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高加索三国游
头图加载中

攻略   >  埃里温旅游攻略   >  外高加索三国游

外高加索三国游
  • 顾剑
  • 创建于2015/04/29|浏览1.3万

外高加索三国游

  • 出发日期/2014/11/01

  • 天数/4

  • 人物/独自一人

  • 玩法/漫游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历史背景综述

外高加索这块弹丸之地,一般人不太熟悉,甚至我的大多数朋友都无法在地图上马上指出这三个国家。这块地方的地理形势,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三个民族的历史命运。外高加索三国夹在黑海和里海之间,北面是欧洲最高的山脉高加索山,之所以叫“外高加索”,是从俄国人的欧洲观点出发的:“北高加索”属于俄国,而外高加索在南,是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三国。其实俄罗斯崛起为欧洲列强,只是18世纪的事情,相当晚近,之前数千年的时间,高加索山以北都是草原游牧民族的地盘。因此,之前两千年的时间,外高加索的各个民族,基本的战略姿态,是背靠高加索山,坐在山坡上,面向南方。而它南面呢,历史上一直处于一东一西两大帝国强权的夹攻下,属于缓冲地带(历史上,外高加索的东南方向,是帕提亚帝国,萨珊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和复兴的伊朗-波斯,西南方向,是罗马帝国,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而外高加索的山地贫瘠,人民又彪悍,历来它东南面,和西南面的两大帝国,一方面忌惮敌对帝国的实力,另一方面把征服外高加索看成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所以这块土地历来受到东南和西南两大帝国的军事入侵和文化影响,但是却多多少少保持着独立和半独立的连续历史。要理解这三个国家各自的民族历史,文化心理,我觉得关键是懂得它的地理形势,和地理如何影响跟塑造了他们的历史。

其实追溯外高加索三国的历史背景并不难,因为这三个国家基本上是“继起”的关系,最早和对世界文化影响最大的是亚美尼亚:在古罗马时代,亚美尼亚基本就涵盖了今天整个的外高加索地区,它是处在罗马--帕提亚两大帝国之间的缓冲国,公元300年的时候,第一个将基督教定为国教,比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还早三十年。而且亚美尼亚教会至今都独立于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两大基督教系统之外,是自己的独立教会,有自己的教皇。今天,在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管理耶稣基督圣墓大教堂的,就是亚美尼亚基督教会。

亚美尼亚毕竟是个弱国,它的独立,有赖于东南和西南方向两大帝国的势力平衡。东南方的帕提亚帝国垮了,代之而起的是萨珊朝的波斯帝国。后来西南方向的罗马帝国也分裂了,东罗马帝国演变成拜占庭帝国。仍然是个拜占庭--萨珊波斯对峙的局面。到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灭亡了萨珊波斯,取代波斯成为外高加索东面的强邻。而西面呢,拜占庭尽管势力范围大大收缩,仍然能够抗衡阿拉伯帝国。所以,亚美尼亚还能继续在夹缝中生存。

一旦这个东西方的势力平衡被打破,外高加索独立的日子,也就屈指可数了:公元10世纪塞尔柱部落的突厥人从中亚草原入侵中东,他们虽然在形式上保留了哈里发,作为阿拉伯世界的共主和精神领袖,自己的最高首领称“苏丹”,比哈里发低一级,但是塞尔柱突厥王朝的苏丹,实际征服和控制了大部分中亚中东,塞尔柱突厥王朝和阿拉伯帝国哈里发的关系,类似于战国七雄跟东周天子的关系。同时在西方,塞尔柱突厥在1071年的曼奇科特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了拜占庭帝国和亚美尼亚联军。从此,东西两大帝国对峙的战略格局被打破,亚美尼亚王国就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过,塞尔柱突厥王朝自己也并不久长。这些草原和沙漠上彪悍的游牧民族,不管是阿拉伯系统也好,突厥系统也好,蒙古系统也好,战斗力在古代绝对远超定居的农业文明,可是他们共通的毛病,是缺乏政治文明,缺少统治的智慧,拥兵的军阀之间,谁也不服谁,建立了一个大帝国以后,马上就会内斗,所以帝国从来不能长治久安。塞尔柱突厥如此,之前的阿拉伯帝国,后来的喀喇汗国,蒙古帝国,帖木尔帝国,也都是由于内部军阀混战而分裂的。塞尔柱突厥帝国内部纷争,又受到欧洲十字军的攻击,逐渐衰落下去,在外高加索又出现了权力真空。这次,大亚美尼亚国气数已尽,格鲁吉亚人填补了外高加索的权力真空。

所以说在中世纪这段时间,统一外高加索的主角,是格鲁吉亚,时间大约在11到13世纪。中间有两次,东方的游牧帝国强大到横扫整个外高加索,一次是蒙古西征,一次是瘸子帖木尔的征服。不过这两次征服者并没有在外高加索地区久留。格鲁吉亚在这二三百年的时间里,主题是跟衰落的塞尔柱突厥王朝斗争,争取独立,也曾经一度成为强大昌盛的独立王国,尤其是大卫四世和塔玛女王两个人的统治时代(他们都被称为“大帝”,在12世纪的一头一尾),是格鲁吉亚王国的黄金时代。

瘸子帖木儿帝国的征服,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明朝初年,此后,基本上可以算欧洲史的近代了。此时格鲁吉亚王国经过蒙古和帖木儿的两次打击,也已经衰落。而整个外高加索的战略格局,又恢复到了东南--西南两大帝国不断征战和平衡的模式。在西南面的是新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它取代了罗马--拜占庭的地理位置,而东南面呢,是重新获得独立的波斯。

近代几百年的时间,外高加索成为波斯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争夺的前线,但是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却再也没有回复历史上在夹缝中保持独立的地位,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波斯或者土耳其的附庸。可是传统的东南--西南格局在近代改变了,从北面的高加索山脉另一边,来了第三个强权:18世纪开始兴起的俄国人,到19世纪,开始经略外高加索。到了这个新时代,波斯和土耳其这样的老大帝国,都已经走下坡路,欧洲的俄罗斯,才是世界舞台上新兴的列强。一开始呢,以格鲁吉亚为主的外高加索当地势力把俄国人视作救星,因为格鲁吉亚跟俄罗斯都信仰希腊东正教,格鲁吉亚人心目中,俄罗斯就是历史上拜占庭帝国的继承人,而格鲁吉亚历史上跟拜占庭的关系,总体还不错,何况,数百年来,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各族人民的传统敌人,就是波斯和突厥。结果,19世纪国际政治的发展结果就是,最终由高加索山背后来的俄国熊,完全并吞了整个外高加索地区。俄国革命,外高加索组建了三个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各自独立。

那有人可能会问我,这两千年的外高加索概述,怎么压根没有提到阿塞拜疆呢?阿塞拜疆有点特殊:首先,阿塞拜疆在历史上从没有象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那样强大过,从没有统一过外高加索。其次,阿塞拜疆跟其他两个国家的民族,语言,宗教都不一样。阿塞拜疆这块地方,最初也是高加索的原住民,跟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一样。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在三国当中最靠东南,所以历史上受波斯,以及征服波斯的各个中亚草原民族(突厥人,蒙古人)影响很深。今天的阿塞拜疆人,要么是突厥化了的原住民,要么干脆是突厥和波斯来的移民,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芬兰语,匈牙利语,都属于阿尔泰语系,祖先同是亚洲的草原游牧民族)。所以说,阿塞拜疆的种族和语言,跟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都不一样。阿塞拜疆人信伊斯兰教,而亚美尼亚跟格鲁吉亚都信基督教,后两者的差别在于:格鲁吉亚属于东正教系统,而亚美尼亚教会是独立的基督教会,不属于罗马天主教或者希腊正教。

注释

基督教在全世界大致可分为三大系统,东正教包括希腊,俄罗斯,塞尔维亚等国,罗马天主教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法国,波兰,匈牙利等国,第三个主流是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后兴起的新教各派,象什么浸礼派,开尔文派,路德派等等,在英国,荷兰,德国北部,美国占主导地位,但是新教各派只是个统称,互相并不统属。除了这三大主流以外,基督教还有其他古老的独立教会,比如亚美尼亚教会,叙利亚教会,埃及的科普特教会等等,这都是独立的教会,有自己的教皇(一般翻译成大牧首,不叫教皇)。国内很多人习惯把新教各派称为基督教,似乎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就不信基督似的,这是错误的,很容易引起歧义。我自己的所有文章里,“基督教”都是统称信仰耶稣基督的宗教。

笼统来说,阿塞拜疆的历史和文化受波斯和土耳其影响深,格鲁吉亚传统上更亲俄亲西方(2008年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所以现在格鲁吉亚跟俄罗斯的关系并不好),而亚美尼亚在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传统方面做得最好。亚美尼亚人有独特的宗教和语言文学,这成为他们亡国一千多年,赖以维持自己民族文化独特性的载体,亚美尼亚文化的向心力很强的,这点很象波斯人和中国人。今天的亚美尼亚人,即便寓居其他国家,仍然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而且普遍社会地位都挺高。起码笔者在美国认识的几乎所有亚美尼亚人和伊朗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你在平时新闻里可以留意,如果姓氏是以“扬”结尾的,一般都是亚美尼亚人,比如米高扬两兄弟,一个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一个是米格战斗机的总设计师。二战时的苏联元帅,方面军司令巴格拉米扬,战后六七十年代的苏军装甲兵司令巴巴贾尼扬,这都是亚美尼亚人。而姓氏以“什维利”结尾的,一般都是格鲁吉亚人,比如斯大林的真名,叫“朱加什维利”,还有前几年有一个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叫“沙利卡什维利”,这都是格鲁吉亚人。

实用攻略信息

我分两次去的外高加索三国。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对美国护照免签证,而阿塞拜疆的签证,无论对任何国家都很难拿到,要求邀请信。我申请的是停留期在三天之内的过境签证,这个不需要邀请函。逛逛巴库城有一天时间足够了。另外还要注意一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独立之后,为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打了一仗,现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由亚美尼亚占领着,所以两国关系非常糟糕。阿塞拜疆法律明文规定,如果你的护照显示曾去过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州旅行,将会被禁止入境阿塞拜疆,即便有阿塞拜疆签证也不行。但是法律没有说如果只是去过亚美尼亚本土,比如首都埃里温,就一定不能进阿塞拜疆。无论如何,鉴于两国的恶劣关系,直接来往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终归是个冒风险的事情。幸好两国和格鲁吉亚的关系都还不错,建议如果计划一次去三国的话,把格鲁吉亚放在中间。

我在计划旅行的时候,所用的旅行指南是 Lonely Planet 2000英文版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还有2012版的阿塞拜疆,其中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2000版的价格和餐馆信息严重过时。以下是我2013年实地踏勘的结果。

我到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机场的时间是凌晨3点,机场非常现代化,所有的纪念品商店,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机场问讯处,大多数航空公司售票柜台,所有银行,ATM机,咖啡馆全都彻夜营业,实际上夜里比白天热闹,早晨6-8点反而是最冷清的时候。机场有很多各个银行的ATM机可以选择取美元或者当地货币Lari,1美元等于1.65Lari,但是给出的钱是大面额,要在机场商店买点小东西破开。食品都是明码标价。第比利斯机场打车到市中心Tavisuplebis (独立)Moedani (广场)25Lari,到更远的火车站30Lari,可以在机场等到早上7点开始(到夜里12点)每15分钟有37路公共汽车从到达厅门口去城里,路上停很多站,先经过市中心独立广场,穿过城市,终点站在火车站前。票价半个Lari,上车自己投币拿打印出来的车票,经常有工作人员上车查票。一定在机场准备好零钱,司机不找零钱。37路公共汽车是黄色的中巴,前挡风玻璃有37字样。

第比利斯城里各处之间打车都不可能超过5个Lari,一般3个,要讲好价钱,出租车都没有计价器。有地铁,没有英文标示,只有向当地人问,几乎无法用。我没有坐过。城里从独立广场到旧城到河边,或者沿着主要的Rustavilis街走,都是步行距离。

第比利斯街牌子有当地文字和英文对照标示,但是Lonely Planet的2000版地图非常糟糕,和他们家的其他指南书完全不同,应该在机场tourist information拿好免费地图,问好出租车大致价格,和去郊外包车的大致价格再离开机场。tourist information的人英语很好。

第1天

Shkehara

Lonely Planet上我事先觉得有兴趣的两家餐馆Nikala 和Ducani全都拆了,连Rustavilis街上的邮政总局也拆了,所以我觉得在第比利斯找邮局寄明信片是个问题。餐馆就不要根据书上了,格鲁吉亚一般餐馆都很便宜,我在比较好的餐馆吃的海鲜汤,瓦罐油煎蘑菇,半升啤酒,总共才13.5 Lari。那家叫做Shkehara,在Rustaveli大街38号,环境不错,也不贵,但是门口照片是亚美尼亚文,没有英文。菜单是英文亚美尼亚文俄文对照,侍应生说英语。

Shkehara图片
关于第比利斯——埃里温

火车从第比利斯到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无法从网上预订票,但从来不会没有票,夜车卧铺非常方便又省时间,但不是每天的,从第比利斯去埃里温是单数日子,回来是双数日子。 第比利斯到埃里温是晚上20:20开车,早上7:00到达,二等卧铺约43Lari,和国内老式火车的4人软卧车厢相同。我买的二等卧铺,没有买一等车。开车后晚上约10点半过边境,格鲁吉亚边检查护照,然后亚美尼亚边检查护照。最好提前办好亚美尼亚签证。他们的网上evisa非常方便,2天内批准,然后储存在他们的电脑系统中。你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电子签证的打印件,他们一查电脑你的护照号码马上可知。有这么方便的系统,我强烈不建议在边境来临时申请签证。网上有信息说火车过境不给当场落地签证,也有人说可以的。尽量提前在网上办好亚美尼亚签证。(但是有可能中国国籍不允许网上签证,这个具体规定要查亚美尼亚电子签证的官方网页)。 如果一切顺利,全火车没有人有签证麻烦耽误时间的话,火车将于12点半左右继续开行,早上7点准时到达。

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火车站很萧条,主要依靠长途汽车,所以火车站没有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没有换钱的地方,也没有ATM机。站前广场横的大街右边有银行的ATM机可以取钱,和格鲁吉亚一样,很多ATM机和银行,可以选择美元或者Drum,1美元合400Drum。

埃里温的出租车分两种,顶上都有出租车标志,一种是车身有棋盘格的正规出租车,所有正规出租车都在后视镜位置有计价器,让司机使用计价器,600Drum起价,从火车站到市中心南边共和广场3公里大约只有600,到市中心北边Matenadaran大约800,到长途汽车站Kilikya最远,约1000,才2.5美元,非常便宜。

另一种出租车虽然顶上有出租标志,车身没有棋盘格,没有计价器。在火车站广场基本是这种车。不要用。只要到大街上,非常多的正规出租车,招手即停。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街上也有很多出租车招手即停,但都相当于埃里温的第二种车,必须讲价钱。

埃里温地铁只有1条线,我坐过,在站里售票窗口100 Drum买一个圆币就是票,没有英文标示,甚至没有俄文标示,完全没有外国人坐,我问了当地人,试坐了一次,上车人人看我。火车站到共和广场是两站地铁,地铁的“火车站”那一站,用的就是火车的站台和铁轨,露天的,从地下通道走。共和广场的地铁站在广场东面大楼背后。

亚美尼亚的白兰地世界闻名,阿拉若山牌Ararat白兰地,700毫升一瓶,如果是3年陈的,约6千多Drum,5年陈7900-8000 Drum。我当时买了两瓶,在埃里温喝了一瓶,带回家一瓶,味道非常好。格鲁吉亚的特产则是葡萄酒。阿塞拜疆人多数是穆斯林,不喝酒,不过首都巴库是个非常现代化的城市,跟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穆斯林国家一样,买酒根本就不成问题。只是特产里面就不会有酒了。大家都知道俄罗斯人的民族美食,是“伏特加和鱼子酱”,其实,俄国的顶级鱼子酱,就是来自里海。所以,在里海周边,无论是俄罗斯,伊朗,还是阿塞拜疆,买顶级的里海黑鱼鱼子酱,是不可错过的当地特产。

听在当地教会工作的美国志愿者讲,埃里温和第比利斯都很安全。虽然当地人对外国游客很好奇,人人会注视你,有点像伊朗的感觉,但是主动搭讪的不象伊朗那么多。而我自己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经历,也证实巴库非常安全。

如果包车去首都附近的古迹庙宇:

在格鲁吉亚我去了Mtskheta镇(发音姆茨凯塔),是古都,有第一座格鲁吉亚教会的总部教堂Sveti-Tskhoveli,镇子外山上有居高临下的Jvari教堂,第比利斯城外25公里。如果从机场包出租车来回,包括等候的时间,不应该超过100 Lari,曾经有司机开价130,我没还价,不想用他的车。我从城里火车站包的taxi,来回不应该超过60。那次司机想揽活,开价40,很低了,我没还价。他路上想找各种借口诸如让我另掏汽油钱,等候钱之类再多收我20,我没吃那套,坚持就是40,最后他也没办法。如果你有在埃及和司机斗智斗勇的经验,外高加索司机的手段只能算小菜。我最后给了他40外加10的小费。据Lonely Planet说在外高加索,小费并不必要。我还是按照平常在美国的习惯给些小费的。

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看教堂和废墟都不需要很长时间,每个地方我很难想象会逗留半小时以上,都是拍两张照就完了。教堂的形制简单古朴,不象罗马天主教或者东正教那么华丽。

在埃里温,我计划去两处,一是埃里温城西10来公里的Zvatnots教堂遗迹,和古都及亚美尼亚教会从古至今的总部所在地Echmiadzin。二是城东26公里和35公里的古罗马时期Garni太阳神庙及山谷中修道院Geghard。两处在城市反方向。

前者,城西的Zvatnots和Echmiadzin,是亚美尼亚之行必去之处。如果从城里包车,应该在4千左右往返。但是埃里温的机场离开Zvatnots很近,就在埃里温通向Zvatnots的高速公路旁边。所以,如果你是飞到亚美尼亚,那么,进城之前,打车先去这两处景点再进城会很划算,总共不会超过2个小时,机场离开教堂废墟3公里,从教堂废墟再去Echmiadzin再往西几公里。

东面的Garni和Geghard则很远,我留意了计价器,从较近的Garni到城里单程大约4千,那么,从城里包出租来回,大约应该是1万左右。(1美元合400 Drum)

我当时是从火车站包一辆出租,先去长途汽车站(单程应该1千左右),买汽车票,然后去西面的两处,再回埃里温穿城而过,去东面的两处。他们用计价器,加上等待的时间,总共是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1点半,2万Drum。所有的景点每一处都不需要停留时间很长。如果不用计价器的话,只去东西两群景点,不去长途汽车站,讲价钱,1万2千以上到2万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不应该超过2万。

从埃里温到第比利斯,如果坐火车也是一夜,每逢双日晚上才有。如果坐汽车,在Kilikye长途汽车站,是中巴,说是早上8点开,其实9点左右,会等人比较满一些才走。可以象我一样为保险起见提前在售票窗口买票,当地人全都是来了当场问司机买票上车的。价钱没有显著差别(好像当场买的稍为便宜一些)。车行时间约5小时,其中前3个多小时在亚美尼亚境内,会在路上停一下休息10分钟,过边境大约半个小时即可,到达第比利斯约下午2点,车站离开第比利斯老城和独立广场不远。

我的旅馆我不知道该不该推荐:性价比是很好的,店主说很流利的英语,挺干净也便宜,但是地点不靠市中心,所以我并不推荐。还是列出来吧,备考。我当初选这两处的目的是要离开火车站近,因为要用火车作为交通工具。火车站离开市中心就远了。在埃里温是areg hotel,在venere.com上面订的,1200 Drum(30美元)1天,单间含卫生间,最多可住3人,带早餐有免费无线网,但是只在大堂信号清晰。在火车站前步行5分钟,很好找。在第比利斯,是hotel chubini,在booking.com上面订的, 50 Lavi一晚(合30美元),全套公寓,包括客厅厨房卫生间,卧室里面甚至有一个独立的吧台。但是我以为靠火车站近,其实步行还有10分钟距离,大致在Rustaveli大街北头河边的共和广场,跟火车站之间。距离市中心老城的独立广场,打车大约5Lari。所以这两处离开市中心都不算近,不一定值得推荐。性价比倒是非常非常好。

我在阿塞拜疆只去了巴库,巴库机场是全新的,从机场到市区20多公里路,有16路和116路公共汽车,打车的话,那里的出租车和伦敦的同款,黑色或者紫色全新,都装备有计价器,但是在机场拉客的出租司机都不愿意用。一定坚持让他们用计价器。从机场到市中心单程最多也就是25-30 Manat。1个Manat合1.27美元,比美元的币值高。在阿塞拜疆机场的ATM机上,也是可以选择取美元,欧元,还是Manat的。巴库的老城经过修缮,离新城不远,从老城北门的喷泉广场到新城中心的火车站,大约2公里,不带行李的话,都可以步行。火车站对面有座5层的购物中心,顶楼的餐饮中心聚集了很多餐厅,有高档餐馆也有咖啡座,多数是快餐,有阿塞拜疆菜,黎巴嫩菜,俄国菜,也有肯德基和麦当劳。阿塞拜疆菜的口味非常好,远超一般的购物中心快餐,而且又便宜,强烈推荐。Lonely Planet上面推荐的几家位于老城的餐馆也都不错。至于买鱼子酱,推荐新城Xaqani街和Azadliq街交口的Zazar Baliqi食品店,在火车站以南3个路口。

第2天

姆茨凯塔镇

我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乘坐白俄罗斯航空直飞第比利斯,到达的时间是凌晨3点,我没有订旅馆,大晚上的进了城反而不知道去哪里,倒是机场热闹,所以在机场坐到早上7点,天亮了,坐37路公共汽车直达火车站,在火车站存下行李,包车去郊外的几处景点。说实话,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两个首都,第比利斯和埃里温城里都没有什么好看的,重点都在郊外的古迹。

姆茨凯塔Mtskheta镇在第比利斯城西25公里,Lonely Planet上说有公共汽车和中巴,每15到20分钟一班,还有火车,交通还算方便,一旦到了镇上,到处都是步行距离。但是我要去附近的Jvari修道院,而且下午要回第比利斯游览,晚上火车去亚美尼亚,时间比较紧,就从火车站包车了。第一站的乔瓦里修道院Jvari,坐落在山顶上,而整个姆茨凯塔镇,是建在山谷中的平地,所以从Jvari修道院,可以俯瞰整个山谷。

姆茨凯塔镇 图片
姆茨凯塔镇 图片

山下的姆茨凯塔镇Mtskheta,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从公元前后,就是当地格鲁吉亚小王国的首都。(当时亚美尼亚在外高加索占统治地位,但是山地中可以有很多事实上各自独立的政权,名义上承认一个宗主。格鲁吉亚人的国家当时已经存在了,尽管它强盛起来是将近一千年以后的事情)。这里的教堂,至今还是格鲁吉亚最大和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公元4世纪初,从今天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来了一位女传教士,圣尼诺 St. Nino,她传教走上层路线,首先说服国王一家人皈依基督教,于是337年国王下令将基督教定为国教,而格鲁吉亚的第一座教堂,就建在王宫的后花园里,当时是木制的。

传说

还有一个传说:教堂里埋进了耶稣基督上十字架时所穿的袍子,是基督遇难时在场的一位目击者带来的,所以埋袍子的时间,在公元30多年。在埋袍子的坟墓上,长出一棵树。可能这棵树也沾染了圣物的灵气,三百年之后,基督教成为格鲁吉亚国教,在这里建造教堂的人要平整土地,却怎么也砍不倒这棵树,只能将树干拦腰截断。圣尼诺来了,在树前祈祷一番,让这颗树的两段枝干重新合拢,枝繁叶茂,重新开花,而且能分泌具有治病功能的树脂。

一百五十年之后,格鲁吉亚国王把木质教堂改建成石制教堂,经过历代扩建,今天的教堂,基本上是公元1000年以后的30年间,格鲁吉亚快要到全盛时期的建筑格局。据说当时的国王砍了负责扩建工程的建筑师的右手,让他再也建不成比这更宏伟的教堂。格鲁吉亚全盛时期的首都,迁移到30公里之外的第比利斯,但是姆茨凯塔仍然保留了大主教总部,和王家教堂的地位,两千年来,一直是格鲁吉亚的宗教中心。历代格鲁吉亚国王受洗,加冕,婚礼,葬礼,都在这里举行。

传说图片

这是格鲁吉亚国王加冕的御座

Mtskheta

因为教堂的格局奠定于中世纪,是最典型的格鲁吉亚教堂建筑样式,现在来看它,跟西欧的罗曼式建筑很象,罗曼式建筑是在法国兴起哥特式之前,查理曼大帝之后的“加罗林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样式,跟这座教堂的年代差不多,也是这样大量使用圆拱窗和壁柱装饰了,后来的哥特式就是尖拱了。西欧的罗曼式其实字面是Romanesque,罗马式,有很多罗马帝国时代巴西利卡建筑的元素,但是它的时代比西罗马帝国灭亡晚了好几百年,根本不是罗马人的东西,为了避免误人子弟,我故意在中文里不用“罗马式”,而用音译的“罗曼式”,以示区别。西欧的罗曼式建筑,外高加索的教堂,和东欧的拜占庭式建筑,看上去都有点象,因为它们都继承了古罗马的元素。不过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教堂,跟东欧的拜占庭式教堂(例如保加利亚的圣索非亚教堂,克里姆林宫里的圣母升天教堂)还有区别,今天我们看见的俄国东正教堂,都是金碧辉煌,而且有个巨大的圆顶(大圆顶夸张到极致,就变成了多个彩色的洋葱头拱顶,比如莫斯科红场上的瓦西里教堂,彼得堡的圣血教堂)。高加索这边的教堂,要么是多边形的圆锥顶,覆盖红瓦,顶子的坡度并不高,要么是瘦高的多边形锥体。外部装饰也没那么夸张,朴实的灰黄色石块,没有镀金。不过据当地人说,Mtskheta这座大教堂一千年之前墙壁是覆盖大理石装饰板的,比今天华丽得多。

Mtskheta图片
第比利斯

看过格鲁吉亚的古都以后,开回第比利斯市中心的独立广场,才中午12点钟。我有半天的时间看看第比利斯这座城市。大体上,第比利斯的地形分三部分:一条河把第比利斯分为东西,河东地势高,没有什么可看的地方,但是火车站在河东。河西分南北:河西的北面是新城,建于沙皇和苏联时代,一条南北向的Rustaveli街贯穿新城,这条街两边可以逛逛。河西的南边是第比利斯旧城。而连接旧城新城的,就是这个独立广场,广场上有沙俄时代的总督府,苏联时代以后,总督府改成了少年宫。还有格鲁吉亚议会大厦。

第比利斯图片
第比利斯图片

广场中心的纪念柱顶端,是圣乔治屠龙的雕塑。

第比利斯图片

我从广场先向南去旧城。格鲁吉亚旧城给我的印象并不整洁,有一些传统样式的教堂,大多数都关着门,街道显得破破烂烂的。但是旧城边缘有座小山,山顶有城堡。从河东有缆车越过河面直上城堡,可以俯瞰第比利斯市容。于是我就走向旧城的河边,准备过河去坐缆车。

第比利斯图片

旧城过河的石桥处,是河面最窄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河上最早一座桥的原址(第一座桥建于5世纪)。这里河岸悬崖高耸,水流湍急。河对岸高处有一座教堂,古代是控制这座战略性桥梁的城堡。教堂前的骑像,是5世纪末的东格鲁吉亚小国国王Vakhtang Gorgasali,是第比利斯城的奠基者。

第比利斯图片

从玻璃大桥走回河西,沿着主干道Rustavelis逛新城。这条街建于19世纪俄罗斯统治期间,有剧院,教堂,百货大厦等等堂皇的建筑,也有复古风格的基督教堂和清真寺,在古代宗教建筑里融入19世纪末的当代元素,比如这座融入北非摩尔风格的Paliashvili歌剧院

第比利斯图片

我在第比利斯的主要游程是两天,这一天之后基本要看的地方都已经走过,当天搭夜间火车去亚美尼亚首都,清晨到达。走完亚美尼亚之后,再坐汽车回第比利斯又呆了一天。为了叙述清晰,把来回两天集合在一起记叙了。

这是我的二等卧铺车厢,跟国内的软卧差不多,只是比较陈旧一些

第比利斯图片

这是餐车小卖部和酒吧车厢

传说

据说,在1226年的时候,札兰丁征服格鲁吉亚,强迫当地居民由基督教该宗伊斯兰教,不愿意改宗的,当场就从桥边的悬崖扔下去。札兰丁是谁呢?大家看过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一定记得郭靖随成吉思汗大军远征花剌子模帝国,围攻撒马尔罕。花剌子模帝国当时是中亚新兴的突厥系游牧帝国,信奉伊斯兰教,武力非常强大,国势蒸蒸日上,无奈碰上了同时兴起的蒙古帝国,在成吉思汗西征大军面前脆败,苏丹摩诃末逃到里海的小岛上死掉了,他的王太子札兰丁是个能人,虽然被蒙古大军击败,在满世界逃亡的途中,还能顺便征服波斯,外高加索,阿富汗,和两河流域的大片地区。札兰丁是穆斯林,所以他征服格鲁吉亚之后,就在这里强迫当地百姓改宗。

成吉思汗不会轻易放过札兰丁这样的强人,让他死灰复燃的,他随后派出远征军穷追不舍,札兰丁逃到哪里,蒙古大家就追到哪里。一路征服了阿富汗,波斯,高加索,顺便灭掉了分裂的塞尔柱突厥各个诸侯,也正式灭亡了巴格达的阿拉伯帝国哈里发。最后札兰丁被蒙古大军追到库尔德地区的山里杀死了。

我过河之后,原想坐缆车凌空跨越河面,上山顶城堡的。但是天气很阴,风非常大,缆车虽在运行,但摇晃得有点厉害。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虽然去过叙利亚,伊拉克,以色列等正在打仗的国家,看似大胆,其实在细节上非常小心的。战事的风险,我可以控制,所以从来不怕,但是这种容易出事故的地方,我绝不会去冒险。我一向认为,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包括咱们中国),对“安全生产”这种概念,历来比较淡漠,说白了,人命不象在欧美发达国家那么值钱。有安全风险的事情,我绝不会干。于是放弃了坐缆车的打算。河东岸跟老城相对的这个位置,正在大兴土木,似乎要搞一些超新派的建筑。至少从河边广场那座流线型的全玻璃大桥来看,整体规划应该是个相当前卫的建筑群。

传说图片

从玻璃大桥走回河西,沿着主干道Rustavelis逛新城。这条街建于19世纪俄罗斯统治期间,有剧院,教堂,百货大厦等等堂皇的建筑,也有复古风格的基督教堂和清真寺,在古代宗教建筑里融入19世纪末的当代元素,比如这座融入北非摩尔风格的Paliashvili歌剧院

第3天

亚美尼亚

与格鲁吉亚相比,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景点比较多,城里有一两个景点,主要精力也是集中在郊外的古迹。我一下火车,先找到附近预订的旅馆,放下行李,马上包了一辆车,讲好价钱来回郊外的几个主要景点。埃里温的市容不如第比利斯,但是出租车却非常规矩,一律都用计价器,即便是长程包车,事先讲好价格的,计价器也自动工作。

亚美尼亚图片

埃里温火车站

亚美尼亚图片

埃里温郊外的四处古迹,分为两组位于城市东西两个不同方向,有两处位列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因为机场离开西边的两处较近,因此在路线安排方面,应该有所考虑,我在前面第二节实用信息里详细讨论过了。对于我来说,反正是从城里的火车站出发,而且不用公交,包车就不考虑这些具体的技巧了。

出城向西,经过国际机场以后,第一处景点是兹瓦特诺特的圣格里高利教堂废墟。这座教堂说是建于650年前后的20年,其实在古希腊时代就有,很多拱门上的雕刻,都利用了古希腊时代的遗存。930年这座教堂毁于地震,在中世纪的时候就有传说,讲当年这座教堂是整个亚美尼亚最美丽的建筑。

这是今天的教堂废墟

亚美尼亚图片

这是现代的复原图

亚美尼亚图片

从兹瓦特诺特废墟继续西行几公里,就到了亚美尼亚教会的教廷所在地,埃奇米亚德津 Echmiadzin,这里在罗马帝国时代(公元180年到340年)曾是亚美尼亚王国的首都,后来首都迁移了,但是亚美尼亚基督教会的教廷,直到今天还留在这里。所以,这里是亚美尼亚宗教文化的中心。我在前文讲过,亚美尼亚是最早把基督教定为国教的国家,而且亚美尼亚教会独立于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之外,有自己的教皇。千百年来,亚美尼亚的独特宗教文化,成了世界各地亚美尼亚人心中,文化归属感的一个最重要部分。

亚美尼亚图片

这是大教堂的外部,看上去是不是特别象格鲁吉亚姆茨凯塔的大教堂?我觉得外高加索的教堂格局形式都一样。而且这座教堂现在仍是亚美尼亚的教廷所在,但它的外部仍然是朴实的石质表面,没有大理石装饰板。看来,外高加索的基督教堂确实不重华丽的装饰效果。

传说

说起Echmiadzin和亚美尼亚皈依基督教,还有个好玩的传说:公元300年时的亚美尼亚国王特拉达提斯 Trdates起初是迫害基督徒的,传教士圣格里高利因为在亚美尼亚民间传教,被关押在王宫地牢12年之久。后来国王得了疯病,经常想象自己是一只猪(为什么国王的病和我一样?我也想象自己是只猪,而且特别喜欢做一只猪。我又没迫害基督徒?),只有圣格里高利才能治好他的病。国王病愈之后龙心大悦,而且心悦诚服:不但自己皈依了,进而下令把基督教定为国教。这就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的由来。

据说,在Echmiadzin教堂的珍宝馆里,保存着圣矛的一部分矛头。所谓圣矛,是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罗马士兵龙津努斯用来刺戳基督肋下的那支长矛。我去的时候珍宝馆没有开放,我没看见矛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在维也纳霍夫堡皇宫的珍宝馆里,见到过哈布斯堡皇帝家族收藏的圣矛,在我的欧洲帝都系列游记,《帝都维也纳》一文中介绍过。其实这些圣物,从我们世俗的角度看来,谁知道是真是假?信徒认为是真的,那就算是真的了。

从埃奇米亚德津 Echmiadzin回到首都,穿城而过再向东26公里,Garni是个让我惊异的美丽地方,那里的雪山深谷当中,有座完整的古希腊式神庙。我们知道,越是虔诚的基督教国家,在四,五世纪的时候,越热衷于破坏古希腊罗马的“异教”遗迹。比如希腊境内德尔斐太阳神庙,奥林匹克圣地等等古迹,全都是4世纪古罗马提奥多西皇帝大力推广基督教的时候,作为异教异端被人为破坏掉的。而亚美尼亚这么虔诚的基督教国家,还能看到保存完整的古罗马太阳神庙,实在罕见。这是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时代,祭祀太阳神的场所。

传说图片
传说图片

太阳神庙周围,还有罗马浴场的遗迹,和9世纪末一位亚美尼亚教皇的坟墓。Garni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整个建筑群坐落在一处凸出的台地上,三面有悬崖保护,悬崖下面是河谷,所以非常险要。它只有一面是跟外界相连接的平地,由城墙保护,其它三面的悬崖都是在漫长的地质年代里,由河水切割出的,很难攀爬。

15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门票价格:免费
  • 开放时间:10:00-22:00
  • 简介:格加尔德修道院创建时间久远,现存的建筑主要是13世纪所建,为了收藏曾经刺穿耶稣身体的“圣矛”。整个建筑师在岩石中开凿出来的,空间结构非常精妙,2000年被列入世纪文化遗产之列。
  • 查看详情

在Garni罗马神庙附近的雪山深谷里面,还有一处Geghard修道院,Geghard是圣矛的意思,现在保存在Echmiadzin的圣矛残片,曾经被秘藏在这座山谷中的修道院里。这里相当隐秘,7世纪初建的时候,完全是凿在山壁上的洞窟,组成了教堂,僧房,和墓穴。后来依托洞穴建造的地面上的教堂,时代大约在蒙古西征之前。

格加尔德修道院图片
格加尔德修道院图片

这儿的洞穴修道院主要是看山势,再就是看洞穴里面有很多石刻。比如这个,这不是猫,是狮子,脖子上拴着铁链,中央下方是鹰叼着羊。画工么,呵呵。

格加尔德修道院图片

还有这个

埃里温郊外的景点尽管比第比利斯多一倍,我早上7点半就出发了,又是包车,所以回来的时间和在第比利斯一样,也是中午,还剩下大半天时间逛埃里温市里。城里有两处我觉得非常值得去看看,一是古代手稿图书馆兼博物馆,二是依山而建的喷泉大台阶。

与外高加索的其它两国比较,或者无论和欧洲的任何一个国家比较而言,亚美尼亚人都是一个非常重视语言文学传统的民族。大亚美尼亚王国时代早在中世纪到来之前就结束了,一千五百年处于受压迫地位的国家,在20世纪初又经历了奥斯曼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的种族大清洗,很多人流落在世界各地,亚美尼亚人一直保持着很强的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在世界各地的亚美尼亚族人混得普遍都相当不错,和犹太文化,中华文化,波斯文化一样,亚美尼亚文化应该算是一个很“强势”的文明,这个文化的中心支柱,一是独特的宗教,二是独特的语言文字和文学。所以,即便你对博物馆和古代手稿不感兴趣,来埃里温的话,也该来这里看看,这儿的古代手稿,传承了亚美尼亚文化的命脉精髓。其实我自己也不懂古代手稿,我来这里,有一点朝圣的心理,就像去以色列的时候,我会专程去瞻仰死海古卷博物馆,在国内,应该专程去朝拜一下曲阜孔庙一样的心理。(所谓“儒教”其实根本不是宗教,孔子也不是神,儒家思想塑造了中国文化最核心的价值体系,朝拜孔庙,其实是表达对中国传统文化根源的敬畏,和对至圣先师的尊崇。至于那些高考前去文庙烧香求神的,在正统的儒教思想来说,那叫“迷信”)。

1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开放时间:10:30:~16:00
  • 电话:+374 10 562578
  • 地址:Matenadaran 53 Mashtots Avenue Yerevan 0009 亚美尼亚
  • 简介:亚美尼亚是字母表的创造者,源于他们对古籍、手稿的舍命保护与珍藏。亚美尼亚国家古代手稿图书馆,叫做Matenadaran,门前的雕像是Mesrop Mashtots,图书馆两侧的花园里有很多古代亚美尼亚碑文石刻。
  • 查看详情
亚美尼亚国家古代手稿图书馆图片

亚美尼亚国家古代手稿图书馆,叫做Matenadaran,门前的雕像是Mesrop Mashtots,亚美尼亚字母表的创造者。图书馆两侧的花园里有很多古代亚美尼亚碑文石刻

亚美尼亚国家古代手稿图书馆图片

图书馆内部展厅分两层,展出的古代善本图书和手稿大多数是纸质或者羊皮的,很脆弱,为保护文物禁止拍照,怕闪光灯的强光破坏。所以我没有照片。古代的书不象现在都是大规模印刷,古时候一开始没有印刷术,书籍都是手抄本,后来发明印刷术之后,书籍的装订还要依靠手工,所以每一本书远比今天制作得精心,尤其封面:烫金,描花,插图,甚至镶珠嵌宝。这里的很多书籍,都是在20世纪初种族大屠杀时被难民随身收藏,偷偷带着逃难到世界各地,有些甚至是隐藏者已经被屠杀,从尸体上发现的。亚美尼亚人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保存这些经书,是因为他们相信,只要民族的语言文字不灭,民族就能生存下去。

回顾历史

在这里,我必须正面提到发生在1915年和之后几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政府对亚美尼亚人进行的种族大屠杀。土耳其屠杀了1百到1百50万亚美尼亚人,这是现代史上规模仅次于纳粹对犹太人种族清洗的反人类罪行。“种族屠杀”或者“种族清洗”这个词Genocide,不是乱用的,抗战期间日军对中国人民的屠杀,死的人更多,那叫做战争罪行,但不算种族清洗。种族清洗首先是有组织有系统的政府行为,目的是从肉体上消灭一个地区范围内一个民族的全部。日本侵华杀的中国人再多,要消灭日占区的所有中国人,毕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土耳其从1915年到一战刚刚结束的那几年,确实是基本消灭了在土耳其境内,和今天西亚美尼亚的几乎所有亚美尼亚人。他们首先是集体屠杀所有亚美尼亚社区的上层知识分子和所有男人,然后是强迫剩下的妇女和儿童进行死亡行军大迁徙,穿越叙利亚沙漠,没有水和食物。这是非常清晰的有组织的政府行为。但是就像日本人否认南京大屠杀一样,土耳其政府至今也不承认存在过亚美尼亚种族清洗。

其实看过我以往游记的人都知道,我写过《欧洲帝都系列》的君士坦丁堡游记,也写过土耳其西部和中部的游记,最近5年我去过5次土耳其,两次是旅行,三次是转机。对土耳其这个国家的旅游环境,历史文化,还有人民的热情好客,我始终怀有非常亲近和喜爱的感情。作为游客,我喜欢土耳其的原因是,它有独特的伊斯兰文化和罗马古迹,同时旅游环境完全是欧洲发达国家的高标准,物价又比欧洲便宜,开发得非常成熟。最重要的一点,今天的土耳其是一个世俗化的开明国家,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土耳其民间不是主流,土耳其妇女不蒙面纱,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这样的大城市,几乎没有女性包头巾。

但是在亚美尼亚种族清洗这个问题上,我的同情完全是在亚美尼亚这一边的。我完全不理解今天土耳其政府对种族清洗的历史问题进行否认和回避的态度。土耳其跟日本还不完全一样:经过一次大战的崩溃,和20年代的宪法改革,现代土耳其作为一个民族国家,跟以前的奥斯曼帝国政府完全是两码事,过去奥斯曼帝国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现在的土耳其政府并不负有道义责任。就像不能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民国政府,为满清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来负责一样。那么为什么土耳其至今对种族清洗的历史事实持回避和掩饰的态度呢?历史事实无法掩盖。2002年有一部加拿大和法国合拍的电影《阿拉若山》,Ararat,正面反映1915年的亚美尼亚种族屠杀,现在在网上能找到下载。

回顾历史图片

这是埃里温市的种族屠杀纪念碑。

喷泉台阶

另一处埃里温市内的景点,喷泉台阶,就比国家手稿图书馆要轻松多了。喷泉台阶依山而建,分七层白色大理石平台,每层都有很多大型喷泉,喷泉脚下的广场上,有很多现代派的艺术雕塑。它是70年代为纪念苏联的亚美尼亚加盟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而建的纪念碑建筑,规模宏大,可是建成以后那么多喷泉要喷水,成本太高,没有钱了,所以现在喷泉台阶根本没有喷泉。

喷泉台阶图片
喷泉台阶图片

尽管没有喷水,这儿仍不失为一个赏心悦目的休闲场所。最特殊的一点是,喷泉台阶内部是掏空的,每一层都有现代艺术品展览,内部有自动扶梯逐级上到最顶端。所以这个地方并不让人觉得特别“70年代”,台阶内部有现代艺术品,地面一层是艺术博物馆,台阶前的大广场展示着很多现代派的雕塑。

喷泉台阶图片

第4天

阿塞拜疆

我觉得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的感觉完全不同。首先是签证比另外两个外高加索国家麻烦,其次,从人种和宗教来说,阿塞拜疆人是突厥种族,阿塞拜疆语和突厥语同属阿尔泰语系,宗教上大多数人信仰什叶派伊斯兰教,跟伊朗相同,而土耳其是逊尼派穆斯林,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人都是基督徒。我去阿塞拜疆,比去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整整晚了一年,而且游踪仅限于首都巴库,没有去外省。原本我以为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会跟埃里温和第比利斯一样,比较萧条,最多会有些近年用石油美元盖起来的摩天楼。

我到了巴库一看,整个城市和我的想象大相径庭,这是一座非常整洁漂亮的现代化都市,而且城里的大厦并没有象迪拜那样一味追求豪华,建筑风貌保留了19世纪和民族传统的特色,更多的建筑是欧洲的新古典和Art Deco式样,有很多绿树成荫的城市广场和喷泉。全城的整洁程度,让我在街头倘佯的时候,经常会忘记,这里究竟是巴库,还是巴黎?

巴库国际机场崭新而豪华,今年刚刚落成,机场有世界各大国际化银行的ATM提款机。出租车也是全新的,而且不是奔驰宝马。奔驰宝马作为出租车,放在德国毫不稀奇,但是在发展中国家,比如阿拉伯半岛,总给人一种莫名其妙暴发炫富的感觉。巴库不同,他们走的是英伦范儿,机场出租一水的伦敦式,高高方方的,看上去象老爷车,其实是全新的,内部空间非常大,能放很多大件行李,还接受信用卡支付。颜色要么是和伦敦一样的纯黑,要么是深紫色。仅这个机场出租车,就给了我很好的第一印象。其实这些出租车不一定比奔驰便宜,但不会给人炫富的反感,况且作为出租,它的设计功能的确比普通的奔驰宝马作为出租车,要实用多了。

进城以后,新城街道两边都是灰黄色的石质建筑,庄严低调,而且很整洁,起初我以为这条街上全是政府机构,后来从东向西横穿整个新城来到老城,整条街道全都如此,而且前后几条街也一样,这才对巴库街道的宽阔整洁有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其实巴库的必去景点不多,基本集中在旧城内,游巴库最舒服的就是在它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走走。巴库旧城座落在里海边的小山上,周围有一圈城墙,这里和中东北非中亚的其他旧城不同,完全是在现代整修过了的,街道平整,建筑物比较高大,而且是一水的黄色石头建筑,看上去质地和王宫保持一致。古代真实的民居怎么可能如此呢?

阿塞拜疆图片

但经过整修的旧城整齐雅观,城墙上摆放着投石机,大炮,墙根下有民族风味餐馆和酒吧,而墙外就是高大的欧式建筑和花园广场。在旧城城墙附近走走,尤其是傍晚的天色,非常舒服

阿塞拜疆图片
阿塞拜疆图片

这是夜晚从旧城王宫广场远看全城制高点山上的现代建筑和电视台。那是三栋玻璃大厦,第三栋被遮住了,三座楼摆成花瓣开放的形状。

旧城内的王宫建于15世纪,相当于我们的明朝,基本上由黄色砂岩构筑,没有太多的装饰,规模也很小。阿塞拜疆国王称为谢尔万沙阿Shirvanshah,沙阿shah是伊朗--波斯对国王的称号,由此可以看出波斯在历史上对阿塞拜疆的影响。实际上,阿塞拜疆的沙阿在历史上大多数时间,都是波斯国王的附庸。王宫里有几个阿塞拜疆考古和宫廷生活用品的展览,还有一座旧城全城的模型,把每一座房子都做出来了,我在模型上还能找出自己所住的旅馆,甚至我的窗子呢。总体来说,谢尔万沙阿宫并不是个非常好看的地方。

4篇游记中提到
门票¥
预订
  • 开放时间:全天
  • 地址:Luhike jalg 9A, Tallinn 10130, Estonia
  • 查看详情

这座塔由砖砌成,30米高,中空可以爬上去,看起来像是清真寺的宣礼塔,尤其是他身上由城砖所拼成的花纹,和中亚的那些宣礼塔有类似之处,例如乌兹别克布哈拉城里的宣礼塔,还有新疆吐鲁番的额敏塔。但是,巴库这座塔的体量巨大,而且周围没有清真寺,看上去更像古代城墙防御工事的一部分。实际上,它的年代和当初的作用,没有确切的说法,已经成了一个谜。我听到的比较模糊的讲法是说它大约建于12世纪,大约相当于我们的宋朝,而在此之前,原址上已经有更古老的高台,也许最初的建筑年代是4世纪或者5世纪,相当于我们的两晋。用途呢,应该是天文观象台,也有人说是早期拜火教的圣殿(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波斯明教)。

Virgin’s Tower图片

Maiden Tower塔楼坐落在旧城的另一端,也是巴库旧城的标志物。

巴库漫步

在巴库,最合适的活动不是追逐景点,而是在这座城市里漫步。阿塞拜疆是个石油出口国,石油美元使得巴库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把这座城市建设得美轮美奂。这是紧挨着旧城城墙外的旅馆大楼。

巴库漫步图片
巴库漫步图片

这是新城里海海边的阿塞拜疆议会大厦

巴库漫步图片

巴库火车站

巴库漫步图片

巴库不象海湾阿拉伯国家那么喜欢盖超级高楼。巴库新城都是这种黄色砂岩建筑的欧洲式大厦,看这条步行街上挂的灯笼,那是模仿维也纳市中心格拉本大街上 Graben 圣诞节的街灯。

巴库漫步图片

同一条街上,街头喷泉和玩水的孩子

巴库漫步图片

旧城城墙外的剧院

巴库漫步图片

很多建筑在设计的时候,充分融入了伊斯兰民族元素。这是街上随便两栋大楼。看粉红色大楼的凸窗和阳台设计,还有第二栋大楼门以上的复杂花纹装饰

巴库漫步图片
巴库漫步图片

相信大家到这里也看出来了,巴库也用石油美元搞了大量建筑项目,但可能是里海石油发现得比海湾国家要早,巴库现在很少搞超现代的摩天大厦,新城的建筑都是欧式,比迪拜典雅得多了。当然他们也搞模仿秀,像这座阿塞拜疆国家科学院大楼的侧面,是不是有点新哥特,和莫斯科的50年代斯大林式的特点?

巴库漫步图片

我非常喜欢巴库城市的很多广场设计。我们都知道,全世界最大的广场在北京,这些年中国各个城市也新建设了一大批城市广场。就我去过的几个来说,天安门广场庄严肃穆,但是巨大的空间给人以威压的感觉,大连的星海广场,济南的泉城广场,还有很多大城市的中心广场,美则美矣,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没有树,无遮无拦地暴晒。巴库街头的广场不仅有喷泉,而且有浓郁的绿色。这是旧城外的喷泉广场一角

巴库漫步图片

其实它的面积相当大,整个广场上十多组喷泉,但是你从来不会一眼看到广场的整个尺寸,不会感觉到它很大,因为整个广场被参天大树分隔成好几个单元,广场上到处都有浓荫和长椅,所有的单元都以不同的喷泉为中心。这样一来,非常大的一个广场就成了一个舒适的休息场所。当然,这个广场看上去不宏伟,但是感觉非常舒服,非常人性化。就连草坪里的上下水井盖,也要用这种假草皮的方式给掩盖起来。

巴库漫步图片

这是喷泉广场的一个侧面的建筑。

巴库漫步图片

如果不讲究细节的话,巴库这个城市,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还是非常舒服的,尤其是它靠海,应该是里海沿岸唯一一个大城市了吧?我几乎去过里海沿岸的所有国家:哈萨克,伊朗,俄罗斯,阿塞拜疆。只有土库曼斯坦没去过。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到里海岸边。出于好奇,尝了一口里海的海水,并不太咸,比以色列死海的盐度差远了,比一般大洋里的海水,似乎还淡一些。这是巴库新城里海岸边。

巴库漫步图片

这是旧城正对的海岸花园

巴库市政厅

这是巴库市政厅,有点维也纳市政厅的影子,所差的只是规模没那么大,门前也没有那么一块艺术电影广场。

巴库市政厅图片

其实,大家都明白:广场相当新,而树木却这么茂盛,肯定不是新栽的,而是从别处移植的成材大树。从古至今巴库都是非常干旱的地方,在如此干旱的地区,每天开数百个喷泉,那得用多少水,多少电力?细想起来,这不是烧钱吗?阿塞拜疆是个石油国家。他们肯定是在烧钱,但却是用一种不令人反感的方式。这就涉及到我一直以来的一个观念:

“有钱不是原罪,烧钱必须有品”。

仇富是一种不健康的心态。有钱并非就是原罪。但如何烧钱,却大有讲究。我经常拿巴库跟迪拜相比较。迪拜给我的感觉就是土豪,钱多得没处花,中国老话讲“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迪拜好像恨不得把肉全给堆到褶上,愣要把包子做成批萨的感觉!一样是烧钱,巴库就有点“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意思。

烧钱而有品,叫雍容;烧钱而无品,叫土豪。

雍容和土豪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天下决不存在雍容典雅的土豪这种东西。

其实,所谓气质和品味,也未必就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才能积淀:阿塞拜疆本身也不是法国和意大利,它的文化底蕴还远逊于邻国亚美尼亚。说石油美元呢,阿塞拜疆开发里海石油致富,也就比海湾阿拉伯国家早了半个多世纪而已。气质和品味的最重要来源,一是你得有知识学到某种理念,二是你得尊重传统。就拿巴库来说,首先它得有钱,这是它跟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的主要差别。那么同样是有钱的石油国家,巴库跟迪拜相比,我觉得巴库的城市规划设计至少有两个来源,使它远远高于迪拜:一是巴库有俄国人带来的欧洲建筑规划文化的积淀,所以巴库新城里的建筑都非常典雅,和巴黎一样,没有高楼。这是借来了欧洲的理念。第二,就是源于尊重民族传统。阿塞拜疆是个伊斯兰教国家,伊斯兰教义非常注重社区生活的作用,强调社区互助,因此,在城市设计理念上,传统的穆斯林城市,其实是相当注意留出社区交流的公共空间的。摩洛哥马拉喀什城,巨大的Jamaa el-Fna广场即为一例,更好的例子是伊朗伊斯法罕城的伊玛姆广场,那是一个给人感觉非常舒服的空间,绝不因为巨大的尺度,而给人空旷威压的感觉。有了这两个营养来源,巴库的品味就和迪拜不一样了。巴库也奢华,但是它低调得多,它的奢华表现在那么干旱的环境下,却有那么多的城市绿荫,和不断飞花溅玉的喷泉。还表现在更多的细节上。比如,这是旧城到里海岸边一条马路下面,普通的地下人行道。

巴库市政厅图片

大理石铺地,非常干净,不断有人在擦拭。这令我想起在迪拜,从豪华的Marina社区走向海边要穿过的那条大道,道路够宽够新,可是别提过街地道了,连人行道都被工地占满了,地砖还没有铺,到处灰土飞扬。迪拜和巴库一样是有钱的暴发户,这就是差距。

其实我自己也不是什么世家出身,算是书香门第,但再往上两代,也是土包子了。现代中国,哪来的贵族?我对“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启蒙理解,大多数都来自于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部小说,《基督山伯爵》。小学五年级到初中二年级,我前前后后看了五遍,至今印象最深的三个细节,教会我什么是欧洲的贵族气质。

其一,书中大反派邓格拉斯是个银行家,非常有钱,他家的客厅用金色和白色装饰,书中的评论是“俗不可耐”,我小时候就很纳闷,金色和白色,很豪华,很炫啊,为什么俗不可耐呢?等你理解了为什么,你也就知道我为什么对迪拜从来不感冒了。

其二,基督山伯爵,绝对的巨富,平时的穿着是一身黑色礼服,剪裁和质料上乘,但是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根细到几乎看不见的金链子。拿现在流行的话套用,他才是完美诠释了“低调奢华有内涵”。所以我成年以后对任何饰品毫无兴趣。男人么,简约为上,极简主义,即便在今天也是时髦的。

其三,马瑟夫子爵,尽管他的父亲是个暴发户,但是他作为富二代,已经对巴黎上流社会的穿衣打扮很有心得了。小说里有一段他和朋友,编辑波香对某人衣着品味的评论。马瑟夫认为此人穿衣品味糟糕。波香不解,“有什么错吗?他的衣服剪裁都很合身,而且很新”。马瑟夫回答:“糟就糟在很新上,好像他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似的”。懂了吗?穿衣服,城市建设,一样的道理,簇新的容易恶俗,做旧才真的难。

其实,巴库也远非样样都好。不知是前苏联制度下大锅饭吃久了,还是伊斯兰文化的影响,阿塞拜疆人并不十分敬业,有时候对细节也喜欢凑合。我在巴库的大街上,两次看到警察在繁忙的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的时候,还在低头玩手机。当时是下班高峰时间,警察站的地方既没有高台也没有围栏,就在路口车流的中间,居然敢分一半的精力低头玩手机,胆子也真够大了。更夸张的是,巴库机场的边检警官,在查验旅客护照的时候,居然在埋头看手机视频!当然,他也不刁难任何人,基本都是看一眼签证有效,护照和本人对得上,就盖章过关了。在中国,很难想象边检警官在工作时间会有如此不职业的行为。

Palace Hotel

住在“领导办公室”里,我自然受宠若惊,可是后来幽默就来找我了:不但房间设施象七八十年代,对细节的注意,也像七八十年代。我先洗个澡,冷热水管的标示跟实际情况正好相反。我想开大冷水,结果把热水打开了,这一下把我给烫的!洗完澡出来想看电视,结果发现,墙上的电源插座是两脚圆孔,欧洲式的,而电视的电源插头是三角方形英国式的。我严重怀疑这台电视以前都是摆设,从没有用过。不过这可难不倒我这个刚从英国和欧陆旅行了半个世界来到这里的大旅行家。我包里有现成的转换插头,先套上一个把英国式三脚变成美式两脚扁的,再套一个美式转换成欧陆两脚圆的插头。套上两层,齐活了!

Palace Hotel图片

我住的旅馆也很有意思,叫做Palace Hotel,就在老城里,王宫后门门口。我入住的时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有史以来住过的最大的旅馆单人房间,是个套间,里间卧室就已经大于欧洲一般的旅馆,外面的起居室,简直象一个会议室。地板非常光滑,简单的家具,全是重型的旧式沙发,两面落地窗帘和落地长窗,打开外面是阳台。天花板又特别高。这样的家具和层高,特别象三十年前苏联和中国的办公室。我甚至觉得象80年代我老爸的办公室和会议室,那是部队单位,在天津的五大道住宅区,全是旧式的小洋楼,办公场所全是这样的高屋顶,地板地,旧式沙发。再多两个铁皮文件柜,外加一张办公桌,桌面上盖一块玻璃板,就全部齐活儿了!

Palace Hotel图片

且慢,电视频道还没调呢,屏幕一片雪花。所以我相信这台电视以前从来没有用过。这难不倒我,抓起遥控器自动搜台。等调出电视节目,我长出一口气,往沙发上一坐准备看的时候,又发现问题了:这电视屏幕最多21寸,房间特别大,沙发和电视正好在房间的两个对角上,我眼睛再好也看不清这么小的屏幕啊?于是我搬了把小凳子,坐在房间中央看电视。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坐着小马扎,在部队大院看露天电影。从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也没有小凳子,房间中间那是个矮茶几,我这么高大的一个人,蹲坐在矮茶几上,客厅中央,象一只大马猴。

丝绸之路:我从土耳其走到叙利亚,从巴格达走到伊斯法罕,从外高加索走过中亚……一段段千山万水,也算走得差不多吧,可是中国境内的丝绸之路,之前反而从未走过。我6月旅行的下一站,将从巴库直飞乌鲁木齐,由新疆东向河西走廊,把国内段丝绸之路的功课补上。那,将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最新评论(8条)

游客
添加表情
评论
小木桥
小木桥 : [32个赞]32个赞!为你转身,求上头条!
05月03日 19:55
麦兜的假期
麦兜的假期 : 6月初去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旅行,去之前想了解两国历史。在网上看了很多帖子,不是百度复制就是一头雾水,庆幸发现此文,作者对外高加索三国历史的介绍深入浅出,脉络清晰,逐字读完,受益良多。若能推荐几本相关书籍就再好不过了,谢谢!
05月03日 13:40
949558341
949558341 : 好厉害走了这么冷门的地方
04月30日 09:19
unjt5303
unjt5303 : 很想去看看
04月30日 09:19
落榜进士
落榜进士 : [抱拳]预去此地,先阅此文~干货!杠杠的!
04月30日 08:37
王卫科
王卫科 : [有钱]别问为什么~有钱!任性!
04月30日 08:35
BostonM
BostonM : [32个赞]32个赞!为你转身,求上头条!
04月29日 15:55
在路上的小羊
在路上的小羊 : [流口水]照片已美哭!暖暖哒很温馨
04月29日 15:08
游记中相关酒店推荐
前面后面
猜你喜欢
24 篇,查看更多
前面后面
  • 11
    不忘历史,不忘过往,...
    不忘历史,不忘过往,信仰,我们前行的力量
  • 9
    亚美尼亚在上帝的后花...
    亚美尼亚在上帝的后花园,与神同行
  • 19
    1500RMB玩转亚美尼亚...
    1500RMB玩转亚美尼亚➕卡拉巴赫(附徒搭攻略)
  • 6
    【独白记】寻梦亚美尼亚
    【独白记】寻梦亚美尼亚
  • 12
    一岁小娃的四国行记 -...
    一岁小娃的四国行记 - 亚美尼亚篇
  • 6
    亚美尼亚之旅,美无处...
    亚美尼亚之旅,美无处不在
  • 4
    亚美尼亚:上帝眷顾之国
    亚美尼亚:上帝眷顾之国
  • 9
    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
    高加索的山海经:格鲁吉亚、亚美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