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寻找中国古建筑的痕迹

By 梁周洋 2018年11月 浏览 0

  • 故事起源于20世纪初,我曾祖父梁思成1901年出生在东京。虽然他在日本的时间短暂,却和这个国家颇有渊源。作为这位建筑师和建筑历史学家的后人,我继承了他对古典艺术的热爱。我曾多次前往日本,探寻更多关于我曾祖父的事迹。

    佛教是通过朝鲜半岛上的高句丽、新罗和百济传入日本的,而一般认为,中国式的佛教建筑亦随之而传入日本。

    公元710年,日本迁都黑久京(今奈良),皇宫建在城中央,主要的佛寺建在城池外围,这是那个时代的建筑风格。寺庙在皇室和贵族的指导下建造,信仰吸引人们在寺庙周围定居,建立起了都城,奈良的建筑风格受到了中国唐代建筑的影响。

    日本人一直认为他们国家保存着可以追溯到唐朝的寺庙。在20世纪初期,一些著名的日本历史学家访问中国。其中包括伊东忠太(1867-1954),这位建筑史学者在1901年开始了在中国的古代建筑之旅,是第一位考察并测量紫禁城的人。关野贞(1868-1935)于1906年开始探索中国古代建筑,并访问了中国10次,遍布北方各省。他发现了蓟县独乐寺和太原的天龙山石窟。日本学者发表的著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料。他们考察宫殿、庙宇、石窟、宝塔等的古代木结构建筑,断言中国没有可以追溯到唐代的木结构建筑。



    然而,梁思成和林徽因以及中国营造学社的同仁们,于1937年6-7月之交在山西省五台县发现了唐代木结构建筑——佛光寺东大殿。从而推翻了日本学者的断言——我无法想象,他们在发现这座唐代寺庙时会有多兴奋——在西方建筑史中,之前只收录了古埃及、古雅典(希腊与罗马)、拜占庭、哥特式、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义、新艺术运动、布杂艺术、包豪斯和装饰艺术等等风格的建筑。

    然而,中国及东亚建筑则被看作是“非历史的,无艺术之价值,只可视为一种极低级而不合理的工业耳。”朱启钤先生创办中国营造学社,聘请梁思成刘敦桢等受过西方现代建筑学教育的青年才俊,发奋研究中国古代建筑史,他们通过大量的田野调查,寻访古代建筑遗存,结合古文献,运用科学的方法,破解了“天书”宋《营造法式》,建构了中国古代建筑史(即包括了东亚古代木结构建筑),确立了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的历史地位。

    2017年是佛光寺发现八十周年,我和家人也多次前往,以追寻梁和林走过的路。佛光寺东大殿于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公元 857年)建成,是中国现存三个唐代木结构建筑中唯一的殿堂式建筑,集唐代木构、泥塑、壁画和题记于一身,被梁思成称为“第一国宝”。1160年来,佛光寺历经风雨,屹立不倒,它表明木结构建筑在没有人为因素的破坏(战乱、火灾等等)下,也是非常坚固实用的。

    随着这样的历史背景,我从北京首都机场登上了飞往大阪的飞机,乘坐第一趟到奈良的高铁,全程不到一个小时。在日本的小城市旅行,现金必不可少。要提前至少3周换汇并预订酒店。



    京都和奈良精致的佛寺令人赞叹。我在奈良独自度过了第一个晚上,一个沉思的夜晚。走过奈良公园,我第一次与奈良的鹿相遇。它们毫不畏惧地走近我,这种相遇给我带来了一种来自心底的平静,好像它们在向我传达天国的讯息。奈良是个安静的小城,晚上7点后商店和餐馆大多都已经关门。我走遍了所有古老的城市街道,直到我被加女也铁板烧餐厅的香味吸引。



    第二天一早,我开始了寺庙之旅。我先去了奈良公园晨跑,当我停下来与鹿合影时,它们悠悠地靠近我,嗅我身上带的鹿饼干。在奈良,几乎每条街上都卖这种喂给鹿的零食,可以买一些带在身上,款待安静的小动物。漫步经过奈良最重要的神社,春日大社,我继续前往东大寺。这座寺庙建于公元745年,是奈良具影响力的寺庙之一。它以中国唐代寺庙为蓝本,从正面可以看到巨大的山门和主殿。



    面对殿内矗立的15米高的镀金青铜大佛,我感到敬畏。它安祥地凝视着他的信徒们。大佛殿(金堂)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建筑,是日本重建时期的杰作。



    下午,我参观了奈良西南的唐招提寺和药师寺。东京都是禅的天堂,遍布精心设计的传统日式石庭、花园、喷泉、令人叹服的木制大厅。唐招提寺是由中国僧侣甘进创建,他跋山涉水来到日本,传播佛教教义。



    在日本建筑里漫步,也能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在药师寺观看当地日本艺术家的特展时,门口的两位上了年纪的日本阿婆,用零碎的英语和手势竭尽所能给我指路。独在异乡,却有种家的温暖。

    赶上了最后一班公车,我从东京都回到奈良市。一天的旅途劳顿,我已然饥肠辘辘。挑了一家小巧古雅的餐厅,叫Maguro-Koya。这家店主营金枪鱼,有半烤、 温火慢煮、刺身、酱油水煮等。虽说都是金枪鱼,各色烹调赋予了这种蛋白质不同的风韵。

    饭后,我乘坐下一班列车前往京都,和家人汇合。在京都,我住在诺库乐思京都酒店,位于京都市中心,设计理念前卫,位置也很便捷,步行即可到达二条城和皇宫。酒店的服务体贴,住得非常舒心。

    在京都,我看到了更多的日本的唐代建筑,典型的日本建筑包括猪目、天门、大屋檐、唐代斗拱和推拉门,虽然应用了中国建筑的精华但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这些结构元素赋予日本寺庙非凡的优雅、禅意,完美的呈现出寺庙设计的初心。



    在京都的寺庙之旅中,我仔细研读了地图,并设计了最佳参观路线:从东南到南部,然后是城市的西部。东南部的清水寺是一座宏伟的木制寺庙,依山而建,寺庙里能欣赏到壮观的山顶景色,和保存完好的文物。



    接下来是三十三间堂,这座建筑虽不出名,设计却颇有特色。横跨110米,使用大块木材支撑整个结构。令人印象深刻的主殿内的1001个佛像,由10排千手观音和28部天神像构成。堂正中供有一尊巨大的木造11面坐像。每年,这里还会举办一次射箭比赛,手持1.6米的和弓,仿佛置身古代。这也是我在京都最爱的建筑。



    在京都的第二天始于银阁寺。银阁寺是日本寺庙的代表,庭院的主题是月亮。曲径通幽,继而又引领我们爬上一座小山丘,在那里我们可以鸟瞰到整个建筑群。清晨赏银阁,着实一大乐事。



    走完了著名的哲学之路,沿着古老的街道继续前行,运河从脚下流过,樱花长满道路两侧。经过一家小甜品店,我停下来,尝一口红豆汤和年糕,不仅有视觉的飨宴,还有来自甜品的味觉享受。



    在禅林寺感受难得的静谧。竹林环抱寺院,悠长的小径通往凉亭。该寺的永观尊师是备受崇敬的僧侣。这里佛陀的雕像,造型不同寻常,它们头部皆朝向侧面。据说,一日永观穿过寺庙,原本目视前方的佛陀把头转向他,与他交谈。



    京都第二日的最后一站是南禅寺。于我,南禅寺之最是宋代山门,它启发了众多歌舞伎表演和小说的创作。只需很少的费用,游人就可到第二层,俯瞰全域的景色,切身感受在木结构建筑内部。南禅寺的艺术作品和花园景观完美传承日本传统,颇具盛名。



    晚餐我选择了Kawamichi,餐厅以其创意烹饪闻名。我点了一盘金枪鱼刺身、日本年糕、烤蔬菜,以及茶泡饭。 一边阅读有关城市古迹的文字,一边享受美食,生活如此,足矣。

    翌日,我们参观了位于城西的金阁寺。这座寺庙经常出现在京都明信片上。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中,他称金阁寺“犹如夜空中的明月,作为黑暗时代的象征而建造...在黑暗中,美丽而细长的柱形结构,从内发出微光,娴静地坐在那里。”



    走出金阁寺,我们到了龙安寺。龙安寺以精致的设计闻名,作为帝国经纪人的第二故乡,它拥有独特的石庭。 坐在花园里,我想象它的最初的设计灵感,它是穿过池塘的老虎或无限的抽象体的性。寺庙之外还有一个公园,池塘和神龛座落于此,桥梁连接起三个小岛。我走过每一座小岛,思考他们的意义。



    最后,我们在城南的东寺结束了这一天。这座寺庙和它的五座宝塔都建与平安时代初期,当时京都刚刚被定为都城。这座寺庙,同以被毁坏的西寺,曾经是京都的两位守护神。东寺内的宝塔高57米,是日本最高的宝塔,也是这座城市的象征。我转过身,最后看一眼宝塔,和古建筑作别。

    我和家人在米其林一星级餐厅祇园末友怀石料理共进了晚餐。我们品尝了盛在石板和小盘子里的烟熏鲜鱼和其他美食。饭后闲聊,我们都唏嘘,京都有太多美景,太多美食,更有数不胜数的精致寺庙和建筑,不能一一探寻,我们务必回来。



    江户时代德川家康建造的二条城是我们日本旅程的最后一站。在帝国灭亡之后,二条城首次作为皇宫城堡向公众开放,公开参观的地方包括防御工事和著名的黑、白书院。绘画和文物装饰整个建筑,内有榻榻米,天花板上雕龙画栋,推拉门上绘满了花鸟和自然风景。



    在整个建筑中,布满了通道和等候室。当年,只有位高权重的客人才能被引荐到大厅,为幕府将军接待。大厅的密室里曾经守卫着将军的保镖。内城堡被石墙和护城河环绕,与精致的花园形成巨大反差。这种反差是战乱同和平的反差吧。它提醒着世人,日本的现代历史中,仍保留着的封建残余。



    回北京的飞机上,我回想我的家人、日本建筑与中国的联系。曾祖父、母一生都在研究和保护中国古建筑,我经常想北京如果采用曾祖父的城市规划会是什么样子,过去当政者的短视使城市和人民付出了代价。今天,保护古建筑的任务依然很严峻,很多我们熟悉的景观在一轮轮的“发展建设”中逝去,保护文物的观念需要更多的人认可才能够继续传承下去任重而道远。

    了解聪明旅行家戳这里>>


+1

已经点过赞啦!
0
投稿请联系邮箱lvxingjia@qunar.com或官方微信账号“去哪儿攻略”
本文为“聪明旅行家”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梁周洋

国宝级建筑学大师梁思成先生与林徽因女士曾孙女,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北大校长周培源曾外孙女,中国第一NGO创始人梁从诫孙女,去哪儿网首位聪明旅行家,宇洋国际创始人,“美丽中国”青益组成员。
热门文章Popular Articles