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疯狂
头图加载中

攻略   >  吕贝克旅游攻略   >  在德国疯狂

在德国疯狂
  • 出发日期/2014/07/01

  • 天数/8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首先,特别开心德国队世界杯夺冠。迷信的球迷这次将迷信再一次进行到底。四年前,我跟J同学去西班牙,回来后全程跟了西班牙队的7场比赛,然后西班牙就史无前例地夺冠了。这次我俩去了德国,我就极力挺德,结果德国时隔24年再次登顶。这能不让我激动吗?!你可以说我是伪球迷,不忠贞,可是各支队伍的球风都在与时俱进,我们又何必要守旧拘泥于一队呢?我在想,四年后世界杯期间要不要去荷兰旅行呢?荷兰铁粉们快点来伺候好我呀!

九年前第一次去欧洲,看到巴黎、罗马简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什么凡尔赛宫、卢浮宫、梵蒂冈都没所谓,因为巴黎、罗马老城本身就是一个巨型的露天博物馆,走着走着就走进历史里了。后来陆续去了德国南部、捷克、奥地利、西班牙、瑞士、英国等地,即便是独自旅行也渐渐游刃有余,可最初那份巨大的兴奋感却慢慢退去了。对于失去了好奇心的人,真不知道世界是越变越大了,还是越来越小?

整体而言,我并不觉得德国是一个很有趣新鲜的目的地,尤其是北部。但休假结束再一次深陷烦躁的工作泥潭的时候,回头看看,尽是美好。所以,瞻前顾后都无意义,最重要的是,享受当下。

下面我要流水账似地记录一下这次所经的德国北部诸城。

说说这次旅行图片

第1天

法兰克福游览

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在法兰克福多滞留一晚,到达德国的当天傍晚,我们就搭上了开往科隆的火车。法兰克福,除了一个连接欧洲与世界各地的大机场之外,似乎再无其它亮点。直觉上这座城市规划很糟糕,现代与古典建筑混杂,有些民居造型简直难看到想吐;至于歌德故居里到底展出了点啥,两个月以后,我的记忆中竟然已经荡然无存。

法兰克福游览图片
法兰克福游览图片

第2天

科隆游览

慕名而去的科隆大教堂竟然就紧挨着火车总站,出站的时候天色已晚,风蚀得严重的哥特式尖顶直插进暗夜里,黑黑分不清楚。而科隆,倒是座清清爽爽、悠闲悠哉的城市。天主教大教堂周日弥撒的管风琴声神圣庄严;广场街角的卖艺人演奏着比舞台上还要令人激奋的卡农;巧克力博物馆虽然有着商业之实,却也是对品牌体验最好的诠释;人们在嫩绿的草坪上读书睡觉,在长桌边喝酒吃肉。。。

莱茵河汤汤流过,这是孕育了约翰克里斯朵夫的河。虽然他只是小说中一个虚拟的人物,但自从大四认识并且迷上了他之后,他就在我的生命里驻扎。月圆月缺,人来人往,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失散了,有些人疏远了......可小说里的人物始终鲜活地在那里,不断地抗争,失败、沉沦、崛起,直到最后的清明平和,与命运、与生活、与自己和解。当年我看着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如今我看着他,才明白他的命运也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有时我如克里斯朵夫一般拥有那股强健的力,有时却如奥利维一样的孱弱,有时如年幼的葛拉齐亚那样向往爱情与勇士,有时却如她年老衰败时一样地淡然放弃......

在科隆,终于真正面对莱茵河了,我很想念克里斯朵夫,想念初识他时的振奋,想念那股强健的力。

圣者克里斯朵夫终于渡过了河,他问肩上的孩子,为什么你越来越重?孩子回答,因为我是即将到来的日子。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科隆游览图片

第3天

波恩与Bruel

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到了大学才分清楚原来柏林是前东德的首都,而西德首都是波恩。我总是搞反,因为觉得柏林这名字听上去很洋气,而波恩很土很死板。

波恩离科隆很近,一日游绰绰有余。除了是贝多芬的老家,波恩似乎就是一个平凡的小城,完全没有昔日都城的庄严大气。在中央邮局的正前方,竖着贝多芬的雕像。其实贝多芬也不是一直就那么毛发倒立横眉冷对的样子,在故居博物馆有很多温顺得不像是他本尊的画像,但是,作为一面勇于向命运挑战的旗帜,他的公众形象永远都是那付苦大仇深。

而Bruel位于波恩和科隆之间,Lonely Planet推荐说它是很棒的德国中世纪小城。不过,曾经沧海难为水啦,看过捷克的Cesky Krumlov、西班牙的Toledo和Girona,以及其它种种古镇,德国的这个“著名的”小镇实在连小巫都算不上。然而,我们在Bruel停下了赶路的脚步,放弃了古堡及其它的推荐景点,点上一杯勾人心魄的冰淇淋,忘了时间。。。下午4点多,冰淇淋店的露天小圆桌前坐着的大多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有些简直老得感觉都快走不了路了。坐在我们邻桌的就是这样一对老夫妻,老头干瘦颀长,看上去至少得有八十多了。夫妻俩各点了一大杯花色冰淇淋,一小勺一小勺送到嘴边,动作迟缓,我简直担心他们会吃到一半无力为继。两人基本没有交流,但是,夕阳透过树荫的隙缝撒在他们身上,柔和斑驳又深沉悠长,就像一首关于时间的长诗。沉默背后有着多少携手走过的岁月更替,语言已经不重要了吧。在任何一个下午,都有你在身边,与我分享平淡悠长的时光,心无挂碍。往回看,看到了人生;往前看,让我们祈祷真有天堂。

波恩与Bruel图片
波恩与Bruel图片
波恩与Bruel图片
波恩与Bruel图片

第4天

埃森游览

整个行程都是我安排的,除了埃森的红点博物馆是J同学的要求。这是一片因地制宜开发的博物馆群,具体我不赘言,对于工业设计和对德国传统工业重点鲁尔区的历史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看。

埃森游览图片
埃森游览图片
埃森游览图片
埃森游览图片

第5天

杜塞尔多夫游览

如果有一天再去德国北部,杜塞尔多夫是个我想要多留几天的城市。即使是在夜幕低垂的港口,生动的创造力依然点亮了今天的回忆。我一眼看到了Frank Gahry的房子!看到了奥美的鲜红!还吃到了整个行程中最值得称道的奶油大虾意面。觉得人生太美好是不是?!

可惜奥美的前台不在底楼,进门得刷卡,不然我真的会冲进去要求参观的。

杜塞尔多夫游览图片
杜塞尔多夫游览图片
杜塞尔多夫游览图片

第6天

汉堡之行

汉堡的第一天,雨下得哗啦啦。城市里很冷清,公车上很冷清,车子开到港口边的上海路时,雨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我的心情也难免冷清起来。幸亏两个热心的Hamburg-er(汉堡人)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等我们又返回红砖老城的时候,天竟然晴了。

暴走一通之后,J继续精神抖擞地逛街购物去了,而我已经懒得动了。在星巴克放空的两个小时里,我知悉当天下午6点有一场免费爵士音乐会。在星巴克听爵士,这似乎是当日服务星巴克客户时一次提案里的想法,但是后来不出所料地被搁置了。在一个功利至上的社会,关于时间与空间的联想最终都贬值到白花花的银子,谁都担不起影响生意xx万的责任。好吧,但汉堡的这场小型爵士音乐会,却成了我关于星巴克记忆的top-of-mind association。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符合星巴克品牌理想的品牌行为,不知道国内的markter们能不能认同?

汉堡第二天,我建议去一个叫做Dialogue in the Dark(黑暗中的对话)的体验活动。

除了晚上熄灯后到进入梦乡前这段时光,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光线充满的世界里;而那段所谓的黑暗时光也并非全然的黑暗。虽然“黑暗中的对话”只有短短一个小时,但是杵着导盲棍在黑屋外候场的时候,我忽然还是莫名地紧张起来。绝对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眼睛完全丧失功能,不知道脚下有什么,不知道前路在何方,这是怎样的一种恐惧。

我们这个队伍大概有七、八号人,除了我和J,其它都是德国人。“向导”是一个女声,我已经忘了她的名字。是的,她是一个盲人,这里所有的向导都是盲人。在黑暗中,我们这些平日里自以为是的健全人一下子成了弱势群体。没有引导,我们就是瞎子。右手不断地用导盲棍乱扫,左手慌乱地寻找一切可以依靠的墙壁、栏杆、桌沿,和人。循着向导的声音引领,我们在黑暗中走过了一整个汉堡:过马路的时候停步让车,过丛林的时候踩上松软的落叶,在摇晃的索桥尽头我甚至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我以为自己一脚踩空将掉下悬崖。在地毯市场我们触摸着棉麻的质感,在菜市场闻香寻食,欣喜地感叹摸到的每一样蔬菜瓜果。。。紧张的神经渐渐放松,眼前仍是一片漆黑,听觉、触觉、嗅觉却变得异常敏锐,心里开始生起探险的好奇。

黑暗的终点是一个盲人经营的酒吧。我点了一瓶可乐,J点了一杯咖啡。我们摸摸索索地递上一张纸币,柜台里面的waitor接过并找回零钱。我非常诧异他竟然能够找钱,那个男声告诉我硬币可以靠大小识别,纸币则的确需要借助工具。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工具,对不起,我看不见。

等一个组的人都点单完毕,我们便蹭到一排环形座椅坐下。前面的40分钟全都是Darkness,这会儿才是Dialogue的部分,而对话对象就是我们的向导。很可惜的是,由于其他队友都是德国人,他们之间的德语问答我完全没法听懂。我问导游是天生的盲人,还是后天的。她告诉我是20年前的一场事故导致了失明,而现在的她已经完全适应并接受了一个没有光的世界。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这个黑暗空间里做游客的眼睛。至于最初是怎么认知并熟悉这个迷宫的,她说就是靠记忆。对我们这种习惯视觉记忆的人来说,这仍然有点不可思议。就像是在一个没有路标、极致相似的空间里,我真不知道该依靠什么来形成记忆???

对话结束,导游将我们引至出口,在最后一道黑暗幕布前,我们用声音道别。这是多么平等的关系!从头至尾,她看不见我们的样貌,而我们,即使把眼睛睁得老大,也始终没有看到过她。

走出展馆,正午的太阳正烈。我忽然极其感恩于眼睛所见的一切,不论是美的,还是丑的。

汉堡之行图片
汉堡之行图片
汉堡之行图片
汉堡之行图片
汉堡之行图片
汉堡之行图片

第7天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

描述风景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我就不给自己制造难题了。吕贝克和什未林都是袖珍、安静、有水有绿意的好地方,又有古迹点缀,在那里徒步实在太合适了。一个曾经在欧洲留学多年的画家老师知道我去了什未林后,在微博留言:一个像天堂一样的地方。

在吕贝克的一个下午,两个懒人再也不想东奔西跑了。吃了午饭,发现餐厅竟然提供免费wifi上网,这在德国是怎样的奢侈。我们的网瘾很不幸地爆发了,赖在遮阳伞下再也挪不开步子。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日渐阴沉,山雨欲来。头顶上一阵闷雷响起,我不禁吓得战战兢兢;刚才还在露天吃喝的人们大都早已开溜,只有一桌几个老人还是自顾着聊天,神态自若,任凭雷声与闪电在头顶撕破云层。我自认是个胆子很小的人,胆子很小的人更糟糕的是还有丰富的想象力。What is fear? Fear is unintentional story telling. 什么是恐惧?恐惧就是不自觉地编造故事。不是吗?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吕贝克/什未林之行图片

第8天

最后一站:柏林

柏林是此次德国之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我长期以来期待的目的地。从很多到过柏林的朋友口中,我听到了对这个城市一致的、高度的评价。但是,直肠子如我是无法简单应和的,因为我真的没觉得柏林有那么那么好。但这个城市倒也符合我下面第一张照片在微信上的留言:黑暗而波光粼粼。

“黑暗”是指这个城市曾经在历史上留下的巨大黑洞。希特勒的地穴、犹太人纪念馆、大屠杀纪念馆、柏林墙、查理检查站......对于第一次来柏林的人,这些二战与冷战的历史黑洞似乎是不能省略的“景点”。但是,若说“波光粼粼”,实在是来自于德国人对于历史的正视与自省。

在著名的菩提树下大街有一座勃兰特纪念馆。勃兰特任职德国总理是在二战后,那个时候世界还没有原谅纳粹德国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勃兰特本人在二战中没有犯过任何错,但是他却在犹太人墓前跪下了。那深深的一跪,让世界原谅了整个德意志民族,接纳了新的德国。勃兰特跪下的巨幅照片被挂在面朝大街的玻璃橱窗里,每一个经过的路人都不可能视而不见。而一旦走进大屠杀纪念馆广场平地上那2711根高低不一的水泥柱群,蓝天在我的头顶渐渐变窄,我虽然好奇,但仍然有一种一步步走入坟墓的恐慌。另外,犹太人纪念馆也是对战争谋杀的深刻反省与了解犹太人历史最简短丰富的旅程。

作为中国人,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将德国与日本对待战争的态度做比较,而比较之下,总是让我对前者产生更多的敬意,对后者更加厌恶。在东京的靖国神社,侵略者的灵牌被像英雄一样地供放,美化恶行的书籍仍在出售,放映厅还在不间断地播放着为甲级战犯脱罪的“南京七日“......如此种种,才培育出今日安倍之流的狂浪骄横。

我们在柏林的行程可能安排了太多与二战、冷战有关的沉重历史,以至于我至今无法像朋友们那样,提起柏林就一脸单纯的兴奋。回想起那个像大工地一样处处大兴土木遍布脚手架的城市,我的印象竟然确切地停留在了“黑暗却波光粼粼”上。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后一站:柏林图片

最新评论(0条)

游客
添加表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