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去“66”,最威廉的姆斯

By 骆驼祥智 2015年11月25日 10:45 浏览 0

  • 说到Route 66 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母亲之路、美国主干道、自驾?no no no~现如今,自驾已经不再新鲜,骑行走过66号公路才是正经!

    2002年开始,他踏上骑车远行之路,去过8次云南、9次四川、11次西藏,2012年开始出国骑行,已涉足尼泊尔、澳大利亚、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土耳其、美国、墨西哥等国家,累计行程五万多公里。

    2015年夏天,他赴美骑行66号公路,从圣路易斯至圣莫妮卡共骑行三个月、7500公里。

    每周三小编都会带大家去看看这个世界的许多角落正在发生的趣事儿和醉人的美景。世界这么大,我们一起去看看!

  • ——————————————机智如你们知道哪里是正文吗———————————————

    骑着自行车,一路沿66号公路浪迹,本来一个月便可闯进亚利桑那州/Arizona的地盘,如今一晃三个月过去,三千公里的路被我骑成了六千公里(绕行科罗拉多州和犹他州),总算是在旅程的尾声回到母亲路的怀抱。

    重回66第一天,傍晚时分便抵达W镇,有点不像我的作风。本来我的“磨蹭之每日”是这样的:中午才从住处出来,还必须要在城里转转,然后出城必须要碰到雨,雨停了必须要犯困,傍晚醒了盹儿必须要顶风,天黑前必须不能到驻地。

    万万没想到,一不小心在州际公路上滚得太快,眼睛一闭一睁,60公里过去了,没磨蹭成。

    那就索性花点时间,细细品味一下W镇的黄昏。

  • W镇,全名威廉姆斯/Williams,建立于1881年,是以著名的游骑兵“老比尔·威廉姆斯”的名字命名的。

    它位于“大峡谷之州”亚利桑那/Arizona中部,被官方贴上了三个标签:懒散、村儿、西部(laid-back、rustic、western),至今还保持着糙鲁(rough & rowdy)的本性。

    一句话概括,小镇不错,随我(此处应该脸红)。

  • 镇上有一来一往两条单行道,组成了小镇所谓的观景环线,但实际上单行道对于我驾驶的“中置后驱/MR一驱车”——就是自行车啦——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可以随心所欲地晃荡。

    自从新墨西哥州与66君一别,已是一个月有余,仿佛快要忘记66公路小镇的揍性。于是按照老婆(LP,Lonely Planet)的推荐逛了几个来回,66小镇的三大摄点都有猎获。

  • 首先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博物馆、纪念品店,大多位于老旧的加油站、旅馆、仓库等建筑中,以加油站改造的博物馆最为常见,门口务必要停一辆老车,证明它不是因为倒闭而关门(还有车在排队等加油)。

    当然在我晃荡的这个点儿,正经的博物馆都下班了,所以很少有机会能进去一探究竟。

  • 彼得加油站博物馆/Pete’s Gas Station Museum

    “66瘾君子店”/Addicted To 66 Deals,自称坐拥世界最大66钢盾(前不久在这里设立了神盾局亚利桑那分舵),门口的淡蓝色老车是博人眼球的,并不是在等着加油。

  • 我扒着敞亮儿的玻璃窗,馋涎着琳琅满目的纪念品摆饰挂件儿,这一路快到尾声,却没能攒够钱给自己买个小玩意儿留个念想儿。

    然后我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觉得自己比她更惨,因为我既没有火柴,也没有菠菜,而且还是个内裤(骑行裤)外穿的怪蜀黍。

  • 开朗的小七露个脸,陪我一路走过66号公路。

  • 不过没钱归没钱,我还是决定腆着个熊脸进去看看,反正没见到禁止乞讨的牌子。

  • 绿灯也亮着,靠边慢行,小心地滑

    世界最大66钢盾立于走廊的尽头,看守只有一个老太太,虽然我隶属隔壁的正义联盟,也不由得有点担心。

    钢盾目测高2米5、宽2米,还没到“我伙呆”的程度,当时对这个世界之最保持怀疑,果然两天后让我撞见一块横竖超4米的66盾。我倒无所谓,反正即便吐槽,看守老太太也可以跳出来说那块66盾不是钢的,而且她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 其次是代表公路特色的汽车旅馆/Motel。最著名的要数这家“烂得开始掉砖”的大峡谷旅馆/Grand Canyon Hotel了,也是传说中亚利桑那州最古老的旅店,W镇建成十年后便出现在镇中心的十字路口上。

    当时我不知道,这座看上去又土又豪的“危楼”里,竟然有十分亲民的青旅房间,价格也不贵,25刀一晚。

  • 最有特色(特别色)的旅馆则是这家由妓院改造而成的“红吊袜带/Red Garter”。

    据说房间的装饰还保留着旧时的情调,比如二楼窗户上招徕顾客的假妞啦,比如她脖子上挂着的又臭又长的吊袜带啦,比如楼下手拉手经过的西门庆和武松啦……

  • 然后还有本地餐馆、酒吧。最热闹的咖啡巡洋舰/Cruiser’s Café 66,改造于上世纪30年代的一个加油站(看来那个年代的汽油都是烹饪油),连汽车都上了甲板,号称每分钟弹射多少多少辆的,改叫咖啡航母、咖啡方舟岂不会更火。

  • 而相比之下,紧靠Cruiser’s的“举世闻名小葡萄干酒吧/World Famous Sultana Bar”则远没有前者热闹,这里曾经是禁酒时期的地下酒吧,莫非要等天黑透,月黑风高夜,才会有震感传来,震源深度3米。

  • 当然,往往最美好的是这种不经意的偶遇,转到下一个街角突然传来的是乡村大爷的歌声,老化的嗓音却淳朴依旧,让人失忆般停在路边,静静地把一首《People Are Crazy》听完。

    有时我也会想,如果能找个honky tonk当几年酒吧歌手该多好。

  • 说唱就唱,“没有什么烂装修能阻挡,我们对中餐的向往”。何况这家中餐馆还起了个这么欢乐的名字,叫“跳啊唱啊中餐/HopSings Chinese Restaurant”,是要我们唱啊唱啊跳啊、跳啊跳啊唱啊、亲爱的叔叔阿姨们……(曲风变得有点快。)

  • 壁画也一度流行于66小镇

    至于这个飞索/Zip Line,我就想不出来小镇飞跃有啥可玩的了,充其量吹个牛皮,“我坐飞索穿越了美国大峡谷……的火车小镇。”

  • 最后无悬念压轴的是大峡谷火车。早在上世纪初,旅游业就同牧场和木材厂一起,在W镇生根发芽,随着四轮马车被蒸汽火车代替,如今人们“只需”65刀就能在两个半小时内直达大峡谷南岸。

    况且况且况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火车上还会有说唱艺人给各位土豪大爷唱小曲儿,冬天的极地特快更是有神秘圣诞老公乱入,战斗壕别忘与大峡谷的直升机无缝连接。

    然而,当最后一班大峡谷列车满载着晚霞从车站开回窝的时候,我都没鼓秋到车站,所以车站长啥熊样我一概不知,目前满脑子里想象的是银河列车999和里面的蛇精脸,明天一定去真相大白。

  • 此刻我正在铁路道口思考一个哲学问题:晚饭吃啥,忽然身后传来一声“Wow, you made it/你(妹的竟然)做到了!”

    原来是几个自驾66的美国大妈,碰巧在州际高速上看见我冒雨骑车的身影,对我这种“玩命”的精神十分感动,然后她们就带我去吃了大餐,有卤煮火烧、麻辣香锅、怀石料理、落基山牡蛎……这梦真特么饿。

    最终我还是溜去了麦当劳,并继续坚信着总有一天自己会被麦当劳的巨无霸噎死。另一件趣事,晚饭的金额全是6。

  • M后面就是公园,有个干净整洁的篮球场,我把帐篷搭在了外线,明早可以多赖床3秒。

    晚安前,列数了镇上的最大、最色、最著名、最热闹、最美好(这么多最也是醉了),其实在我眼里,最威廉的姆斯/The Williamest Williams,才是对W镇最好的诠释。

+1

已经点过赞啦!
0
投稿请联系邮箱lvxingjia@qunar.com或官方微信账号“去哪儿攻略”
本文为“聪明旅行家”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骆驼祥智

孔祥智,网名骆驼,北大读书4年,清华工作12年,2002年开始骑车远行,去过8次云南、9次四川、11次西藏,2012年开始出国骑行,已涉足尼泊尔、澳大利亚、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土耳其、美国、墨西哥等国家,累计行程五万多公里。
热门文章Popula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