺的时候,即便你是男士,都一定要穿长裤和长袖衣服。而女士,进入清真寺的时候,一定要穿得象沙特阿拉伯妇女那样,全身黑袍,和蒙住脸的黑色头巾,只露出眼睛。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衣服,清真寺门口会借给你。如果你不愿意穿公共的衣服,最好还是自己买一身带在车上。如果不穿成这样也可以,你就不要进清真寺了。平时在景点和街上,作为游客,其实女士倒不需要戴头巾,穿成什么样都可以,毕竟你是外国游客。只是不要热裤吊带这样暴露,你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说句实话,在那里再爱美的MM也不会吊带热裤,那种热带艳阳下,很快会晒脱皮,多高SPF的防晒霜也不成)。其实,即便你如此从头裹到脚,你也只是能进几个小的清真寺。真正作为什叶派圣地的几个大清真寺,如果你不是穆斯林,不能进入寺内,只能进入大门和院子,从开着的门向内望望。

还有,带美元即可,西方主要货币在伊拉克均可兑换,但是汇率不同,美元的汇率最划算。因为你的团费里面包含了吃住行,基本不需要换伊拉克第纳尔。如果你想在市场买些东西,或者平时喝喝茶,买点零食,确实需要换钱,不能直接用美元,可以问领队,英国老先生会帮你找地方换些小钱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去银行换一大笔第纳尔。

安全小常识

前一段还有朋友在论坛上笑话我,居然谈到这个话题:“你以为你是007啊?谁那么稀罕绑架你”。我只能回答,“你肯定很少去中东”。被伊斯兰国砍头的人质,又有哪一个是007了?也千万别认为长了一副中国面孔,就能对绑匪免疫:在巴基斯坦登山遇袭的驴友,在马来西亚岛屿被菲律宾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绑架的上海女孩,不都是中国人?恐怖组织之所以叫做恐怖组织,不仅因为他们要钱要命,还因为那是逮谁咬谁的疯狗,不问对象是否无辜。绑架的目的,只是要钱和造势,才不管你是不是007,或者你是哪国人呢。

在中东北非,东南亚,甚至土耳其东部这些有风险的地方旅行,预防绑架最简单的一招,就是不要让家庭成员之外的任何人,预先知道你的行踪。我们在伊拉克的旅行团有严格规定:在伊拉克的旅馆可以上网,你愿意怎么贴自拍,炫昨天的行程,今天到了哪里,都可以,但是严禁在网上贴未来几天的行程。在与当地人交谈中,无论交朋友再真挚,也不能说下一步去哪里。

绑架不象盗窃,很少是临时起意的。小偷看你有钱,可以马上下手偷。绑匪则需要一定的时间计划撤退路线,藏匿地点这些细节。如果你不说未来的行踪,即便绑匪起意绑架,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计划准备,等他们准备周详,你已经离开了。当然了,你要是问“象马来西亚那次的上海女孩,纯属碰到了突然来袭的绑匪,怎么防范?”。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除非你完全避开有恐怖主义危险的地方旅行。所幸,正巧撞在绑匪枪口上这种倒霉事,在绑架案里,远少于预先谋划绑架既定对象的案件。所以,别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里晒行程,跟当地人交朋友别谈明后天行踪,别告诉你住的酒店,这仍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安全措施。

当然,在危险的地方旅行,有些风险毕竟不可能完全规避。

所幸,能来敢来伊拉克旅游的人,每一个也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万水千山走遍,刀山火海敢闯的人物,旅途中的变故,那是见得多了。没这点见识跟底气,我敢来伊拉克么我?我们一个团里十个人,按国籍分,4个美国(其中1个来自纽约3个来自波士顿,互相不认识,替我们波士顿自豪一下:这种历史文化游,波士顿人就多。都说美国没什么文化,波士顿这种哈佛MIT名校扎堆,扔块砖头砸到10个人能有7个博士剩下3个双硕士的地方,也就算是美国最接近于有文化的城市了吧?要不怎么翻译成“博士屯”呢?纽约还真不在我眼里:大苹果是比博士屯更有文化,但是纽约太乱。檀香山则太贵,我自己是欧洲的脑残粉,眼里能看得上的美国大城市,除了波士顿,唯一就是西雅图了)。还有2个马来西亚人,英国,波兰,加拿大,乌克兰护照各一个,加上领队英国老头。这些人里头,我走过的地方,算是非常少,特别孤陋寡闻的了:我刚下飞机,碰到同团的波兰老太太,聊起曾经去了哪些国家,她说“26个”,我以为她只去过26个国家,心想也就是一般人吧。谁知,她说的是有26个国家“没有”去过!总数呢,是联合国193个正式成员国!这还不是最多的,我同屋,乌克兰律师,矮胖老头,刚从基辅独立广场下来,算是革命刚刚成功,给自己放个假轻松一下。哥们儿说全世界所有国家,“很遗憾”还有4个没去过,并且准备很快“弥补这个遗憾”!

我们领队杰夫老头,绝对是个人物,77岁的年纪,每年他的旅行社出四到五次伊拉克团,有时候人数不满8人会取消,偶尔也会有他的助手带团,但是绝大部分的伊拉克团,都由他亲自领队,从伊拉克战前的90年代他就来伊拉克,美军占领伊拉克之后,从2009年开始他又恢复了伊拉克旅游路线。今年我们去后,夏天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越来越猖獗,即使是2014后半年和今年,Hinterland仍然有伊拉克团,只是北部战区无法进入了,只限于巴格达以南,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古迹。他还有阿富汗,俄国达吉斯坦,土耳其东部,中亚等等匪夷所思的地区,老头帽子里永远有戏法,这才是个骨子里的大冒险家,有兴趣冒险的朋友去这个网页看看吧。在伊拉克的时候,有时候看着他,我会想起他的不列颠前辈的影子:“中国人”戈登,(第一个登顶珠峰的)希拉里,(敦煌的)斯泰因,(发现非洲维多利亚瀑布的)利文斯顿,库克船长……

Well, 这些不一定都是“好人”,但肯定都是爱好冒险的,不安分的人。

人类的历史,就是因为有好多象这样不安分的人,才这么多姿多彩。

恶补历史课

我写游记。但网上写游记的人那么多,我拍照又不好,文笔又不优美,凭什么混下去呢?大概就凭的是有点学问。可是这次去美索不达米亚,可把我给难住了。咱们每个人接触的历史知识,最先形成的历史观,肯定不是学校里学的,而是小时候听故事耳濡目染来的,我小时候是听岳飞传啊,明英烈啊这些,后来才上的学。所以咱们中国人最先接触的,肯定是中国史,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大一统”的史观。埃及人肯定也是如此,因为古代中国,古代埃及,这都是统一的帝国。后来我读世界史的时候,最难以理解的,就是古代两河流域,还有帝国时代之前的罗马,亚历山大大帝之前的希腊----为什么这么多小城邦都不相统属呢?难道没有一个皇帝把他们都通通地管起来吗?----中国人学外国史的困惑。

所以这次我去旅行之前,好好花了一段时间,恶补两河流域古代史,因为我之前去过埃及,土耳其,希腊,于是力图把两河流域的历史年表,跟古代埃及,古希腊,赫梯帝国,还有中国上古史的相应年代和事件对应起来,多多少少能理出一条纵向线索。可能有点枯燥,可是去伊拉克这种地方,为的就是看古代遗迹的,经常会有导游指着一座光秃秃20米高的土山,对你说,“这就是考古学家认定的巴比伦空中花园”。你要是没有点背景知识,怎么脑补呢?要是没法脑补,你来伊拉克干什么来了?所以,尽管枯燥,还是请听我慢慢道来。

苏美尔,阿卡德时代

肯定大家都听说过阿卡德,苏美尔这些名字。以前,大家以为的两河流域文明最早的居民,是阿卡德人,直到20世纪初,新的考古发现,新的文字被解读,大家才知道,阿卡德人是后来迁移过来的,在他们之前,这里是苏美尔文明的摇篮。阿卡德的文字属于闪米特-含米特系统,跟今天的以色列希伯来文,阿拉伯文,是一个系统的。但是苏美尔更早,而且不属于闪-含种族。

这个发现的含义?谁也别拿“某块土地历史上就是我们的”这句话说事儿。现在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都喜欢拿“历史上如何如何”,来支持自己的领土主张。其实,连他们闪-含族的老祖宗,阿卡德人,都不是两河流域的原住民。历史上民族大迁徙的事情多了去了,今天想扩张就明说,想拿历史说事儿为现实政治服务,就等着被打脸吧。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真是个考古大发现的时代。不但两河流域的文明史被前推了七八百年,在中国,有考古发现印证古书的信史,二十世纪之前,最早只到西周共和元年,夏商都不可考。直到20世纪初发现并解读了甲骨文,中国的信史前推到商,一下子也是六七百年的大跃进。不过目前夏都城还没挖出来,甲骨文里也没提到夏这个朝代,所以夏朝还有待考古确证。古希腊也一样:最早只是阿开亚时代,那和西周的年代也差不多,后来施利曼挖出了迈锡尼和特洛伊,印证了荷马史诗,希腊文明有考古证实的年代到了迈锡尼文明,那就相当于商了。接着又在克里特岛挖出了更早的米诺斯文明,相当于夏。这样古希腊文明经过考古验证的年代,一下子往前提了快两千年!

咱们中国就是考古挖掘还不够,古书上夏之前还有虞唐三皇五帝,考古发掘出来的这个文化那个文化,也在所多有,但是没有城市国家宫殿文字,称不上“文明”,只能称“文化”,而且跟史书上夏的都城对不上。其实我绝对相信商之前一定有更早的文明和王朝,逻辑上,商那么高的文明程度,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是中国的地方太大,地下埋的东西,挖掘得还是太少。

理解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史的关键,至少对中国人来说,就是“并存”。那个地区几乎从来都没有统一过,有很多很多历史悠久的城邦国家。象乌尔 Ur, 乌鲁克Uruk,基什Kish,拉加什Lagash,这些最古老的城邦国家,至少在公元前3千年之前早就存在了,苏美尔文明时代,是公元前4100年到2900年,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早期,整个是在史前的。这些苏美尔的城邦国家,大多数分布在两河流域的南部,近河口,往北的城市,比如亚述,历史比他们短。“大洪水”发生在苏美尔时代晚期,大约是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历史的开头,第1王朝,大约在公元前3150年,差不多和苏美尔文明同时,传说中的“蝎子王”(好莱坞有这么个电影),是统一上下埃及的第一位法老,但只是传说,他的时代还早于大洪水。吉伽美什Gilgamesh,是大洪水之后的乌鲁克第一王朝的国王,他比较著名,是因为有史诗流传下来了。所有这些还在文字发明之前,属于史前时代。其他还有象什么Kish第一到第三王朝,乌尔第一王朝,乌鲁克第一到第三王朝,等等,都是苏美尔各城邦的王朝,其间也有短暂的某个王朝国王,能够统一两河流域南部的时候。在苏美尔文明的后期,埃及人从第三王朝开始,进入古王国时代,在第四王朝,建造了大金字塔。

阿卡德人属于闪米特种族,大约在公元前2800年左右迁来,也建立了很多城邦国家,和苏美尔人的城邦国家比邻而居。这个时代,大约在公元前2700年左右,有了文字,大致也是希腊克里特岛上米诺斯文明的开端时代。两河流域的阿卡德人,渐渐取代了苏美尔人成为当地的主体民族,真正的阿卡德帝国,从公元前2334年到2083年结束(也有一说是前2154年,因为古代两河流域各个王朝的王表发现了不只一套,根据不同的王表,有时候推算出来的年代,会差1百到3百年)。它的第一位王,萨尔贡大王,是一个传奇人物,根据记载,是基什Kish国王的一个园丁,后来发动起义,最终统一了两河流域,一直向西打到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萨尔贡大王,比埃及第四王朝的胡夫金字塔,晚大约2百年。阿卡德帝国延续了180年,亡于从北面,伊朗的山脉南下的野蛮部落。在阿卡德帝国灭亡的同时,埃及古王国最后一个王朝第六王朝也灭亡了,进入埃及史上的第一中间期。整个地中海地区在公元前21世纪前后陷入一个黑暗期。这个时代,大约相当于中国传说中的夏朝建立,大禹治水的时代。

早期亚述,早期巴比伦时代:汉谟拉比王

此后,两河流域经过1百50年左右苏美尔复兴,再进入巴比伦和亚述南北并列的1千5百年。巴比伦在两河流域中南部,靠近今天的巴格达,而亚述在两河流域北部,靠近土耳其和库尔德地区。这两个城邦都是阿卡德人。从此,苏美尔民族消亡,融入其他民族了。

可能有人总以为“亚述帝国”在伊朗,或者以为亚述帝国仅仅是公元前8到9世纪的短命黩武帝国,后来被波斯所灭。其实,前一个误解是因为亚述的图腾,带翼狮子,跟波斯的很象,而后一个误解也不算全错,“亚述帝国”,只是晚期亚述而已。其实亚述国家的历史,从公元前21世纪到公元前609年,一直跟巴比伦的历史交织并存,前后1千5百年,极为绵长,相当于横跨了中国历史的夏,商,西周三个时代。

古亚述王国从亚述城发端,地址在现在伊拉克北部,萨拉丁省的底格里斯河畔,大约是公元前2050年,从基什国Kish独立出来,差不多和夏商周断代工程推算出来的夏朝建立同时,比巴比伦建成还要早1百到2百年,比埃及的第11王朝开启中王国时代晚大约1到2百年。

比古亚述王国晚150年,公元前1894年,古巴比伦建成。亚述和巴比伦,都绵延1千5百年以上,分为古代,中期,和晚期三个阶段。巴比伦属于含米特族,建成以后1百年,公元前1792年,开始由汉谟拉比王统治,这就是古代巴比伦的极盛时期,汉谟拉比法典就是这个时代。公元前1740年前后,古亚述臣服于汉谟拉比的古巴比伦,成为巴比伦的属国。大约比这个时期更早一些,在两河流域的北面,今天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兴起了赫梯帝国。赫梯人是历史上第一个发明冶铁的民族,这是青铜时代中期,所以,古亚述,古巴比伦,同时还得和北方的入侵者,赫梯帝国交战。

整个古巴比伦,古亚述,赫梯交战的时期,埃及大约是中王国,和第二中间期。中国差不多是史书上的夏朝,而爱琴海文明是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时代。

在这个阶段的末尾,全世界的文明古国,基本都进入第二个黑暗期。赫梯军队占领了巴比伦城,古巴比伦灭亡。古亚述成为一个又小又弱的城邦国家,还能苟延残喘,最后古亚述灭亡于公元前1392年。基本上同时,爱琴海的米诺斯文明走向衰落,但是希腊大陆上的迈锡尼文明开始兴起。古埃及史上,西克索人入侵,征服埃及,建立了属于第二中间期的埃及16王朝。西克索人,是历史上最早记载驯化了马,并将马匹用于战争的民族。而在中国,汤武革命,灭掉夏。

中期亚述,中期巴比伦时代:古埃及的鼎盛期

在两河流域,赫梯人占领巴比伦时间不长,就撤走了。来自北方伊朗附近的Kassite人南下,建立中期巴比伦王国,大约是公元前1595年到1155年,历时576年,整个中期巴比伦一直比较弱小。而北方呢,早期亚述灭亡于公元前1395年,仅仅过了三十来年,公元前1365年又建立了中期亚述王国。中期亚述相当强大,同时与北方的赫梯,南方的埃及作战,到公元前1207年,亚述占领了巴比伦,并占领了十来年,从此Kassite朝的中期巴比伦走向灭亡。

两河流域中期亚述--中期巴比伦的时代,在埃及史上是新王国,第18王朝先有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和图特摩斯三世的向外扩张(去埃及旅游的童鞋看过国王谷附近的女王庙,还有卢克索神庙里的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吧?),后来,埃及第18王朝还有阿赫纳吞法老宗教改革,迁都阿玛纳,我的文章里戏称其为“古埃及版的文化大革命”。阿赫纳吞的妻子,是古埃及第一美女内法提提,她的头像今天在柏林的古代史博物馆里,而他们的儿子,是个短命的法老,年纪轻轻就死了,但是因为他的墓后来被完整无损地发掘出来,所以在现代是最著名的古埃及法老。他就是图特卡蒙,戴着金面具躺在金棺材里,满世界展览那个。圣经记载的摩西《出埃及记》,大约也是在这个时代。同样是在这个时代稍晚一些,埃及进入新王国第19王朝的鼎盛期,就是拉美西斯二世大帝,去过埃及的童鞋都对他十分熟悉了,无数的拉美西斯巨像。拉美西斯的埃及帝国,北上向今天以色列黎巴嫩扩张,和南下的赫梯帝国打了一场卡叠石战役,不分胜负,结果签订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条约。今天你在土耳其托卜卡比皇宫的考古博物馆,还能看到它的真迹。

中巴比伦--中亚述时代,大约结束于公元前11到12世纪。基本上在这个时代前后一两百年,在中国,来自西部的周人灭亡了商(公元前1046年)。在古希腊,多里亚人入侵,彻底毁灭了米诺斯文明和迈锡尼文明。埃及史书上记载的“海上民族”席卷整个地中海地区,土耳其的赫梯帝国崩溃(公元前1180年)。在埃及,新王国时期结束,进入混乱的第3中间期(公元前1070年)。中期巴比伦灭亡,中期亚述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作为一个小城邦国家,尚可自保。

这个时代的终结,在地中海世界的历史上,标志着青铜时代的结束,铁器时代的开始。

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到波斯帝国

公元前1000年之后的历史,就比较容易理解了。晚期亚述,就是我们一般所谓的亚述帝国首先进入铁器时代。其实赫梯是最早冶铁的,但是“铁器时代”是说铁被普遍应用于兵器和工具。晚期亚述建立于公元前936年,在一百年时间里,基本征服了整个近东地区,公元前726年前后,亚述暴君将以色列的“十个失落的部落”整体迁到首都亚述城,这见于圣经记载,大约应该是亚述王萨尔贡二世的时代。此时古埃及由南方的努比亚人统治,是努比亚时代。亚述帝国甚至征服了埃及。直到此时,亚述帝国一直都占领着巴比伦。

到亚述帝国晚期,公元前620年前后,亚述帝国陷于内战的混乱,此时巴比伦摆脱亚述统治,建立了晚期巴比伦王朝,在短短几年之内,公元前610年前后,巴比伦王联合米底人(波斯帝国的前身),西徐亚人(最早见于史书的草原游牧民族),攻占亚述城,灭亡了亚述帝国。此时的晚期巴比伦王国,确实可称为巴比伦帝国,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是见于圣经的暴君,他攻灭了犹太国,将犹太人迁往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他还建造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巴比伦空中花园。

但是巴比伦帝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不到一百年,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兴起,居鲁士大帝灭亡了新巴比伦帝国。这就是整个两河流域,上古史的脉络。此后,波斯帝国,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东征,亚历山大身后的希腊塞琉古帝国,与罗马帝国争霸的帕提亚帝国,萨珊波斯帝国,这些帝国都先后统治过两河流域。这些历史都很清晰,我就不说了。

阿拉伯帝国时代的逊尼/什叶之分

省略掉中间从(阿赫美尼德)波斯到(萨珊)波斯这一千年历史,一是源流很清楚,二是这一千年中,两河流域没有再成为历史的焦点地区。直到阿拉伯帝国兴起,向北征服波斯,向西压迫东罗马-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的历史,和逊尼/什叶分裂的来源,我在“邪恶国家任我行”的波斯-伊朗游记中,已经写得很详细了。只因为伊拉克是什叶派的圣地,巴格达又是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数百年的首都,这段历史源流,对今天的伊拉克,实在影响太大,所以不得不简略地再述一遍。

先知默罕默德创教,他本身是政教合一的阿拉伯领袖。他身后,没有一个儿子活到成年,于是由他的亲属和亲密助手通过选举来继承大位,哈里发Caliph,既是阿拉伯帝国的统治者,又是伊斯兰教的最高精神领袖,哈里发这个词本身的意思就是“继承者”。默罕默德之后的头四任哈里发,都由选举产生,还没有形成父死子继的王朝,持续了三十年,第四任哈里发阿里,是默罕默德的表弟同时也是女婿,无论后来的逊尼或者什叶派,都承认其地位。阿里当初登上哈里发大位的时候,阿拉伯帝国的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Muawiyah 就不服,双方打了一仗不分胜负,穆阿维叶表面上臣服于阿里。仅仅5年之后,阿里遇刺身亡,这个遇刺和埋葬的地方,就在伊拉克境内。阿里的长子哈桑继位,很快和穆阿维叶签订协议,自愿让位给穆阿维叶,自己回麦地那隐居,没几年就被毒死了。穆阿维叶因为是以叙利亚总督身份登基哈里发大位,他的宫廷就在大马士革,统治了近20年。到此为止,阿里长子哈桑,和穆阿维叶的交接都还和平,所以后世对这第五第六位哈里发的合法地位也没多大争议。

穆阿维叶死后,他的儿子雅济德Yazid登位,阿里的小儿子,哈桑的弟弟,同时也是先知默罕默德的外孙(别忘了阿里是默罕默德的女婿),侯赛因Husain前来争夺。公元680年卡尔巴拉战役Battle of Karbala,阿里的儿子侯赛因战败被杀,穆阿维叶的儿子雅济德Yazid坐稳哈里发的宝座。因为雅济德Yazid是父亲穆阿维叶指定的继承人,不是选举出来的,这就是阿拉伯帝国第一个王朝,倭马亚王朝的开端 Umayyad Dynasty。后来侯赛因的所有兄弟和儿子全都一一被倭马亚王朝追捕屠杀净尽。

后世承认倭马亚王朝正统的是穆斯林主流,就是逊尼派Suni。而不承认倭马亚王朝哈里发,承认阿里及其子孙为默罕默德继承人的少数派,就是什叶派穆斯林。传统上,什叶派一直处于被屠杀被迫害的境地。什叶派承认的先知合法继承人,叫做伊玛姆 Imam,总共有十二代伊玛姆。现在的所谓伊玛姆,比如伊玛姆-霍梅尼,伊玛姆-哈梅内伊这些,都是对什叶派宗教领袖的尊称,并不是阿里正统继承人的那“十二伊玛姆”。最后一位伊玛姆,相传是从萨马拉清真寺升天,不知所踪的,传说还讲,未来的伊玛姆,还会从萨马拉回到人世。

因为阿里遇刺的库法Kufa,埋葬地纳杰夫Najaf,阿里之子侯赛因战败被杀的卡尔巴拉Karbala,最后一位伊玛姆失踪的萨马拉Samara,都在伊拉克,所以伊拉克是全世界什叶派穆斯林圣地集中的地方。

另外,逊尼派正统的倭马亚王朝,后来在750年被阿巴斯王朝所灭Abassid阿拉伯帝国的首都,由大马士革迁往巴格达,历时近五百年,最终亡于蒙古西征。

说了这么多,结论何在?今天在伊拉克旅游,重点看三样:一是两河流域上古文明的遗迹,二是中古阿拉伯帝国时代,尤其是什叶派穆斯林的圣地,三是今天,历经战乱之后,伊拉克人的市井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巴格达扫街

(因为伊拉克今天依然战事不绝,本文的照片里出现的伊拉克人,我都做了面部马赛克处理,以免万一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认出来,曾帮助过西方游客,有可能给他们带来麻烦)

都说古代巴比伦就是今天的巴格达,其实两者离开30公里,今天来讲,也差不多,可是古代30公里是段不短的距离呢,这是两个城市。巴格达本身,在上古时代,大约建成于公元前1800年,汉谟拉比王的时代,在两河流域算是历史很短的城市了,但仍然比我们的殷墟要早(商朝始于公元前16世纪,那就是前1500年这个世纪,而且安阳殷墟是商朝中后期的首都)。但是巴格达在古代史上一直都不是一座重要的城市。直到阿拉伯帝国的阿巴斯王朝建立,公元后766年,曼苏尔哈里发Abu Jafar Al-Mansur把这里建成整个帝国的都城,才成为历史名城。

除了公元836到892年这将近60年的时间,阿拉伯帝国的首都短暂地迁往北面110公里的萨马拉城Samarra之外,巴格达一直是阿巴斯朝哈里发的都城。前面说过,哈里发不仅是皇帝,而且是先知的继承者,有宗教教主的涵义,因此,即便后来中东世界被突厥所统治,象塞尔柱突厥王朝,或者来自埃及的库尔德人萨拉丁的阿尤布王朝,首脑,也只是自称苏丹,从来不敢称哈里发。苏丹比哈里发低一级,只是王,没有教主的含义,表面上,仍然尊巴格达的哈里发为名义上的伊斯兰世界共主。在中世纪,苏丹跟哈里发的关系,有点象日本的幕府将军跟天皇,周朝的诸侯霸主跟周天子的关系。这五百年,巴格达一直是穆斯林世界的中心。直到1258年,蒙古大军西征,最终灭亡了巴格达的哈里发朝廷。从此,哈里发头衔才旁落到埃及的马木鲁克苏丹。再后来奥斯曼突厥崛起,奥斯曼帝国的皇帝,是苏丹,也兼任哈里发,不过出于突厥传统,奥斯曼皇帝更习惯自称苏丹,而不公开用哈里发的尊号。

第1天

到达巴格达

我从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经过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转机,于中午到达巴格达机场。事先安排好的伊拉克文化部官员已经等在海关以外,领着我办好通关手续,我们的签证是团签,打印在一张16开白纸上,有所有团员的护照信息都在上面,由官方盖章,然后团员每人一份复印件,在各自分散离开伊拉克的时候要用。

从飞机降落开始,我就非常好奇,仔细观察这个国家日常生活的一切细节。比如巴格达国际机场也是用廊桥,而不是舷梯加摆渡车来让乘客下飞机,这一点比我想象的要先进。廊桥里面则是素白的墙壁,并没有其他国际机场廊桥走道内部通常悬挂的那些银行广告。机场入境大厅和提取行李处,有伊拉克旅游的广告,但是没有更多商业广告。

有专车送到市中心的旅馆,并不非常高档,大概2星半3星吧,和先期到达的团友会合,寒暄一番,放下行李,天已傍晚,我们先步行到Kadhimain清真寺,它建于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代,里面埋葬着先知默罕默德出走麦地那时,追随他的三百信徒中的两位,Musa Al-Kadhim和Muhammed Al-Jawad。所以现在也是一个小小的圣地,维修得非常新。

到达巴格达图片
到达巴格达图片

这是清真寺外的夜市,很热闹,街道两边4-5层的住宅楼,是巴格达市区常见的建筑,整个巴格达的市容,基本由这类4-5层的水泥楼房构成,大家从《美国狙击手》之类描写战时伊拉克的影片里,也应该看到过不少了。

到达巴格达图片

这是市场上卖吃食和面包的,看上去面包很软很胖的样子

到达巴格达图片

全世界穆斯林国家的清真寺,如果很热闹的话,寺外基本都有市场,即便你只去过土耳其,也可以仔细观察:市场上的摊位有一定规律,离开寺庙最近的,一定是卖经书的摊子

卖日用品的摊位比经书离寺院更远一些,卖衣服的再往外围。全世界清真寺外的摊位,卖书尤其是经书的一定在最中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伊斯兰教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的传统,这比中世纪野蛮愚昧的欧洲基督教要先进得多。其实,伊斯兰教起于阿拉伯沙漠游牧部落,文化上非常落后,先天不足,但是由于这种尊崇知识的风尚,伊斯兰世界却能够在短短的两三百年间,兼收并蓄了两河流域,波斯,东罗马各种文明,甚至成为古希腊罗马文明的传承者,间接启发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当时伊斯兰世界的文明程度,远超欧洲,在全世界,也只有东方的唐宋盛世能够相提并论。

第2天

开始新的一天

旅馆在底格里斯河畔,第二天早晨,打开窗户,窗外就是这条底格里斯河。

开始新的一天图片

其实看上去也并不特别宏伟壮观,但是就这个名字--“底格里斯河”,就像“尼罗河”,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它就能给人异国情调,甚至我会有一种幸福感象电流一样涌遍全身--你就在人类最古老文明的母亲河边!

开始新的一天图片

底格里斯河给人的幸福感,不单单在精神上,更体现在肠胃中。底格里斯河的鲤鱼,跟黄河鲤鱼一样著名。我们平时在中国在欧美都不知道,其实在阿拉伯海湾国家的有钱人,尤其是有钱的伊拉克移民,会专程空运底格里斯河鲤鱼过去,引为珍馐美味。

开始新的一天图片

我们的一顿团餐,就在底格里斯河堤边的一家烤鱼餐馆。照片上是架起木柴,明火烤底格里斯河鲤鱼。这儿的鲤鱼和别处不同,鱼肉脂肪很多,烤熟后鱼肉一点也不柴,简直是肥得流油,又香又糯,半条烤鱼加上一些配菜,一顿饭吃得肚圆。

巴格达街拍

吃饱喝足,该逛街了。短途散步倒是可以,但是在巴格达的大街上,经常有军警设卡搜查,我们旅馆门口是交通主干道,大约每500米有一个军警检查点,所有车辆必须停车检查。所以,在巴格达的大街上,车辆根本开不起来。车上的警卫,伊拉克导游一再告诫我们,停车检查的时候,不允许拍照,其实偷拍他们也并不禁止,只是一定不能让军警看见,否则会有麻烦。这张照片,是我从车里,越过司机从前车窗拍的哨卡。巴格达街上的检查站,大抵如此,警察分两种,黑衣的普通警察和穿迷彩防弹衣的特警,两种警察都戴钢盔,都配冲锋枪,从钢盔和军装的制式来看,是学美军,但是冲锋枪却是苏式AK-47一类的,常常有双弹匣。可谓武装到牙齿。

巴格达街拍图片
巴格达街拍图片

继续逛街,这是伊拉克的一处市场,阿拉伯语叫苏克souq,突厥语叫巴扎(土耳其,新疆都这么叫)。

巴格达街拍图片
巴格达街拍图片
巴格达街拍图片

这张照片有意思:这是巴格达城里非常少见的高层楼群住宅区,还有双层巴士。巴格达的公共汽车很少,一般都是中巴,所以我在底格里斯河桥上看到这种伦敦范儿的双层巴士极为惊讶。但也只有这里,我才看到过一次,这个不是巴格达的普遍现象。

巴格达街拍图片

再看这几张图,既奇怪,也平常:平常,因为这就是普通的的购物中心而已,在纽约在上海都毫不出奇;奇特,则在于它的地点:巴格达。

巴格达街拍图片
巴格达街拍图片

这是公元前1800年左右,巴格达的遗址,大概是一座神庙,这里不是古巴比伦,相对来说,古代巴格达在两河流域,还算不上一座历史最悠久的古城。

巴格达街拍图片

巴格达城内另外一些我感兴趣的地方,和现代伊拉克有关。这是1980-1988年两伊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

巴格达街拍图片

这是一处街心花园前面的标语,注意看上面的英文:“伊拉克拒绝恐怖主义”

巴格达街拍图片

这个水泥墩子,就是当年萨达姆的巨型铜像被用绳索拉倒以后,留下来的雕像底座,底座上还剩半只靴子了。

巴格达的治安

我在这篇游记中,所有保护我们的伊拉克当地军警的图片,脸部都做马赛克处理,因为伊拉克现在局势仍然动荡,我们又是西方世界的游客,如果被伊斯兰极端分子看到某一位军警的脸,并在实际生活中辨认出来,可能会对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在巴格达城里的时候,我们团的保安措施,是两位随时佩戴手枪的现役警察上尉,全程跟随我们活动,并有权根据某地的安全形势,随时更改甚至取消我们的行程。其中一位瘦削的高个青年,据说他的父亲还是伊拉克陆军的一位将军。另外一位特别魁梧,一看就是职业拳击手或职业保镖的架势。出了巴格达城,我们的van会有警车护航。

与国际接轨的巴格达

巴格达并非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满目战争疮痍,也不是我在很多不发达的中东城市看到的,全都是灰暗低矮的中层水泥楼房。那些的确是巴格达大多数城区的主基调,但也有像这样完全和国际接轨的高档购物中心。购物中心外,甚至还有肯德基和必胜客!巴格达的确有富人区,而且是伊拉克自己的有钱人,不是green zone里面的外交官和跨国公司职员。把这个现代化购物中心,和前面古色古香的传统souq对比,巴格达的层次,逐渐立体起来。

Munstansiriya College

这是底格里斯河畔的Munstansiriya College,是一座神学院,建成于蒙古入侵前不久的1234年,当时是伊斯兰世界的学术中心。它不但教授伊斯兰经学和教法,而且集中了很多古希腊罗马,东方的知识,它的图书馆藏书8万册,书籍涵盖数学,建筑学,医药等等门类。后来西方文艺复兴,“重新发现”很多希腊罗马的古典知识,其实是间接传承自伊斯兰世界。

Munstansiriya College图片
Marjan清真寺
Marjan清真寺图片

Marjan清真寺,以庙墙和宣礼塔上复杂的砖雕花纹著称,建于1356年。

SuqAl-Ghazil清真寺

另外还有一座Suq Al-Ghazil清真寺,在市场大街里,是公元10世纪建造的一个穆斯林学者的坟墓和清真寺,现在只剩宣礼塔。

Sitt Zumurrud Khatun

Sitt Zumurrud Khatun,是晚期阿巴斯哈里发 Mustadhi Bi-Amrillah的皇后的墓,墓上面的塔非常特别。这是从外面看墓塔,可以登上塔基远眺巴格达市容,但是有一个规矩:只能朝三个方向拍照,第四个方向是巴格达火车站建筑,不允许拍照,塔下有士兵看守,如果我们在塔的这一面朝着车站方向举起相机,士兵会发出警告。

Sitt Zumurrud Khatun图片

当然,我肯定是偷拍了。

Sitt Zumurrud Khatun图片
Sitt Zumurrud Khatun图片

这座塔最精巧的地方是从里面看,因为塔身露出很多天窗,这张照片的视角是从塔正下方的墓室向上拍,所露出的天光,就像夜空中点点星光。

伊拉克国家考古博物馆

我估计,在所有巴格达的景点里面,大家最想问的是伊拉克国家考古博物馆:听说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攻进巴格达的时候,国家博物馆被洗劫一空,是真的吗?今天还能看见什么?

国家博物馆是必去景点,我们当然也参观了。但是内部不允许拍照,这里没法偷拍,因为整个博物馆只有我们一行参观者,并不对外开放,陪同我们参观的工作人员,比我们人还多。这是我在街上,隔着车窗所拍的国家博物馆的外观。

伊拉克国家考古博物馆图片

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虽然一直都不对外开放,但是作为外国旅行团,只要事先和政府打过招呼,预约时间,完全可以参观。在我们去的2014年3月,据说博物馆整修工程已经差不多结束,准备好不久就会向公众开放参观。但是在阿拉伯国家,这个“不久”是什么含意,----你懂的。两三个月以后,伊斯兰国肆虐,战事吃紧,我估计现在,博物馆对公众开放又是遥遥无期了。伊拉克国家博物馆现在有28个展厅,我们看了四个,从史前公元前1万年的遗物,到阿拉伯帝国时代的艺术品,在其他展馆有象牙雕,我们没看到,另外著名的亚述古都Nimrud所发掘出的黄金窖藏艺术品,一直封存在伊拉克国家银行的金库,肯定也无缘得见。但是我们仍然见到了许多珍贵的古代文物,包括两尊极大的亚述带翼狮身人面雕塑,修复的程度极好。我们相当幸运,团里面一位姐姐在海湾阿拉伯国家工作,她在那里认识的一个伊拉克朋友的哥哥,是伊拉克考古界数一数二的文物修复方面的权威,这次她的面子大,把考古学家给约来带我们参观,阿拉伯国家跟中国一样,认识人就好办事,老先生属于私人朋友,别的团可没有这个待遇,所以我们看到的展厅和展品,相信比其他团多得多。因为老先生的面子在,我们在馆内不那么重要的地方,其实还是拍了一些合影照片的。我不贴出来,是怕给人家添麻烦,毕竟这是违反规定的事情。

而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遭到劫掠的经过,我在这方面没有做过细致的调查,所以不敢妄言“真相”二字。我们的旅行社老板,英国领队Geoff老先生,和一位历史学家合写过一本书,《Iraq: Now and Then》,里面说得比较详细。另外,BBC对此事曾经做过详细的调查报导,相信Youtube上能够找到那个报导的视频。这些资料我没有专门去查,我的主要印象得自实地参观和与考古学家及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交谈。首先,博物馆被劫掠的文物损失,的确是相当惨重,据考古学家说,有两个事实值得注意,一是似乎劫掠者知道很多内部信息,清楚他们在找什么,而且拿得相当彻底;二是似乎这些人也并不了解全部情况,而且时间有限非常匆忙,因为博物馆地下库房过道两边几个最隐秘的储藏室,里面最有价值的文物没有被盗走,尤其是价值连城的一批亚述古都象牙雕刻,居然毫发无损。当然,镇馆之宝亚述王宫黄金窖藏,根本不在博物馆,而深锁在中央银行金库,所以在战时完整地被美军接管,后来移交伊拉克政府,也没有丢失。战时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被盗的事件,美军的主要责任,在于监管不力,甚至对犯罪行为置若罔闻,但是如果指责军方有组织的盗窃,那是空穴来风,否则如何解释时间仓促和最珍贵的一批文物的幸存?这也符合战争的常识:只要不是象柏林战役那样逐屋逐巷的城市攻坚战,或者北平和平解放那样有秩序的交接;那么基本上在守军放弃抵抗,和占领军进驻接管之间,总有一个无政府时期,这个时间段是最可怕的,大规模的混乱和劫掠往往发生于此时,而且扮演主角的是当地的乱民。客观公允地说,我的推测未必就是真相,但这符合战争常识,和我在伊拉克博物馆的所见所闻。

后记

记得2003年战争结束的时候,那个推倒萨达姆雕像的著名电视画面吗?就是那座雕像,直到11年后的今天,地处通衢要道路口的这个雕像残骸,还立在这里呢。

第3天

离开巴格达

我的伊拉克之行,绝对不可能局限在巴格达城里。我立意要看看整体的美索不达米亚各处古迹。第二天我们团就离开巴格达北上,当时北部的叛乱,还只是癣疥之疾,大家没有太当一回事。后来才知道,我们北上所经过的大部分区域,仅仅两三个月之后,都成了“伊斯兰国”这个反人类反文明的恐怖组织所控制的重灾区。有些我们能够看到的古迹,恐怕后来的人再也无缘得见了。我想我是足够幸运的,类似的事情,我在叙利亚和美国都经历过:我2011年进叙利亚,是内战已经爆发后的一个月,现在是再也进不去了,而且有些古迹已经被永久性损毁(详见“邪恶国家任我行”的第三篇,《闯进叙利亚》)。在美国,2001年5月我唯一一次登上世贸大厦楼顶观景台,之后暑假回国。等9月初回来开学刚一周,911事件发生,世贸大厦双子塔,自然永远不会再有机会登临了。

离开巴格达图片

我们一旦离开巴格达城,警卫措施何止倍增:前后各有一辆皮卡警车,闪着警灯开道,每辆车上坐5名军警,有军装也有便衣,但是这10个人,每人手中全是自动武器,总共是十支长枪。这还不算,开道的警车上还架着一挺机枪!这是我们在路上跟护卫的军警合影,冲锋枪可是真家伙

离开巴格达图片

再来一张,前车后厢里持AK冲锋枪的士兵,正在挥手赶走一辆试图插到警车和我们车之间的汽车。他警惕性很高的。

离开巴格达图片

除了伊拉克,谁能享受这种前呼后拥,重兵保护的国家元首待遇?在重兵保护下旅游,绝对也是来伊拉克玩的一大特色体验,相信你经历过一次终身难忘,将来有得拿照片和朋友吹嘘了吧。

其实对这些护卫军警来说,陪我们到处游逛,也是轻松愉快的美差。这不,其中一位年轻的特警,还把自己儿子带出来散心了。他们要是真觉得有危险,会带儿子出来郊游吗?

萨马拉城Samarra

北上第一站,是萨马拉城Samarra,公元836年,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哈里发Mutasim迁都于此,892年后代哈里发迁回巴格达。这儿的地标建筑,是Jami清真寺的宣礼塔,清真寺现在只有围墙了,Mutasim和Mutawakil两代哈里发修建这座清真寺,宣礼塔高52米,螺旋形坡道宽3米,绕塔转5圈,每圈塔身向内收缩变细的半径等于坡道的宽度。

Jami清真寺
Jami清真寺图片

塔下的两个人在摆pose,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护送我们的警察上尉,正掏枪呢

Jami清真寺图片

我在塔上

远眺

从萨马拉清真寺宣礼塔远眺,远处有22米高镏金铜顶的华丽波斯式清真寺,Rawdha al Askariyah清真寺,埋葬了什叶派12伊玛姆中的第十和十一代伊玛姆。第十二代伊玛姆于874年从这里失踪。第十二位伊玛姆的名字,叫做穆罕默德·马赫迪 Muhammad al-Mahdi,什叶派相信,他们的末代伊玛姆最终会回到人世,就是“马赫迪”,而且马赫迪就是回到他失踪的地方,萨马拉这里。“马赫迪”和基督教跟犹太教里的救世主概念差不多。所以,19世纪东非穆斯林的反英起义,打死了英国总督,著名冒险家戈登的那次,他们的领袖就自称“马赫迪”,就是以此为号召。不过在正统的什叶派穆斯林来看,这个非洲的“马赫迪”,大概跟正统西方基督徒眼里,中国的“上帝之子,耶稣之弟洪秀全”一样,也是个邪教,因为正统教义当中,“马赫迪”是伊玛姆回归,自然是阿拉伯人,而且要回到萨马拉来的,苏丹那个,肯定是冒牌货。

远眺图片
接见

在这宣礼塔附近,有一处长围墙很不起眼,英国领队指给我们看,那里居然是战前美国情报机关指控伊拉克储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地方,不止是化学武器,还有核原料呢(不在照片上,照片上的围墙属于清真寺)。可是2003年战后美军打进来翻了个遍,也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影子。这个事情,明显是美国为了发动战争指鹿为马。不过话说回来,美国人也算是诚实,战后没找到就是没找到,情报错了自己也承认。这点总比二战时期德国人和苏联人的品格强多了:纳粹发动战争的时候,诬指波兰军队袭击边境哨所,其实是德国人自己干的。而苏联在“卡廷森林屠杀事件”被揭露之后,反诬德国人。美国人起码没在战争结束之后,给萨达姆政府栽赃,这点其实连我都很惊讶,我在战争结束后两周发的帖子里还说,“美国人这回有的是时间彻底搜ABC武器了,到现在还没找出来,要栽赃也就是趁现在这个时机了吧”。

在萨马拉,我们还有一番奇遇:被当地政府领导人接见,还有电视台采访!搞的好像我们算是个什么人物似的,连自己也不禁飘飘然起来。

先是我们的伊拉克导游接到电话,说是萨马拉的市长还是省长要接见我们,于是我们的车队开到市内一处院子,院子里到处都是武装人员。市长(或者省长)的办公室在二楼,院子大门口有岗哨,一楼门厅里有很多持枪的武装人员,就连长官办公室套间的外间候见室,也有好多拿着冲锋枪的士兵。他们神态并不紧张,很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所以看见这么多士兵,我倒也从没神经紧张过。小时候部队大院里见过的官兵多了,这个阵仗不算什么。办公室很大,我们围坐一圈沙发,迎接我们的是当地驻军司令,英语讲得不错,矮矮的,有点秃顶,和我们英国领队坐在最靠近市长办公桌的位置。等大家坐定,市长进来了,“亲切地一一与外国贵宾握手”,每人还发了一张名片,乖乖不得了,名片居然金光闪闪四边镂空刻花,沉甸甸的金属感,我估计是铜的,不会是镀金的吧。真要是镀金的,那这市长可太阔绰了,出手就是金子,我也好把名片拿去卖两个钱花花呢。

接见图片
后续

市长开始讲话,驻军司令兼任翻译,大意是一些官话,“伊拉克战后恢复的进程顺利,迎来你们这些外国贵宾就是这个事实的明证,恐怖分子想要制造混乱,我们不怕,有信心把国家建设好”,云云。好吧,大家给个面子,做微笑点头状,记者拍照摄像,领导人再次亲切握手,总算时间没有持续太长,我在乎的是别耽误我们去景点,下午傍晚还要赶到库尔德首府伊尔比德呢。当然,长官坐镇一方,我们在这的安全保卫还要仰仗他,配合人家充个门面,也是人家的政绩,互相给面子,这个,不但我们中国人心领神会,英国人自然也懂啦。其实,如果时间再耽误地长一点,市长设宴招待,岂不更好了?

事后,我们去萨马拉清真寺宣礼塔的时候,还有当地电视台采访英国领队,领队老先生也挺会来事儿的,侃侃而谈了15分钟。我忙着在塔前头拍照摆pose了,没有往记者跟前凑合,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无非客气话吧。跟当地政府搞好关系,对Geoff的生意挺重要的,所以他要耐心应付,而对我来说,也挺高兴,居然见到一个活的伊拉克地区领导人呢,就当猎奇也好。估计我们都上当地电视新闻了。不知道这一年以来,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战争频繁,这位领导人后来怎样了。

Mashooq宫
Mashooq宫图片

萨马拉是公元9世纪的哈里发首都,拥有不止一座王宫。最大的阿巴斯朝王宫没去成,前几天挨了伊斯兰国一颗炸弹,不安全,只好改去规模小一点的王宫,Mashooq宫。

经过提克里特

中午从萨马拉继续北上,经过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Tikrit,萨拉丁省省会,26万人口,它也是中世纪大英雄萨拉丁的家乡。看过电影《天国王朝》Kingdom of Heaven的都知道,萨拉丁收复了圣城耶路撒冷,然后与第三次十字军作战。当时率领第三次十字军的是超豪华阵容,集中了欧洲三大名王,都是各自国家历史上雄才大略的英雄: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法国国王菲利浦-奥古斯特,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四大名王战中东的结果,是萨拉丁成功击退了第三次十字军。萨达姆常常自诩是萨拉丁的同乡和继承者。他就忘了:萨达姆迫害国内的库尔德族,而萨拉丁,恰恰就是库尔德人。(萨拉丁的生平故事,我在“邪恶系列”第三篇,《闯进叙利亚》中,写到拜谒大马士革的萨拉丁墓时,有过详细交代)。

经过提克里特图片

这张照片,是我在高速公路上,隔着路边的护栏在车上拍的萨达姆宫。它坐落在底格里斯河边的一处高岸上。

经过提克里特图片

我们在提克里特城里吃午饭,这是一处典型的伊拉克式咖啡馆/茶馆,照片上全是休闲下棋的当地人。这种茶馆的大厅里全都坐的是男性。阿拉伯国家颇为注重男女大防,女性宾客不在茶馆或者饭馆的大堂吃饭,而在隔间用餐,family room,一般由男性亲属陪同,不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

萨达姆在2003年美军攻陷巴格达之后,回到提克里特,这里是他的权力基地,一般人都是同情支持他的。当年12月3日美军第4步兵师在提克里特以南15公里的一处地穴内,成功抓捕了萨达姆。3年后,2006年12月底,萨达姆被处死,现在埋在提克里特郊区他的家乡Owja。后来,萨达姆的住宅,先后成为美军第4步兵师,第1步兵师(大红1),和纽约州国民警卫队第42步兵师(麦克阿瑟的彩虹师)的师部。美军撤走后移交给伊拉克军方,现在是伊拉克陆军和警察的地区总部兼监狱。所以不让我们拍照。

到达库尔德区首府

我们一路北上,今天的终点在库尔德区首府伊尔比德Erbil。最近这一年,库尔德武装是抵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中流砥柱,库尔德首府伊尔比德在国际新闻媒体上的曝光率也急剧升高。整个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自从2003年美军打进来以后,在美国支持下,这十来年基本是一个库尔德的自治区,半独立。库尔德区仍然使用伊拉克第纳尔货币,用伊拉克国旗(并列库尔德区旗),仍然讲一样的语言,也跟伊拉克本土有人员和货物的往来。但是库尔德人有自己的边境检查站,自己的警察军队。在动荡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安全而繁荣。在伊尔比德,外国游客可以自由逛街购物,不用担心被绑架或者遭到炸弹袭击。街上的商店和餐馆到夜里人山人海,一派繁荣景象。事实上,直到那时为止,整个库尔德区完全对国际旅行者开放自由行,我有不止一位朋友当年来过伊拉克旅行,就是指的自己背包来了库尔德人区,并非伊拉克本土。现在的形势,不知道库尔德区还能不能自由行。

从伊拉克本土进入库尔德区的检查站,进关的车辆排起了长龙。护送我们的两车伊拉克军警,到这里为止,返回边境伊拉克一方休息,我们进库尔德区,已经不需要武装押运。库尔德区现在既稳定又繁荣,吸引很多伊拉克本土的有钱人在这里置产,度假。库尔德俨然是国中之国,出境离开库尔德区进入伊拉克的车辆,检查不算严格,而入境的车辆,必须所有乘客下车,从头到尾用仪器和警犬逐个检查,所有乘客的行李包裹也要检查,有没有武器和炸弹。对我们这些外国游客,库尔德边检并不特别严厉,看看护照就好了。对于入境的伊拉克人,反而仔细和严厉得多。也难怪,现在库尔德俨然世外桃源,稳定和繁荣来之不易,这一年以来库尔德人的武装出境作战,成为打击伊拉克北部伊斯兰国邪教的主力,就是因为有“御敌境外,保家卫国”的心理作支持。

到达库尔德区首府图片

这是夜里伊尔比德的街市。我们只有在这里才能个人随意自由活动,逛街购物。在巴格达,一定要集体行动才能上街的。

伊尔比德

伊尔比德在伊拉克,排名巴格达,巴士拉,摩苏尔之后,是伊拉克第四大城市,公元前6000年就有固定居民了,据说是人类持续居住的最古老的城市(还有几个城市都在争夺这个头衔,比如以色列的杰里科,叙利亚的大马士革,黎巴嫩的比布卢斯,基本都是中东城市,建城史都在公元前4千年左右,而且必须今天仍然是城市。洛阳大概是唯一有资格参与争夺的中国城市,因为安阳是殷墟,商朝中期开始,商朝起始就是公元前16世纪了,不够长。而洛阳二里头文化的一至四期,是早商文化,相当于夏代,姑且按照传说和史籍里,夏朝起始是公元前21世纪,那也能差不多达到公元前3千年的级别了。红山,龙山,良渚这些更早的中国古文明遗址,则在今天已经不是城市)。

伊尔比德图片

这是伊尔比德市中心山头上的伊尔比德城堡,这里就是古代的伊尔比德,六千年没挪过地方,直到今天仍然高踞城市中心。

历史

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希腊联军远征波斯帝国,波斯皇帝大流士御驾亲征,公元前331年,在100公里外的原野上,两位大帝打了著名的高加米拉战役,结果波斯帝国土崩瓦解。我们路过高加米拉战场旧址,只是一片旷野,而且考古学界并不确定战役的确切战场所在,即便是这里,地形也早就变过了。高加米拉战后,大流士三世皇帝奔逃回阿贝拉城,就是今天的伊尔比德,马不停蹄地继续逃窜。亚历山大大帝跟踪追击,在阿贝拉俘获了波斯皇帝本人的御用甲胄,战车,弓箭,金库。所以,在有些史书上,尽管阿贝拉离开实际的战场有100公里之遥,仍然把高加米拉战役,(错误地)称为阿贝拉战役。

历史图片

这幅著名的马赛克拼贴画,来自被维苏威火山覆盖的古罗马庞贝城,描绘的就是高加米拉战役,或称阿贝拉战役的古典决战。

第4天

出发尼姆鲁德

我们来到伊尔比德,夜里逛街自由活动,住一晚之后,第二天早晨坐车驶出库尔德区,进入伊拉克本土,去参观亚述古都。我们一出检查站,昨天护送我们的伊拉克军警已经等在路边了,继续鸣笛开道,机枪护航的八面威风。

这个区域在伊拉克北部中心城市摩苏尔附近。最近一年注意新闻的人都知道,这是伊斯兰国武装的中心地带。在我们去的时候,摩苏尔就已经非常危险了。所以,我们原定行程里,亚述城,尼尼微,帕提亚帝国首都Hatra,这三个重量级景点,我们都不能去。实际上不光我们,最近好几年,就没有外国旅行团能去亚述城和Hatra了。古代亚述帝国在两河流域北部,历史上曾经先后有四个首都,亚述城和尼尼微都去不了,我们去了第二个首都,尼姆鲁德Nimrud。

其实,当时随行的警察上尉和伊拉克导游根本不让我们去Nimrud,老杰夫吹胡子瞪眼睛地大发脾气,才替我们争取来这宝贵的机会。老头儿是真生气,血往上冲,脸通红,鼻子额头的青筋直冒,我都担心他会不会突发脑溢血。其实他去过不止一次了,这么激动,完全是为我们这些游客争取机会。我们这些人,可能一辈子也只能来一次,错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最后,伊拉克人被迫勉强同意让我们去。现在回头去看,当时是伊斯兰国武装泛滥之前两个多月,当地恐怕确实有危险。老杰夫和我们确实有可能比较冒失。但是最近的新闻说,伊斯兰国武装动用推土机,破坏Nimrud遗存的古迹。很有可能,我们所见的亚述王宫,以后再没有游客能见到了。因为我们不知天高地厚的冒失,也成就了我们的幸运。

尼姆鲁德城Nimrud,大约建成于公元前1280年代,公元前878年,亚述国王Ashurnasirpal二世将首都从亚述城迁到Nimrud,凡二百年,公元前707年,亚述首都迁往Chorsabad。从1841年英国考古学家Layard在这里挖掘十年,此后百多年,Nimrud是考古发掘搜寻得最彻底的古代城市之一,出土了很多稀世奇珍。在皇家兵器库,出土了很多象牙雕刻,目前收藏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堪与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宝藏媲美的亚述黄金。话说二战之后不久,1950年代,英国推理侦探小说大师,大侦探波洛的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随丈夫在Nimrud进行考古发掘。她的丈夫是一位相当著名的考古学家Max Mallowan,那次成功发掘了数个神庙,大段的城墙和宫殿。而阿加莎呢,在Nimrud的时期,成功构思了两部侦探小说,《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和《他们来到巴格达》。

但是,Mallowan显然没有他妻子的推理侦查天才。在1950年代他发掘过的宫殿中,有一处是皇帝后宫,但是他没有注意,后宫的地板拼画图案有些细微的变化。三十多年之后,1988年伊拉克的考古学家重新发掘,注意到了这个细微的不同,向下一挖,居然发现地板下有四座两千年来从未被盗掘的王后嫔妃墓,从墓里出土多达23公斤的黄金首饰盒艺术品。这次发现的数量和质量,几乎可以媲美古埃及图特卡蒙法老墓的发掘。后来,这批黄金封存在伊拉克国家银行金库中,成功地躲过2003年的动乱,至今还在那里。

出发尼姆鲁德图片

这是从遗址小山上俯瞰,穿红衣服的是我,我身边的那个人还有近景只露一个头顶的,都是武装警卫。亚述王宫在右边画面以外。左侧的小平房,是当年英国考古工作队的住所,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就曾经住在这里,有一间平房是她的旧居。

出发尼姆鲁德图片

王宫大门口的狮子雕塑,经典的亚述造像。

上个月国际新闻报道,伊斯兰国动用推土机摧毁尼姆鲁德古城,但是尚不清楚破坏的严重程度。也不知道,今后的游客,是否还能看到我曾经看到的这些古迹?

据说,伊拉克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在美国支持下的库尔德武装,原本可以控制摩苏尔城,将它纳入库尔德自治区这个国中之国。但是摩苏尔的政治派别斗争太复杂,库尔德人野心有限,划地自守,主动放弃了摩苏尔,经营自己的小圈子。这倒是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其实伊斯兰国武装兴起的初期攻城略地,库尔德武装也不想过多干预,只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成。可是后来伊斯兰国要打下伊尔比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才逼得库尔德人出手自卫,直至越境作战,配合伊拉克政府军,什叶派民兵,西方盟国空军,甚至成了打击恐怖组织武装的联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一支。所谓“上帝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谁让伊斯兰国邪教四处树敌,同时与世界各大强权为敌?中国离开那么远,中国的中东政策向来模棱两可,明哲保身,招它惹它了?它招募中国的恐怖分子,支持分裂势力,昆明火车站袭击血案,就是想偷渡出境转道东南亚土耳其投奔伊斯兰国的国内恐怖分子,越境不成做的血案。“不作死就不会死”,能够引得全世界列强群起而攻之,这也是伊斯兰国邪教自作孽不可活,怪得谁来?

我们在库尔德区边境以外的伊拉克北部,还参观过两座山间基督教修道院。可能很多人会惊讶,穆斯林国家里,怎会有基督徒呢?其实,我在伊朗游记,叙利亚游记,亚美尼亚游记里,都提过,中东北非穆斯林国家,仍有少数基督徒。叙利亚教会,埃及科普特教会,亚美尼亚教会,它们的历史甚至比罗马天主教会更加古老,而且全都独立于罗马天主教,希腊俄罗斯东正教,新教各派(浸礼派,路德派等等)这些基督教大宗派之外。伊拉克的基督徒,基本上也都隶属于叙利亚教会。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

山下的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据说修建于公元四世纪,那是罗马帝国刚皈依基督教不久,属于历史极为悠远的基督教堂。传说Mar Matti是出生于今天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神甫,来当地传教,他是一位有法力的圣徒。当时是萨珊波斯帝国时代,当地小王国是萨珊波斯属下的附庸,王子叫做Behnam,某天打猎途中遇到Matti神甫,皈依基督教,并且带来了他瘫痪的妹妹,也由Matti神甫医好了她,兄妹俩一起皈依基督教。国王闻听大怒,处死了自己的子女,却疯了。后来Behnam王子托梦告诉母后,找到Matti神甫,医好了父王的疯病,于是国王皈依基督教,并在山上为Matti建立这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修道院。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而山下的Behnam修道院,则是为了纪念殉难的王子。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在山下的修道院里,我们巧遇一位穿着当地基督徒节日盛装的祖孙俩,外婆带着外孙女。

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图片
后记

我们离开之后的一年,这块地方,正是伊拉克伊斯兰国匪帮最为横行无忌的重灾区。不知道这里善良的基督徒,还有那位和蔼的本堂神甫,还活着么,还安全么?

第5天

简述

我们在伊尔比德附近呆三天两晚,其中第二天出门的时候,伊拉克女导游疏忽大意,居然丢了入境库尔德时领的通行证,只好带上通行证的复印件。结果这一天出库尔德地区游览倒没有什么麻烦,晚上从伊拉克入境库尔德,麻烦就大了,在边检关口整整耽误了一个半小时。第三天,我们上午离开库尔德区南下,下午返回巴格达,在巴格达市区又游览了几个景点,为了叙述线索清晰起见,我把巴格达的景点集中在一节叙述。

第6天

帕提亚帝国的首都泰西封

第二天从巴格达出发,我们去罗马帝国早期东方最主要的对手,帕提亚帝国的首都泰西封Ctesiphon(大约相当于我们的汉朝)。

在巴格达以南的底格里斯河畔,曾经夹河对峙着两座古代都城: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继承他在中东霸业的希腊帝国塞琉古,王都塞琉西亚城,公元前301年建在河西。150多年之后,西方世界的罗马崛起,而东方从波斯腹地,兴起了帕提亚帝国,塞琉古王朝灭亡,公元前144年,新兴的帕提亚帝国在河东,建立了都城之一,泰西封。再过三百多年,帕提亚帝国被萨珊王朝的新波斯帝国所取代,泰西封仍然是萨珊波斯的都城。而塞琉西亚城,在公元后165年,罗马大将Avidius Cassius征服这片地区,夷平塞琉西亚城,今天连踪迹都找不到了。而隔河相对的泰西封城,遗留下一座巨型的拱门,直到今天,仍然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砖砌拱门。考古学家判断,这应该是帕提亚帝国王宫正殿的正门,今天大殿已经不存,只剩下这座高大的门楼。门楼的城砖没有刻字,我们并不确切知道它的年代,只是当地阿拉伯人习惯叫它“库斯老拱门”,那么,也许是公元537年到579年的萨珊波斯皇帝库斯老一世所建Khosroes,也许是590到628年在位的库斯老二世所建。总之都在6世纪到7世纪初,相当于我们的南北朝末期到隋唐这段时间。最终泰西封城毁于637年阿拉伯帝国征服萨珊波斯帝国的战争。

帕提亚帝国的首都泰西封图片

这座拱门体量巨大,可以登临顶端俯瞰泰西封的遗迹。

帕提亚帝国的首都泰西封图片
基什城遗迹

从泰西封接着沿底格里斯河南下,我们来到这次旅程中数一数二历史悠久的基什城遗迹Kish:基什城极为古老,远在史前时代公元前4000年,苏美尔人就在这里建立了城邦国家。据记载,基什是在古代大洪水之后,(近东的)人类建立起的第一个王朝。公元前2400年(或者2200年,因为几种后世王表的推算不同),阿卡德帝国的创始人,萨尔贡一世,就是出身于基什王国宫廷的臣仆,后来萨尔贡一世征服了整个两河流域,向西到地中海,向南到埃及边境。这个时代比传说中的夏朝建立,还早200到400年,有的资料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帝国(当时上下埃及已经统一了,大金字塔也建立不久,如果说萨尔贡大王的阿卡德帝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帝国,你把埃及往哪里摆呢?)。不过从此之后,萨尔贡大王将都城由基什迁往阿卡德城(所以叫阿卡德帝国,但是阿卡德城的遗址至今没有发现),基什城在上古时代就已经渐渐没落了。从2007年起,每年英国和伊拉克的考古学家在基什遗址继续进行发掘工作。这是伊拉克2003年战后,极少数又恢复考古发掘的遗迹之一。

基什城遗迹图片

你能相信么,就这么一个土堆,这是古代史书上大名鼎鼎的Kish,跟乌尔Ur,乌鲁克Uruk,拉加什Lagash相提并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最早的城邦?

巴比伦古城

古阿卡德帝国时代,巴比伦城只是个小村庄。公元前18世纪汉谟拉比王的古巴比伦王国达到第一个鼎盛期,但是不久衰落。漫长的整个中巴比伦/Kassite王朝期间,仍然是一个弱国都城。直到公元前689年建立新巴比伦王国,很快在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前604年即位),成为强盛的帝国都城,新巴比伦帝国灭亡了新亚述帝国。也就几十年的工夫,前539年陷落于波斯居鲁士大帝。今天所见的巴比伦遗迹,基本上都是尼布甲尼撒的都城遗迹。因为当地地下水位高,再往下更早的古巴比伦遗迹已经湮灭了。

现在挖掘出来的,有大道,原状的伊士塔门,以女神伊士塔命名,公牛和神兽Chimeras(蛇鹰狮的合体)图案装饰,原来都是蓝色瓷砖作地,神兽图案色彩缤纷。整个遗迹都是1889到1917年之间,由德国人发掘出来的,德国考古队在一次大战之前,把伊士塔城门的瓷砖部分,分割搬运到柏林,整个工程用了二十多年才完成,二战中奇迹般地保存下来,现在在柏林市中心博物馆岛的柏加蒙博物馆里。

巴比伦古城图片

当地留下的伊士塔城门还是原状的,但是比较低矮,没有瓷砖的那部分。仍然可以看得出泥砖上的浮雕神兽Chimeras。

巴比伦古城图片
巴比伦古城图片

尼布甲尼撒王宫被德国考古队发掘出来之后,发现了正殿大堂,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回师,公元前323年就死在这里,遗体在这里向全军展示。看见我们的英国领队,Geoff老头躺在台子上了吗?他在假装亚历山大大帝呢。

巴比伦古城图片
巴比伦古城图片

这是巴比伦城中心区住宅的遗迹。

巴比伦古城图片

巴比伦古城宅基地的远处,山上隐隐有一座高大建筑。那不属于古巴比伦,是为萨达姆修建的行宫。但是萨达姆很可能根本没有来住过,也可能前后只住过6次。

巴比伦古城图片

萨达姆统治期间,伊拉克政府将原来的城墙和宫墙加高,现在的古代墙基上续了6千万块新砖,做得高大雄伟。也不是全无是处:他的修补,让游客更容易想象当年巴比伦城的雄伟规模。

巴比伦古城图片

但是三千年的旧墙基,受不起这些新砖的挤压,头重脚轻又呈摇摇欲坠之势,修复文物成了破坏文物。后来要拆,更拆不得:现在全靠这些上层的新砖把旧墙基压在一起,如果上层新砖拆了,下面的旧墙会四分五裂得更快。除了城墙和宫墙,萨达姆还制作了三分之二比例缩小的蓝色瓷砖伊士塔门。不过瓷砖太新了,而且Chimeras神兽的形象做工不够好,赶不上古代真品手工的形象生动。

巴比伦古城图片

拿这个我们拍照合影的仿造伊士塔门,跟前文里柏林博物馆中货真价实的古董相比,现代人的工艺水平,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呢?

石刻狮子吃俘虏,附近几百公里没有大块石料,古代两河流域都是泥砖建筑,这个石雕可能是战利品。考古发现狮子背上原本有鞍鞯,有假设说可能狮子背上还站立着女神伊士塔。----有没有令你想起,西安汉武帝陵的霍去病墓前,汉代雕塑马踏匈奴?

巴比伦古城图片

另外附近的旷野中有座小山,顶上有高耸的石碑,看上去象美国西部荒野中的grand chimney国家公园。19世纪以来,人们都误以为这是巴别塔,其实现代的考古发掘证实,这是古城Borsippar,高耸的石碑是古代神庙的一部分。Borsippar是古代苏美尔文明的一座古城,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作为古巴比伦的附庸城市出现。这座高耸的塔形神庙,所供奉的神叫Nabu,也是巴比伦城的主神Marduk的儿子。

巴比伦古城图片

看上去的确更像巴别塔的气派吧?

在大殿侧后方,考古工作者发现一些很独特的建筑结构,像是储藏室,又像是提水机构,于是有人推断,这就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原址。此说的根据是,花园应该与王宫相连。但是希罗多德的书中,虽然详尽甚至夸大地描述过巴比伦城,却没有提到空中花园。这就是考古之谜了:首先,发掘出来的建筑,并不清楚原来的用途,只能推测;其次,即便在史籍中,巴比伦空中花园是否存在,也仍然颇有疑点,不能定论。

巴比伦古城图片

这是古巴比伦城和王宫的复原地图。

通天塔遗址的传说

在古巴比伦遗址附近,居然还有传说中的巴别塔/通天塔遗址。我们知道,基督教圣经里,旧约实际上是犹太人的经典,新约才是基督教创作的。旧约创世纪里说,大洪水之后,诺亚的子孙说同一种语言,要建造一座通天高塔,上帝不悦,令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人们交流发生困难,于是工程失败。这是人类不同语言的起源。这种传说中鼎鼎大名,却不靠谱的事,居然也挖出了遗址。但是和基什城古迹一样,今天只是一堆黄土,连塔状高起都看不出来,贴照片也没有什么意思。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13条)

游客
添加表情
评论
鲁子鹏
鲁子鹏 : 神仙操作
09月12日 15:04
dfry9598
dfry9598 : 感谢博主分享这珍贵的游记![32个赞]
04月30日 00:10
zxxtwinkle
zxxtwinkle : 大神! 要开始follow你了;P
02月10日 12:28
rapl0171
rapl0171 : 很不错的游记,已收藏!
11月03日 18:11
冯佳佳还是爱曼菲士
10月19日 08:39
苯苯2012
苯苯2012 : 楼主继续啊,还有,你的另外几篇游记发在哪个地方啊?
09月04日 21:20
米兰米亚
09月02日 13:26
949558341
949558341 : 现在这些地方好多已经没了吧
04月27日 09:06
BostonM
BostonM : 大神的探索之旅
04月24日 23:59
背着背包去旅行_和你
背着背包去旅行_和你 : 太赞了,没机会去。看看你的游记也是过瘾了!
04月24日 16:15
超Yan
超Yan : 这里跟印象中的不一样
04月24日 15:22
王卫科
王卫科 : [32个赞]32个赞!为你转身,求上头条!
04月24日 14:54
落榜进士
落榜进士 : [朕知道了]已阅!握爪!咱都是有故事的人~
04月24日 13:57
猜你喜欢
2 篇,查看更多
前面后面
  • 4
    【乌鲁木齐】带你去解...
    【乌鲁木齐】带你去解锁这个满大街都是迪丽热巴的地方(你最需要的新疆游全攻略)
  • 6
    梦幻爱之旅,新西兰南...
    梦幻爱之旅,新西兰南岛游
  • 5
    丽江的大研花巷,香格...
    丽江的大研花巷,香格里拉的独克宗花巷,合起来就是流连忘返的“花花世界”
  • 7
    碧海蓝天,沉沦在不一...
    碧海蓝天,沉沦在不一样的菲律宾(巴拉望、宿务、公主港、薄荷岛)
  • 19
    静观云 ▪ 南
    静观云 ▪ 南
  • 7
    【西北】青海湖-敦煌-...
    【西北】青海湖-敦煌-额济纳旗 7日行程
  • 2
    【我的国庆70周年华诞...
    【我的国庆70周年华诞】西安观升旗+安康汉阴自驾游
  • 5
    闻你千遍,不如一见
    闻你千遍,不如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